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888亚洲城
ca888亚洲城 > 娇妻太磨人 > 第一百五十四章 手心手背都是肉

第一百五十四章 手心手背都是肉

手机阅读

“你是真心的?”许夫人不确定的又问一遍,“不是再骗我?”虽然心有渴望,但仍抱有怀疑。不是她懦弱,这是受过重伤后的谨慎。哀莫大于心死,这种感觉,她不想再次体会。

被再三质疑,许文博有些不耐烦了,但是他也只能忍着,因为他心里明白,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正是他年轻时的放荡不羁。浪子肯回头,那也得看家人愿不愿意接受,真的是因果循环,报应不爽。

“骗你对我有什么好处?”许文博挑眉,“废话少说,你就说你答不答应跟我和解?答应的话,咱们都收心,好好的过日子,想办法让许安也回家,咱们两个好尽享天伦之乐。”

乌烟瘴气的家,谁愿意呆?别说许安了,就连他也不愿意。他也是经过这次的打击,才霍然明白,别看他平时潇洒自由,然而他却没有一个家,一个真正意义上能让他好好安歇的家。

几乎一夜之间白了头发,许文博的心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许夫人挣扎了许久,双手紧握,深深呼吸了一口,似乎下定了决心,坚定的看着面前让她又爱又恨的男人,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好,我相信你!”

许文博笑了,这是自他们两人交恶以来,他第一次真诚的笑。他心头一热,拉着妻子的小手,像个年轻的小伙子一样,手足无措,只能憨憨的笑。

“我…我真开心。”如果知道这么容易就能和解,那么他这二十多年的坚持到底在别扭什么呢。“老婆,大家多久没有这么心平气和的说过话了,现在想想,大家真的是浪费了太多的时间了。”他拍了拍她的手,“你瞧,咱们的年龄也大了,经不起折腾了,以后就好好的过日子吧。”

这话说的还不赖,听的倒也顺耳舒心,许夫人虽然面上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,但是心里面早已经乐开了花,她斜看了许文博一眼,淡淡的说道:“你要是安心的过日子,那我自然乐意配合。”

“既然咱们达成共识了,那么就一起来遵守约定吧。”哈,这感觉真的太棒了,“老婆啊,我以后会好好爱你的,可是你这暴脾气也得改一改,不要动不动就吼我,不要动不动就送我一张棺材脸,不要三句话不到就和我闹别扭,不要总是…”

“许文博!”河东狮吼骤然在耳边响起,吓得他一激灵,“有本事你再说一遍听听。”

听听他说的这是什么鬼话,前面说的还是人话,后面就无限跑偏了。

许文博无奈的撇撇嘴,但还是乖巧的闭上了嘴巴。唉,这年头哟,人们都是越来越虚伪了,都不让人说真话了。瞧瞧,他不过是这么一点点小小的建议,她都勃然大怒了,这以后的日子,他该怎么过啊。

想想头皮发麻,一片黑暗啊。

几家欢乐几家愁,安卓生和许文博走了之后,陈雅欣无力的倒在床上,看着冷冷清清的房间,捂脸痛哭。人生如棋,充满了变化。

昨日她还是被捧在手心里的公主,可谁曾料到,今日她就变成了人人厌弃的臭虫。她做错了什么,她什么都没有做错,为什么那些臭男人人前人后两个样。

混蛋!陈雅欣不停的咒骂尖叫,身体上的痛抵不过她心里的寒。泪水模糊了双眼,颤抖的双手不停的拍打着床板,直到声音沙哑,再也发出不了高亢的声调,这才病恹恹的趴在床上。

她恨,她好恨,恨他们的绝情,更恨自己的懦弱。她不要再爱上男人了,也绝对不会让自己再受伤了。

浑浑噩噩的过了两天,陈雅欣蓬头盖面,不过她无所谓。两天只吃了两顿饭,还是点的毫无营养的炸鸡腿之类,过去为了保持身材她一向比较积极嘴,但现在她心情不佳,她要善待自己的胃。

她浑身无力的躺在床上,饿的是头晕眼花,但若是想要她下厨,那她宁愿饿死。撑着蒙疼的脑袋,陈雅欣艰难的爬了起来,捡起掉落在地上早已关机了的手机,插上电源,开机,找到经常点餐的外卖电话,随意的点了一份套餐,然后又爬到床上,继续睡大觉。

得亏她有先见之明,存了一部分钱,不然她现在可就真的要去喝西北风了。哼,她就知道男人靠不住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陈雅欣隐隐约约听到有敲门的声音,摸了摸早已经空空如也的肚子,踢拉着拖鞋,揉着惺忪的睡眼就去开了门。

入眼的不是略有些肥胖的外卖小哥,而是两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面孔。

“你们怎么来了?”陈雅欣半靠着门,显然没有请君进去的意思。

他们是最熟悉的陌生人,她现在心情不爽,懒得去说那些虚伪的客套话。而且,她现在并不想见到他们,真的一点都不想。

“我再不来,你就把大家陈家的脸给丢的干干净净了。”男人火大的咆哮,那高昂的声音几乎都能刺破云霄。

“呵,”陈雅欣冷冷的一笑,“别说的那么高大上,丢脸也丢的是我的脸,和你们有半毛钱的关系吗?”

