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888亚洲城
ca888亚洲城 > 娇妻太磨人 > 第一百六十章 你纯洁的让我臆想非非

第一百六十章 你纯洁的让我臆想非非

手机阅读

“不不不,陆先生,你先别急着否定。我可不是胡说八道的,只是就事论事而已。”在证据面前,一切想像都是虚幻的。用事实说话,可是她一贯实事求是的做事风格。

贺茜的信誓旦旦成功的钓起了陆韶扬的兴趣,站着说话太累,他屁股一蹲,慵懒的坐在沙发上,还很没形象的翘个二郎腿,兴致盎然的对着贺茜说道:“那就请贺助理把证据亮出来,我洗耳恭听!”

“第一啊,你们之间很有默契,证据就不用摆了,刚才已经完美的呈现过了;第二,老板看你的眼神不一样,第一次都很激烈啊,那绝对是爱意满满才有的表现。喂,你当自己是喷水壶啊!”

啊啊啊!好脏啊!刚喝了一口水的陆韶扬,听到贺茜这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猜想,一个没忍住,就来了一次天女散花。城门失火,殃及了池鱼,可怜了正说的手舞足蹈的贺茜,被喷了个一头一脸。

“抱歉抱歉,”陆韶扬歉意的看着火大的贺茜,“我不是故意的,只是一时的…情非得已!”

贺茜免费的送给了陆韶扬一个大大的白眼,没好气的说道:“原谅你了!”她又不是小肚鸡肠的女人,这一点点小事,不足挂齿!但是回家一定要洗澡,口水啊口水,毒气太重,她快要被臭晕了!

“贺助理,你接着说,”他急忙补充,“你放心,我这次绝对会控制住自己的嘴的!”

他刚才看出来她其实很想暴揍他一顿,但是她忍住了。陆韶扬这次真的是真情实意的为她的自制力打call啊。

“第三,”贺茜还有模有样的比着指头,“这是你自己承认的!”

啥?他自己承认的?这怎么可能,他脑袋瓜子里面又没有进水,怎么可能会说这样丧尽天良的话来。不可能不可能,这消息太失真太不靠谱了。

“贺助理,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。”陆韶扬难得正经的说明道:“第一,我性别男,爱好女,尤其是喜欢胸大屁股挺的女人;第二,就算我喜欢男人,但,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光了,只剩下我和车彦翎两人,我宁愿孤独终老,也不会和他在一起的。”士可杀,但绝不可辱!

让他这样有骨气有气节的男人可是国宝级的生物,为毛就没有半个女人懂得欣赏他这点呢。和他在一起,动机都超级不纯洁,要么图他的钱,要么图他的床,怎么就没有图他的人的。

唉,好男人难为啊,尤其还是他这种帅气多金还温柔的钻石王老五啊!

“陆先生,”贺茜浮躁的笑了笑,“你长得帅,你说的对。”

“你不相信?”陆韶扬坐直了身体,十分严肃的看着贺茜,“我说的都是真的,大家俩在一起的可能性比鸭蛋还鸭蛋,而且国家也不会允许的。”

等等,这怎么又跟国家扯上关系了,贺茜表示很晕呐。

“你别这样疑惑的看着我,你那纯洁无辜又略带迷惑的小眼神让我忍不住的想要…”

贺茜无语的撇撇嘴,“你想要干什么?”

“想要忍不住的吃了你。”

贺茜无语望天,“你当我是旺仔牛奶啊。”

陆韶扬撇嘴,真是被打败了,多大的女人了,还这么调皮,真的是太可爱了。

“行了,别贫了,你还没给我说,为毛国家会不同意你们两个的结合啊。”已经上升到国家层面了,说明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,一定要严肃的对待。

“这你还想不到啊,”嫌弃的看了一眼她标准的瓜子脸上面的大脑袋,“真是笨啊!”

又贬低她,贺茜再也控制不住已经熊熊燃烧的洪荒之力,愤怒的大吼,“陆韶扬,你是不是皮痒了,需不需要我帮你松松!”她保证一定会让他感觉*!

“不用不用,”刚夸她自制力强呢,下一秒就给他啪啪打脸了,这女人呐就是不经夸。“我只是开玩笑的嘛,何必当真呢。我知道贺助理大人有大量,绝对不会跟我斤斤计较的,对吧。”

算他聪明,给她带了这么一顶高帽子,再发脾气那就是她小心眼了,算了算了,既然他已经给她楼梯了,她也就别再拿乔了,顺着下来就好。

“原谅你了,但是下次我可不能保证,我这暴躁的拳头能及时的刹车。”

“我尽量控制自己的嘴。”祸从口出,祸从口出啊。

贺茜看了看手表,快到吃饭的时间了,没时间墨迹了,“你还没给我答案呢。”

还记住呢,这女人的求知心好旺盛啊。不过这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,也没必要藏着掖着。

“因为大家是表兄弟啊,谁会跟自己的表哥谈恋爱啊。”他才不搞不伦恋呢。

贺茜的嘴巴张的老大,“所以说,你们…”

“对,就是你想的那样!”

OMG,她错的是不是也太离谱了,贺茜只觉得冷汗直流。

“那你上次在住院看我的时候,不是车彦翎让你去的吗?”

