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888亚洲城
ca888亚洲城 > 娇妻太磨人 > 第一百五十章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

第一百五十章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

手机阅读

安卓生最近忙的是心力憔悴,最高掌权者爆发出了如此大的丑闻,这让股东们非常不满意,一个二个争先恐后的跑到总裁办公室慷慨激昂的表达了他们的愤怒,安卓生气的要死,偏偏又无力反驳。

谁让做错事的是他呢,心里憋了一肚子气,偏偏他那没有眼色的老婆也像是疯了一样,对他眼睛不是眼睛的,鼻子不是鼻子的,每次见面不是冷嘲热讽就是不停歇的咒骂,扰的她更是防不胜防。

都是那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惹出来的事,弄的他现在进退两难。安卓生揉了揉胀疼的太阳穴,疲惫的下了车,然而才进门,母狮子的河东狮吼骤然在耳边响起。

“安卓生,你个老混蛋,过去你怎么答应我的,刘玉婉的事情我都大人有大量的不跟你一般见识了,你他妈的这才多长时间,又给老娘整这么一出,真的是狗改不了吃屎,你他妈的怎么不死在女人身上呢。”

听到母亲的名字,安覃挑眉,看到安卓生黑着一张脸,他整理了一下表情,走上前,很自然的接下他的公文包,轻轻的喊了一声,“爸,你回来了。”

“嗯。”安覃的懂事,多少让安卓生的心里好受一些。若非现在是非常时期,他说什么也不想回到这个没有温度的家。“今天怎么回来了?”

安覃没有说话,只是往安夫人的方向看了看。安卓生了然的点点头,没有再说话,抬腿朝房间走去。

“你给我站住!”安夫人怒吼,见安卓生对她的话视若罔闻,更是怒火滔天。她急匆匆的奔过来,恶狠狠的瞪了一眼一脸淡定的安覃,她抓着安卓生的衣领咆哮道:“我说的话你没听见是不是,你把这个小杂种给我领回来,我已经忍了,你现在故态复萌,我说你两句,怎么了,不愿意了?你他妈的忘了你曾经是怎么答应我的了!”

安卓生脸色黑如锅底,他重重的推开了安夫人,安夫人一趔趄,摔倒在了地上。然而安卓生扶都不扶,不耐烦的说道:“你他妈的有完没完,我懒得搭理你,你就越来越蹬鼻子上脸了。我最后再警告你一遍,我的事情不用你管,还有,安覃是我的儿子,再让我听见你用那个词侮辱他,你就给我趁早滚蛋!”

“你说什么,有胆你再讲一遍!”这死鬼竟然还有脸让她滚蛋,真是有能耐了,翅膀硬了想翻天了。

“再说一百遍还是那样。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,哪还有一点点端庄优雅的样子,整个就一泼妇。我当初绝对是眼瞎了,才会娶了你这么一个泼妇。”

安夫人坐在地上嚎啕大哭,双手还不住的拍打着地面,“哎哟喂,你这个混蛋,过河拆桥,想当初要不是我爸,你现在连个屁都不是,现在你牛逼了,就这么忘恩负义的对待恩人的女儿,天理不公天理不公啊。”

又来这一套,安卓生不想再多看她一眼,十分阴郁的上了楼。安覃无法潇洒的离去,纵然他是个看客,对这初狗咬狗的好戏表示十分的满意,但是现在,他表演的是好儿子的角色,所以他只好昧着良心做一件他十分不齿的事情。

安覃走向前,蹲在安夫人的身旁,淡淡的说道:“夫人,别哭了,对身体不好。”

“要你管!”安夫人要笑不笑的看着安覃,“我看你是巴不得我死吧,少在这里装好人,狗拿耗子多管闲事!”

这种咒骂,他听得多了,因此内心里面是波澜不惊,不痛不痒。

“夫人,事情已经发生了,爸现在也很头疼。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紧解决了罪魁祸首,否则就算你再怎么和他闹,也没什么用!你和爸才是一条船上的,我想某些有心之士就等着看你和爸闹吧。夫人,鹬蚌相争,渔翁得利!好了,别坐地上了,对身体不好。我知道你也不想看见我,所以我也不在这儿碍你的眼了。”

安覃说完,当真头也不回的上楼了,只留下安夫人晦暗不明的坐在地上,保养得宜的俏脸满是狰狞。

“爸,时间不早了,你早点休息吧,我这就回去了。”他上来是告别的,顺便再看看那张生无可恋的老脸。

安卓生疲惫的躺在床上,淡淡的应了一声,“路上注意安全。”他知道安覃绝对不会留宿在这里,索性也就不去开那个口。

“我知道了爸,你也别想太多了,车到山前必有路,我想事情应该很快就会得到解决的。”安覃语带双关。

安卓生没有说话,只是疲惫的挥了挥手。轻轻的关上房门,安覃心情愉快的下了楼,发现安夫人已经不在客厅了,他知道,新一轮的好戏即将上演。

陈雅欣?安覃冷冷的描写这个陌生的名字,想要抢姐姐的老公,也得看他答不答应。

安夫人回房之后,拿出手机,翻出一个电话,按下了通话键。

“给我找到许文博他老婆的电话,嗯,现在就要!”

