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888亚洲城
ca888亚洲城 > 娇妻太磨人 > 第一百四十五章 老子儿子一把抓

第一百四十五章 老子儿子一把抓

手机阅读

“害了他?”贺茜冷笑,“会害了他什么?”这世上谁都有可能会伤害他,但绝对不包括她!

现在她总算明白了,为什么他会对陈雅欣全心全意付出,纵然她做的那么过分,他依然能忍则忍。原来是因为他缺爱,他的童年记忆除了乌烟瘴气就是冷漠孤单,也许寻常人家的孩子最轻易得到的温暖和阳光,对他来说却是最遥不可及的企求。

“你会害的他一无所有!”许夫人看着懒懒的靠在门框上双手环胸的贺茜,冷笑出声,“呵,到时候他变成了一无所有的流浪汉,我就不相信你还会和他在一起。你不就是看上了他的钱吗,等他真的落魄的时候,到时候你会跑的比兔子还快!”这种女人她见的多了去了,一个二个都现实的很。

爱情?狗屁的爱情,这个年代爱情早已经变了味!不过是小女生们纯真的幻想而已!

“姑且不论你怎么想我,”贺茜的笑容越来越冷淡,“你这样想,是在侮辱许安。因为你质疑的不是我对他的感情,而是他看待爱情的心。好了,没有一片相同的树叶,人对待感情的态度也各不相同,大家现在争辩这些并没有什么意义。许家的事情一切都让许安自己定夺,我不会干涉,也请你不要再发表意见!”

她认识他的时候,也不知道他的家庭背景啊,这些都不重要,她更看重的是他的人,不是那些有的没的。就算没钱那又怎样,他们可以风雨同舟共创未来,一起经历过风雨,才能让感情更加的历久弥坚!

靠天靠地都不如靠自己的双手和大脑,撸起袖子使劲儿干活,甭去想那些不劳而获不切实际的事情。

“你知道那个女人是谁吗?”那个贱女人,她恨不得撕烂她的脸,看她还怎么犯贱。

“管她是谁,和大家没有任何关系。”她不用知道,也不想知道。“许夫人,我看你最近肝火比较旺盛,还是静静心吧,你看你的皮肤都有一点松弛了!”

这个死女人真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,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许夫人更甚。她摸了摸自己的脸,狠狠地瞪了贺茜一眼,外加一句恶狠狠的威胁,“别得意的太早,总有你们哭的那一天的。”

许夫人走了,但是她所带来的恶劣心情久久的萦绕在他们的心里面。贺茜沉默的收拾着顾暖的遗物,看着照片上巧笑嫣兮的美女,眼睛微痒,眼眶微红,脸颊微凉。

“愿你在另一个世界活的安然。”善良的人应该被善待,纵然她们从未谋面,但贺茜对她的崇拜已经根深蒂固,相逢恨晚,老天太过残忍,无情的剥夺了她们相识的机会。

小心翼翼的将遗物放在了书房,贺茜这才回到卧室,看到站在窗边静默不言的高大背影,心里揪着疼。她走上前,静静的拥着他。

“你还有我,我会一直陪着你的。”爱他如同吃饭喝水般的平常,离开他,就好像鸟儿失去了天空,鱼儿失去了水源。“就算你变成了穷光蛋也无所谓,大不了我养你!”

许安被贺茜的豪气冲天给逗笑了,“你要怎么养我?”

“我有肉吃,就不会让你吃咸菜;我有面吃,就不会让你只喝汤的。总之就是,我吃什么你就吃什么,要瘦一起瘦,要胖一起胖,然后再一起祸害天下苍生!”

这是什么见鬼的愿望,许安的嘴角直抽抽,眼皮一直跳不跳的。他家的小女人,脑回路真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,从来都不走寻常路。这是他听过的最异类的告白,不过他还是很欢喜。

“刚才听许夫人说那话的意思,你未来弟弟的妈应该是大家认识的人。”他们两个共同认识的人会是谁呢,贺茜皱着眉头冥头苦思。

“管她是谁呢,她要是想来会一会咱们,咱们打开门欢迎就好了。但是绝对不能热脸贴冷屁股!”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想那么多做甚。

知道许安是怕她受了委屈,贺茜不在乎的笑了笑,“为了你,我会变得无坚不摧无所不能的!”

“我也一样。”两情相悦真的好幸福,许安笑的嘴巴都咧到耳后根了。“再说了,她不一定会来,毕竟她现在还没有确定名分,八字还没有一撇呢,应该不会闲着没事干的跑到我这里来耀武扬威吧。”

然而,话不能说的太满,第二天,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女人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。

“原来是你!”

“你好像并不惊讶。贺茜,没想到大家会以这样的身份见面吧。”

贺茜冷淡的看着一脸高傲的女人,嘴角浮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,嘲讽的意味太浓,不加以一点点的掩饰。

“陈雅欣,你还真的让我刮目相看。”原来清纯的她早已经死了,现在的她,不忍直视。“眼睛不要乱瞄,有些人不是你能觊觎的,你没那个资格!”

