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三章 对你感激是对感情的浪费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娇妻太磨人第一百三十三章 对你感激是对感情的浪费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可是贺茜,”贺茜虽然是那样想,可是叶铭澜也有自己的想法,“你要知道,如果我没有这样丰富的经验,那遭罪的可能是你!”

  贺茜瞠目,他有没有丰富的经验,和她有半毛钱的关系么?并没有!那她遭哪门子的罪!

  “这和我什么关系?”不要随便乱扣屎盆子喂,莫名其妙的惹了一身骚,欲哭无泪。

  叶铭澜正目,很认真的看着贺茜,理所当然的说道:“要是个还未开荤的傻小子,连桃源仙洞都找不到在哪里,如何才能给你那种极致愉悦的感觉,如何才能带你一起上天堂啊。”

  天,这话题偏到哪里去了,一男一女大半夜的讨论这种羞人的话题,真的好吗?

  饶是贺茜脸皮再厚,聊到这种私密的话题,也忍不住的红了脸,俏脸那滚烫的温度都能把鸡蛋给煮熟了。

  “你不是处了吧,”最开始见到她的时候,她的身上散发着青涩稚嫩的气息,如今那种青苹果的味道被娇美柔媚的女人味所代替,显然是已经受到过男人的滋润了。“那男人一定对你欲罢不能吧?”

  stop!这话题可以打住了,天呐,她竟然能够心平气和的坐在这里,听叶铭澜一本正经的胡扯八道,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。

  “我为什么要告诉你,关你屁事啊。”贺茜凶猛的抬起头,凶神恶煞,脸色狰狞,“快说贺影在哪里,我不想再听你说废话了!”

  叶铭澜知道贺茜这是害羞了,他慵懒的靠在沙发上,心情愉悦的翘了个二郎腿,嘴里还乐呵呵的哼着小调。怎么看都觉得很欠揍。

  “别哼了,难听死了,”贺茜捂着耳朵,“聒噪!”不要再强女干她的耳朵了!

  叶铭澜很听话的闭上了嘴,他慢悠悠的坐起身来,定定的看着贺茜,一瞬不瞬,盯得贺茜毛骨悚然,只觉后背阴风阵阵,“我不会放弃你的!”

  “我不爱你。”这个问题,周而复始,到底要说几遍!

  “你早晚会爱上我的。”

  神经病啊,这男人自信心过剩啊。自信可以有,但是盲目的自信就是自负了,可是万万要不得的。

  “贺影在哪里?”她不回答没有意义的问题。

  这次叶铭澜倒也没有东拉西扯,大发善心的直接回答了她的问题,“我也不知道贺影在哪里,虽然她今晚才给我打过电话。”

  “她给你打电话?”贺茜不可思议的睁大了双眼,两个在平行线的人,竟然会有交集,这世界真的有点小啊。“她打电话给你干嘛?”

  纯属好奇,不带一点私人情感。

  “呵,一个女人晚上给陌生的男人打电话还能有什么事。”叶铭澜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,“我今天晚上才给的她名片,她立马就急不可耐的给我打了电话。贺茜,你们姐妹的性格相差甚远啊。”

  叶铭澜的讽刺贺茜怎么会听不出来,她一头黑线,有一种一锅好汤被一颗老鼠屎坏了的既视感。

  “你见过她?”

  “对,在pub,贺茜,你要小心贺影!”他不想看到她吃亏,陈雅欣那女人,并不是肯轻易罢休的主。

  贺茜有些疑惑,虽然她和贺影不对盘,但是还不至于到了要提防她的地步了吧。怎么说,他们都是贺家的孩子。关系就算再糟糕,也不过是现在这样,形同陌路!

  “小心贺影?”为什么!她知道叶铭澜不会无缘无故给出这样的建议。

  “因为贺影现在和陈雅欣在一起!”

  “什么!”贺茜眼睛瞪如铜铃,她抑制不住的尖叫,“贺影和陈雅欣在一起!”

  叶铭澜点了点头,“对,我亲眼所见,消息绝对可靠。”

  贺茜的脸色很难看,她与陈雅欣有杀子之仇,再者说陈雅欣知道她太多现在的事情,而贺影知道她太多过去的事情,虽然她没有什么槽点可以让她们抓住把柄,但是她们一个是她的闺蜜,一个是她的堂姐。

  这两个人一起背叛了她,千方百计的想要整她,这让她心里很难受。

  如果她做错了什么,她活该受着,可是她明明什么都没做错,为什么还要这么仇视她呢。己所不欲勿施于,这么简单的道理,她们难道都不懂吗?

