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888亚洲城
ca888亚洲城 > 娇妻太磨人 > 第一百五十七章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

第一百五十七章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

手机阅读

又来了又来了,有完没完,这个问题到底还要他再强调多少遍。婚姻是他们的婚姻,未来是他们的未来,他们凭什么在他的世界里面指手画脚。他也很不理解贺茜给他提的要求,既然互相看不惯,干啥还非要做那无意义的交往。简直就是在浪费时间浪费感情,这是对生命的严重浪费。

话不投机半句多,说不到三两句,他们必然都会吵起来,真的是神烦。吵得多了,感情就变得越发的淡漠,倒不如不见面不联系,保持一段长长的距离,互不打扰,彼此都能图个清净。

“你们今天来,到底有什么事?”话家常的话,抱歉,他恕不奉陪。

许安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许文博,许文博却总是偷偷的瞄许安,见他脸色如常,并没有一点点不自然或者尴尬,他这才放开了一些。不过,紧张感虽然消弥了不少,但是他的愧疚感倒是越发的泛滥。

难为许安没有把他扫地出门,他真的是万分感激。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了,但是却像是一根刺深深的扎在他的心里,让他如鲠在喉。真的是常在河边走,哪能不湿鞋啊,他这次算是在阴沟里翻船了。

“我和你妈就是想来看看你们,顺便和你们商量商量,你们回家住的事情。”

“回家住?谁?”许安拉着贺茜的手,毫不避讳的在双亲面前秀恩爱,“别告诉我说,你想让大家回家住。”那是家?别开玩笑了,明明就是阿鼻地狱。

他们要是真回家住了,以他和他老妈不相容的性子,还不得天天闹的鸡飞狗跳啊。

许文博点了点头,“一家人当然要住在一起了,我已经搬回去了,你看你什么时候也搬回去?”

“你能回家住那是最好的事情,”这样某个欲求不满的女人,就不会再做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,搞得家里乌烟瘴气。“可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他才不要搬回去!

他想搬回去是他的自由,许安有点想笑,他不想搬回去,也是他的自由!

“大家一家人在一起多好,我和你妈住在那里空荡荡的,冷冷清清的。”最重要的是,他想和许安培养培养感情,毕竟就这么一个儿子,人老了之后,总是忍不住的想要多套套近乎,说说话聊聊天,心情都是美的。

许安淡笑,看不清楚情绪,“所以,你把我当作了暖炉?”

差不多就是那个意思,许文博忙不迭的点头。

“那我想,我恐怕要让你们失望了。”他打断了想要开口的许文博,淡淡的说明,“我并不是不想和你们生活在一起,只是我独立惯了,也喜欢自由自在,所以,我住在外面挺好的。”

许文博有些失望的垂下了头,他虽然很想和许安在一起住,但是既然许安不想回去,他也不想勉强他。“唉,”有些灰心丧气的叹口气,除了叹息还是叹息。

“说来说去,你不还是不想和大家在一起住嘛,绕那么一大个圈子干什么。”许夫人终于忍不住了,红唇轻启,上来就是噼里啪啦的一阵狂轰,“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和你爸,我也知道大家确实没有好好的照顾你。但是人无完人,谁还没犯过几个错误啊,能改过自新不就好了嘛。你要是一直抓着大家犯的这点错误不放,那就有点过分了。”

真的是搞笑啦,他只是不想回家住而已,现在竟然说他小肚鸡肠,对过去念念不忘。

贺茜听到这里不愿意了,许氏夫妇不喜欢她,她知道,所以她也很有自知之明的少开口,以免惹人烦,但是许夫人说的这话实在太难听了,自己造了孽,还不允许别人有点小小的意见,我呸!

“许夫人,你这样说可就不对了。许安又不是铁人,受了伤自然会痛,而且他又不是哑巴,你难道要逼着他强忍着,还不能喊痛了?”真当自己是家里的霸主啊,一声令下,所有的人都要臣服啊。

“你算是个什么东西,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!”许夫人瞪眼,目光凶狠的想要杀人。

贺茜傻笑,“我是不是东西,这有待商榷,但我知道,有些人确实不是个东西!”

是人三分脾气,从一开始,许夫人见她就鼻子不是鼻子,眼睛不是眼睛的。要不是为了许安,她以为她愿意看到她那张老脸么。呸。

对她态度差就算了,对自己儿子也是这副高傲自大的样子,好像别人理所当然的都该听她的一样。真当自己是垂帘听政的皇太后啊,嚣张的嘞。

“放肆,”许夫人气的摔茶杯,“你这个贱人,有什么资格说我!”

贺茜猛翻了一个白眼,嘴里嘟囔道:“呵,只有贱人才这么矫情!”

