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888亚洲城
ca888亚洲城 > 娇妻太磨人 > 第一百四十六章 欢场无真爱

第一百四十六章 欢场无真爱

手机阅读

他承认,刚开始知道自己被带了绿帽子后,他是恨的,因为他的心胸并不能像宰相那般可以撑船。爱之深恨之切,可是当恨到达了极致,他反而能够放下了,所以后来她对他的鄙夷和轻视,他都照单全收。

当爱已成往事,所有的事情,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,就变得不再重要。祝彼此幸福的话他不会说,因为太假。朋友也不会再做,因为不可能做到平心静气;所以最佳的选择依旧是陌路。

即使相逢,也可以当做不认识,以此来避免不必要的尴尬。撞过一次电线杆后,他不会在同一个地方再撞一次。更何况,他对待爱情有严重的精神洁癖。

说到底,他至始至终不能容忍的是陈雅欣的出轨以及把爱情当游戏的态度。她太脏了,身体上的放荡不羁他并不是很在乎,精神上的屡次背叛才让人忍无可忍!

“你原来不是这个样子的。”许安的不耐似乎吓到她了,“你一向温文尔雅。”

“好脾气也要看对象,而我对你的忍耐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。”乌黑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她,带着一百二十万分的严肃,“我最后再说一遍,别再让我说下一遍,从今以后你不要来烦我,因为我看到你就觉得特别的讨厌,别再说回到我身边这类蠢话,就算全世界的女人都死光了,我宁愿出家当和尚,都不会和你在一起。”

陈雅欣受伤的捂着嘴,泪水不要钱的往外冒,她语不成调的指责,“这样的你一点都不绅士,你太粗鲁了!”他怎么能用这么粗暴的言语伤她的心,还把她说的如此丑陋不堪。

似乎是受到了凌迟般的虐待,陈雅欣忍无可忍的捂着脸,带着碎成渣渣的心,哭着离开了。

绅士?去他见鬼的绅士!他最好能在一次又一次扰人的纠缠之后还能保持克制。她每出现在他面前一次,每说一句求他原谅的话,都是在揭他的伤疤,还偏偏佯装无辜的往他的伤口上撒盐。

他不需要她一次又一次的逼迫他记忆时那不堪的岁月,纵然不堪让他成长,但他想,没有哪个人喜欢面对不堪。他不是勇士,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!

“亲爱的,你有点激动了。”难得一见的失态,让她瞠目结舌。

许安略显烦躁的抓了抓头发,“我知道我刚才确实有失风度,可是我一看到她,我就特别烦!”

神烦,恨不得将她丢出去的那种。这女人就像是鬼魅一样,总是如影随形,到哪里都能看到她,甩都甩不掉。他也有脾气,脾气来了的时候,也是很暴躁的。

君子动口不动手,但是现在,他都有打人的冲动了。

前女友变小妈,卧槽,这世界敢不敢再玄幻一点。原谅他爆粗口,他实在是不能接受。

“我懂你的感觉,”贺茜调皮的吐吐舌头,“因为我也是!”

“好咯,这事儿过去了,大家不能因为一个毫不相干的人,扰乱了自己的生活。”既然她自己要如此的糟蹋她自己,就随她去吧,他可不是拯救天生苍生为己任的菩萨。

贺茜笑了笑,没有再说话,人在做天在看,自作孽不可活!

陈雅欣失魂落魄的坐在地板上,回想起刚才许安说的诛心之语,泪如雨落。

他真的讨厌她!这样真真切切的认知让她痛彻心扉,许安那嫌弃的眼神让她犹如针扎。

如果不是他不要她,她又何苦这样的作贱自己,纵使他们都对她恩宠有加,可是她还是不开心,因为没有爱啊。她爱的人,不爱她;她不爱的人,却对她爱意满满。

门铃突然响起,打断了陈雅欣的自怨自艾,她擦干眼泪,从地上爬了起来,病怏怏的开了门。

“甜心,你怎么了,这么不开心。”

陈雅欣二话不说,扑倒男人的怀抱里面放声大哭,那撕心裂肺的模样惊的男人有些手足无措。

“甜心,不哭了,别吓到孩子了。”男人笨拙的安慰,显然对此并不在行。

“你有了孩子就不爱我了,我不要孩子了!”赌气的嘴撅的高高的,陈雅欣冷哼一声,转身回房。

只是她刚走一步,就被拉了回来,还顺势的倒在男人的怀抱,“甜心不要生气,这是大家的孩子,我当然希翼你们母子都能好好的啊。”

陈雅欣冷哼一声,没有说话,但也没有再抗拒他了。男人趁机关上房门,将她打横抱起,直奔卧室。

他颇有些猴急的脱衣解带,刚才温香软玉在怀,勾的他心直痒痒,想起那些个激情的夜晚,他昏昏沉沉的宝贝已经有了抬头的趋势。

“医生说,”看到僵在原地的男人,陈雅欣笑的十分的香甜,“前三个月不稳定,最好不要行房!”

