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888亚洲城
ca888亚洲城 > 娇妻太磨人 > 第一百四十七章 纸包不住火

第一百四十七章 纸包不住火

手机阅读

“我想要什么?”许文博挑眉,双手环胸,脸上荡漾着一抹坏坏的笑容。“男人对女人还能有什么想法,你这么聪明,不用我多说,你心里应该很清楚。”看破不说破,都是欢场高手,不言而喻。

陈雅欣回眸一笑,风情万种。素手勾着男人的下巴,在男人志在必得的目光下,朱唇轻启,吐气如兰,“听你这意思,你是爱上我了?”呵,还真的是低价呢。

“对,我爱你,爱你爱到了骨子里,没有你,我都不能呼吸了。”许文博的表情很夸张,却成功的逗笑了陈雅欣,“所以甜心,别矜持,我的怀抱已经为你敞开,come on baby。”

陈雅欣很清楚的明白,许文博要找的不过是一时的激情碰撞,并不是真正的爱情,她也许爱玩,但并打算在任何男人的身上付出感情,伤害只承受过一次就好,再来一次,她非要崩溃不可。

她没有那么坚强,尽管她很不想承认,可是她确实是外强中干的纸老虎罢了。她也想要一个男人正儿八经的好好宠爱她,不是只贪图她的身体,只寻求一时的刺激。

可是没有,她爱的男人不爱她,不管是叶铭澜还是许安,他们都辜负了她的期待,辜负了她的爱。

“哈尼,”陈雅欣笑的很甜,眉眼弯弯,一别刚才的冷漠。许文博笑了,就在他以为成功抱得美人归的时候,陈雅欣却退离了他的怀抱。

她双手环胸,虽然眉眼含笑,却给人十分清冷的感觉,毫无温度可言。

迟迟等不到美女的下一步动作,许文博放下了手臂,他慵懒的斜靠在吧台上,要笑不笑的看着陈雅欣,痞痞的说道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逗他玩呢?

“没什么意思,”陈雅欣笑的风情万种,声音娇娇柔柔,就像是一根羽毛在轻扫他已然有些波动的心,瘙痒瘙痒的。“就是想告诉你,我对你没有兴趣。再见,别来找我了。”

陈雅欣的拒绝,并没有让许文博的脸色有什么改变,早在第一天下相识的时候,他就知道这个女人很难搞,脾气很火辣,所以他早就做好了和他打持久战的准备了。

“哦,是吗?”女人啊,就是爱口是心非,就如同在床上一样,嘴巴里虽然喊着不要不要的,但是内心里面却希翼你能狠狠的蹂.躏她。“可是我却不是这么认为的。”

许文博喜欢速战速决,不喜欢拖拖拉拉,他上前一步,半强硬的将她往包厢里带。陈雅欣也不拒绝,配合着他的脚步,不做无谓的反抗。

进了包厢,才关上门,薄情已经迫不及待的吻上了让他想了很久的红唇,狂风暴雨的到来让她难以呼吸,她就像是一只快要溺水的蝴蝶,只能无助的挥动着翅膀,想要求得一丝丝的气息。

终于,就在她快要窒息的时候,许文博终于放开了她。他拉着她坐在沙发上,一只手倒着酒,一只手还不老实的在她的大腿上摸来摸去,就在他举杯准备邀美女对酌的时候,手机铃声骤响。

许文博看着手机屏幕,眉头紧皱,有一种被破坏了好事的烦闷。他径直挂断了电话,然而对方显然是是一个很固执的人,不达目的誓不罢休。

电话铃声一直响,将刚才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迷幻感觉消失殆尽,陈雅欣面露不愉,许文博瞪着一直闪烁的屏幕,最终认命的谈了一口气,无奈的按下了接听键。

“你终于接电话了,我还以为你死在哪个女人的身上了。”话筒里面传来女人愤怒的咆哮,即便许文博没有开扩音,坐在他身边的陈雅欣也听的一清二楚。

“你有什么事情,快点说,我这会儿很忙,没空和你废话。”许文博把耳边放的老远,以免那高分贝的噪音折磨他的耳朵。

话筒里传来一声冷笑,“你能有什么事情?除了把妹玩女人,你还有什么能耐?”

“有话快说有屁快放,我没空在这里听你啰嗦。”果然是话不投机半句多,妈的,他当年是眼瞎了,才会娶了这么一个女人。

“你知不知道许安谈女朋友了?”那个不成器的儿子,现在翅膀硬了,竟然敢反抗她了。

听到许安的名字,陈雅欣的眉毛动了动,将耳旁的头发挂在耳后,她端起一杯酒,安静的喝酒,对许文博的电话表现的毫不关心。

“他也老大不小了,谈就谈了呗。”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,这女人根本就是在没事找事。“你就为了这事儿烦我!”

“他要是谈的正儿八经的对象,你以为我愿意找你啊。他找的是个平民啊,对许家的事业没有一点点的作用。我让那臭小子分手,他竟然把我的话当耳旁风,还让我少管闲事!”

