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888亚洲城
ca888亚洲城 > 娇妻太磨人 > 第一百五十二章 天道好轮回

第一百五十二章 天道好轮回

手机阅读

“疼,我好疼。”陈雅欣疼的手都在哆嗦,“救救我,救救我…”她疼的快要死了,她不想死,不想死啊!

他是不喜欢她,但对于她的痛苦也无法视而不见,毕竟一夜夫妻百日恩,他就算再无情,也是一个人,不是一个畜牲,最起码的良知还是要有的。所以,见死不救这种事情,他做不到。

“忍着,我这会儿送你去医院。”叶铭澜二话不说打横抱起陈雅欣,大步向外走去。

“孩子是保不住了,”医生很不赞同的看着叶铭澜,“孕妇最忌情绪上的大起大落,你这丈夫是怎么做的,这么不关心你的老婆,任凭她胡来,受罪的是孩子和她!”

“他不是我老婆,”叶铭澜想也不想的直接拒绝,陈雅欣落得这个下场,是她自作自受。讲真,他一点都不同情。谁让她生活不检点,自己都不顾惜自己,他能有什么办法。“我只是她朋友而已。”

送她来医院,已经是仁至义尽,剩下的事情,都和他无关。她是生是死,他都不痛不痒,不闻不问!

“那他老公呢,我需要他在手术书上签字。”呃,恕她老眼昏花,看他们是金童玉女,竟然理所应当的身为他们珠联璧合了。年纪大了,是该考虑退休咯。

“我看你还是直接问她吧,这事儿需要她自己做主。”她哪里来的见鬼的老公啊,想必现在那两个男人都避她如蛇蝎吧。她唯一的筹码没了,安卓生和许文博会理她才怪。

不过,这陈雅欣也真够利害的,也够疯狂。许安不要她,她转头就搭上他爸,叶铭澜皮笑肉不笑,还好他抽身的快,不然这疯女人会不会也盯上他老爸?

尽管他老爸现在已经六十多岁,但奈何他喜欢健身,身材保持的倍棒,看起来精神矍铄。以陈雅欣这清奇的脑回路,谁也说不准她会做怎样的选择。

啧啧啧,看来以后还是不要无聊的招惹她了,不是因为他怕,而是因为他不想让他老爸晚年的时候名节不保。前事不忘后事之师,许文博的下场可是摆在他的眼前呐。

尽管叶铭澜说的很隐晦,见多识广的医生已经猜到了一切。她不禁无奈的摇摇头,沉重的叹了一口气,现在的女孩子怎么都这么不知道顾惜自己的身体呢,还没结婚,就这么胡来,亏的还是自己啊。

陈雅欣出来的时候,叶铭澜已经走了。没有留下一句话,陈雅欣无视医生的住院要求,强硬的要求出院,不同意就大吵大闹,最终,医生无奈的选择了妥协,让她出了院。

刚做完小产手术,陈雅欣脸色苍白身体十分虚弱的回到家里,她躺在床上,捂被痛哭。

“现在知道痛苦了,陈雅欣,你真可以,耍的我团团转!”许文博愤恨的看着陈雅欣,他就像是一头被激怒的狮子,浑身上下散发着想要吃人的气焰。“我最恨欺骗,之前,我不只一次要求你坦白,然而,你一次又一次的让我失望!”

“我…”她不是不想回答,而是因为她也不确定孩子的父亲是谁,她没办法回答。

“你闭嘴,我现在不想听见你的谎言,”许文博紧扣着陈雅欣精致的下巴,看她的眼神如同再看陌生人一般,“这么一张烈焰红唇,竟然满口谎言,实在是可惜!”

“我没有…”

“你敢说你没有撒谎,”许文博目眦尽裂,“你自己说说你骗了我多少次,把我当傻子耍,你很得意是不是?是不是!”如果不是深深的喜欢过,他恨不得扭断她的脖子。

陈雅欣拼命的摇头,剧烈的挣扎,企图想要挣脱掉限制她自由的大手,然而被愤怒刺激到失去了理智的许文博又岂会如了她的意,恨之深责之切,任凭她手舞足蹈,大手依旧不动如山。

“你放开我!”天呐,她快不能呼吸了。

然而,许文博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,没有一点动作。

“你先放开她!”刚推开门就看见这惊险的一幕,安卓生疾步走了进来,“她的脸色很难看。”

“呵。”许文博冷笑,但还是依言拿开了手。

陈雅欣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她十分恐惧的看着一脸阴郁的许文博,她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,刚才那一瞬间,许文博是真的想要掐死她。

安卓生可谓是她的救星。她楚楚可怜的看着他,企图激起他怜香惜玉的恻隐之心。

“收起你的小心思吧,我上过一次当,绝对不会再上第二次。”安卓生嗤笑,“我从来都不缺女人,丢了你这一个,还会有很多比你年轻漂亮的女人主动投怀送抱。陈雅欣啊陈雅欣,我真的有点想不明白了。”

陈雅欣面无表情,并不接话。这一刻她彻底的明白了,这两个男人之所以来找她,不是来看望她安慰她的,而是来找她算账的。

“我对你还不够好吗?有求必应,供你吃供你喝供你买买买,可是我可绝对没有要供你找男人的意思。怎么滴,是我满足不了你,所以你才要偷吃,还是说,你就是这么一个淫.荡的女人,啊?”

