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888亚洲城
ca888亚洲城 > 娇妻太磨人 >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大吵三六九

第一百五十三章 大吵三六九

手机阅读

许安淡淡一笑,但并不敷衍,“事情已经发生了,现在再来说这些并没有什么意义。至于看法,我并没有什么看法。你的私生活我一向都不干涉,不过如果你真的很想给我生一个弟弟,我很欢迎。”

儿子的淡笑衬托了他的焦躁,许文博老脸一红,笑的讪讪然。真心话还是虚假的寒暄,现在好像都没什么用了,孩子已经没了,他的美梦已经破碎了。

唉,欢场无真爱,他不是一直都知道吗,为什么还要自掘坟墓。人到中年了,还想来一场浪漫的恋爱?许文博苦笑,人老了,脑袋越来越不灵活了,都不知道自己再想些什么了。

说实话,他真的越来越不了解自己了。女人?女人也就那样,千篇一律,看中的都是他的钱。有谁是为了他的人,真心实意的想要和他在一起呢。也许,是时候回归家庭了。

长久的沉默,寥寥无几的交谈,父子俩各怀心事,各自静默。

“爸,如果你没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。”一寸光阴一寸金,浪费时间等于谋财害命。

“你不愿意陪爸爸坐坐吗?”荒废了那么多年的亲情,现在想要拾起来,谈何容易。

许安复又坐下,“爸,你到底想要和我说什么呢?”总得有个议题吧,在这里干坐着,望秋风吗?

“儿子,你回家住吧。”这个不成熟的建议,许文博脱口而出。他有一瞬间的怔愣,然而反应过来之后,也不曾悔恨。“我和你妈住在那里,太寂寞了。”

所以?许安挑眉,他回家的意义在哪里?和他们大眼瞪小眼么?抱歉,他没有那个兴趣。

“我想,我妈应该并不想看到茜茜吧。”不是应该,而是绝对!

“你一定要和那个女人在一起吗?”对于许安草率的决定,许文博很不赞同,“婚姻可不同于恋爱。你了解她么,你们才在一起多长时间,你这么确定她就是能陪伴你一生一世的人吗?”

恋爱虽易,婚姻不易,没有那么多的风花雪月,时间使感情沉淀,待当初的激情消失殆尽之后,留下的只是相敬如宾的感叹。这个时候,家庭背景的差异就会很清晰的显现了。

门当户对不一定是最好的,但是没有门当户对一定是不好的。

“爸,我想关于婚姻的问题,”许安蹙眉,“你还是想整理好自己的后院吧。不是所有人都会像你和我妈那样的…”他顿了顿,“难以形容。”根本就是乱来。

用奇葩两个字,显得他有点不礼貌了。尽管许安说的委婉,但许文博不笨,很快就明白了他的言中之意。

“我和你妈…”该如何说明,他一时之间竟然词穷。

说不爱吧,刚结婚的时候也是如胶似漆,一分钟都不想分开,感情好的就像连体婴。说爱吧,他们现在又像仇人一样,新婚时候的美好,再也找不回来了。

“你不用说明,”许安笑着摆了摆手,“那些前尘往事是你们的过去,但并不能代表我和贺茜的未来。未来大家的感情会变成怎样,我不知道。我唯一知道的是,我和贺茜不会走你和我妈的老路。”

折磨了彼此,也折磨了家人。

许文博怔愣,满脸的落寞。他唉声叹气,心很沉痛。“我和你妈这辈子也就这样了,到了大家这个年纪,已经不谈爱了,能过且过吧。”

许安不置可否,两个人都太过好胜,都太骄傲,都想着让对方先低头,却没有想过自身的问题。

“如果有幸福的机会,尽量还是幸福吧。”许安看了看手表,“我还要去上班,有空再聊。如果想要我陪,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。”

话虽然这么说,但他想,十有八九不会再有下一次机会了。

许安离开了,许文博静静的坐了一会儿,也满腹心事的回家了。刚准备换鞋,碰见了正准备出门的许夫人。

饶是平时,他一定会视而不见,然而今天他不知道哪根弦搭错了,竟然主动开口询问,“你这是准备去哪里?”

许夫人很讶异的皱着眉头,对于自家老公的主动攀谈感到很不适应。

“我和人约好了。”

许文博皱着眉头,有些不悦,“又是小鲜肉?”

许夫人双手环胸,蹙眉冷笑,“怎么,你现在想干涉我的生活了?我都不干涉你,你也少掺和我的生活。”抽风了吗?怎么净说些胡话。

绝对是脑袋被门挤了,亦或是这次受的打击太大了。

“我为什么不能掺和,”明明是他的老婆,却一副让他少管闲事的样子,这让他无比的火大。“只要你是许夫人一天,我就能掺和。”

这人今天是怎么回事,受打击太大,以至于脑袋瓜子在持续抽筋吗?

