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888亚洲城
ca888亚洲城 > 娇妻太磨人 > 第一百四十九章 快刀斩乱麻

第一百四十九章 快刀斩乱麻

手机阅读

“这主意不错,”安卓生拍了拍安覃的肩膀,似乎有所感悟,长叹了一口气,幽幽的说道:“时光真是催人老啊,不知不觉间,你都已经这么大了。爸爸老了啊,脑子都不顶用了。”

这么简单的事情,竟然还需要儿子来提醒,真的是丢人呐。本来他不想让安覃知道他包养情妇,他看的出来,安覃对于他包养情妇很反感,但是他又控制不住他蠢蠢欲动的心。

现在好了,不但让安覃知道他包养情妇,结果自己被情妇带绿帽子的事情也让他知道个一清二楚。唉,这次真的是丢人丢的很彻底,指不定这臭小子在心里怎么嘲笑他呢。

这也真算是自作自受了。他除了叹气,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安覃。

“嗨,爸你说什么呢,看你这容光焕发的样子,显然是宝刀未老啊。只不过爸,现在的女人可不简单,那心眼儿啊多的要命,虽然你也很睿智,但不是有句古话嘛,英雄难过美人关。温柔乡,英雄冢呐。”

“你这臭小子,懂得还真多。”都记不清楚他们父子之间有多久,没有这么心平气和的聊天了。“给爸爸说说,是不是在学校有心仪的女同学了,有没有把他追到手呐?”

“怎么可能,我现在是学生,学业为重。我现在呐,是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读圣贤书呐。”女人?呵,暗暗的瞥了一眼笑的合不拢嘴的安卓生,他很是嗤之以鼻。

女人有两个重要的作用,一是生孩子,二是拖后腿。不过也有例外,比如说他亲爱的妈妈和姐姐。她们不仅长的漂亮,而且还心地善良,在他的眼中,她们是这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了。

妈妈这辈子绝对是瞎了眼了,才会把一朵娇艳的鲜花插在了牛粪上。至于姐姐,真是便宜姐夫了。

“好小子,真有你老爸当年的风范,好好学习,争取早日学成归来,好早点接爸爸的班,这样爸爸就能早点退休,早点过上闲云野鹤舒服惬意的晚年生活了。”

辛辛苦苦了大半辈子了,他是真的有点累了。好在这半路回来的儿子很懂事,基本没让他操过心。

“爸,我会的。”安覃坚定的点点头,沉默了片刻,有些犹豫的开了口,“可是爸,如果,我是说如果,那孩子如果不是你的,你会怎么做?”

安卓生沉默了,在他的朋友圈里,不少人都知道陈雅欣是他的情妇,如果最后她进了许家的门,那等于赤.裸裸的打了他的脸。这个人他丢不起,安家也丢不起。

“这事儿我需要好好想想。”

安覃点到为止,也不逼他立即做决定,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,“爸,快刀斩乱麻。不要因为这么一件小事,让安氏被媒体给盯上了,毕竟企业形象还是很重要的。”

“爸知道了。”安卓生淡淡的点点头,“走,大家下去用饭吧,我让吴嫂做了你喜欢吃的菜。”

吃完饭,安卓生没有停留太久,对安覃打了声招呼之后,就急匆匆的离去了。直到再也看不到安卓生车的影子,安覃这才转身离开,回到房间之后,他打了一个电话。

“OK,一切搞定!”

举头三尺有神明,人在做天在看,有些时候,做了恶毒之事的人,老天不是不报,而是时候未到。

“少爷,我想请一天的假。”

“吴嫂,我知道伯伯的身体尚未恢复健康,”安覃顿了顿,“这样吧,我这里平时也没什么事,我放你一个星期的假,你回去好好照顾吴伯伯吧。”

“这怎么能行,”吴嫂有些惊慌,“老爷那里…”

“我爸那里你就放心吧,我会去给他说的。”

挣扎了一下下,吴嫂真心的感谢,“谢谢少爷!”她的确很想回去照顾老头子,与主人相比,她更希翼家人能够健健康康,平平安安的。

别说她自私,在这个世界上,人不为己天诛地灭!

打发走了安卓生和吴嫂,就在安覃准备去休息的时候,又迎来了一位让他非常惊讶的不速之客。

“苏陌北,你怎么来了!”对于从不联系但又不请自来的盟友,安覃表示很讶异。

“怎么,不欢迎我来啊,那我走了。”说完,当真扭头往门外走去。

安覃撇了撇嘴,留客的话已经到了嘴边,但愣是没有吐出去。

等了半天,也没见安覃的挽留之语,自觉没趣的苏陌北只好自己折返回来,要笑不笑的看着淡定如风的安覃,隐隐听见磨牙的声音,“我说安覃,你就是这么对待合作盟友的?”

“你自己要走的,我又不能强留,再说了,就算留了也没啥用。”身在曹营心在汉的,伤不起啊。

“伶牙俐齿!”苏陌北笑了笑,“不请我进去坐坐,还是说你准备在门口谈事情?”

安覃后退了一步,礼貌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。

“茶还是咖啡?”

