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888亚洲城
ca888亚洲城 > 娇妻太磨人 > 第一百四十八章 孩子的爸爸到底是谁

第一百四十八章 孩子的爸爸到底是谁

手机阅读

“你现在找她没有任何意义,凭她的三寸不烂之舌,你得不到任何有意义的情报。”那女人长的一副妖媚相,没两把刷子,又怎么会将这两个蠢货玩弄于股掌之间。“所以,去了也是白去!”

得不到想要的效果,还容易打草惊蛇,这种蠢事她才不干。不过,她是绝对不会让陈雅欣那个贱人顺利的生下孩子的,莫名其妙蹦出来的野种想要抢她儿子的东西,也得看看她同不同意!

谁也不能威胁到她儿子的地位,谁也不能!许夫人双拳紧握,暗自下定了决心。许安不上心,没关系,她会在背后为他遮风挡雨,为他清理一切闲杂人等,包括他那没了女人就不能活的色胚老爹。

“不行,我等不到那个时候,”安卓生焦急的走来走去,“我没办法等那么久,我现在就想知道那孩子的亲生父亲是谁!”如果不是他的孩子,那他也就没有必要出现在这个世界上!

许夫人白了他一眼,“我又没说不让你问,是说让你找准时机了再去问,你现在去问也得不到确切的答案。现在那女人有许文博撑腰,你以为她还是那个依附于你的小女人吗?”

安卓生皱眉,虽然很心急,但还是听话的坐回椅子上,面无表情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“那你说,合适的时机是什么时候,我等不了太久。”

“你让我先想想吧,电话给我,大家随时保持联系。”

许夫人走了,安卓生也没心思在企业里面呆着去,索性就出了企业。他心情不好,不想回家面对横眉竖眼和无休止的吵闹,他漫无目的的一直开,直到车熄火,才发现他竟然来到了安覃这儿了。

安覃上完课,回到家之后,赫然发现向来神出鬼没的父亲竟然出现了,他活动了一下面部,脸上荡漾着喜悦的笑容,心情愉悦的打了声招呼,“爸,你怎么来了?”

“回来了?”儿子的热情让安卓生阴鹜的心情好了许多。“在学校里面怎么样?”

“嗯,特别好,爸,真的特别谢谢你,这学校特别好,同学们也特别好,我还认识了几个朋友呢。”安覃说的手舞足蹈,“我刚就被他们叫去打球了,出了一身汗,爸你先等等我,我去冲个澡啊,实在是太臭了!”

安卓生看到那青春洋溢的笑脸,不自觉的露出一抹满足的微笑,“去吧去吧。”

“爸,你等我啊,咱们一会儿一起吃饭,”怕安卓生中途离场,他不放心的回头,再三强调,“我很快就好,爸,你一定要等我啊,别溜了。”

“这孩子…”有那么对老爸说话的嘛,“快去洗澡吧,我不会走的。”

得到了安卓生的保证,安覃这才放心的上了楼,还心情愉悦的哼着歌。在进入房间之后,他这才卸下了伪装,乌黑的眼眸定定的看着镜子里面面无表情的自己,满心的疲惫。

就在他准备洗澡的时候,手机骤然响起,看到屏幕上闪烁的名字,他的嘴角咧开一抹真诚的笑容。

安覃上楼之后,安卓生就唤来了吴嫂,他懒散的靠在沙发上,一手拿着报纸,一手端着咖啡,淡淡的问道:“少爷最近可好?”

“少爷每日除了上学,就是呆在书房里面看书,偶尔也会被朋友叫出去打球。老爷,少爷真的很用功,晚上总是很晚才睡觉,我劝过他,可是他不听。”

“他晚上在干什么?”

“看书,少爷说,他学习基础比较薄弱,笨鸟先飞,只能比别人多用功了。他想要快点毕业,这样就能帮老爷您减轻点负担了。”

安卓生放下了咖啡,有些惊讶,“他真的是这么说的。”

吴嫂点了点头,“是的。老爷,少爷真的很孝顺,是我见过最乖巧的孩子了。”

安卓生点了点头,“我知道了,你去做饭吧,多煮些少爷爱吃的菜,他太瘦了。”

吴嫂应了一声,这才退了下去,忙自己的事情去了。他们父子很少一起用餐,今天她一定要多煮些菜来,让他们父子美美的饱食一顿。

少爷是个乖孩子,她虽然是个佣人,但对她一样的敬重,平日里还对她嘘寒问暖。上一次,老头子做手术没那么多钱,安覃知道后,立马将自己的零用钱拿出来给了她,还让她带薪回家几天,好照顾她家老头子。

人呐,都是将心比心,你真我就真的。自那以后,吴嫂就把安覃当自己孩子一样,这些安卓生都不知道,当然,她也没必要知道。

吴嫂是他派来照顾安覃的人,对于她说的话,他还是比较相信的。安卓生笑了笑,心情顿时又好了不少。

安覃下来的时候,脸色有些苍白,安卓生疑惑的看着他,关心的问道:“怎么脸色这么难看?”就这一会儿的功夫,又发生了什么事?