“我都不管你,你凭什么管我!”真是搞笑咯。

许文博反唇相讥,“我没让你不管,是你自己不管我的,这会儿还把过错推到我身上。”

“我能管的着你吗?”许夫人冷笑,“在我辛辛苦苦怀孕的时候,你就跟别的女人鬼混在一起,我没吵过还是没闹过,可是你呢,还不是依旧故我。这会儿你埋怨我不管你,你的心都不会疼吗?”

许文博一时哑口无言,因为她说的都是真的。

“这些年,你的女人还少吗?,我说过什么了吗?你自己算算,你一年到头,在家能有几天的时间,我还这么年轻,为什么要委屈自己为你守活寡!”

如果是因为上班忙碌,那么她可以忍受。可她明明知道,他在另外一个女人的床上徜徉,不蒸馒头争口气,她是绝对不会像个怨女一样,傻逼的等他回心转意。

“唉,”许文博沉重的叹了一口气,“过去的确是我不对,但是哪个男人不犯错,你就原谅我一回吧。”

然而,许夫人或许是被伤的太重了,对于许文博的道歉嗤之以鼻,“你要是真心实意的道歉,我接受。如果是打击下的敷衍之语,那还是算了。因为你道歉或是不道歉,我的生活不会有任何的变化。”

他都已经够低三下四了,这女人怎么还蹬鼻子上脸。

“就算我有错,你以为你就是对的吗?”来啊,互相伤害啊。“我找女人是不错,可你就干净了吗?你不是生完许安就去找野男人了吗,我好像也没说过你吧。”许文博冷笑,“你吃着我的,喝着我的,花着我的钱,却和别的男人卿卿我我,我他妈的被绿城了草了,我吭过声吗!”

许夫人脸色一白,声音微微的颤抖。“你这是在骂我?”

“你有病啊,我怎么骂你了!”欲加之罪何患无辞。“我说的不是事实?讲真话就是在骂你?”什么逻辑啊。

“怎么滴,你让我夜夜独守空房,却和别的女人夜夜笙歌,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?”我呸,她可不是软柿子,绝对不会让他随意的捏的。

许文博简直要被气笑了,她纠结的点一直在他找女人的身上,却不曾回头看看,她又能比他好到哪里去了。

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人到底是他还是她!

“我已经道歉了,你还要我怎样?”妈的,好不容易想要和她心平气和的聊聊天,却让他窝了一肚子的火。

“道歉有用,那还要警察干啥。我浪费的青春你能还回来吗?”

去他大爷的青春吧,她的青春一点都没有浪费,只不过滋润她青春的人,不是他而已。

许文博真的很想吐一口老血,对她的无病呻.吟真是一个大写的服。

论蛮不讲理,他墙都不扶就服她!

“别无理取闹好吗?”许文博头疼的抚额,“心里有怨气尽管发,但是请不要胡说八道。”

“我哪里胡说八道了,”许夫人如同炸毛的猫一样,“你是几个意思?真话不让说,干啥还假惺惺的让我尽情的发泄怨气。真是虚伪!”

又来了又来了,每次说个两三句,就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。他为什么不愿意回家,她自己都不想想吗?大吵三六九,小吵天天有,他真的看到她就觉得一肚子气。

“你要是觉得过不下去,咱们就离婚吧,谁也别拖着谁。离了婚,你爱找谁就找谁去,你爱和谁睡,就和谁睡,我绝对不会干涉。可是从现在开始,只要你是我老婆一天,你就必须要给我守妇道!”

“然后再眼睁睁的看着你和别的女人风花雪月?”恕难从命。

他真的是要吐血了,“你能不能不要总是这么的自以为是,你那个耳朵听见我说,我要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了?”

未来的日子得有多黑暗啊,他真的是无法想象。

许夫人眉头微挑,狐疑的看着他,“你这是发的什么疯?”

“我只是想回归家庭,好好的过日子怎么了?”许文博低吼,“我只是想有一个温馨的家有错,我不想和你一见面就吵得不可开交,我还想和许安修补关系,好好享受一下当父亲的喜悦。可是他不肯回家,因为他不想面对大家。”

过去是他太任性了,可是浪子回头金不换,他也一大把年龄了,实在不想再折腾了。

许夫人像是活见鬼了一样,“你不找其他的女人了?”

“我刚说的还不够明白吗,你要抓着这个问题讲多久。我说了要回归家庭就是和过去切断了联系,普通话听不懂?”

还真是这样?许夫人看了许文博一样,转身走回客厅,坐在沙发上,一脸的严肃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该不该相信他呢,其实她心里一点谱都没有。毕竟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啊,而他又是个惯犯,真的会收心吗?

这是一个未解的难题。

不过,感情没那么复杂,愿不愿意相信,全凭她的心意。这最坏的结果,大不了就是再受伤一次嘛,这样也好让自己彻底的死心。

这是她期待很久的事情,如果试都没试就果断的选择放弃,那样又很不甘心。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