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888亚洲城
ca888亚洲城 > 娇妻太磨人 > 第一百五十八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

第一百五十八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

手机阅读

许安觉得,家庭氛围的好与坏对孩子的成长十分有影响。他已经饱受苦楚,所以为了他的孩子以后能有一个快快乐乐的童年,和她敬而远之是上上之策。这不是孝不孝顺的问题,他认为,他亲爱的妈妈未必就喜欢他在她面前整日晃荡。

那是一个非常以自我为中心的女人,这辈子她谁都不爱,只爱自己。既然早就知道如此,又何必保留那一丝注定会失望的期待呢。明知而故犯,才是最愚蠢的作为。

“唉,”许文博叹了一口气,回归家庭的这几天真的不太好过,冷嘲热讽是家常便饭,白眼冷暴力更是数不胜数。与其说她给了机会和好,倒不如说她更想让自己知难而退。“这日子,真的太难熬。”

“那就各自安好吧,彼此保有空间,互不干涉。破镜难重圆,就算把它粘连起来,也会有裂缝的。注定是回不到最初的,所以你又何必去做没有意义的尝试。”完全是在浪费时间。

许文博何尝不晓得这个道理,也许是他过去太过放荡不羁,以至于现在年岁到了,对很多事情力不从心。他现在只想要寻一个贴心的人,知冷知热,能陪他说说话,聊聊天就好。

“我知道了。你们接下来有什么打算,什么时候结婚,什么时候生孩子?”早日让他抱上孙子,说不定他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孤独了。孤独患者,心里真的是太过苦涩啊。

贺茜红了脸,害羞的低下头,在准公公的面前讨论生孩子的问题,是不是有点太尴尬了啊。为毛他一直盯着自己看呐,啧啧啧,这感觉好毛骨悚然啊。

头顶上的目光实在是太火辣辣,贺茜求救似的瞄了一眼许安,许安淡淡的笑了笑,轻声说道:“生孩子是顺其自然的事情,大家没有刻意的计划,水到渠成就好。”

回答的跟没回答一样,得不到有用的承诺让许文博有那么一丢丢的失落,不过他现在好像也没什么资格,要求他们做不愿意做的事情。过去许安的成长他不曾参与,现在他的生活他也只能重在参与。

“好,你们自己做决定就好。”留恋的看了一圈,他有些不情愿的站起身来,不舍的说道:“你们忙吧,我走了。”时间过的太快,好像还没说什么,告别的时间就又到了。

“慢走!”客气的犹如客人一样。

送走了许文博,贺茜迫不及待的将心中的疑惑说出来,“亲爱的,我怎么觉得你爸的态度有很大的转变啊,有点想…”她顿了顿,“想和大家和好的意思。”

不会是她自作多情吧,可是看起来真的很像啊。

“嗯,”上次聊天他都已经感觉到了,“他有这个意思。”

真的是这样啊,她的第六感一向很准,贺茜得意的嘴角都快咧到耳根后了。

“那你有什么想法?”

“想法?”许安略微沉吟了一下,“我没什么想法!”

这么好的机会,他竟然没有想法,贺茜一脸的黑线,“怎么会没有想法呢,既然你爸的态度好了,你当然要抓住这次机会,修补你们之间的关系啊。”

许安不说话,似乎不想再进行这个话题,径直往卧室走去。

想逃避?没门!贺茜亦步亦趋的跟着他走进卧室,还在不停的唠叨,“亲爱的,你不是一直都希翼他们能关心你吗,你不是一直都想要一个温暖的家吗,这是一个好机会啊。可是为什么我感觉你一点都不开心呢。”

能看的出他并不开心,看来她的反应还不算太迟钝,许安眉头微蹙,有些无奈的开口:“有些感觉破碎了就再也回不去了,他曾经和陈雅欣在一起过,这在我心里的感觉真的有点难以描述。”

毕竟他和陈雅欣有过去,这样的牵扯让他不自觉的和他不想有过多的牵扯。

“你放不下?”

“不是放不放的下的问题,而是觉得这种事情给人的感觉真的太糟糕了。”许安笑意不达眼底,“所以,请你理解我,我不是一条狗,只要别人给我一块骨头,我就会屁颠屁颠的摇尾乞怜。”

贺茜不说话了,她突然有点明白许安的难过,毕竟他过去受的伤实在太重了,不会因为这一次两次的讨好,就被彻底的抚平。

纵然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,但是时间造成的伤害还学要时间去抚平。但是看到许夫人的态度,他们这辈子大概都不能和平共处了。

贺茜坐在许安的腿上,双手环着他的脖子,“好了好了,这事算过去了,我不会再提了。你别难过了,不然我也想哭了。”

许安宠溺的点了点贺茜娟秀的鼻子,“你呀你呀,最擅长的就是装无辜。来,美人,现在就哭一个给我看看。”

贺茜一头黑线,顿时觉得头上有一群乌鸦飞过。

时间在嬉笑怒骂间溜走,第二天,贺茜在片场尽心尽力的伺候着大爷,一会儿端端茶,一会儿捶捶腿,一会儿捏捏背,还要承当着临时演员的角色,为大爷对台词。

还有,就像这会儿,她还要费心费力的给他化妆。

“我说老大,企业明明为你配备的有专业的化妆师,你干啥非要剥夺我可怜的劳动力。”贺茜十分不满的抗议,“我强烈的要求加薪。”

