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条莫名其妙的短信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娇妻太磨人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条莫名其妙的短信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他绝对是故意的!陈雅欣虽然有心想要抵抗那越来越强烈的欢愉,可是诚实的身体早已经宣布投降,浓重的粉色渲染了白皙的玉肌,空气里面弥漫着浓烈的欢爱味道。

  突然,陈雅欣一阵的颤抖,内心深处绽放出璀璨的烟花,放肆的尖叫脱口而出,划破了一室的寂寞。那种让人沉沦的感觉让她的倔强溃不成军,她早已经忘记了最初的抵抗,小手圈住了叶铭澜的脖颈,期待他再一次的占有。

  早已经被养大了胃口的她,尚未得到满足!

  叶铭澜很乖巧的继续为所欲为,不断的折腾她的身体,摧残她的神经。不知道纠缠了多久,她的美腿沉重的好像挂了铅球一般,再也无法挂在他的腰间。

  她如黄鹂般清脆的声音变得沙哑,两人亲密结合的地方更是有些微的疼痛,不用想就知道,一定肿了。

  可即便如此,叶铭澜依然没有放过她,就在她再一次冲上巅峰之后,他才好不留恋的退出她的身体,冷漠的下床,穿衣服!

  “你…”他并没有满足,可是她又不想开口询问,生怕再一次听到让人撕心裂肺的恶毒回答。

  “怎么,还没有得到满足?”叶铭澜挑眉,嘴角浮起一丝若有似无的冷笑。

  陈雅欣裹紧了被子,没有说话。

  “不说话?”大手略微用力的捏着她精致的下巴,“怎么不继续装你的贞洁烈女呢?”

  “我没有,”似乎为了加强可信度,陈雅欣愤怒的指责,“是你先来招惹我的,我并没有主动出现在你的面前。”这次是,上次也是,他到底想要做什么。

  一言不合的就拉着她翻云覆雨,完事之后就像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一样,占她便宜这些都不算什么,可是你冷言冷语简直刻薄到了极点。

  “呵,”叶铭澜轻笑,“宝贝,你把我当成和你一样傻的傻瓜吗?你一直没有搬家,心里在想些什么,天知地知,你知我也知!你心有渴望,我就好心的来满足你的空虚!”

  被说中了心事,陈雅欣俏脸一白,有些许的惊慌失措。“我没…没有那种想法,这些…这些都是你的自以为是,别把你的想法强加到我的头上!”

  虽然她的确是那么想的,可是现在,打死她都不会承认的。

  她的确一直期盼着叶铭澜有一天会回心转意,许安和叶铭澜她都爱,两个人只要有一个人肯回到她的身边,她就觉得很开心。

  自从上次叶铭澜不请自来之后,她一直都渴望他再一次的破门而入,可是每次回来面对一室的清冷,她都觉得无尽的失望。

  没有搬家,是因为她不想断了和他的联系。安卓生不止一次提到想要给她买一个更大的房子,可是她知道他有这里的钥匙,随时随地都可以回来。所以她婉拒了安卓生的好意,执意要住在这里。

  他的确来了,但却带着一身的冷漠,浑身散发着疏离的气息。即使他们做了只有情人之间才能做的亲密之事,可是她们的心依旧远的要命!

  “是吗,你觉得我信不信?”

  陈雅欣倔强的将头转向一旁,淡声道:“管你信不信,那是你的事情,和我无关。”

  叶铭澜收回钳制下巴的大手,双手环胸,若有似无的打量着沉默不语的陈雅欣,空气里面充斥着让她窒息的凄凉。

  过了一分钟,叶铭澜转身离去,大门关上的声音让她抱被痛哭。就在刚才,她终于明白了,为什么他不释放自己的渴望,那是因为他不想给她怀孕的机会。

  他宁愿强忍自己的谷欠望,也不想让她有一点点可能怀孕的可能,这样的认知让她心痛的不能呼吸。

  坐在车里面,叶铭澜沉默的点燃一根香烟,吞云吐雾中带着一抹愁绪。电话铃声突然响起,陌生的来电让乌黑的瞳孔变得更加的幽深,因为他已明白,来电的主人是谁?

  还真是急不可待啊,薄唇无声的咧起,带着让人胆战心惊的冰冷。

  “哈喽,猜猜我是谁?”

  几乎在接通的瞬间,女人轻快的声音自话筒传出,叶铭澜吐出了烟圈,淡淡的问道:“美女这么晚了还不睡,可是容易变老的哟。”

  “讨厌,人家还年轻着呢。”

  紧握电话的贺影不愉的嘟着嘴,这男人也太不会说话了。苍老对于女人来说,绝对是致命的话题。

  “是我口拙,美女大人不计小人过,原谅我呗。”绅士风度也是要看时间看对象的。

  贺影见好就收,她现在不想在叶铭澜面前留下娇蛮无礼的印象,对于还未到手的猎物,还是表现的稳重一些吧。

  心急吃不了热豆腐,对于难缠的男人,她得有打不死的小强精神和百分之二十的耐心。

  “原谅你了。”贺影轻笑,“谁让我脾气好呢。”