陆韶扬一头雾水,“我什么时候说,是车彦翎派我去的啊。明明是你家许安一大清早的就给我打骚扰电话,勒令我立即奔到你的身边,察看你的情况。”

“既然是他让你来的,为啥你还要说他看到你会不开心。”这不是自相矛盾嘛。

“那是因为你昏睡的时候一直拉着我的手,以许安那变态的占有欲,要是看到了,还不劈了我啊!”

贺茜的脸红了,天啊噜,原来她趁着昏迷的时候还耍流氓来着,真的是羞涩啊。

“抱歉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可千万不要认为她是色女啊。

“没事没事。我是男人,对于这等小事,不会放在心上的。”这种美事,再来一打,他也不会嫌多的。

过去真的是她误会了?不过想起他们两个鸡同鸭讲的画面,她就忍不住的想笑。又想到许安对她的关心,又是一阵的甜蜜蜜。

也许,也许从那个时候开始,他就已经深深的爱上自己了吧。

真好,被人爱着的感觉,真的太美好了。

“陆先生,抱歉了,你就当我之前的是在胡说八道吧,谢谢你慷慨的答疑解惑。”丢脸,实在是太丢脸了。

陆韶扬十分豪迈的摆摆手,“没关系了,这都是小事情,不用放在心上。”

不过是一个小误会而已,对他没有半点损失,所以他不痛不痒。

“快吃饭了,陆先生想吃什么,我去给陆先生买点。”

“嗨,你就别陆先生陆先生的叫了,这样也太见外了不是,毕竟咱们的关系可是摆在这里的,杠杠的铁哥们啊,所以你就叫我韶扬吧。”末了又画蛇添足的加了一句,“他们都是这么叫我的!”

贺茜捂嘴偷笑,调皮的眨眨眼睛,“那我刚才怎么听到,老板叫你的是骚狐狸啊。”

“你可别跟着他学坏了,你老板的那张嘴啊,贱的不得了!”

的确如此,她举双手外加双脚的赞成。

“逗你的,我才不会这么没礼貌呢。”她可是一枚安静善良纯洁可爱温柔的女子啊。

陆韶扬无奈的摇摇头,“真是调皮。走吧,我刚好闲着没事,陪你一起去买饭吧。”

买完饭回来,就看见车彦翎已经老神在在的坐在沙发上,安静的看剧本。听到门的动静,懒懒的瞥了他们一样,便转回了视线。

这女人除了对他,对谁都特别的好,有说有笑的,看的他郁闷极了。

“吃饭吧。”大少爷又在闹什么脾气,她好像没有招惹他吧。

贺茜转头看了一眼脸上荡漾着神秘莫测的笑容的陆韶扬,小声地小耳朵,“你知道他这是怎么了么?”

翻脸比翻书还快,比女人还难伺候。

“没事。只是某个人刚才喝了一缸醋而已!”真是小心眼,他又不是他的情敌,干嘛还吃他的闲醋。

“咳咳,”这两个人也太混蛋了,当着他的面还卿卿我我,看来今天晚上他很有必要给那个没有眼色的弟弟,上一堂生动形象的政治教育课。“吃饭!”

陆韶扬的眼皮突然狂跳,为毛他有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。狐疑的看了一眼车彦翎,发现他本就面无表情的脸还带有一丝青黑之色,他似乎大概好像明白了点什么。

得,对于这小肚鸡肠的男人,惹不起…那就迎难而上。

“来茜茜,大家坐下吃饭吧。你忙了这么久,应该饿了吧。”

贺茜嘴角直抽抽的看着突然大献殷勤的陆韶扬,却见他不停的朝自己眨眼睛,看瞥了一眼垂头吃饭的车彦翎。

这家伙!贺茜无语的摇摇头,但还是听话的坐在他的身边,安静的吃饭。

车彦翎好像更怒了,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冷漠。不过贺茜可不怕,对于他突如其来的怒火滔天敬谢不敏,依旧吃的是不亦乐乎。

吃完饭,陆韶扬也不久留,很识相的离开了。贺茜收拾好桌子,安静的坐在一边,等着车彦翎下命令。

沉默,持久的沉默。

贺茜已经习惯了他的坏脾气,拿出手机,无聊的玩游戏。为了不打扰车彦翎休息,她还特地把声音关掉了。

“你认识陆韶扬?”

“对啊。”他不是还派陆韶扬找过他么,这会儿怎么又在装不熟。

“你们很熟?”

“差不多吧。”直到今天,她才发现,原来陆韶扬是一个细心又幽默的男人,和他在一起让她觉得很放松。

他给人的感觉,很像是男闺蜜,可以毫无顾忌的聊天倾诉,因为他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,他善良的沉默,温柔且有耐心,听她抱怨和吐槽,完全充当她心情的垃圾桶,让她无比的感激。

“你很喜欢他?”

“那是自然的。”他可是她的好闺蜜啊。

车彦翎的脸色更难看了,“既然你都能够喜欢他,为什么就不能喜欢我呢?”

谁都能在她的心里争的一席之地,唯独就他不行。

又来了,贺茜只觉得头又开始疼了,她干笑,“我也喜欢你啊。”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