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888亚洲城
ca888亚洲城 > 娇妻太磨人 > 第一百五十九章 不能说的秘密

第一百五十九章 不能说的秘密

手机阅读

陆韶扬高兴的眉开眼笑,“我竟然不知道,贺助理这么希翼见到我啊。不过,要是这样的话,某些人可能会不开心啊。”想起那张冷死人不偿命的冰山脸,他就忍不住的一抖。

他当然会不开心啊,不留痕迹的扫了一眼脸色依旧臭的要命的车彦翎,贺茜忍不住的捂嘴偷笑,那别扭的男人一定是不希翼她在他心爱的人面前说他的坏话,而且一定觉得她没有眼色的呆在这里,很碍眼。

“他不会不开心的,我相信他的心里一直在偷着乐呢。”

陆韶扬诧异的挑眉,许安会乐意他接近他的小可爱,为毛他就这么不相信呢。看来,某个纯洁的小白兔还不知道,她那斯文的未婚夫是一头威猛的狮子,只不过之前是在沉睡着,现在已经渐渐的苏醒。

“希翼如你所言呐。”陆韶扬似乎有些明白,为啥万年不食烟火的老同学和他家那高高在上的表哥,都会喜欢贺茜了,有这么一个开心果在身边,想必他们每天的心情都很不错吧。

贺茜笑的格外的灿烂,她坏笑着在两人之间来回扫视,意味深长的说道:“既然陆先生来了,我就不呆在这里碍眼了,你们好好聊啊,放心吧,我会替你们保密的。”

她那是什么眼神啊,陆韶扬被她盯的毛骨悚然的。

“你为什么笑的这么奇怪啊,”陆韶扬觉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,“而且你的眼神真的好猥.琐啊。还有,为什么我来了,你就要走啊,大家在一起说说话,不是更好?”

他挺喜欢和她交谈的,因为她说话真的很逗,常常让他乐不可支。

猥.琐?这个形容词真的太失真了。“哎呀,”贺茜一副过来人的模样,坏笑着,贼兮兮的说道:“行了,有些事情,天知道,地知道,你知道,我知道,他也知道,其他的人永远都不会知道的。放心啦,我会替你们保密的,而且绝对不会大嘴巴的,你们好好聊哟。”

“你眼睛抽了吗?”看到贺茜不停的对他暗送秋波,车彦翎嘴角直抽抽,十分的嫌弃,“干嘛一直眨巴眨巴的,丑死了。”

什么嘛,他们根本就没有get到她的重点嘛。会不会是因为她这个外人在,所以他们才极力的装傻,为的就是不想让她看出实情。我的天呐,现在都是什么时代了,他们这想法也太老古董了。

而且,也太小气了。大大方方的分享爱情的甜蜜,能够收到很多祝福呢。

“好啦,好啦,我知道你的意思啦,真小气。”贺茜调皮的眨眨眼,“反正我已经知道了,你们休想瞒着我!”两个绝色美男在一起卿卿我我的画面,想一想都觉得好刺激,好香艳,好…

糟糕,她又想流鼻血了,真的是要了命了,这脆弱的像渣一样的自控力啊,也太给她丢脸了。

“等等等等,”陆韶扬将她刚才说的话,细细的咀嚼了一番,越想越觉得不对,“你刚说那话是什么意思,我怎么越来越不懂了。”

呵,这个时候了还装傻,贺茜忍不住的翻了一个白眼。“拜托陆先生,你还记得大家上次聊天吗?”

上次聊天?陆韶扬眉头紧蹙,他一天说过太多的话了,而且这时间太过久远,他能记得住才有鬼呢。

“不记得了。”当真是一点印象都没有了。

什么破烂记性,贺茜忍不住摇头,“就是那次,我才发现了你们两个的小秘密哟。”

“秘密?”陆韶扬一头雾水,越发的迷惑,“大家之间能有什么秘密?”

车彦翎皮笑肉不笑的听着贺茜的疯言疯语,凉凉的说道:“正巧,我也想知道,我有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的小秘密。”

“装什么装,”话都说的这么明白了,还装。“我都说了我会保守秘密的,你们要相信我的人品!”

这都什么跟什么啊,陆韶扬觉得自己一个头两个大,他无力的哀嚎,“姑奶奶,咱说话能直来直往不,你都快把我说晕了。”

看她那严肃认真的小脸,他真的觉得他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小秘密似的。

拜托,他一向都很光明磊落的好嘛!

哎呀,这两个人,贺茜真的是恨铁不成钢,既然他俩死活不认账,那她也就不藏着掖着了。

“哎呀,说出来又能怎样嘛,我知道你们是真心相爱的,放心吧,我是绝对不会歧视你们之间这真情实感的。”贺茜做捧心状,“我祝你们永远都幸福,开心快乐每一天!”