男人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,他已经有几天没有碰女人了,家里的母狮子天天对他没事找事,好不容易甩掉她想要一亲芳泽,结果美人却给她来了个当头一棒。

他的命怎么那么苦!

来人真是许文博,看得到摸得着却吃不到嘴里,让他的心情十分的不爽。

见他一脸的不愉,心情不佳的陈雅欣也没有一点安慰他的意思,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,“如果你真的想要,就去找别的女人吧,我现在确实没有办法伺候你。”

“可是你…”许文博早都想走了,但碍于安抚女人情绪的需要,必要的关心还是要有。

女人可不是简单的生物,要是不摆平,保不准哪天又整出什么幺蛾子出来。

“我没事,”陈雅欣笑的很贤惠,“你去吧,我知道你心里有我就好了。”

“甜心,我真的越来越爱你了。”许文博拿出一张卡给陈雅欣,“需要什么就去买什么,随便刷!”

陈雅欣娇笑着在薄唇上印上一吻,“谢谢老公,爱你。”

许文博摸了摸她的头,转身离开。

哼,男人都是急色鬼,脑袋里面装满了黄色废料的垃圾,看着人模人样,却只用下半身思考,真尼玛的恶心。

不过,钱可是一个好东西!陈雅欣冷哼一声,拿出手机给一个陌生的号码发了条短信,发动成功之后,将手机扔到沙发上,人又坐在地板上,追忆似水年华!

她和许文博相识完全是一场偶然。一个在夜店里面泡妞,一个在夜店里面喝酒,一个故意搭讪,一个随意敷衍。

“美女,我是否有幸可以请你跳支舞呢?”

已经喝的醺醺然的陈雅欣想也不想的直接拒绝,“抱歉,我不想跳舞。”

“那么,我就请你喝酒吧。”

陈雅欣有些烦了,语气有些冲,“抱歉,我现在想一个人静静。”能不能不要烦她!

这美女不仅身材火辣,就连脾气也这么火辣。他常来这个夜店,几乎每个人都知道他的身份,因此对他都是小心翼翼的,这让他感到很无趣。

他喜欢刺激,喜欢挑战,他几乎没有被女人拒绝过,更别提还被同一个女人拒绝了两次。

陈雅欣的拒绝让他对她的兴趣骤增,越是得不到的,他偏偏越要得到。

“美女不该喝闷酒,今天这单,我请,你随意!”

这么财大气粗?陈雅欣终于舍得给他一个正眼,“我知道你想把我,可是我现在没有心情也没有兴趣和你虚以委蛇。你想把美女,这里多的是,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。”

“可是我就只偏偏看中了你。”火辣辣的小辣椒啊,味道绝对非同一般。 他看女人的眼光一向很准,“美女,别急着拒绝,说不定大家会很合拍呢。”

陈雅欣皱了皱眉头,毫不掩饰她的厌恶,“可是你太老了!”

他老?许文博瞠目结舌,他顶多算是中年帅哥,何来老这么一说。

“即使我年纪略微比你大了那么一点点,”许文博挑眉,“也照样能让你心满意足。”

这人还真不会含沙射影,也从不掩饰对她的渴望。陈雅欣来了兴趣,安卓生已经半个月没有来找她了,她夜夜独守空闺,确实觉得无比的空虚寂寞。

她不是安卓生唯一的女人,那么她也不必为他守贞,既然这男人对她性趣满满,而她也正觉空虚寂寞,何不放纵一回。

“既然如此,那还等什么。”陈雅欣风骚的抛了个媚眼,率先走了出去。许文博追了过去,大手搂着*,像是打了一场胜仗的君王,骄傲极了。

一夜风流。

陈雅欣醒来之后,在许文博的灼灼目光下,率先走下了床,淡定的穿着衣服。

“嘿,美女,不要这么急着走嘛。”他的确没有看错,她确实够辣。

他意犹未尽,尤其是看着她凹凸有致的身材,他的渴望又在蠢蠢欲动。

“不然呢?”陈雅欣柳眉紧蹙,“不过是成年人的游戏,晚上见面,白天分手,别坏了规矩。”

“那就做我的女人吧。”

陈雅欣很明显的愣了愣,“抱歉,我并不想。”说完,不给他反驳的机会,关门走人!

接连几天,陈雅欣都没有再去那间夜店,因为安卓生不知道抽的什么风,突然又出现了,并在她那里留宿了几天。

因此,她老老实实的做了几天贤惠的女人,天天像个黄脸婆一样伺候那位大爷,直到把心满意足的他送走。

等她再去夜店的时候,刚靠近吧台,就被一双铁臂搂在了怀里。

“你这手段玩的真溜,想要欲擒故纵勾起了我的兴趣?”低沉的男声骤然在耳边响起,本来推拒的小手自然的放了下来。“但不得不承认,我确实被你这小妖精勾走了心魂!”

陈雅欣笑了笑,没有反驳。她们只是陌生人而已,没有说明的必要。

欢场无真爱,彼此都是玩玩罢了,谁当真谁就输了。

“然后呢,你想怎样?”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