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贺茜强忍心酸的抬起头,真心实意的道谢,“谢谢。”

  他完全可以置身事外,但是他还是第一时间告诉了她这个消息,无论过去她多么的憎恶他,至少在这一刻,她是真的很感谢他。

  “你居然向我道谢?”叶铭澜有些不可思议,大概是被她厌恶的太久了,第一次见她这么的和颜悦色,让他有些受宠若惊。

  贺茜淡淡的笑了笑,“如果你今天没有告诉我这个消息,我一定会被蒙在鼓里。想傻子一样,让她们耍的团团转。”

  心被伤的千疮百孔,贺影陈雅欣接下来会有什么动作,她已经猜的八九不离十了。毕竟那么多的言情小说也不是才看的。

  陈雅欣一定会让贺影假意投诚,然后博取她的信任,最后会寻找一个合适的机会,给予她致命的一击。

  贺茜苍凉的笑了,那笑容里面散发着说不尽的苦涩,看的叶铭澜心疼极了。

  他站起来,慢慢的向贺茜靠拢,然而还没有接近美人,贺茜自觉的和他拉开了距离,还一副防狼的样子,方才的伤感早已经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。

  “你要干啥?”想吃她豆腐,想都别想!“老实点!”

  卧槽,这女人的防备心还真不是一般的重啊。叶铭澜的嘴角微勾,露出一个恶魔式的笑容,他不退反进,慢慢的向贺茜靠近。

  他进,她就退,叶铭澜也不阻止,只是前进的脚步并未有所停止。

  “不要笑的那么骚包,”贺茜凶巴巴的说道,“我最后再警告你一次啊,离我远点,不然我真的就对你不客气了。”

  退退退,直到贺茜背撞到了墙上,她才赫然惊醒,她已经退无可退了。

  叶铭澜终于停下了脚步,他们之间隔着一步的距离,他的手放在墙上,将贺茜禁锢在他和墙的中间。

  贺茜的心砰砰砰的直跳,那欢乐的样子,差一点都要跳出胸腔了。“你你你干嘛?”好紧张啊,毕竟现在她面前的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,而是一个随时会发情的狼!

  叶铭澜深深的叹了一口气,一脸无奈的看着面前的女人,感到了深深的无力。“贺茜,我该拿你怎么办呢。你为什么就不能正常的看待我呢,为什么非要把我想的那么邪恶呢?”

  “谁让你有前科呢,而且刚才你笑的那么淫 荡,怎么看都是图谋不轨!”对他感激,真的是对感情的浪费!

  叶铭澜一头黑线,有没有搞错啊,他明明笑得很明媚,她居然说淫 荡,什么见鬼的眼神。

  “我只是想安慰你而已,是你自己想歪了。”哈,看来她的心思并不单纯。

  贺茜尴尬癌都犯了,“我才不需要你安慰。”她用手推了推叶铭澜,尽量不触碰他裸露的皮肤,“喂,离我远点,呼吸都不畅了。”

  “是吗?”叶铭澜反而低下了头,“既然你已经把我想的这么邪恶了,如果我不做点邪恶的事情,都对不起你浪费的感情。”

  卧槽,这是什么歪理,贺茜趁叶铭澜不注意,偷偷的打开了包包,摸出一个瓶子,对着叶铭澜的俊脸就是一阵狂喷。

  叶铭澜遭受了不明袭击,本能的向后退了两步,贺茜趁机掏出了他的包围圈,抓准时机的跑到了门口,并打开了房门。

  “shit,贺茜,你给我喷的什么东西。”冰冰凉凉的,挺舒服的。

  贺茜这才看了看她手里拿的功臣,刚才只顾着逃跑了,随便摸出一个瓶子就喷了。

  “放心吧,你可以睁眼了,只是补水喷雾而已。虽然你很讨厌,但今天还是谢谢你了。再见,哦,大家最好还是再也别见了。”轻快的告别完,贺茜愉快的关上了房门。

  直到走出酒店,贺茜这才放心的舒了一口气,还好刚才有惊无险,不然她真的得使用暴力了。

  好久没有训练过了,不知道能不能打的过叶铭澜呢。

  回到家里反正也没什么事情,许安还有半个月才能回来,唉,真的好想他啊,没有他的陪伴,夜晚是多么的难熬啊。空虚寂寞冷啊。

  唉,她现在穷的就剩下时间了,来帝都这么久,她真的很少坐公交车,反正她现在无所事事,干脆就坐公车回去好了。

  说做就做,刚好酒店不远就有一个公交站,贺茜坐上公交车,欣赏着帝都美丽的夜景。霓虹璀璨取代了星星的光芒,五颜六色,别有一番风情。

  不愧是帝都,纵然是夜晚,也依旧是忙碌的。本以为晚上坐公交的人应该不多,然而,当贺茜觉得呼吸的空气质量越来越不好的时候才赫然发现,不知道什么时候,车厢里面居然站满了人。

  哦我的雷迪嘎嘎啊,就她跑神的那一会儿会儿功夫,竟然上来了这么多人,她的跑神得有多严重啊。

  好在她上车的时间比较早,否则被挤的脸都变了型的人中就有她了。

  “女士,我有些晕车,咱们两个能不能换下座位,我想坐在靠窗的位置。”

  坐在身旁的美女露出一个友善的笑容,看她脸上确实带有一点点的痛苦之色,伸手不打笑脸人,且贺茜一向喜欢乐于助人,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美女的请求。

  两人很顺利的换了座位,可是,直到换座位之后,贺茜才发现了美女痛苦的根源。

  她不可思议的看着对方,然而对方露出了一个礼貌又尴尬的笑容,还凑到她的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,“对不起,我实在是受不了了。”

娇妻太磨人 https://www.lnwow.com/html/book/48915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