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888亚洲城
ca888亚洲城 > 娇妻太磨人 > 第一百五十一章 你吃荤我也不吃素

第一百五十一章 你吃荤我也不吃素

手机阅读

他是喜欢陈雅欣不错,也很想要这个孩子,当然,这所有的前提是建立在这孩子得是他的。陈雅欣是个有故事的女人,他从一开始就知道,毕竟他也是久经风月的老手。但是对于她的过去,他不想多说什么。谁都有过去,更何况他的过去现在和未来,恐怕比她还要精彩一些。

如果这孩子是他的,那他肯定会好好顾惜,加以宠爱,毕竟他现在和独子的关系已经差到了冰点,他现在很需要一个孩子,可以承欢在他的膝下,在他百年的时候为他养老送终。

他的确非常渴求一个孩子,但是他也绝对没有当冤大头的兴趣。许文博的心里很郁闷,因为陈雅欣的避重就轻让他明白,这个孩子到底是不是他的,还是一个未知数。

这种无法掌控的感觉真的非常糟糕,许文博看着面无表情的陈雅欣,乌黑的眸子闪着异样的光芒。

“呵,许先生,这还用问吗,”安夫人讥讽的看了一眼许文博,“这孩子当然是我安家的孩子。她跟着安卓生的时间可比你长,上过的床可比你多,想都不用想,绝对是我安家的孩子。你呀,就早点接受现实吧。啥也不说了,人我带走,直到她生下孩子,我都会好好供着她的!”最后一句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。

安夫人拉着陈雅欣就准备走,许夫人不干了,她拽着陈雅欣的另一只胳膊,愤怒的吼道:“那不成,事情还没有定论,你休想把她带走。上.床次数多也代表不了什么,说不定我家的一次就种下种子的呢。”

“我告诉你,我可不是吃荤的。”

“呵,”真是搞笑,“你不吃荤我也不吃素啊!”

两个人拉拉扯扯,周围的人哄笑不已,一脸看好戏的表情。许文博脸色很难看,而处于风暴中心的陈雅欣终于忍无可忍的尖叫出声。那凄厉又高昂的女高声,成功的让喧闹的人群霎时间归于平静。

“你们凭什么决定我的人生,”陈雅欣冷笑,“这孩子是我的,和你们有什么关系?”

周围一片安静,围观的人们交头接耳,但看着陈雅欣的眼神还是带着满满的鄙夷。毕竟这个年头,破坏别人家庭的人还是会受到万般唾弃。面对陈雅欣的质问,刚才还吵的面红耳赤的两人一时语塞,吵架让她们的脑袋瓜子缺氧,直到现在,还没有恢复正常。

“陈小姐,话可不能这样说。”突然传来一道清朗的男声,“你是这孩子的母亲,这毋庸置疑。然而,这孩子的父亲是我父亲,我了解了一下陈小姐的现况,我想以现在陈小姐的状况无法承担教养孩子的开支的。但凡一个母亲,都是希翼自己的孩子能过好日子,受到良好的教育吧。”

软软绵绵的几句话,却成红的堵的陈雅欣无话可说。他在嘲笑她,她十分清楚的感觉到了,想要反驳,却不知该从何说起。她是有存款,但是尚不足供养孩子的巨大花销。上班挣钱?从不在她的考虑范围。

“你是谁?”这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一看就不是个软角色,又难缠又讨厌。

“安覃,我是安卓生的儿子,你未来孩子的哥哥。”

某些吃瓜群众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,安家的人对这孩子是有多上心,多势在必得啊。当家夫人来了就算了,就连大公子都出现了。

“母亲。”安覃有礼貌的打招呼,对着许氏夫妇则淡淡的点了点头,“许先生,许夫人。”

“这孩子不错。”许夫人真心夸赞,“你有福了。”

安夫人尴尬的笑了笑,倒也没有反驳。安覃给足了她面子,她也没必要搬着石头砸自己的脚。

一个不够,又来一个,安卓生到底在搞什么。许文博的脸色都不能说是锅底黑了,五颜六色的,好看极了。

“这孩子到底是谁的?”许文博说的很冲,本想私下里解决,但是被那两个蠢女人搞得现在天下皆知,不出所料,明天他必定要走安卓生走过的路,成为各版头条。

陈雅欣不可置信的看着许文博,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,很受伤的说道:“你…你不相信我!”

