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888亚洲城
ca888亚洲城 > 娇妻太磨人 > 第一百三十九章 鸟婚友社里的惊鸿一瞥

第一百三十九章 鸟婚友社里的惊鸿一瞥

手机阅读

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,脑袋里面装满黄色废料的禽兽,还是满嘴谎言的大骗子!贺影的心里止不住的恨,这才多久,他的渣男本性就暴露无遗了。

为什么,为什么就不能谈一场安安稳稳的爱情,就像贺茜和她未婚夫那样。虽然平淡似水,但是相濡以沫。

恨,她恨极了。心里的愤怒和委屈,让她的脸色变得十分的狰狞,心灵也越加的扭曲。为什么,为什么别人都能过的幸福快乐,偏偏她就不能。屋漏偏逢连夜雨,几乎在同一时间,所有的人都离她而去

正在怨天尤人的贺影突然被响起的铃声打断了诅咒,她凶狠的看着屏幕上不断闪烁的名字,那锐利的视线好像透过薄薄的手机,让那纤细优美的脖颈刺断。

贺茜一定是来笑话她的,贺影气愤的想。她倒是要看看,贺茜那张利嘴会说出怎样气死人不偿命的话来。

她重重的按下了通话键,抿嘴不言,等着贺茜挑起话题。

“贺影,我朋友开了一家婚友社,你若是想找一个男朋友,可以去那里试试。”早点把这个祸害嫁出去,以免她再祸害苍生。

“可靠么?”交男朋友?贺影的眉头紧皱,贺茜竟然主动提起让她交男朋友。这个世界真的太玄幻了,总会有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。

“必须可靠。不说别的,只入会的费用就得交一万块呢。”还好她已经寻找到了真命天子,还是自由恋爱,不必去缴纳令人咋舌的会员费!

我的个乖乖嘞,他们怎么不去抢呢,这么贵!贺影倒吸一口气,脸上的表情很难看。

“明天陪我去看!”如果能让她交到一个含金量高的男朋友,别说一万块了,就是两万块,她也交。

这就是幸福投资,为了未来几十年的生活,这点花费在她的眼里不算什么,是必要的支出。可是为什么她的心会那么的疼,就连肉也是那般的痛呢。

“好,明天我陪你!”

翌日,恰巧是周末,又恰巧车彦翎没有通告,于是乎贺茜预备在家里睡他个地老天荒,将这段时间欠的觉全部给补回来。

然而,心急如焚的贺影哪里等得了那么久,不过八点钟,就开始了她的夺命连环call,一个接着一个电话,扰的贺茜烦不胜烦。shit,能不能好好的玩耍了,能不能让她好好的睡一觉。

天知道她昨天两点半才回来,关掉了手机,贺茜哀嚎一声“让我睡!”然后又无力的倒在了床上。

还有一个被吵的无比火大的人就是许安,原本半个月就能回国的他因为恩师的不舍,归国的时间那是一拖再拖。直到贺茜忍无可忍的告诉他,如果对意大利的美女念念不舍,就永远都不要回来了。

他知道贺茜这次是真的怒了。于是,他婉言并不失强硬的谢绝了恩师挽留的好意,心急火燎的将东西收拾了一下,火速的踏上了回家的旅程。

日后就能每天陪在她的身边了,许安十分的开心。不知道等会见到她时,她会有怎样的反应,应该会哭吧,他事先没有告诉她回国的具体时间,就是为了给她一个大大的惊喜。

然而,兴高采烈的他回到家中面对暗无天日的凄冷,一路上都在咧起的嘴角顿时一垮,表示无奈无怨又无力啊。

本想着多日不见,等再见面时,一定会激情四射,轰轰烈烈的爱一回。然而这个计划还没有开始实施,就已经宣告破产。

多日的疲累让他睡的昏天暗地,那深沉的睡意遮盖了他所有的感觉,以至于贺茜回来的时候。他都没有一点点的感觉。两人相安无事直到天蒙蒙亮,感觉慢慢复苏的他,终于忍受不了心中的渴望和思念,在空气清新的早晨来了一次火辣辣的爱的一发。

等到两人偃旗息鼓的时候天已大亮,贺茜累的沉沉睡去,他静心凝望着贺茜安稳的睡颜,好看的薄唇露出一丝满足的笑容,然后也加入了沉睡的大军之中。

“啊!”贺茜一骨碌的爬起来,抓狂的敲打着枕头,“好烦啊,到底有完没完呐,她是不是疯了啊!”

耳边突然传来好听的低沉的略带磁性的男声,“她有没有抓狂我不知道,但是我知道你已经抓狂了!”事实上连他都快要抓狂了。

“我昨天都不该张那个嘴,这不是没事找事吗?”真想给自己几个大耳巴子!

“亡羊补牢为时晚矣,你赶紧接吧,”许安困倦的发了一个哈欠,“真的太吵了。”

没好气的瞪了许安一眼,贺茜无奈的按下通话健。“喂。”声音明显的有气无力,还带了点被人打断好眠的愤怒。

但是,心急如焚的贺影哪里管的了这么多,她恨不得立即飞奔过去,掀了她的被子,朝她的俏脸上泼上一盆冷水,看看能不能把那些顽强的瞌睡虫赶走。

“贺茜,你是属猪的吗!你有没有看看现在几点了,你居然还在睡!赶紧起来,难道你忘了,今天大家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吗!”

