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888亚洲城
ca888亚洲城 > 娇妻太磨人 > 第一百五十五章 一拍两散一刀两断

第一百五十五章 一拍两散一刀两断

手机阅读

“雅欣,那毕竟是你的弟弟,你看他现在也老大不小了,好不容易相中了一个,可是对方家里要三十万礼钱,还不说别的。我和你爸就是普通的工人,哪有那么多的存稿呐。你要是能帮点就帮点吧,毕竟是亲姐弟,身上都流着一样的血,这是割舍不断的亲情呐。”

陈母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,她如何不知道女儿心中有怨气,当家的重男轻女她也没办法,这是根深蒂固的传统思想啊,如果她可怜的小儿子没有死的话,这个家说不定也就不会这样的支离破碎了。不过已经过了这么多年,就算雅欣心中再有怨有恨,也消散的差不多了吧。

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,这几年,钱真的特别难挣,要不是走投无路,他们说什么也不会张这个嘴的。

“妈,能不能不要这么软弱啊,你忘了他当初是怎么对你的,你能不能有志气一点,活的像个人,别像只狗啊!”对于自家老妈的不争气,陈雅欣是恨铁不成钢。

陈母脸色一白,雅欣竟然这么瞧不起她吗?她还不是为了维护家庭的稳定吗?雅欣怎么能够…怎么能够这样说她呢。她的心里又何尝不苦,可是出嫁从夫,她能有什么办法呢。

“放肆,你怎么和你妈说话的。没有我和你妈,你从哪里出来的,真当你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野猴子吗?”陈父烦闷的抽了一口烟,“你就算再讨厌,他也是你弟,所以你必须要帮他!”

“哈,真是个好笑!”陈雅欣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,嘴角噙着一抹讥讽的笑容,“那是你儿子不假,但未必就是我弟了,他对我来说就是一个陌生人而已,我为啥要对一个陌生人浪费钱。”

当她是圣母玛利亚吗,也不想想他过去是怎么对她的,现在竟然还有脸来问她要钱,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,真是见了鬼了。真的是人不要脸,天下无敌了!

“你是我女儿,他是我儿子,你们不是姐弟是什么!”亲姐弟,就算打断骨头了还连着筋呢。

陈雅欣免费的送他一个自以为是的白眼,“呵,你还知道我是你的女儿啊。”余音三绕,说不出来的讽刺。

“废话少说,”陈父不耐烦了,“你就说帮不帮吧!”女人就是墨迹,总是说一些有的没的,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了,说着有什么意义,听着心烦。

陈雅欣想也不想直接拒绝,“不帮!”打死她都不会帮的。

“好,好的很。”陈父摁灭了香烟,“现在你长大了,翅膀硬了,所以就敢反抗我了。”

“别给我乱扣屎盆子,你放心,等你死的时候,我肯定会给你掏棺材钱的,多的没有,几百块还是有的!”在他身上她一毛钱都不会多花的,她宁愿把钱扔了,都不愿意花在他们身上!

“你!”陈父气的直咳嗽。真是气死他了,听听她说的什么鬼话。

陈母一边帮丈夫顺气,一边训斥越来越不像话的闺女,“雅欣,你怎么能这么和你爸说话。他毕竟是你爸!”这丫头是魔怔了吧,怎么能说出这么不孝顺的话来。

“行了,就你整天把他看的跟宝贝似的,你当谁都跟你一样,那么稀罕他啊。你要是喜欢你们那一家三口,我建议你们就此打道回府,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,我是绝对不会帮他的。”

慢走不送,她绝对不会挽留的。她本来就够烦了,还给她没事找事,还嫌她事不够多吗?

“雅欣,你怎么这么冷漠。”她怎么变成这个德行了,“大家毕竟是一家人。”

“去他见鬼的一家人吧,我在你们眼里算个屁啊。没用到我的时候,你们就当我是透明的,现在需要钱了,你们又屁颠屁颠的跑来了。你们把我当什么了,免费的ATM机?”

最好,她愿意!

“大家还不是想,你不愿意看到大家嘛!”

“我现在依旧不愿意看到你们!”

陈父被气的七窍生烟,口里不停的念叨,“真是家门不幸,孽女啊孽女!”

早知道她现在这么混账,当初她出生的时候,就应该把她掐死。

“雅欣,”陈母很受伤,“你不想帮就算了,何必要说的这么难听。大家毕竟是一家人,和和气气点不好吗?大家是你的家人,不是你的仇人。”

陈雅欣更不耐烦了,她不愿意在这种问题上纠缠不清,“妈,我不明白你是怎么想的,这么多年你过得还不够苦吗,为什么非要在一根树上吊死,过的人不人鬼不鬼的,真不知道你图什么。”