  叶铭澜轻笑,没有再接话。弥漫的沉默让贺影有些尴尬,她有些不悦,但又不能表露,对方不说话,显然现在没有和她交流的意愿。

  所以在没有更加难堪的时候,她果断的说了再见。如她所愿,对方并没有挽留,只是礼貌性的说了一句再见,径直挂断了电话。

  叶铭澜的心情不好,贺影敏感的察觉到了,不过这和她并没有什么关系。既然他不理她,那么她就找一个肯理她的人呗。

  轻快的再次按下通话键,再接通的那一瞬间,贺影立马收起了沮丧,再次变得神采飞扬。

  “喂,哈尼,好想你哟,你呢,有没有想我呀~”

  今天注定是一个无眠的夜晚,叶铭澜坐在车里沉默了良久,直到抽烟最后一根烟,烟盒里面空空如也,他这才将早已编辑好的短信发了出去。

  短信很简单,只有两个字。而收件人会有怎样的反应,叶铭澜没有想过,最多的可能就是当成垃圾信息直接删除了吧。

  她从未给他过好脸色,他不明所以,一直想要询问理由,可她却吝啬的不肯告知。她看似清纯,实则是一个恋爱的高手,否则又怎会牢牢的吊着他的胃口,让他时时刻刻的挂念着。

  越是得不到,他越要得到,不甘和欲念让他无法止步。

  不到一分钟,电话铃声突然响起,叶铭澜挑眉看着屏幕上不听闪烁的名字,很是不可思议。

  她竟然主动给他打电话,这真的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。

  按下通话键,他尚未来得及开口,对方火大的咆哮声已经穿过话筒,清晰无误的传到了他的耳朵里。

  “你刚才的短信是什么意思,贺影怎么了?”

  好不容易主动联系他一次,开口就是指责,叶铭澜无奈的苦笑,他在她的面前,怎么就这么没有存在感呢。

  “贺影是谁?”

  “我堂姐。”

  果然有关系啊,叶铭澜嘴角微勾,事情真的越来越有趣了。

  “嗯。”

  贺茜更火大了,嗯,嗯是几个意思。他发了一条莫名其妙的短信,只有两个字,就是贺影。她还以为贺影出了什么事情呢,吓的她赶紧给她最讨厌(没有之一)的人打电话,结果他竟然这么敷衍她。

  “你对贺影怎么了,我警告你,可不要乱来。”

  卧槽,他有那么饥不择食么,叶铭澜收起了笑容,脸色很臭,他很不爽,语气也不算多礼貌,“我要是乱来了,你又能拿我怎么样!”

  我的天,这个贱男人,竟然真的对贺影下手了。贺茜的心里再也不能平静了,许安回意大利了,眼下也没有个可以商量的人。

  贺茜心一横,像是即将赴死一般,大气凛然的说道:“你在哪里,我去找你。”

  她当真了!叶铭澜挑眉,忽然灵机一动,佯装不耐烦的报了一个地名,随后又很强硬的说了一句,“我只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,过时不候!”

  说完,也不等贺茜回话,径直挂断了电话。

  贺茜看着被挂断的电话,愤怒的咒骂,把平生说过的最难听的语言全部用在了叶铭澜的身上。就知道这个男人没安好心,别的地方不约,偏偏约在了酒店。

  去还是不去呢,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。内心里面,她是不想去的。可是不去的话,她真的能眼睁睁的看着贺影羊入虎口么。

  她不知道就算了,可她现在已经知道了,还要视若无睹的话,那她的良心会不安的。

  该死的叶铭澜只给了她半个小时的时间,没有时间犹豫了,贺茜心一横,拿起上次在网上买的防狼喷雾装在包包里,就心急火燎的出门去了。

  她还是不要给许安说了,以免他担心。

  叶铭澜洗了洗个澡,将方才风流之后的味道清洗干净了,一身清爽的他开了一瓶红酒,才品了一半,门铃声就响了起来。

  他像是故意要吊她的胃口,慢悠悠的又喝了一口酒之后,这才慢吞吞的起身开门。

  妈的,这男人是属乌龟的吗,怎么这么慢,一定是在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。天啊,他不会已经对贺影下手了吧,贺茜无法再想下去,可劲儿的按门铃。

  叶铭澜打开门的时候,就看到贺茜气喘吁吁的靠在门上,看到他之后,立马送给了他一记凶狠的眼神。她推开他,径直向屋内走去,眼睛像装了雷达一样,四处扫描。

  把所有房间都找了一遍,并没有看到贺影,贺茜悬着的心这才归了位。她双手掐腰,恶狠狠的看着叶铭澜,柳眉倒竖,横眉竖眼。

  “贺影呢?”一定被他给藏起来了。

  叶铭澜两手一摊,双肩一耸,很无辜的说道:“你问我,我问谁啊。”

  揣着明白装糊涂,实在太可恶了。

  “别装,快点把她交出来,不然,我可就要对你不客气了。”

娇妻太磨人 https://www.lnwow.com/html/book/48915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