挂了电话,安夫人的脸上荡漾着一抹清冷的笑容。她虽然不待见安覃,但是他说的话不无道理。斩草除根,只要把罪魁祸首解决掉,看那些八卦媒体怎么写。

再者,相对于安覃,这个小野.种才是让她更加不能接受的存在。

陈雅欣最近过的逍遥极了,许文博宠她宠的要命,那是要星星绝对不摘月亮,要让他去东边,他绝对不会往西边走。尽管媒体爆出了她脚踩两条船的报道,可是她只是撒撒娇,装装可怜,再加上一个信誓旦旦的保证,许文博就相信了她。

而安卓生更是连一个电话都没有,这让她感觉有些奇怪,因为太反常了。以安卓生的脾气,至少会打电话过来,可是没有,一个电话都没有,而且他也没有来找她。

算了,不管那么多了,摸了摸尚未隆起的小腹,她不知道是该喜还是悲。这下她和许安彻底的成了陌路,他们之间再也没有了一丝的可能。

陈雅欣苦笑,算了,既然得不到,她不好过,那谁也别想好过。

“甜心,你怎么出来了?”许文博挑眉,一脸的不赞同,“快回屋里躺着吧。”

“我只是怀孕了而已,又不是瘫痪了,不能总躺在床上啊,”陈雅欣娇笑,“你呀,就是太紧张了。”

自从怀孕之后,许文博来这里的次数愈加的增多,本来还担心他和安卓生撞上,可是安卓生迟迟的没有动作,这让她悬着的心始终惴惴不安的高悬着。

“亲爱的,我不想住在这里了,你给我换个房子吧。”对,只要搬离这里,安卓生找不到自己,那也就算是安全了。

“好啊,”许文博想也不想直接答应了,“我早就想给你换房子了,就怕你不舍得离开。”

“亲爱的,你太好了,来,亲亲。”

许文博很配合的低下头,樱唇覆上方唇,又是一阵无声的激狂。

“甜心,”大手拉着小手抚摸他高昂的宝贝,“我饿了。”饿的想将她吃的一干二净,连骨头都不剩。

陈雅欣笑的眉眼弯弯,只听她娇娇嗲嗲的撒娇道:“亲爱的,医生说了,三个月前不能有剧烈的动作哟。”禁止同房!

“那我轻轻的。”自从确定她怀孕之后,他可是憋了好几天了。

见好就收,再拒绝恐怕他要翻脸了。陈雅欣点了点头,柔柔的说道:“你要温柔点哟。”

得到了许可的许文博埋首在陈雅欣的颈窝,点点头,大手在不老实的在他思之如狂的玉肌冰肤上来来回回。

第二天,许文博带陈雅欣到商场里大采购,恰巧偶遇了也在采购的许夫人,许夫人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一脸得意的陈雅欣,满是讥讽的说道:“哟,许文博,恭喜你啊,马上又要当爸爸了。”

“呵呵,”许文博尴尬的笑,他怎么也没想到,今天的运气会这么背,好死不死的碰到了一起。“许安一个人太孤独了,这样也好有个伴。”

“是嘛,你想要孩子我不反对,反正这孩子就算出生了也得不到一毛钱,别说生这一个,你就算生十个,我也不反对。”许夫人笑的很得意,“许家的一切都是许安的,谁也别想抢。”

陈雅欣的脸色很难看,许文博也没好到哪里去,他拉着脸,气呼呼的问道:“你刚说的什么意思?”

“字面意思。还有,看在夫妻一场,我提醒你还是先搞清楚这是谁的孩子再说,别竹篮打水一场空了。”

“这还用说吗?肯定是我的孩子了。”许文博信誓旦旦的说道。

许夫人但笑不语,但那眼里的讥讽让他十分不满。

“我可不这么认为,”突然传来一句厉喝,“许先生,这孩子是我安家的孩子!”

许文博一脸疑惑的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陌生女人,冷喝道,“胡说,这明明是我的孩子。”

安夫人嘲讽的看了一眼挑起争端的罪魁祸首,满脸的鄙夷,看陈雅欣的眼神好似在看臭虫一样。“呵,许先生,这女人跟你之前,可一直跟安卓生在一起鬼混啊。包括你们在一起后,他们也经常在一起啊。所以说,这孩子十有八九是我安家的。”

“胡说八道,刚刚许文博可亲口承认这孩子是他的,那这孩子绝对是我许家的。”攘外必先安内,她现在没功夫和那老不死的计较。

“呵,安卓生亲口向我承认,说孩子是他的!”

“不可能,孩子是许家的。”

“安家的!”

剧烈的争执,引来许多人围观,人们聚在一起对着陈雅欣指指点点,更有甚者偷偷的拿出手机,来了一个现场直播。

“别吵了!”被吵得一个头两个大的许文博火大的吼道,成功的让争的脸红脖子粗的两人闭上了嘴巴。他看着脸色苍白,身体微微颤抖的陈雅欣,表情十分的严肃,语气也没有了之前的温柔。“你说,这孩子到底是谁的?”

他现在也需要一个确切的答案。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