毕竟是生她养她的母亲,她不忍心多加苛责,但是对于她得过且过唯唯诺诺的态度,十分的不满意。

“别说了,别说了。”她已经老了,经不起折腾了。

一室的沉默,还带着浓浓的尴尬。

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拯救了三人的尴尬,陈雅欣懒理苦笑的两人,径直开了门。

“哟,陈小姐,你的脸色不太好,可得保重身体啊。”陈雅欣经常点餐,一来二往,也混了个脸熟,偶尔也会交谈几句。

陈雅欣淡淡的笑了笑,“谢谢啊。”

纵然只是一句简单的话,但还是温暖了她的心。

关上门,陈雅欣径直打开饭盒,也没有一点主人的样子,埋首吃了起来。天知道,她饿的都快昏倒了。

“你就吃的这些东西?也太没有营养了。”

陈雅欣翻了个白眼,没有说话,吃的很愉快。

“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会照顾自己呢。”陈母一脸不赞同的看着吃的狼吞虎咽的陈雅欣,“别吃了,这些东西一点营养都没有。”

说完,伸出手准备抢筷子了,禁止她吃这些垃圾食品。

“哎呀,你能不能不要管我,”陈雅欣一把推开了碍事的手,“我都两天没吃饭,你想饿死我吗?”

“两天没吃饭!”陈母惊讶的瞪大了眼,“你这两天在做什么,怎么不吃饭?”

陈雅欣放下筷子,“你们进门都问我要钱,也没见你们对我有什么关心。连陌生人都发现我脸色不对,真的是,啧啧啧,狗屁的亲情。”

陈母的脸色有些复杂,“雅欣,对不起。”

“别对我说对不起,我已经习惯了。还有事吗,要是没事的话,你们可以走了,我还是那句话,要钱我没有!”就算有,也不会给。

天知道,她还不知道她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呢。

“你真的这么不近人情?”陈父额边青筋暴露,显然在极力的压抑怒气。

“讲一千道一万,我还是一样的答案。”

“玉珍,大家走!”他就不信离了她,他就一点办法没有了。“我没有一个不孝的闺女。”

“慢走不送!”陈雅欣不痛不痒。

陈父冷哼一声,陈母头疼不已,但还是勉强的摆张笑脸,“雅欣,你多少表示点都行。一万也可以!”

这个时候了,她亲妈竟然还在惦记着她这点钱,陈雅欣脸色一变,歇斯底里的大吼:“滚出去,别再让我见到你们!”

陈母一睁,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亭亭玉立的女儿,“雅欣,你刚才说什么?”她竟然让她滚。

“你到底还是不是我妈,我才是你亲闺女,结果你一点都不担心我,反而关心那个跟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野.种,你知不知道我这些年过的是什么日子吗?”

陈母一愣,“你不是说你的男朋友是富二代吗,而且你们不是准备结婚了吗?”

陈雅欣不说话,因为那的确是她说的。为了掩饰她不光彩的小三身份,她不得不打肿脸充胖子。

“怎么了,你们分手了?”陈母幽幽的说道:“我早就劝过你了,咱们只是一个普通的工薪家庭,跟人家那是门不当户不对的。咱们就别想着飞上枝头当凤凰,安心的做一只麻雀,有什么不好的。”

“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,”陈雅欣抓狂了,“你们走吧,以后我的事不用你们管,就算我死在外面了,也不需要你们操心。还有,你们之后别找我,咱们就当不认识。”

他算是看明白了,这丫头现在是嫌弃他们没本事,嫌他们碍事了。

“行,这是你说的。那从今天起。大家就恩断义绝!”

陈父说完怒火中烧的甩袖离去,陈母深深的看了一眼陈雅欣,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“雅欣,你要好好的照顾自己。在外面实在是累了,就回来吧。你爸就是刀子嘴豆腐心…”

“别说了,我就算是死,也不会回去的。你走吧,就当没生过我。”

“你是妈身上掉下来的肉啊,”说到伤心处,陈母忍不住的啜泣,“你让妈怎么放得下心来。”

陈雅欣不说话,但脸色依旧很难看。“你给妈说说,你和那个男人是怎么回事。我怎么听别人说,你们的关系有点…混乱呢?”

“你听谁说的。”哪个王八蛋多舌,乱爵舌根子,她一定撕烂他们的嘴。

看来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啊。

“雅欣,你老实说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?”

“什么什么关系,就是我说的关系。你别问了,烦不烦啊!”

“他们说你破坏了别人的家庭!”陈母不允许她逃避,“雅欣,你小时候最恨破坏别人家庭的人,现在你怎么能够…”

陈雅欣不耐烦的打断了她的疑问,“够了,我说别说了,你没听见吗。我自己的人生我自己做主,要我像你那样没有自尊的活着,我做不到!”

“雅欣…”

“出去出去,你要我讲多少遍啊,”陈雅欣挥舞着手,像是疯了一样,陈母愣在那里,没有反应过来。“你们都是混蛋,一个二个全都欺负我!”

陈母一个避之不及,锋利的指甲划过了她的脸庞,顿时出现了一条血印子。

“雅欣,你怎么了!”

陈雅欣一把推开了关心的上前询问她的陈母,陈母一趔趄摔在了地上。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