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888亚洲城
ca888亚洲城 > 娇妻太磨人 > 第一百三十七章 黄鼠狼给鸡拜年

第一百三十七章 黄鼠狼给鸡拜年

手机阅读

爱到心破碎,也别去怪谁,只因为相遇太美。失恋并不可怕,天不会塌,地不会裂,月球照样围着地球再转。失恋后的自己不沉迷于过往,不畏惧未来,以饱满的热忱相信爱情的到来。

分开不代表不爱,而是为了更好的爱,既然是明知是错误的,又何苦苦苦纠缠。挥别了错误的,才能和对的相逢。所以,擦亮眼睛,放松心情,爱情会在不经意间出现的。

“伤心在所难免,只是不要太过沉迷其中。”贺茜轻声安慰,“离开也好,横亘在你们中间的问题是你不能接受的存在,心有芥蒂更何谈未来。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,所以,早点分开,你才能早点去寻找自己的真爱。”

道理她都懂,只是她现在需要静静。叶晴哭的歇斯底里,好像要将所有的委屈都发泄出来,电闪雷鸣,狂风暴雨,声势之浩大,着实让贺茜吃了一惊。

看不出来这小妮子的肺活量还是很不错的,只是在大街上这样鬼哭狼嚎真的好吗,路过的行人一脸探究的看着她,好像她是拐卖姑娘的人贩子一样。

“别哭了,眼会肿,妆会花,美女一秒钟要变成花猫咯。”贺茜故意的打趣,想要用冷笑话来驱赶这一分钟的尴尬。“叶晴小猫咪,哭的多了眼睛会受不了的。与其在这里寒风吹,倒不如回家洗个热水澡,将所有的不愉快全部洗掉,重获新生啊!”

也许是贺茜的威胁有了作用,叶晴终于停止了哭泣,她肩膀一耸一耸的,无语凝噎。

“唉,真是个倔强的美人啊。”贺茜拍了拍她的肩膀,“大家要向前看,不错过些歪瓜劣枣,怎么知道什么是好的。毕竟生活不是林黛玉,不会因为忧伤而风情万种。”

“他不是歪瓜裂枣,”叶晴本能的维护路南,纵使不能在一起,也应该体面的分手。“他有着全世界最好看的侧颜!”

贺茜嘴角微抽,她这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好吧。不过这女人心当真如海底针,前几秒恨的咬牙切齿,差一点要将人家的祖宗十九代都亲切的问候一遍,现在又心疼的为他说话。

“嗯,他最帅了!”这么不走心的回答,但愿她听得懂!

叶晴眼神空洞的看着前方,她走的缓慢,好似每走一步都用尽了她的力气。

“姐姐,你知道么,我多想一不小心就和他白头终老。然而三天却给我开了这么一个大大的玩笑。我不是胡搅蛮缠的人,我的自尊我的骄傲也不允许我作践自己。”

“你明白就好咯!”

幸好她没有七窍通六窍,否则她今夜就别想安稳的休息了。

“姐姐,”叶晴转头凝视着她,“我难过不是因为我放不下他,而是因为我发现我放不下的,是在这段恋情里面付出太多的自己!”

贺茜几乎秒懂叶晴想要表达的意思,什么感情让人记忆最为深刻,求而不得,得而不惜,大概让人最难忘。

“好了,一切都过去了。磨砺让你成长,痛苦让你坚强。你瞧,天空飘来了五个字,那都不是事儿啊!”

“姐姐,谢谢你!”冠冕堂皇的话她此刻不想说,很多事情,不用言语但彼此都懂得。

“回去吧,睡个好觉,做个好梦,梦里面最好有我!”路总有尽头,分别在所难免,只希翼过了今晚,她一切都好。

唉啊,年轻人就是好啊,这奋不顾身的青春啊,在这基情燃烧的岁月里面,绽放出璀璨的光芒。

回到家里,贺茜无力的瘫在沙发上,在日历上轻轻的划掉了今天,距离许安回来的日子越来越近了。

虽然知道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。但是天涯地角有穷时,只有相思无尽处。相思呵,美也相思,苦也相思。

合上日历,啥也不想,关灯睡觉!

第二天,在片场陪车彦翎拍戏的贺茜果然接到了贺影的电话。贺影还是老样子,并没有因为她有所目的,对她的态度有一丝一毫的改变。

“贺茜,我来帝都了。”

“所以?”和她有半毛钱的关系么?

“我没有住的地方。”

“然后?”关她屁事!

“我要住你那里!”贺影说的很理所当然,“告诉我地址,我明天就过去!”

excuse me?贺茜瞠目结舌的听着贺影的自言自语,表示超级无语。

“大家的关系好像并没有好到可以共处一室吧。”简直是相看两厌,相见不如怀念!

“我是你堂姐。”她们有割舍不断的血缘关系。

这会儿知道她们还是堂姐妹的关系啊,骂她的时候,那恨不得她死无葬身之地一般的表情,她可是记忆犹新。

她优点不少,但缺点只有一个,那就是小心眼。所以,那天的事情,她记她一辈子!