“你让我怎么相信你!”沉着下来,思前想后,陈雅欣的怀孕对他来说的确疑点重重,那个月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,怎么会就这么幸运的中奖了。

别提什么百发百中这种蠢想法,说出来,连他自己都不相信。

陈雅欣沉默,内心里在不断的拉扯,这就是男人的爱啊,不过几个小时的时间,就变了质。

“你问她能问出来个鬼,”安夫人上前一把抓住陈雅欣的手,“走走走,与其在这里耗时间,不如早点去做胎儿鉴定。”

“我同意。”许夫人想要拽着陈雅欣另一只手,然而陈雅欣又怎么会乖乖就擒,她发狂了一样,剧烈的挣扎。

疯狂中的女人很恐怖,平时柔柔弱弱的她突然变得力大无穷,生生的将安夫人紧拽着她的手甩开,看到楼梯的方向就往下冲。

她不要去医院,绝对不去医院,这个孩子,谁都休想得到。

安夫人和许夫人对视一眼,两人停下了脚步,没有去追。不过是一个上不得台面丢人现眼的东西罢了,还不至于让她们降低身份降低格调,去玩那幼稚的老鹰捉小鸡的游戏。

许文博怒火中烧,陈雅欣的逃离已经说明了一切,这个孩子到底是谁的,真的很难说。

“母亲,大家回去吧,既然陈小姐不愿意,大家也不能勉强。”

安夫人点了点头,对着许氏夫妇横眉竖眼,“这女人不识好歹,大家这样做还不是为了孩子着想。既然她不接受,那大家也不勉强,这个孩子你们想要就拿去,大家绝不阻拦!”

“想都别想,”许夫人眼睛瞪的老大,“还不知道是谁的孽种,既然陈雅欣不愿意做鉴定,那就说明她心里有鬼。说不定是其他男人的孩子,”许夫人越想越有可能,“对,一定是这样,否则她为何如此抗拒?”

“谁说不是呢,”安夫人累的喘了口气,无力的挥挥手,“算了算了,这孩子是安家的孩子的话,她要是给我送过来,我绝对好好对待,不送,我就视而不见!”

许夫人点点头,挽着许文博的胳膊,难得温柔的说道:“老公,大家回去吧。我累了。”

“好。”他早就不想呆在这里了,面子里子丢的是一点都不剩。

俗话说的好,我不喜欢你的时候,你如果要吃屎的话,我会觉得你很酷。可是等到我喜欢你了,你要是还要吃屎,那你就得离我远一点。

我喜欢你的时候,你是我的心,你是我的肝,你是我心的十分之三;你是我的胃,你是我的胃,除了爱你我什么都不会;当然,我若是不喜欢你了,从哪里来,滚回哪里去。

没办法,谁让他一向都爱恨分明呢。

许氏夫妇走了,安夫人自然也不愿意唱独角戏,在安覃的搀扶下,也离开了。

只留下被惊的目瞪口呆的吃瓜群众,兴致勃勃的讨论着刚才那激烈万分的撕逼大战,还有一个让女人十分不齿,男人万分疼爱的名字在口中咀嚼。

“你怎么会来?”安夫人疑惑的看着风轻云淡的安覃,将手从他的手上拿开。

安覃不动声色的在衣服上擦了擦手,想要将刚才那恶心的触感擦掉。

“爸料定你会来找陈小姐,所以让我过来看看。”他是主动请缨的,当然他没必要说明那么多。

安夫人冷哼,嘴角噙着一抹冷笑,不阴不阳的说道:“他还真是有心了。”

“夫人,爸还是关心你的。”

关心?去他大爷的关心吧,他更关心的是那孽种的情况吧。

呵,恐怕她不能让他如愿了,这个孽种绝对不能留下!

陈雅欣失魂落魄的回到家,面对空荡荡的房间,她无力的跌坐在地上。为什么,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要和她说不去,都看不得她幸福。

她虽然不喜欢许文博,但和他在一起还是很舒适的,加上能得到她一直梦寐以求的宠爱,内心里面她是开心的。

现在,一切都没有了。他是怀疑她的,否则也不会担任他老婆对她如此的侮辱。而且在她离开的时候,她看到了他面无表情的脸,和冷漠的眼神。

没了,一切都没有了。为什么,老天为什么要这么残忍的对待她。

陈雅欣疯狂的捶着地板,眼泪汹涌而出,噗嗒噗嗒的落在了地板上。 她放声大哭,好像要将所有的心碎不甘和委屈全部抒发出来。

她做错什么了,陈雅欣猛地站起来,一把将桌子上的东西全部挥落在地上,噼里啪啦的碎了一片。还不解气,又将沙发上的东西也扔的到处都是。

“啊啊啊!”她抓狂的大叫,声音之凄厉,如同在地狱深处爬上来的恶鬼。

情绪上的大起大落外加剧烈的动作,让她的肚子一阵绞痛,陈雅欣俏脸苍白,颤抖的跪在地板上,泪水掺杂着汗水,大珠小珠落玉盘。

疼,好疼。红唇失去了血色,她整个人颤抖不已。

“你这是在发什么疯,”突然响起的男声让她惊喜不已,然而现在她疼的连头都抬不起来。“听说你今天风头无两啊,几日不见,你真的是越来越有能耐了。”

陈雅欣没有回话,小小的身子不停的颤抖。疼,真的好疼啊,像是在活生生的剜着她的肉一般。

“我说错了?别装了,就算你装的再柔弱再委屈,我也不会对你有一丝丝的同情。都是你自作自受!”

天呐,谁能来救救她啊。

陈雅欣的始终沉默终于让他发现了她的异样,他抬起精致的下巴,这才看清了她毫无血色的俏脸。

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