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888亚洲城
ca888亚洲城 > 娇妻太磨人 > 第一百三十四章 先生你有东西掉了

第一百三十四章 先生你有东西掉了

手机阅读

“喂,我也很受不了啊。”天啊噜,她也快吐了好伐。“这奇异的味道是从哪里来的。”堪称毒气炸.弹啊。

美女对着她的身后眨了眨眼,“我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开口,而且我真的被熏的快要吐了。”即使坐到了里面,还是没有道理毒气弥漫的范围,她整个胃现在都在蠢蠢欲动,大肆的玩着翻滚运动。

“那就把窗户开开吧。”天知道,她也饱受折磨啊。“让空气流通一下。怕冷的话,开一个小缝就好。”要不是怕别的乘客有意见,她绝对要把窗户开的大大的。

“好。”两人结束了这亲密的咬耳朵,美女机智的选择听从贺茜的意见,第一时间开了车窗,虽然只有一条小缝,足以让两人好受许多。

贺茜刚才一直在跑神,所以压根就没有注意到她旁边站的是谁。异味如此的强烈,明显的表明了来源就在她的不远处。

做足了心理准备,贺茜这才抬起头来,环顾四周,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人物。这时,司机突然来了一个急转弯,紧挨着她座位的乘客习惯性的向她倾斜,不小心撞在了她的身上。

“抱歉。”对方第一时间急忙道歉。

贺茜被撞的头晕眼花,且方才突然更加浓烈的异味熏的她头直懵。可是人家已经道歉了,且又不是故意的。她也只能呶呶嘴,大方的回了一个没关系。

等等,刚才那个男人靠过来的时候,异味才越加的浓烈,也就是说明异味的源头十有八九就在那男人身上。

茅塞顿开的她鼓舞了勇气抬起个头,佯装看风景似的随处看看。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中年男士,说不上俊朗,但也绝对不丑陋,是那种丢到人群里面,绝对不会吸引人注意力的长相。

他身穿一脸褐色的外套,见贺茜看他,还露出一个礼貌性的微笑。一切如常,贺茜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,可那异味到底是从哪里来的。

刚才美女朝她身后眨了眨眼,可她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头的地方。敏而好学,不耻下问,贺茜凑到美女的耳边,轻声的咬耳朵,“你发现罪魁祸首了吗,我没找到。”

“就是你身边站着的男人。”

“我刚看了,没发现哪里不对啊。”

美女沉默了一会儿,俏脸通红,表情很纠结,似乎想说又不想说的样子。贺茜没有勉强人的习惯,就在她以为美女不想说,准备坐正身体的时候,美女这才勉为其难的开了口,“裤子!”

“裤子?”贺茜一头雾水,语气有些微的惊讶。

美女不说话了,只是点了点头。

贺茜佯装无事的坐正身体,稍微侧了侧身,眼睛不经意的一瞥,急忙将视线收了回来。

我滴个乖乖个咙嘞,她她她刚才看到了什么,我的天哪,不会长针眼吧。

他他他…那个男人竟然没有拉裤子拉链!怪不得她刚才没有找到问题所在,她没有看别人下半.身的习惯,因此只查看了上半身。结果问题就出现在她没有留意到的地方。

“你怎么发现的。”贺茜又凑了过去,“这也太隐秘了。”这美女不会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吧。

美女是个很爽朗的人,她捂着嘴,轻声说道,“嗨,还不是因为我个子矮,可怜的鼻子首当其冲,都快要阵亡了。”

贺茜被逗乐了,笑嘻嘻的说道,“我表示一百二十万分的同情你,为你可怜的鼻子默哀两秒钟。”

“你准备怎么做呢,是提醒他,还是就当不知道。”她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直接说怕落了他的面子,不说的话,她又实在受不了。

“容我三思!”视而不见肯定是不可能的,她离到家还有一段路程,鬼知道他从什么地方下车,难道要一直被这奇异的味道熏陶着么?

想想都不可能嘛,她可没有那种独特的口味,如此重的口味,她只想说,臣妾欣赏不来啊。

“那是什么味道啊?”有点腥还有点臭臭的。

贺茜撇了撇嘴,她没有立即回答美女的问题,而是问了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,“你今年多大了?”

“还就两天就满二十了。”

“还在上学?”

“嗯呢,刚大一。”

好吧,这是祖国未来的栋梁之才啊。已经二十了,那也可以为她上一节书本之外的课了。

“咳咳咳,”贺茜清了清嗓,以此来掩饰她的娇羞,“那个男人应该刚做完那种事。”

美女睁大了眼睛,“不是吧,做完那种事之后会这么臭?”那对于有洁癖的她来说,还是不要轻易尝试了,脏死了。

“不是,估计他女朋友有炎症,否则是不会有这种味道的。”

“你是医生?”美女好像来了兴趣一般,神采奕奕。

贺茜摇了摇头,“不,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。”

“那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?”好奇宝宝上线,她好像有数不清的疑问。

“这是基础的常识,等你之后有了男朋友之后,就会知道了。”

美女突然变了脸色,俏脸一白,有些难过。

贺茜敏感的察觉到了她的变化,急忙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美女吸了吸鼻子,发现那股味道还在,她轻轻的对贺茜说道,“你先把那个解决了吧,我实在受不了了!一会儿我在给你说。”

虽然她们不过第一次见面,可是她们相见恨晚,相谈甚欢!