“抱歉,我住的房子小,供不下你这尊大佛!”想要鸠占鹊巢?她根本就不给她进门的机会。

也许没有叶铭澜的消息,她或许真的会为了修补好两人的关系,就让她住进来咯。可是,本来应该是亲密关系的堂姐,竟然和她的死对头狼狈为奸,沆瀣一气的要来整她。

既然贺影都无情无义,那她又何必重情重义。

“你是不想让我住吧,怎么的,怕我抢你的男朋友?”她最讨厌被拒绝了,而且还是她最讨厌的人的拒绝。

要不是陈雅欣再三要求她住到贺茜的家里,破坏她和许安的感情,她说什么也不会主动开这个口。她和贺茜虽然没有不共戴天的仇恨,但是也差不多了。

“确实不想让你住,毕竟我亲爱的堂姐曾经那么深深的伤害过我,让我肝肠寸断。”贺茜说的半真半假,以此来扰乱贺影的判断,“再说了,我和未婚夫住在一起,你来了大家也有诸多的不便。而且,我家亲爱的不见得想认识你,所以,为了大家家庭生活的和谐稳定,我还是不要冒那个风险了。”

事实上,许安连贺影这号人物听都没有听说过,很谈不上厌恶。当然,这是因为她还没有把她和贺影之间的恩怨情仇讲给他听!

对于贺茜的指控,贺影十分的不耐烦,听到她不要脸的秀恩爱,贺影更加的不爽了。“我听到一件很搞笑的事情,你要不要听?”

“不要!”

贺茜想也不想的拒绝让贺影微微一愣,但她好似没有听到一样,自顾自的说道,“我听说你的未婚夫是你从别的女人手里抢过来的。”

来了来了,好戏来了!贺影还真的不是一个合格的演员呐,更不是一个合格的卧底,也太沉不住气了。不过两分钟的时间,就露出了狐狸尾巴,单就开口的理由,也是蹩脚的不行。

“呵,真是胡说八道!”多的话她不想说,因为那说明很多余。

“是吧,我也觉得她在胡说八道,”贺影好似自己受了冤枉一样的气愤,“那人也太胡扯了,虽然咱们两个不对盘,虽然我特别讨厌你,但是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!”

哎呀呀,没想到贺影也有说人话的一天,贺茜感动的就差痛哭流涕了。

“虽然你的智商时常不在线,但是今天,你的理智终于恢复了正常!”既然是有预谋的,但是人话听的就是让人格外的舒爽。

去你二大爷的吧,贺影在心里早就把贺茜从头到脚的痛骂一顿,豪门豪门豪门,默念了三遍最重要的事情,这才勉强的压制住了即将爆发的洪荒之力。

“贺茜,你今天吃大便了吗?我好言好语的和你说话,你动不动就讽刺我,那是几个意思啊。”虽然理智战胜了感情,但是她心里头的恶气要是不发泄出了一点点,她一定会爆体而亡的。

原因彼此都懂,揣着明白装什么傻子啊。

“就是你想的那样。”

“我想的哪样?”

“天知地知,你知我知,何必太较真!”

这死女人现在怎么变得那么难缠,贺影恨的牙痒痒,她咬紧了后槽牙,俏脸因为愤怒而变得有些微微的走样。

“大家是姐妹!”

“又不是亲姐妹,堂姐妹而已,而且关系还很恶劣。”

“那是过去,你眼睛瞎了么,没看出来我是想和你握手言和么?”

然后在我最脆弱的时候再给我捅上一刀么?贺茜勾唇一笑,带着数不尽的嘲讽。

“你是在对我道歉么?那就请拿出点诚意来。”她不要说的好听,她要做的好看!

一个对亲生父母都能那么冷漠,内心里面极度自私的人,会向敌人承认自己的错误。呵呵呵,除非太阳从东边落下,珠穆朗玛峰变成一望无际的平原。

她能不能掐死她,贺影的眼睛直喷火,牙齿磨的霍霍响,握着手机的手都在微微的颤抖。

真的是给她点阳光,她就想灿烂,给她个鸡窝,她就想下蛋了。呸,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,竟然还想让她给她道歉,她也配?

“过去,或许我有些地方是做的不对,但你就做的全对么。一个巴掌拍不响,所以说,错误也要均摊,咱们一半一半!”

她是也有错误,她最大的错误就是没有极早的发现她的变态。

“贺影,我实在不能苟同你的想法。是你厌弃我在前,而我一直拿你当姐姐?别人要怎么说,是他们的言论自由,你不能把这个强加到我的头上。是我让他们那样说的吗,我明明什么都没做,却承受了你莫名其妙的恨,你说我冤不冤枉!”

呵,还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,这会儿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她的身上了,她还真是呵呵哒。要不是拿人手短吃人嘴软,她干什么要受这窝囊气。

好话都让她说完了,她要是再说什么,就显得她胡搅蛮缠了。贺茜啊贺茜,还真是不能小看她,心思多诡,能言善辩,不好对付啊。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