“爸,我…”安覃的嘴巴动了动,脸色愈加的难看,欲言又止。

“你看你这孩子,有什么话不能跟爸爸说啊,干嘛要吞吞吐吐的。”

安覃的嘴巴动了动,沉默了小半晌,这才看着一脸疑惑的安卓生,很受伤的问道:“爸,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啊。”

“爸爸怎么会不喜欢你呢?”他现在可是他唯一的儿子啊!“你是爸爸的儿子,爸爸怎么可能会不喜欢你。”他怎么会有这么怪异的想法。

听到这里,安覃好像更受伤了,“是不是因为我是您唯一的儿子,您才不得不喜欢我的。那如果我有了弟弟,您是不是就不爱我了?”

安覃很委屈,眼眶红红,但眼泪却倔强的不肯落下,那脆弱的模样让安卓生心疼极了。“胡说,你是爸爸的乖儿子,爸爸会一直爱你的。”

“可是刚刚一个女人打电话给我,说是怀了你的孩子,让我收拾好东西滚的远远的。”

话音刚落,泪水就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,安卓生僵住了,脸色很不自然。

面对安卓生的沉默,安覃仰天长叹一口气,他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泪水,黯然失色的嗫嚅着嘴,“我知道了,给我两天的时间,让我找找房子,你让她放心,我不会赖着不走的。”

说完,也不等安卓生回话,径直跑上了楼。

他的沉默等同于默认,安卓生的态度让安覃伤透了心。哒哒哒上楼的声音惊醒了安卓生,他急急忙忙追了上去,看到坐在床上哭的压抑的儿子,他的心里有那么一丝丝的愧疚。

“儿子,”他坐在安覃的旁边,“你这急性子啊,爸爸刚才只是有些惊讶,你这孩子就跑了,都不给爸爸说明的时间。”

“那女的说的是真的吗?”安覃小心翼翼的看着安卓生,那可怜巴巴的眼神让安卓生心疼极了。“爸,我真的又有一个弟弟了吗?”

“儿子,老实说,我也不知道。”无奈的叹口气,这种丢人的事情,他实在不想在儿子的面前提起。

安覃明显的不相信,“不知道?爸,你别骗我了,这事儿你怎么可能会不知道。你尽管说,我能承受。”

对于儿子的故作坚强,安卓生明显的不信,不过这种憋屈的事情,他也没人可以诉说。他看了眼英气勃勃的安覃,惊觉他的儿子竟然长这么大了,已经变成了男子汉了。

也许,他会是一个不错的倾诉对象。

“儿子,爸爸不想瞒你,给你打电话的女人是爸爸的情妇,我也是今天才知道她怀孕了的。”

“既然是爸爸的情妇,那怀的当然是爸爸的孩子了。”这么简单的事情,还用想?

想起陈雅欣那贱人给他带的绿帽子,他就变了脸色,“可是,她背着我,还和别的男人有来往。”

“她脚踩两条船?”安覃讶异,“可是她很肯定的对我说,那是你的孩子啊。”

安卓生闻言,脸色越发的难看了,这个贱女人,一会儿说是他的孩子,一会儿说是许文博的孩子,到底是谁的孩子,恐怕她自己都不清楚吧。

“可是今天,许文博的老婆过来找我,说那个孩子是许家的孩子,还说是那个女人亲口说的。”

安覃的嘴巴张的老大,都能塞下鸡蛋了。

“爸,我觉得这女人的话不能全信,但也不能不信。如果真的是你的孩子呢,大家不能让安家的骨血流落到别人家!”

“话是不错,可是…”

安覃打断了安卓生的忧虑,“爸,难道你是想让这孩子到许家去,然后让他顺理成章的拿到许家的财产?”

安卓生的脸红了红,他确实有这个想法。

“爸,我先问你,许家有没有孩子?”

“有一个独生子。”

“那不就结了,人家有儿子,怎么可能会把家产拱手相让。退一步来说,万一那孩子不是你的孩子,而是那许文博的孩子呢,如果你硬是要了过来,那安家岂不是白白帮别人养了孩子。虽然,你并不差这两个钱。”

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听到有孩子的喜悦瞬间被这乱七八糟的事情破坏的稀碎。

“那你说该怎么办呢?”都怪陈雅欣水性杨花,不守妇道,要不然哪能整出这么多的幺蛾子。

安覃想了想,犹豫了一下,这才开了口,“爸,我觉得,现在当务之急应该是弄清楚,这个孩子到底是谁的,等确定了之后,大家再想下一步怎么走。”

“那岂不是要等她生下来才可以,”就算是生了下来,想起他那个妈,他的心里也像是吃了苍蝇一样的恶心。“我恐怕等不了那么久。”

“我想爸应该也认识医学界的权威人士吧,你去问问他们有没有什么办法,能在她妊娠期的时候,检查胎儿的DNA。”他是男人,还是一个感情世界纯洁的跟白纸一样的男人,对此,真的是一窍不通。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