贺茜点点头,她也有点受不住了。她抬起头来,对着男人甜甜的笑了笑,声音并不大,控制在他可以听到的范围内,柔柔的说了一句,“先生,您有东西掉了。”

美女的杀伤力果然不可小觑,初见贺茜那惊鸿一笑,男人有片刻的怔愣。贺茜见他痴痴傻傻的样子,只当他没有听到,于是乎又重复了一遍男人这才有了反应。

他的面容带着一丝丝的疑惑,显然并不相信贺茜的话。他两手空空,并没有带任何东西,能掉什么东西。

不过见贺茜一脸的认真,男人还是低下了头,他这才发现贺茜真正的意图。

男人尴尬的转过了头,见他已经知道问题所在,贺茜转过头来继续和刚认识的朋友咬耳朵,给他处理问题的空间。

男人见贺茜不再看他,扫视了一圈,发现并没有人看他,迅速的拉上了裤子拉链。天啊噜,真的是丢人丢大发了啊。

就在他无地自容的时候,恰巧他下车的地方到了,此地绝对不能久留。连句谢谢都没有,男人就心急火燎的下了车。

“搞定!”真的是so easy啊!

“还是你利害!”美女毫不吝啬的对贺茜竖大拇指,以此赞扬她的聪明机智。

通过交谈,贺茜知道她叫叶晴,帝影的学生。

“刚才你心情不好,怎么了?”八卦之心,人皆有之,更何况还是美女的八卦,那她更是不能放过。

好朋友是用来干嘛的,那就是用来八卦的。哈哈。

叶晴失落的低下了头,浑身散发着浓郁的悲伤。

“其实我有男朋友。”

哈?贺茜睁大了眼睛,不可思议的说道,“你才大一就交男朋友啦?”这算不算早恋啊。

要不是在车上,她早就尖叫了。人家二十岁就交男朋友了,她二十岁的时候在干嘛呢。整天抱着书在哪里死啃,别说交男朋友了,就连和男人说话的次数都屈指可数。

就是因为之前太小白了,所以都一把年纪了,对待感情才那么的后知后觉。

“大家高中的时候就在一起了,今年是第三年了。”

我的个天嘞,是她太落伍了还是现在的孩子都这么的疯狂。

“那不就是说,你十七岁就开始谈恋爱了?”这么早,都还没有成年呢。

“这很正常啊,现在小学生都开始谈朋友了,我还算是开窍比较晚的。”

贺茜差点喷出一口老血,那她算啥,榆木疙瘩嘛。

“小学生谈恋爱?”他们知道什么是爱吗,还谈恋爱呢。

叶晴点了点头,“对啊,这是很普遍的现象啊,现在的孩子嘛,都比较早熟。姐姐你应该也不大啊,思想观念好陈旧啊。”

贺茜很尴尬,她好像就是有点out了。

“对了,既然有了男朋友,那你为什么还不开心呢。”而且还在一起那么久了,“是吵架了么?”

情侣间哪有不吵架的,别说情侣了,就连夫妻也会拌几句嘴,这是生活的情趣呢。

“没有,大家在一起这三年,几乎没有吵过架。他很让着我,我说什么就是什么。”

“那不是很好嘛,男朋友让着你那是爱你的表现,有这么爱你的人,你应该高兴才对呀。”这种好男人,现在打着灯笼都难找,当然,她家许安绝对算是好男人一枚。“你算是赚到了啊。”

被爱情包围的女人应该像生活在蜜罐子里面一样,可是为什么叶晴的脸色越发的苍白,眸子深处盛满了哀伤。

这是什么情况,贺茜傻眼了。她越劝叶晴怎么就越难过啊。

“怎么了,”贺茜温柔的拍拍她的肩,“有什么事情说出来,别憋在心里,否则会憋出来病的。”

叶晴眼眶红红,事实上她有些难以启口,毕竟就连她都没搞明白路南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。

“姐姐,你有男朋友么?”

提起许安,贺茜忍不住甜蜜的笑了,“我没有男朋友,我只有一个未婚夫!”

“那你们在一起会做情侣间该做的事情么?”

被一个小姑娘问这么私密的话题,贺茜有些害羞。“那是自然的。生活在爱情里面的人,情到深处,一切都水到渠成,无需刻意,自然会有一些独特的交流。”

这么说,够委婉了吧。

“正常的情侣应该都会这样做吧。”

“对啊,这也是表达爱情的一种方式啊。”

叶晴的心里更苦了,像是吃了黄连一样的苦涩,“那大家可能就属于不正常的恋爱了。”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