“那还不是被你们逼的。”陈雅欣突然变得激动起来,目光却是死死地定格在了许安的身上。“我那么苦苦的恳求你回心转意,甚至放下了骄傲放下了尊严,可是你呢,你对我弃之如履!”

许安不说话,甚至都没有转过身来,好像看她一眼都是对眼睛的侮辱!

“你说话啊,为什么不说话,我永远都记得,你当初打我的那一巴掌,打的我有多痛!”一巴掌打碎了她的心,也打碎了她所有的希翼。

“你我之间,没什么话好说。”许安目光清冷的看着曾经深爱过的恋人,眸子里面平静无波,无悲无喜。“还有什么事吗,如果没有事情,请回吧。”

相见不如怀念,不,他们之间没有什么值得他好怀念的。过去的过去了,不必费心费力的纠缠。

“你难道没有话想对我说吗?”一句话都没有吗?

许安又沉默了,过了小半晌才不紧不慢的说了一句,“我无话可说!”

“你看看我啊,许安,”陈雅欣走上前,想要拉许安的手,然而机智的许安早已看透她的动机,很不给面子的往后退了一大步,让她扑了个空。“你应该还是爱我的,你不可能忘了我的!”

卧槽,这女人当她死了吗?当着她的面去勾搭她的男人,她是不是想死!

爱她爱个屁啊,那都是什么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了,现在还拿出来说,过去式能变成未来式吗?

“对你,我无话可说。”他对过去,从不纠缠不休。

过去的就过去了,拿得起放得下,不埋怨不追究也绝对不会悔恨和回头。

爱的时候认真爱,不爱了就是不爱了。他不喜欢拖泥带水,所以,错过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。

对待感情,也是如此!

无话可说?陈雅欣忍不住退后两步,她痴迷的看着许安依旧俊朗的侧脸,忍不住心潮澎湃。

“我要怎么做,你才会爱我呢?”难道就不能给她一次机会吗,“许安,我真的悔恨了,很悔恨,求求你给我一个机会,让我好好的弥补,好吗?”

贺茜实在是看不下去了,被人公开的抢男人就算了,还被人无视的这么彻底,这也真的是够了!

“唉唉唉,容我提醒你啊,”贺茜不耐烦的挖挖耳朵,一副看好戏的模样,“你现在肚子里面怀着的是他未来的弟弟!”

勾引完老子,现在又跑过来和儿子纠缠不休,这女人的胃口怎么那么大,这是想将许家的男人玩弄于股掌的节奏啊。

陈雅欣狠狠地瞪了贺茜一眼,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!

贺茜很无所谓的耸了耸肩,眼睛自尚未凸起的肚子上一闪而过,纵然心里面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,但脸上依旧是一片的云淡风轻。

小手突然被大手握住,贺茜惊讶的抬眸,看到的是许安关怀的眼神,她笑了笑,表示自己无事!

陈雅欣恶狠狠的看着两人相握的手,恨不得化身为一把刀,将那只碍眼的小手砍掉。

“我想大家现在不应该有任何交集,陈雅欣,过去的事情我不想提,原不原谅也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。你的心由你保管,想选择谁,那也是你自己的事情,我敬重你的选择,那么也请你敬重我的选择。

你现在应该去找的男人不是我,而是我父亲,毕竟你肚子里怀的是他的孩子。还请你不要再打扰我的生活了,大家各自安好。好了,该说的都已经说了,慢走不送!”

“你这是在赶我走?”

她才刚来,而且,他们连杯茶都没有给她喝,这样的待客之道真的是让她难堪。

“不,不存在赶你走的意思,他只是礼貌的下了逐客令而已!”再不走,她都控制不住她的拳头了。

要不是她,她的孩子也不会无缘来到这个世上,她很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但是她知道,现在不是时候。

纵使她们之间仇怨颇深,但是稚子无辜,她实在下不去那个手,她没有那么狠的心。

“我不走,不走!”过去她不知道他是许家的独子,她就已经很爱他,现在她知道了,就更爱他了。

原来她想要的人一直都在她的身边,是她眼拙没有发现。

“许安,人都会做错事。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,大家回到从前好不好,我一定听话,一定会加倍的爱你,好不好?”陈雅欣痛哭流涕,她是真的悔恨了,为她的后知后觉,也为她的无知。

这女人怎么这么难缠,许安有些不耐烦了,他最讨厌的就是纠缠不休和心机很重的女人,偏偏这两样陈雅欣都给占全了。

他允许女人有小心机,那样是可爱的。但是心机太重的话,就很讨厌了,人也会变得很阴险。

“我想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,也请你好自为之,别再纠缠不休,我不想闹的很难看,但并不代表我没有脾气!”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