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888亚洲城
ca888亚洲城 > 娇妻太磨人 > 第一百四十四章 伶牙俐齿说不过歪理邪说

第一百四十四章 伶牙俐齿说不过歪理邪说

手机阅读

贺茜不禁莞尔,她的偶像也不是完全的没心没肺,更不是狼心狗肺,虽然把屎盆子扣在了许安的头上,但她至少还知道来保护他,让他少受惩罚,这算不算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?

“你们之间更像是欢喜冤家。”虽然吵吵闹闹,但是感情很深,比她和贺影不知道强了多少倍。

她最怕的就是表面和你笑哈哈,暗地里却不停的向你捅刀子的小人。和这种口蜜腹剑的人相交,实在是太累。神经一直都要紧绷着,万一哪一天突然崩断了,那可就阿弥陀佛了。

“哈,是吧,不过现在想想,虽然那两年我总挨揍,但却是我最开心的两年了。”许安摸了摸手中的相册,“我到现在都没有办法相信,那个混世魔女真的走了。”

“别难过,说不定她在另一个世界生活的很快乐。”贺茜知道他心里难过,可是人死不能复生,逝者已矣,活着的人终究要往前看。因为,生活还是要继续,时间不会因为你的悲伤就停止流逝。

许安拉着贺茜的手,没有说话,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。生命太过脆弱,他会珍惜活着的每一天。

气氛有些微的压抑,但是并不沉闷,直到突然响起的电铃声打破了安静。

来人的脾气一定不怎么好,贺茜不住的吐槽,这按电铃的架势好像要打架一样。“来了来了。”真的是夺命连环call啊,一声接一声,都不带有停顿的。

“伯母?”贺茜惊讶的睁大了眼睛,她怎么会来!虽然有些讶异,但她还是礼貌的做了一个请的姿势。“请进。”心不和但面上总得过得去,谁让她是她的准婆婆呢。

许夫人冷哼了一声,略带鄙夷的瞥了贺茜一眼,急匆匆的进了屋。

“你来干什么?”他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她。“要是你还是想说那些,我现在没有心情,不想奉陪!”

“你这是什么态度,”许夫人恼了,“我辛辛苦苦怀胎十月生下你,就是让你来对我顶嘴的?”

又来了又来了,许安不耐烦的挖了挖耳朵,她到底有没有点创新精神啊,翻来覆去的都是这几句话,他都听的耳朵都起茧子了,她还是同一个调调,真的是够够的。

“不想生气很简单,你过你的,我过我的,咱们谁也别掺和谁的生活,相看两厌不如不见,你觉得如何?”

“不可能,”许夫人双手环胸,“你是我的儿子,这辈子你都甩脱不了这个身份,咱们两个早就是绑在一条船上的蚂蚱,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。”

真可惜了她的野心勃勃,但很抱歉,他没有争权夺利的心。

“那是你的想法,我绝无此意!”讲真,他对继承家族生意真的是一点兴趣都没有,他更想过的是平淡的生活,娶一个心爱的女人,生两三个孩子,共享天伦之乐。

反正,绝对不要像她和爸一样,明明貌合神离,却还要虚伪的在大众面前秀恩爱,真的是累!

“你现在还在说这混账话,你知不知道,你爸在外面的小三怀孕了!”许夫人气的大吼,“现在,你不再是许家的唯一了,你懂不懂!”

许安的身体晃了晃,随后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,“那不正好,他有了新的继承人,我就更不用去碍你们的眼了!”呵,老来得子嘛,真的是够了!

“你在说什么胡话,那小杂种还不知道是不是他的种呢,许安,”许夫人恨铁不成钢的吼道:“这许家的一切都是你的,我绝对不允许你轻易的拱手让人,你明不明白!”

“不明白,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非要逼着我做我不愿意做的事情。”许安显得有些激动,“钱我可以自己赚,我为什么非要委屈自己受你们的指挥。你若是真的为我好,那种拼一拼也未尝不可。但是你不是,你爱的不是我,你爱的是你自己!”

多少年了,压抑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话终于说出了口,许安觉得身心畅快多了。

许夫人愣了愣,第一次听许安的真心话,让她有些诧异。

“你…”他不是一向不在乎的吗,怎么今天看起来并不是那样。

许安逼回了想要倾泻而出的泪水,许是压抑的久了,终于一吐为快,让他变得有些多愁善感。

“什么都不要说了,你的来意我已经清楚了。我再说一次,除非你同意我和贺茜结婚,否则一切都免谈。”许安排了顿,“不过,就算你们反对,大家照样会结婚的。征求你们的意见,只是礼貌而已。”

这个混账小子,许夫人气的不行,她指着贺茜,怒气冲天的吼道:“她给你灌了什么迷魂药了,才能让你一再提这不知羞耻的要求!”

不知羞耻?贺茜不爽了,他们哪里不知羞耻了!

