ca888亚洲城
ca888亚洲城 > 娇妻太磨人 > 第一百六十一章 自私是人的天性

第一百六十一章 自私是人的天性

手机阅读

“别敷衍我,真心还是假意,我的眼睛还没瞎!”车彦翎没好气的回呛,沉默了一下,装作不在意的问道:“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?”虽然知道不太现实,但他还是忍不住的有了小期待。

大概,陷入一厢情愿窘境的人都喜欢自欺欺人吧。明明知道不可为,却偏偏还要为之。

“我才不屑于说谎,”贺茜骄傲的像只开了屏的孔雀,下巴抬得不能再高了,“我是喜欢你没错,你是我老板,是我最大的金主,我不喜欢你喜欢谁啊。”喜欢是喜欢,不喜欢的话…她不敢!

万一大爷一个不开心,工资给她减半了,她就得蹲在角落里面数蘑菇,嚎啕大哭了。当然,哭的不是她稀薄的薪水又离她而去,而是她被岁月无情摧毁的青春啊。

拼三年,苦三年,一不小心,从头再来又三年呐。这怎一个悲惨了得呐。

原来是这样,隐隐有些欢呼雀跃的心瞬间垮塌,他算是彻底发现了,这女人生来就是为了气他的。什么叫做不看不听不言不语才是救赎自己的最佳方式,他今天算是彻底的认识到了。

看来,她身边的每一个人她都喜欢吧。这种普遍又低价的喜欢,他才不要,他要的是独一无二!

“那你对陆韶扬那混蛋呢。”车彦翎火大的低吼,如果说那个骚狐狸在他的心中是唯一的,他非撕了他不可。抽筋拔骨,大卸八块,都不解恨!

车彦翎一吼,贺茜忍不住的抖三抖。他这又是抽哪门子疯呐,他们到底还能不能够愉快的玩耍了。

“你怎么能这么说韶扬呢,他是你表弟不是么,不过我看得出来,你们之间的感情并没有表面看起来的冷漠。”冷漠是装给她看的吧,听陆韶扬刚才所说,他们之间的感情很深厚才对。

不说别的,至少比她和贺影深厚。不对,确切的来说,所有人的兄弟姐妹之情都比她和贺影身后。

想起贺影,她都忍不住的糟心。那次把她独自碰到了相亲企业之后,她们就再也没有了联系。一个半月之后,贺影终于想起来她这号人物的时候,竟然是要她陪她去做人流手术。

贺茜当时又傻眼了,她都没有男朋友,哪来的孩子啊。放下电话,立即马不停蹄的赶到贺影所说的医院,在门口就看到了一直在犹豫徘徊的罪魁祸首。

“你给我说清楚这是怎么回事?”要不是顾及人多,她绝对会放肆的咆哮了。

“没怎么回事,就是你看到的这么回事。”

这是什么态度啊!

“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做什么啊!”如此的不顾惜自己的身体,是不是傻。

贺影不耐烦了,她抓狂的挥手。“你能不能不要问了,我本来已经够烦了,你还要来烦我,你是故意的是不是,故意见不得我好!”

嘿,这女人倒打一耙的本事是越来越炉火纯青了,过分,简直太过分了。

“行行行,那你总得告诉我,孩子的爸爸是谁吧。”她不是不会怀孕的吗,那这孩子是打哪里来的。

贺影犹犹豫豫,挣扎了半天这才轻飘飘的吐出一个人名,“彭涛。”

“谁?”这男人是从哪个旮瘩角落里面蹦出来的。

“哎呀,就是上次在婚友社里见到的那个男人!”

噗,贺茜差点喷出一口老血,狗血,真的是太狗血了。

“你们两个是怎么勾搭…在一起的?”

“就那样在一起了呗,还能怎么在一起,肯定是感情到了,自然而然的就在一起了呗。”这都是水到渠成的产物。“我绝对没有倒贴啊。”贺影再三强调。

啧,真的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呐。贺茜撇撇嘴,摆明了不信。

“贺影,我先问你,伯父伯母知道你怀孕了吗?”

这么大的事情,她可不敢私自决定。孩子无辜,不能因为大人的任性和不负责任,就剥夺了她出生的权利。

“我…”贺影嗫嚅了半天,嘟嘟囔囔道:“他们…不知道!”

自从上次闹翻之后,他们之间就没有联系过。她知道她上次的做法伤了他们的心,可又不是她一个人的错,她拉不下那个脸。再说了,没有了他们的管束和啰嗦,她这小日子过得舒服极了,就更不想低头了。

“你还是先和伯父伯母商量一下吧,别这么草率的做决定,以免自己日后悔恨。”这年头什么药都有,就是没有悔恨药!

打掉孩子,是多么残忍的事情,就好比是刽子手,活活的扼杀了一条性命。这是一种深重的罪孽,如果不是万不得已,她可一点都不愿意做这么恶毒的事情。

贺影也很犹豫,当她知道她的肚子里面有了一个小baby之后,她很兴奋,有一种不切实际的虚幻感觉。可是又想到即将成为她孩子父亲的男人,她又犹豫了。

她对当初的草率鲁莽很悔恨,真的是悔不当初啊。她不想失去这个孩子,但同样,她也不想因为孩子就牺牲掉她后半生的幸福。

“你和那男人的感情好吗?”