许安听到过忍不住笑了,却成功的加深了许夫人的怒气。她的威严从来都不允许别人来挑战,谁都不行。

“没素质就是没素质,野鸡永远都撑不了凤凰。就你这一副村姑样,还妄想踏入我许家的门,想都别想,我死都不会同意!”她才不要成为圈子里的笑话。

“哎呀,你就少说两句吧。”不说话就算了,一说话就帮倒忙。

许夫人气恼的挥掉许文博拉着他的手,不满的嚷嚷:“我哪儿说错了,事实就是这个样子。某些人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,净做些没有自知之明的事情,真的是贻笑大方了。”

贺茜明白,许夫人这是把怨气全部发泄在自己身上了。过去,她可以忍,现在,她不愿意忍,因为忍无可忍。就算她再忍,许夫人也已经先入为主了,不会明白她的苦心。

“许夫人,”许安紧紧的握着贺茜的手,淡淡的开口,“现在请你离开我家。”

贺茜转头,感动的眼眶红红,每次他都尽心尽力的维护她,给她冰冷的心无限的温暖。

唉,反正她嫁人也是嫁给他,再者说了,她也算是看出来了,许夫人这个人太过霸道,唯我独尊,这辈子她都不可能和她打好关系了,所以也就趁早死了心吧。

“放肆,这是你跟母亲说话的态度么,还有没有点规矩了。”她还没有被人当众驱逐过呢,尤其是在这个贱女人的面前。

许安没有理她,转头看着许文博,“我需要的是母亲,不是高高在上的皇太后。你能忍,你忍,我不忍!”

说完,拉着贺茜,扬长而去。这房子他们要是喜欢,那就给他们。

他从小到大都梦想着有一个温暖的家,可是他们不懂,直到现在还没懂!

许安摔门而去,许文博十分不满的看着自家老婆,“我说你是不是故意不想让我有好日子过啊,哪有人像你这么说话的。你不喜欢贺茜就不喜欢她呗,可是她现在是许安的未婚妻,你没见许安一直把她捧在手里吗?你就不能为了儿子对人家和颜悦色一点!”

真是快要气死他了,成事不足败事有余!

“你刚才没听见吗,是她想说我的,他们还没结婚呢,就想爬到我的头上,那等结婚了,还得了!”

许文博忍无可忍的大吼,“谁让你说许安说的那么难听,大家原来做的事情就是不道德,许安心里有怨气那不是正常的吗?你就不能包容包容,现在犯错的人是大家,你怎么一点忏悔的心都没有!”

许夫人冷笑,“现在你是都怪在我头上了,我为什么要忏悔,我有我的人生,我凭什么要为了他,放弃我自己的人生。”

“好好好,”真是强词夺理,“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,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。”这女人真是自私自利,妈的,他这辈子真倒霉,碰到的都是这么混蛋的女人。

许文博头疼的抚额,看样子,他这辈子都不可能有一个正儿八经的家了,也过不上哄哄孙子孙女的老年生活了。

唉,他注定是孤家寡人了。

许文博不再说话,心死的很彻底,许夫人拂袖而去,连门都懒的关。

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几十岁,许文博站起身来,走到照片墙那里,看着上面一张张的照片,欣慰的笑了。

只有失去后才明白,原来他想要的幸福一直都在身边,过去他没有珍惜,现在想要补救,已经晚了。

看得出来,许安和这个丫头在一起,过的很开心。那开怀大笑的模样是他从未见过的,原来,一向冷漠如冰的许安也会有这么灿烂的笑容。

他会笑,只是不愿意对着他们笑而已。

沉重的叹了一口气,他的心沉甸甸的,仿佛压了千斤重的东西,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。

“你没走?”

熟悉的声音传来,冷漠中带着一点点的疑惑。

“许先生好。”贺茜礼貌的打完招呼,就动手收拾壮烈殉国的杯子。

许文博惊喜的转过身,看着去而复返的两人,有一瞬间的怔愣。

“你们不是走了?”

“这是我家,走的再远总要回家吧。”

“对对对,”他花费了几十年的时间才悟出的道理,没想到他的儿子年纪轻轻的就已经懂得了。“你说的很对。”

打扫完卫生的贺茜走过来,很自然的坐在许安的身边,看着仿佛老了好几岁的许文博,不禁感慨道:“许先生,您看着很疲惫,还是要注意休息啊。”

“谢谢关心。”许文博笑的很慈爱,“既然你和许安在一起了,就别许先生许先生的了,那样太见外了。”

这是接受自己了吗,贺茜有那么一丢丢的小惊喜。

“贺茜啊,许安母亲嘴巴一向不饶人,你别和她一般见识。”对他,照样是一点情面都不留啊。

她也不想这样针锋相对啊,只不过她说的话实在太过分了。不过,她刚才也有错,反应有点过度了。

“你不用为她说话,她是什么样的人,大家心里有数。”许安好心的替贺茜解围,“这辈子,她都不可能好好说话,也别指望她会为了谁,而有所改变。这辈子,都不可能!”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