“咖啡!”

将冲好的咖啡递到苏陌北的手机,安覃开门见山的问道:“今天怎么想着来找我了?”

“我听说你爸的情妇怀孕了。”

安覃冷笑,“呵,你这消息得到的可真快啊。”

苏陌北很随意的耸了耸肩,笑的略微有些调皮,“这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也没有无缝的蛋!”

“那对这事,你有什么看法?”

“借刀杀人!”

安覃的眉头皱了皱,但没有说话。

“不过,我先问你,你找我的时候说要整垮安氏,是不是真的?”

“千真万确!”

“我能冒昧的问一句,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吗?”

安氏越好,他的地位才能水涨船高啊。

“知道冒昧你还问!”这个问题实属隐私,他有权选择保持沉默,拒绝回答。

苏陌北的嘴角直抽抽,这孩子真的是越来越不可爱了。

“逗你玩了,”看到苏陌北那张生无可恋的俊脸,安覃笑的很恶魔。“我自小是被妈妈带大的,而安卓生是间接害死我妈妈的凶手,所以我恨他!”

“所以你要毁了他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事业?”这叫什么,恨屋及屋?

安覃点了点头,他就是这么想的。

“既然如此,那种觉得这件事情正好是一个契机。”

“我知道,我有一个主意,不知道可不可行?”

“你说,让我听听!”

安覃毫无保留的将整个计划都讲给了苏陌北听,待话音刚落,只见苏陌北异常激动的站了起来,“嘿,没想到咱们想到一块儿去了!”

“既如此,这事儿就交给你去办了!”

苏陌北挑眉,“坏人我去做了,那你干啥?”

“拜托,”安覃耸了耸肩,“我现在可是好儿子好学生的人设啊,要保持乖巧懂事,纯洁善良好的形象好吧。”

苏陌北无语的撇撇嘴,“你长得帅,你说的都是对的!”

简单的会面之后,两人各回各家,不对,只是苏陌北回家去了,安覃则是去书房继续啃书去了。

虽然他体不胖,但仍然要勤锻炼。人不丑,但还是要多读书啊。

送走了苏陌北,安覃略微思考了一下下,拿出手机,长指按下他从未拨打过的号码,他近乎冷漠的说道:“夫人,我可能又要多一个弟弟或者妹妹了。”

苏陌北的办事效率果然很高,第二天,许多媒体争相报道了安氏掌权人被情妇带了绿帽,而且情妇疑有身孕这一八卦资讯。

看到网上铺天盖地的资讯报道,安卓生气的一拳捶在了桌子上,妈的,到底是哪个混蛋爆的料,他非要杀了他不可。

他还没来得及行动,事情就已经败露了。不行,陈雅欣这个孩子绝对不能留,不然他这一世英名就彻底的完了。

“爸,我看了今天的资讯,”满头大汗的安覃气喘吁吁的跑到办公室里,心急火燎的对安卓生说道:“这是谁爆的料啊?”

表面上义愤填膺,暗地里面他早已经为苏陌北这靠谱的办事效率点了三十二个赞了。

“我也不知道,”安卓生的脸色很难看,“要是我知道了,绝对饶不了那个混蛋!”这下面子里子真的都丢的精光,想想都觉得郁闷到不行。

“爸,得想个办法尽快消除这种负面影响!”

“爸知道了。对了,你怎么知道的。”

安覃顿时变了脸色,他喃喃的说道:“我同学给我说的,还恭喜我多了一个私生子弟弟,说大家的身份都是见不得光的。”

“胡扯,”安卓生怒不可遏的吼道:“哪个混蛋胡说八道的,你给爸爸说,爸爸去收拾他们!”

“算了爸,他们说他们的,我没放到心里去。再说了,嘴长在他们脸上,咱们也管不了,我就当听不见好了。”

说的这么好听,也只是说说而已。安覃心里明白,安卓生必然不会真的去为他收拾嘴碎的同学,所以,不该有的希望,他从来都不会奢望,以免到最后注定要失望。

“好孩子!”

本以为谣言传两天就会风平浪静,然而在某些人有意的引导下,安卓生的情史被扒了个底朝天,甚至连安夫人和安大小姐的情史也打包附上。

一时间,安家的私事竟然成了人们饭后闲谈的八卦。本来最近许多有钱人接连爆出私生子女、金屋藏娇等绯闻,安卓生很不幸的撞到了枪口上,成了实打实的炮灰。

接下来的一段时间,安家可以说是乱成了一锅粥。安卓生不仅要面对家里的那头母狮子,还要面对媒体连珠炮似的提问,让他一个头两个大。

安覃很机智的选择宅在家里,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任凭那些记者蹲在门口,眼巴巴的盼望着他尽快出去,能给他们的疑惑答疑解惑,可他就是吝啬的不肯多走一步。

抬头看着阴云密布的天空,乌黑的眸子带着一丝丝的坚定,俊脸上荡漾着淡淡的忧伤,安覃轻轻的叹了口气,喃喃细语,“这天快要变了吧。”

然而满室清冷,回应他的是窒息的沉默!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