安卓生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说出来的话也是极不客气。

陈雅欣的脸更白了,但还是紧咬着牙没有说话。他们之间已经无话可说,说再多都没有用,索性就不再多费唇舌。她让他们丢了面子,她一清二楚。作为有头有脸的人物,她的存在对他们来说,绝对是一个耻辱。

被安卓生一阵的冷嘲暗讽,许文博的脸黑如墨。从正牌男友糊里糊涂的降格成小三,他也真的是醉了。

“说话,你不是一直都很能说会道嘛,这会儿怎么装起哑巴来了。”沉默是金吗?呵,她的沉默是粪土。“心虚的无话可说了?”

百分之百是这样!

“我没什么好说的,”陈雅欣将头扭向一旁,不想再看他们两人,一个都不想再看见。“如果你们是来骂我的,尽管骂,我听着。如果没事,请你们离开,我累了。”

“怎么着,不过说了你两句,都受不了了。”安卓生笑的很讽刺,“我不想骂你,我来只是想问你,那孩子到底是谁的。”

许文博也屏息以待,他之所以来,也是为了寻求一个答案。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这是什么见鬼的回答,许文博低吼,“你怎么可能会不知道。”

“不知道就是不知道,”陈雅欣歇斯底里的尖叫,“别逼我了,我是真的不知道。”

安卓生和许文博对视了一眼,皆从对方的眼里看出了一抹深沉。

“好,等孩子生出来,我再做鉴定。”许文博退了一步,这是没办法中的办法。

与其耗费大量的时间来和俨然已经成为陌生人的许安修复关系,倒不如直接再生一个来的干脆。

陈雅欣顿时泪如雨落,哭的上气不接下气。“孩子…孩子没了!”

“没了!”两人异口同声的低吼。

回应他们的是惊天动地的嚎啕大哭。

怎么会这样,许文博不敢相信的退后了一步,就这几个小时的时间,孩子就这么没了。

“没了也好,”安卓生倒是松了一口气,反正他现在有安覃,两人之间的关系还不错,这个孩子有没有,其实并没那么重要。“这样我就可以死心了。”

他还是回去好好和安覃打好关系吧,那些有的没的还是不要多想了。

安卓生瞥了一眼陈雅欣,扬长而去,这个地方,他是绝对不会再来了。

许文博显得有些失魂落魄,在这个孩子身上,他的确付出了很多的感情。可是现在,竹篮打水一场空啊,他连一点点念想都没有了。

浑浑噩噩的离开,漫无目的的走,失魂落魄。

许文博不知道走到哪里,突然听到一句陌生的呼唤。“爸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寻声抬头,惊愕的看着有些迷惑的许安,许文博淡淡的说道:“我没事出来走走。”

“嗯,那你继续,我先走了。”说完,转身,真的打算轻轻的来又轻轻的走。

“等等,”嘴巴快于理智,“你现在有时间吗,我有些话想和你聊聊。”

许安看了他一眼,在他殷殷期盼的目光下终于点了点头。“前面有一个咖啡馆,大家就去那里吧。”

坐在咖啡馆里面,许文博有些魂不守舍,久久没有开口。许安也不催促,安静的坐在位置上,望着窗外。

“许安,你是不是很恨我?”

“不,我并不恨你。”许文博挑眉,满脸的讶异。“我对你无爱也无恨。”

他们只是有些最亲密关系的陌路人罢了。

这种情况已经比他预想的要好太多了,他应该知足的,可为什么心里面还是会空荡荡的呢。

“你怨我也正常,我对你的确关心甚少。”

许安狐疑的看了一眼有些不正常的许文博,他这是怎么了,找他来是为了开忏悔大会吗?可是他真的没有时间没有心情没有精力来听这些无关紧要的废话。

“事情过去了,多说无益,我不想再追究。”时间是把双刃剑,可以抚平伤痛,但同样也可以加深伤口。

“已经记不清楚,大家父子多久没有坐下来好好的谈谈话了。”

许安淡笑,只是那笑意不达眼底。“的确记不清楚,因为大家从来就没有认认真真的谈过话。”

听出来字里行间的无声指责,许文博笑的很尴尬。“我的事情你知道了吧?”

“我想不知道都难,铺天盖地的资讯,闹的满城风雨,恭喜你成为焦点人物。”妥妥的网红,只不过传播这等不良风尚的网红百分之百要被封杀。

这孩子怎么一直咄咄逼人,许文博的额头上隐隐冒汗,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羞愧。

“那对这个事情,你怎么看?”怎么样,才能消除这些负面影响。

许安挑眉,他这是几个意思,拉完屎之后准备让他来帮他擦屁股是吗?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