“现在不是还没到开门的时间吗,”贺茜不住的打哈欠,“你让我再睡会儿,咱们下午再去,你矜持点行不行。再见,下午再见!”

说完,也不管贺影同不同意,直挂断了电话,还将手机关了机。呵,这下看她还怎么扰她的清梦了。

酣畅淋漓的睡了一觉,贺茜满血复活,微微的梳妆打扮了一下,贺茜就出门了。临行前,还不忘在睡王子的薄唇上印上一吻。

“贺茜,你竟然敢挂我电话!”一见面,贺影就抑制不住早已经风起云涌的洪荒之力,对着贺茜就是一顿吼。

“挂你电话是一件很稀奇的事情吗?”贺茜不耐烦的挖了挖耳朵,“如果你要一直说这些毫无营养的废话,那你就继续说,反正相亲的对象又不是我,我可一点都不急。”

对于贺影,皇帝不急急死太监这种事情,她是绝对不会做的。

“那你还罗嗦什么,还不赶快走啊!”

婚友社的一角,冯安然揉着酸痛的太阳穴,按耐住心里风起云涌的不耐烦,要不是头顶上有监视器一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巡逻着,提醒着她不可以将手抬起来托下巴,更不可以打断她声情并茂如歌如泣的控诉,而她最想做却又最不可做的,就是将在她眼前碎碎念的女人给轰出去。

我的个老天呐,这女人的口才着实了得,说了这么久都不觉得口干舌燥,实乃狂人也。

“我之所以会来你们这个鸟婚友社是因为贺茜说,你们这里的男会员,条件都还不错!”贺影顿了顿,“眼见为实耳听为虚。除非我亲自上来考察,否则我是绝对不会轻易相信的!”

“抱歉贺小姐,”冯安然自抽屉里拿出一张表格,“我的时间很宝贵,如果你要找我聊天的话,可以麻烦你加入会员吗?”

哪有那么多的瞌可以唠,她内心得是有多孤独,才会这么的话唠。

“我不了解清楚,怎么能够随随便便加入你们这鸟婚友社,万一是骗子怎么办,一万块可不是小数目!”

鸟企业?冯安然瞬间绿了一张俏脸,嘴角直抽抽,有些忍无可忍了。“贺小姐,我最后再强调一遍,我有业绩压力,来这里上班并非闲得发慌,我的上班时间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忠诚的奉献给企业,不是给你这种不付钱来聊天的客人的。”

竟然看不起她的企业,就另请高人吧。哀怨的看了一眼生无可恋的贺茜,发现她一脸的纠结,显然也忍得十分的辛苦。

“我听贺茜说,你现在还是单身?”贺影问了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。

冯安然不疑有他地点头,毕竟是贺茜带来的朋友,她也不好意思猛翻白眼。

“你这鸟婚友社不就是牵线搭桥的地方嘛,为啥身为红娘的你还是孤家寡人一个,这很不科学呀!”

“没啥感觉。”

“感觉能当饭吃吗,只要条件合适了,就能结婚!”呵。这么大的人了还像是小姑娘一样,一把年纪还想期盼梦幻一般的爱情吗?“再者说了,你刚才不是号称你们这鸟婚友社有几万的粉会员吗,近水楼台先得月,想找一个应该没有问题吧。”

天呐,她能不能吼一声她的婚姻观点关你屁事啊!

冯安然皮笑肉不笑的说道,“我只是还没有遇到合适的人罢了。”

“几万人中都没有合适的?”呸,说出去谁信。

她怎么可能把几万人都见了一个遍,她当她有孙猴子的火眼金睛啊,一看一个准呐。

“呵,只能说缘分还没到嘛。”

求打住。再继续下去这个话题,她会忍不住的想要打人!

“你自己都找不着对象,我还能指望你帮我找对象?”真逗!

卧槽,这根本不是诚心来交男朋友的,而是来砸场子的。

“我…”

“别说话。”贺影的神色突然有点紧张起来。

干嘛这么一惊一乍的。冯安然顺着贺影的视线看过去,看到一个长的极其的俊朗,还有一副低沉浑厚的磁性嗓音,更吸引她注意力的,是那双好似会说话的眼睛。

迷人又深情!

那男人并没有关注贺影这边的状况,办理好会员手续之后,就大步流星发离开了。

贺影急匆匆的想要跟过去,却被冯安然一把拉住了。

“抱歉贺小姐,那位先生是敝鸟婚友社的会员,您现在不是敝鸟婚友社的会员,所以还请你保持克制!”言外之意就是,不成会员就不要骚扰本企业尊贵的会员。

这女人怎么这么小心眼,贺影呶呶嘴,她怕那男人走远,从包包里面拿出一万块钱交到了冯安然的手里,并对贺茜命令道:“会员表你帮我填!”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