听到贺茜带着满满诚意的祝福,陆韶扬惊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,他差一点都要喷出一口老血了。excuse me,他刚才听到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话了。

她竟然觉得他喜欢的人是男人,还是那脾气很暴躁的表哥。我的天啊,他到底做了什么混账事了,才会让她有这么不靠谱的错觉。

陆韶扬瞠目结舌的看着贺茜,又看看车彦翎,发现一向走高冷路线的表哥也一副见了鬼一样的表情,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。

贺茜真的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呐,这话的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。

陆韶扬笑的眼泪都出来了,腰也直不起来了。

她讲了什么天大的笑话吗?贺茜漠然,看着像神经病一样疯狂大笑的陆韶扬,嘴角嫌弃的撇了撇。

“哎呀我的天呐,真的是太好笑了。贺茜啊,你真的是太可爱了。我要被你给逗的笑死了。”

“有那么好笑嘛,怎么滴,我说的不对吗?”搞什么飞机啊,那笑容看着怎么那么欠扁啊。

车彦翎冷着一张脸,“废话,当然不对,我怎么可能会和这个骚狐狸有一腿!你这是在严重的侮辱我!”

“嘿,”陆韶扬不愿意了,“你说这话我可就不爱听了,你以为我愿意和你扯上关系啊。”

毒舌就是毒舌,说出来的话,就是这么的讨人厌惹人嫌。

“呵,最好是这样!全天下的人死光了,我都不会和你在一起。”想想都觉得胃在涌动,随时都能来一次狂妄的喷发。

“不巧,我也是!”

说完,两个人冷哼一声,同时把头转向一边。

看着两人打情骂俏,你来我往,贺茜忍不住的嘟囔,“这么默契?还说你们两个没有一腿?谁信呐!”

卧槽,她哪只眼睛看到他们两个在打情骂俏了,分明是在进行恶毒的语言攻击好吗?陆韶扬忍不住的吐槽,“贺助理,你是不是四眼田鸡啊。”

“四眼田鸡?”那是个什么鬼。

陆韶扬好心的补充了一句,“就是近视眼!”

“没有啊,我眼睛好的很!”

切,陆韶扬摆明了不信,“你的眼神也太差了,我以为你是四眼田鸡,所以才会这样的识人不清!”

what?原来这厮是在指桑骂槐呢,贺茜只觉得怒从胆边生,“还说你们不是一伙的,都喜欢欺负我。哼,近朱者赤近墨者黑,说你们没关系,我绝对不相信!”

陆韶扬耸耸肩,“大家确实有关系。”

虾米,爆料来了爆料来了,贺茜睁着亮晶晶的星星眼,一瞬不瞬的盯着陆韶扬猛看,心里却在思索着,要不要拿出手机把一会儿他爆的料全部录下来!

也许是贺茜的眼神太过炙热,陆韶扬有些羞涩的转过去头,俊脸上隐隐约约的看到了可疑的红晕。

车彦翎的心里有些吃味,他站起来,走到贺茜的面前,将她看向陆韶扬的头转向自己的面前,十分严肃的说道:“有什么疑问可以问我,不要去问闲杂人等!”

shit,他竟然说他是闲杂人等,臭表哥,他今天和他没完,不把他的糗事全部抖落出来,他就不姓陆!

“贺茜,来来来,你今天想知道什么,我全都告诉你!”他今天全是豁出去了,“还有许安的事情哟。”

“真的吗?”天下竟然有这等掉馅饼的好事情!

“如假包换,绝对都是第一手资料!”

车彦翎狠狠地瞪了一眼陆韶扬,警告他适可而止,同时也出声呵斥贺茜,阻止她被某只骚狐狸无限的带偏了。

“别听他胡说八道!”省得败坏他的形象!

陆韶扬毫不示弱的回瞪了一眼,两个人就此展开了噼里啪啦的眼神交流战。

贺茜的眼皮直抽抽,这两人怎么像没长大的孩子一样,这么的幼稚!

“彦翎,该你了!”副导演的声音从外面传来,打断了两个人焦灼的战斗。

尽管眼睛很酸涩,但是为了面子,车彦翎愣是没有揉眼,顶着红红的眼睛就往外走,路过陆韶扬的身边,还不忘威胁道:“别胡说八道,否则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

切,还当他是过去那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男孩啊,陆韶扬回了他一根明晃晃的中指,惹来对方一句冷哼。

贺茜准备跟着车彦翎一起出去,她可是助理,得随时了解老板的需要。

“你就留在这里休息吧,我一会儿就回来了!”

催促的声音再次传来,车彦翎也不再多说废话,径直的离开。

主角一走,贺茜就忍不住发挥她热情的八卦精神,她已经准备好了十万个为什么,今天是准备打破砂锅问到底了。

“陆先生,你和车彦翎有什么关系啊?你们在一起的时候,进行到哪一步了?牵手?拥抱?接吻?还是已经实现全垒打了。对了,你是攻还是受啊!”

这这这这是什么见鬼的问题,陆韶扬再一次被惊的目瞪口呆。真的是看不出来啊,清纯的如同小白花一样干净的贺茜竟然也被污染了。

“贺助理,我想你误会了,我和车彦翎之间绝对不是你自以为的那种关系。不对啊,车彦翎不是已经向你表白过了吗,为什么你还会有这么奇葩的想法!”

真的很奇葩啊。

“嘿,”贺茜一脸坏笑,“我知道他是想拿我当挡箭牌,实际上他爱的人是你!”

“他爱我?”这恐怕是这个世纪最大的冷笑话了。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