车彦翎慵懒的回了她一个风情万种的媚眼,没好气的说道:“我又没说不给你加薪,你这瞎激动什么呢。”

“哎呀,我就知道我的老板是这天地下顶顶好的老板了,超级体恤员工。老板,我为你点赞啊。”千穿万穿,马屁最穿,只是希翼马屁可千万不要再拍到马腿上了。

贺茜手舞足蹈的一抖擞,车彦翎的俊脸上立马多了一个黑印子,他黑着一张俊脸,呵斥,“注意你的注意力,妆花了,工资减半。”

算你狠,贺茜瞪了他一眼,脸上愤愤不平,但是手上的速度却越来越平稳起来。

化好妆,还没轮到车彦翎的戏份,所以她只能无聊的和车彦翎坐在休息室里大眼瞪小眼。

“你要不要先休息一会儿啊。”干啥一直盯着她猛看呐。贺茜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,“我脸上有什么脏的东西么?”

车彦翎摇摇头,但是视线依旧固定在她的身上。

“那你干啥一直盯着我啊,难道我脸上有花啊。”贺茜不自然的笑了笑,想要打破这份尴尬。

“你本身就是一朵花啊,清纯的百合花。”

贺茜一头黑线,表示车彦翎的眼光真的不咋地。

“你睡一会儿吧,等一下你的戏份挺重的。”她有点受不了了,帅哥总是这么的含情脉脉,她害怕她向来薄弱的自制力会彻底的崩溃。

车彦翎惊喜的问,“你这是在关心我?”

贺茜不明白为啥他一副中了十万大奖的模样,理所当然的点头,“这不是很正常的嘛,你是我老板,我当然要关心你啊。”

原来是这样,果然人不能高兴的太早,车彦翎刚咧起的嘴角瞬间崩塌,他气冲冲的躺在沙发上,负气的转过身,不想再看那张让他又爱又无奈的俏脸。

他这是怎么了,贺茜一头雾水,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她刚才说的话,好像没有说错什么啊,那他干啥要使性子啊。

真是小孩子脾气,太任性了。

趁着他休息,她也眯眼睡一会儿。不然待会儿,她可又要过上小蜜蜂的生活了。

过了大概半个小时,车彦翎回身,看着兀自睡得香甜的贺茜,忍不住的又是一阵的咬牙切齿。真是个没心没肺的小女人啊,明明知道他睡觉了,还能睡得这么香。

真相掰开她的脑袋瓜子,看看她那里面装的到底都是些什么东西。

“起来起来。”这女人是猪啊,睡得这么香,“你流口水了。”

“让我再睡一会儿吧。”贺茜可怜巴巴的恳求,“一分钟,就一分钟。”

还一分钟呢,半分钟都不行,不然导演就要发狂了。

“那你睡吧,我走了,”他顿了顿,坏心眼的说道:“对了,上班迟到,奖金减半啊。”

什么,贺茜本能的惊醒,火大的咆哮,“为什么要把我的奖金减半!”

车彦翎眯着眼,双手环胸,皮笑肉不笑的说道:“哟,大家的大美人终于醒了。”

原来是在叫她起床啊,贺茜尴尬的摸摸头,干笑道:“老板,你的办法有点太别致了,真不愧是演员啊,竟然让我这临时演员都以假乱真的,棒,实在是太棒了。”

“收起你谄媚的笑容,”车彦翎黑着一张脸,“丑死了,好像摇尾乞怜的小狗。”

呵,看着转身离去的车彦翎,贺茜忍不住的在他背后张牙舞爪,手舞足蹈,伸伸胳膊踢踢腿。恨不得来个左牵黄右擎苍。

“快点,我渴了,想喝咖啡了!”

还喝咖啡呢,臭吸血鬼,资本家,免费送他一百万个鄙视,不必感激她,除了实物赠送,其他的一切她都敬谢不敏。

拍了一场戏,中途休息十分钟,车彦翎像是大老爷一样,舒服的躺在摇椅上,贺茜则认命的充当按摩师的角色。

“哟,你可真会享受啊,还有专人按摩啊,真是让我好心羡慕啊。”

听到这熟悉的略带调侃的声音,贺茜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,猛地站了起来。

天啊撸,他可千万不要误会啊,她只是在履行助理的义务而已。

贺茜干笑,“陆先生,你今天怎么有时间过来了?”

陆韶扬奇怪的看着反应过度的贺茜,淡笑着反问,“怎么,我不能过来吗?是我的错觉么,为什么我感觉贺助理好像并不欢迎我啊。”

“不不不,”天啊撸,这致命的误会到底是怎么产生的,“我怎么会不欢迎陆先生啊,相反,我巴不得陆先生天天来呢。”

有心爱的人的陪伴,这像是大姨夫提前造访,心情整天都十分不爽的男人应该会开心很多吧,她就不用整天面对一张大便脸吧。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