“怎么没有关系?只要你一天姓陈,只要你身上流着我的血,大家就有割舍不断的关系。”有这么一个丢人现眼的闺女,绝对是他这辈子倒了血霉了。

陈雅欣想着没想,直接回呛,“那我不姓陈了。”当她喜欢一样,哈,真是搞笑了。她巴不得不是他的闺女,有这么一个极品的爸,才是她人生中最大的败笔。

“你说什么?”陈爸气的红了眼,暴跳如雷,一只手高高的举起,准备对着那张苍白的俏脸,就来一次亲切的问候。

“好了好了,你们都少说两句吧。”陈母真是受够了这一见面就吵得不可开交的父女,“德才,你就少说两句吧,欣欣还生着病呢,你就别气她了。”

“到底是她气我,还是我气她。都是你这娘儿们,把她宠上了天,才会让她这么不知羞耻的和男人鬼混。”

陈母的脸白了白,要不是在电视上看到女儿的资讯,她还不知道闺女出了这么大的事情。对于陈雅欣这次做的事情,她真的十分的不赞成。

找那么大的男人就算了,又怎么能够脚踩两条船呢,那在村里,可是要被骂死的啊。真不知道这死妮子是怎么想的,怎么能够做那等自掘坟墓的事情呢。

“你说我就行了,说我妈干啥。我妈就算再不好,也比你强一百倍。”

“你个死丫头!”陈父气极了,一掌挥了下去,只听见啪的一声,陈母的脸上红了一片。

关键时候,陈母推开了陈雅欣,自己硬生生的承受了这一巴掌。

“妈!”看着母亲红肿的脸,陈雅欣目眦尽裂,她愤怒的看着陈爸,怒火滔天,“你凭什么打我,你他妈的有什么资格?”

“你说什么?”不知检点就算了,还口出狂言,有这么一个闺女,让他这辈子都抬不起头来。

“行了行了,你们都别说了,安静会行不行,难道想让别人看笑话吗?”

然而,脾气一样倔的父女俩都选择了无视陈母的提醒,两个人皆是怒气冲冲的看着对方,大眼瞪小眼。

“刚才的话,你再给老子说一遍!”看他不撕烂她的嘴,打断她的腿!

说就说,谁怕谁啊,有些话她忍在心里二十多年了,再忍下去,她非要变成忍者神龟了不可,今日,必须要一吐为快。

“咋,我说的不对。从小到大,你管过我几下,要不是我妈,我早就死了。”陈雅欣冷笑,“小的时候不管我,这会儿你摆出父亲的架子来了,你有什么资格管我啊?”

听听她说的这是什么歪理。“没有老子哪来的你!”

“你不就提供了一颗精子嘛,呵,我宁愿是乞丐的女儿,都不愿是你的女儿。因为乞丐都比你强。”

陈父的脸越来越难看,一只手又扬了起来。陈雅欣不怕死的与他对视,脸仰的老高。

“怎么滴,现在长大了,翅膀硬了是不是?你以为你长大了,我就收拾不了你,是不是?”今天,他就好好教教她,什么叫做礼义廉耻,什么叫做敬重长辈!

“行了,你们都少说两句吧。”陈母崩溃的大叫,“有什么话进去说,别再门口丢人现眼了。”

说完也不理两人,率先走了进去,陈雅欣冷哼一声,紧追其后。

陈父关上门,径直坐在沙发上,点燃一根烟,闷闷的抽着。

“你们来干什么,我很忙,没空招待你们。”最狼狈的模样被最讨厌的人看到,想想就觉得无比的气闷。

“雅欣,你弟弟快要结婚了。”陈母犹豫的开了口。

然后呢?“关我什么事!”

她没有弟弟,他弟弟在那一年早就病死了,现在这个跟她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。

“什么关你什么事,那是你弟弟。”

“我弟弟早死了。”忽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,陈雅欣有些抱歉的看了一眼泫然欲泣的母亲。“这个不认识。”

别以为她不知道,他在弟弟死了之后,得知母亲再也不能生育,竟然在弟弟尸骨未寒的时候,就又找了一个女人,隔年生了一个男孩,就是这个野.种。

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回过家了,更别提拿钱来养活她们母女了,都是母亲辛辛苦苦的把她拉扯大的。直到她十岁那年,那个女人患病死了,他才领着那个野.种回了家。

然后,所有的好东西都让那个野.种得了,有好吃的她不能吃,因为要让着弟弟;有好看的不能穿,因为要给弟弟买新衣服;有好玩的不能玩,因为他们上班忙,所以她要照顾弟弟。

这些她都可以忍。但是,明明是那野.种偷的钱,他反诬赖给她,她那所谓的父亲竟然问也不问她,劈头盖脸的就给了她一巴掌,还把她狠狠的揍了一顿。

那一次胖揍,让她两天都没有下来床,直到现在,她都记忆深刻!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