许文博眉头紧皱,他甚少和许安有过接触,就更别提交心了。他那名义上的儿子现在是什么模样,他大概只有一个模糊的轮廓。

“那改天我去和他聊聊。”现在谁也不能阻止他吃美食!

听到了他的承诺,对方径直挂断了电话,气的许文博又是一阵的吹胡子瞪眼睛。

这个死女人还是一如既往的霸道和讨人厌!

“好酒,你要不要来尝一口。”陈雅欣反客为主,举起了酒杯。

对于陈雅欣的态度转变,许文博并不以为意,他没有多想,举起了酒杯,浅浅的饮了一口。

“成为我的女人吧,我是说认真的。”

“不,”她不会成为任何男人的玩物,“我不会成为你的女人的。”

这倔强的女人啊,连着被拒绝让许文博的脸色很难看。

“但是你想我的话,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。”

陈雅欣笑了,许文博也笑了,两人共同举杯,做了一个不成文的恋爱约定。

呵,许安啊许安,你怎么也想不到,有一天我会和你爸爸在一起吧。既然你不要我,就别怪我了。陈雅欣的嘴角露出一个阴冷的笑容,美眸里面笑意全无,恨意点点。

从那以后,两人就‘名正言顺’的 在一起了,陈雅欣如同花蝴蝶一般,在两个男人中间翩跹起舞,混的是风生水起。

在她一个人的时候,她无数次的看着门口,期待叶铭澜的突然出现,然而自那次之后,叶铭澜却再也没有出现在她的面前。

安氏集团,总裁办公室。

安卓生一早就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,看着面容俏丽但难掩薄怒的美妇人,他是一头雾水。

在他的印象里面,他和这位美妇人并没有一点点的交集才对,对于她的突然到访,感到很疑惑。

“请问你是?”

“你不用管我是谁,我只想问你,陈雅欣是不是你的女人?”

跟雅欣有关?安卓生更疑惑了。

“对,雅欣是我的女人。”

“既然是你的女人,那么我请你以后管好你自己的女人,别让她像个骚狐狸似的,一天到晚没事就在外面勾引男人。”

安卓生不爽了,就算陈雅欣不是他老婆,但也是他的女人。自己的女人被人如此的抹黑咒骂,他虽然很想听而不闻,但是他做不到!

“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,说话做事要有证据吧。”

许夫人冷冷一笑,自包中掏出一叠照片,甩到硕大的办公桌上。

安卓生不明所以,疑惑的拿起照片,一张一张的翻看,脸色也越来越难看,他再也不能保持淡定了。陈雅欣那贱女人,竟然敢公然的给他带绿帽子。

妈的,只有他玩女人的份,还没有女人敢这么耍他。

“这是我请私人侦探查出来的,照片上的女人你认识,那男人是我老公。”

相比于贺茜,她现在更讨厌的是陈雅欣。不查不知道,一查吓一跳,那个女人竟然还和许安在一起过。许安不要她了,她转头又勾引许文博,这女人真是臭不要脸,不知羞耻!

看着面色青黑的男人,许夫人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,她重重的坐在椅子上,火大的说道:“我就问你,你们一个月之前上过床没有!”

“你问这问题干什么?”隐私问题,他可以拒绝回答。“我没有回答你的义务!”

瞧他那是什么表情啊,要不是事关她的后半辈子,他以为她想知道啊。她对老男人不感兴趣,尤其还是色胚老男人,她只喜欢小鲜肉,而且还是身材超级棒的小鲜肉。

“难道你不知道她怀孕了?”

怀孕了?这绝对是喜大普奔的好消息啊 ,安卓生僵着的脸顿时笑成了一朵花,本来他只有安覃这么一个孩子,虽然最近他们父子的关系有所改善,但是能够再多一个儿子,他更关系。

“先别得意,那女人说了,她怀的是我老公的孩子!”

什么?安卓生瞪大了眼睛,不可思议的吼道:“那不是我的孩子?”这怎么可能!

“这是她亲口承认的,所以我才来问你!”许夫人不耐烦了,这男人真是个窝囊废,连个女人都管不住,活该被带了绿帽子。“你当真不知道?”

安卓生的心砰砰砰的狂跳,眼角的青筋毕露,双手紧握成拳,嘭的一声砸向了桌子。

“也就是说,她很早就背着我和别的男人勾搭在一起了,好,好的很!”

她关心的不是这个问题,许夫人霍的站起身来,狂躁的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,她冲到办公桌前火大的咆哮,“我不关心你的风流烂事,我就想知道,这孩子有没有可能是你的!”

“当然是我的,”想起陈雅欣给他带的绿帽子,他就忍不住的咬牙切齿,“大家在一起那么长时间,绝对是我的孩子,不行,我要去找她!”

安卓生说完就准备出门,却被许夫人拦了下来,“等等,你现在不能这么去找她,也不能当面质问。”

“为什么?”不问出个一二三来,他连觉都睡不好了。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