“还行。”除了他脸长的她比较满意之外,其他的一切她都不理想。

唉,贺影这人啊,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学会诚实一点,谎话是一个接一个,欺骗的了别人,欺骗的了自己吗?

“那你就和他商量商量吧,刺毕竟他是孩子的父亲。”

“好。”

自那以后,她们两个就没有再联系过了,已经过了一个多星期了,贺影都没动静,那表示她决定把这个孩子生下来了?

算了算了,她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了,省得又惹人烦。只是,贺影到底有没有告诉伯父伯母?她要不要事先给伯父伯母打个预防针呢,或者确定一下,以免那爱钻牛角尖的女人做傻事。

“贺茜,”怒吼声突然在耳边响起,吓的她一哆嗦。“这个时候你都能跑神,你对我到底是有多不上心呐。”咆哮还在继续,聪明如她,已经听出了他频临爆发的边缘。

“你刚刚说什么了,我刚才神游了一趟太空,没有听清。”

车彦翎真的是被她打败了,这女人真的有气死他的本事。

“没事!”再说下去,吐血身亡的绝对是他!

“对了,我要严肃的告诉你,韶扬可是我的好哥们,所以,你不能说他的坏话。即使你是他表哥,也不行!”她可是能为朋友上刀山下火海两肋插刀的人呐。

“那如果他说我坏话呢。”

“我不会让他说你坏话的,因为你是我老板。”还是她的朋友,所以她会不遗余力的护着他。“不过,如果是八卦消息,说说也无妨啊。”

这说的还像是人话,车彦翎满意的点点头。

“彦翎,收工了。”副导演的声音再次传来,听在贺茜耳里如同天籁。

“老板…”可千万别有其他的任务啊,让她早点回家奔向她柔软的大床吧。

这一天天的,忙的跟个陀螺一样,不停的旋转,让她疲惫不堪。

“回去吧。”车彦翎大手一挥,很仁慈的放了行。

要不是顾及那仅剩的一点点形象,她真的想一蹦三尺高啊。快速的道了一声谢,下一秒,人就从办公室里消失了。

刚扭开小破驴的电门,许安的电话就来了,被告知今晚她需要独自吃晚餐的时候,她是惆怅的。唉,美食太多也是一种错啊,因为让她无从选择呐。

挂断了电话,微信电话又响了起来,贺茜扫了一眼手机屏幕,瞠目,今儿个是怎么回事,平时里除了工作电话,其他时间都安静的跟不存在似的手机,竟然成了热线电话。

“喂,晴天,今天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了?”天知道,他们虽然互留了微信,但是都没聊过天啊。

回答她的是隐隐的啜泣声。

“怎么了?”这是又碰到什么疑难杂症了。

“姐,现在有时间吗?”

“坐标发我!”

收到叶晴发来的坐标,贺茜骑着她的小破路就雄赳赳气昂昂的出发了,奈何帝都的交通实在让她头疼,等她气喘吁吁的到达指定位置,叶晴的眼睛已经肿的跟核桃一样了。

“我来了。”

“姐,麻烦你跑这一趟了。”

天知道,为啥她伤心难过的时候,第一个想到的不是她亲哥,而是这个和她只有一面之缘的姐姐。

“嘿,那么客气干啥,咱们是什么关系啊。”贺茜很豪爽的把茶喝出了酒的气势。“这个店我还没来过呢。”

“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家店,味道还不错。我刚点了几个菜,姐你再点几个吧。”

贺茜连连摆手,“别了,咱们两个人都吃多少啊,浪费粮食可耻,够吃就行了。”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啊。“对了,发生什么事了,能让大家可爱的小晴天哭成这个怂样!”

这安慰人的方法很别致,但却很受用。叶晴抽了抽鼻子,委屈的说道:“姐,路南要结婚了。”

“怎么会?”等等,“你们不是才大一吗?现在能结婚?”

excuse me?别逗她了!

“是真的,他哥们告诉我的,这消息千真万确。”

“为什么?他哥们有告诉你理由吗?”

叶晴叹了一口气,“路南的父母也发现了他的不正常,因此他们强烈要求他谈恋爱,女朋友也带回去几个,可都无疾而终。他家只有他这一个孩子,最后他的父母下了狠心,逼着他跟一个女人结婚,想要强制性的治疗他的怪病。”

原来如此,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了,即使这个方法她一点都不赞同。

他们只管自己的儿子了,却忽略了那姑娘的感受了。不管成不成功,她都不会幸福。成功了,路南好了,但他不喜欢她,她的日子不会好过;失败了,那就更不用说了。

“那女孩怎么会同意这么荒诞的事情呢?”这不是拿自己的幸福开玩笑嘛。

叶晴犹豫了一下,对着贺茜招招手,在她耳边轻声说道:“姐,我听说,这个女孩也不同意,可是她们家穷,有兄弟姐妹五六个呢。然后路南的爸妈给她爸妈十万,然后那女孩就逼着这女孩嫁给路南。”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