“大家男未婚女未嫁的,哪里不知羞耻了。”许安冷着一张脸,“话不投机半句多,送客!”

“你这是要赶我走?”当她喜欢呆在这弹丸之地吗?“在你没答应我之前,我是不会走的。”

眼看万贯家财落入杂种之手,这口气她如何能咽!

“那你随便。”威胁他,也得看他接不接受!

贺茜不想让两人的关系太过糟糕,轻轻的拍了拍他的手,示意他适可而止。百善孝为先,就算关系再怎么糟糕,但是血缘关系是割舍不掉的。

“许安,你知不知道现在的形势有多么的严峻。你现在不是唯一了,懂吗!”

“我懂啊,”他的理解能力没毛病,“我不是有一个小弟弟了吗,将来许家的一切都可以交给他,我没有意见,反正从头到尾我也没打算要!”

这个不孝的东西!

“那你有没有想过我?”许夫人抓狂了,“你有没有为我考虑过!”

“需要为你考虑什么?”许安笑了,但那笑容一点都不愉悦,“你还是名正言顺的许夫人,这地位不会有改变,该你拥有的没人能抢走。你还想怎样?”

她都没把他当回事了,她的事情关他屁事,他才不是那种多事之人,才不会咸吃萝卜淡操心!

“你说我想怎样,你是我的儿子,是许家名正言顺的继承人,我要你继承家业,你懂不懂!”

“我不是你儿子,我只是一个野种,”许安笑的苦涩,“你和爸之间的破事,谁人不知谁人不晓,你们只顾自己贪图享乐,丝毫没有顾及到我的感受。自小我都没朋友,他们都不屑和我做朋友,因为你们不检点,生活太过淫.乱。他们看我的眼神充满了鄙夷轻视,这些你们知道吗?”

许安的失控让许夫人有些讶异,她轻启朱唇,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。

“你们当然不知道,因为你们是这天底下最自私的父母,只知道自己贪图享乐,我的存在,不过是你们为了给许家一个交代而已。我多痛恨自己出生在这样一个家庭里面,纵使你们再富有,可那又怎样,我从来没有感觉到幸福过!”

钱能买到房屋,但买不到家;钱能买到谄媚,但买不到尊重; 钱能买到伙伴,但买不到朋友;钱能买到权势,但买不到威望; 钱能买到服从,但买不到忠诚; 钱能买到躯壳,但买不到灵魂; 钱能买到小人的心,但买不到君子的志;钱能买到对象,但买不到爱情!

“是你爸先对不起我的,是他先背叛我的,”看着许安冷漠的眼神,许夫人彻底的抓狂了,她歇斯底里的吼道:“我怀着你的时候,他就沾花惹草,和他的秘书鬼混在了一起。被我发现了以后,他装模似样的辞退了她,我以为他们之间没有关系了,结果呢,他居然把她金屋藏娇了。”

天呐,她未来的公公怎么是这个德行,女人十月怀胎的时候多辛苦,他竟然还要偷腥,真的太可恶了。丈夫在孕期内出轨,这对女人来说,绝对是致命的打击。

“所以,你就想着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。”

“对,我也要他尝尝被背叛的滋味!”许夫人说的咬牙切齿,“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他!”

许安难堪的闭上了眼睛,心中汹涌的悲伤差点将他的理智淹没,他沉痛的叹了一口气,转身离开。

贺茜知道这次许安是真的被伤着了,也许自幼没有得到太多的关心,他的心里对父爱母爱总是多了一份希冀。虽然他会抱怨会指责,但是只要他们表示多一点的关心,他可以将所有的别扭丢掉。

“可是,你为许安着想过了吗?”贺茜不赞同的看着许夫人,“他那个时候不过是个孩子,何错之有,你们这样做,可有想过对他的伤害有多大!”

摊上这么一对极品的父母,许安也算是倒了八辈子霉了。

野蛮霸道就算了,还特别的自私冷漠,好在许安本性善良,没有被他们给熏陶黑了。

“你懂什么,我当时哪里顾得了那么多!”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。

道不同不相为谋,话不投机半句多,贺茜决定不再浪费口水。本来今天心情就特别的差,还被这歪理邪说气个半死,她也真是够了。

“己所不欲勿施于人,你们还不如平常人家的父母。许夫人请回吧,许家的事情大家不掺和!”

贺茜挺直了脊梁,说的十分的坚决。这是她第一次强硬的变态,没有转寰的余地。

“你算是个什么东西,有什么资格替许安做决定,你凭什么!”

“就凭我是许安的未婚妻,我一心一意为许安着想,我爱他,我不希翼他被你们一次又一次的伤害!”

他明明什么都没有做,却要承受一次又一次的伤害,而罪魁祸首不但没有反省,却一次又一次的变本加厉。

“你这样做不是爱,你这样会害了他!”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