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888亚洲城
ca888亚洲城 > 娇妻太磨人 > 第一百三十章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

第一百三十章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

进入新版阅读

放完电,叶铭澜潇洒的走了。贺影确定叶铭澜离开了之后,这才拿着名片欢呼雀跃的走了过来。陈雅欣看她脸上得意的笑容,觉得分外的刺眼。

“搞定了?”明明是她让贺影去的,可为啥她现在的心情很不爽。

叶铭澜什么时候品味变得这么差了,什么破烂货色都看得上。陈雅欣止不住的心塞,内心深处很更是觉得有熊熊烈火在愤怒的燃烧着,那冲天的火苗,企图将她的理智焚烧殆尽。

“只能说搞定了一半,我说我看上他了,他没有反对,然后又给了我一张名片,还说期待和我下一次见面。”哈,那男人在主动向她邀约,这可是一个机会。

陈雅欣牙齿磨的霍霍响,她咬牙切齿的问,“那你怎么打算的,要去赴约么?”敢去,她不杀了她才怪!

男人果然经不起试探,尤其是对浪子来说,试探就是给自己添堵。陈雅欣不知道自己还在期待着什么,难道还在等待着他的回头么,亦或是看到其他女人吃瘪,来寻求内心的平衡么?

我的天,她陈雅欣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卑微了。她财貌双全,什么时候需要对男人卑躬屈膝了。

和叶铭澜分手之后,没有了他的资金支撑,已经习惯了大手大脚的她,生活一度变得十分艰难。艰难的日子让她明白了钱的重要性,也让她知道了没钱的狼狈。

于是乎,和安卓生在一起后,除了必要的支出,其它的钱她全部存了起来。想要买什么东西,她只需要玉口一开,安卓生自动会将她心仪的东西送到她的跟前。

爱情算是个东西,陈雅欣不屑的冷哼,男人的薄情寡义让她看透了爱情的炎凉。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,总有一天,她会光彩耀人的出现在曾经鄙视她的人的面前的。

贺影怎会不知陈雅欣这是在试探她,别看她们相处的时间比较短,但是她已经看出来了,陈雅欣这个人占有欲特别强,她的男人怎会容许其他的女人觊觎?

除非是她彻底的厌弃的,否则她怎么容许别的女人占有属于她的东西。贺影迅速的在心里面盘算着利与弊,目前,叶铭澜的态度尚不明朗,她的根基还很薄弱,还不到可以和她闹翻的时候。

几个呼吸的时间,贺影的心里已经百转千回,有了计较,她很快就有了决定。

“当然不啊,那是你的前男友,我去赴约算是个什么事啊,帮你气气他还差不多。谁让他有眼不识泰山呢,放着你这么一个大美女不要,还来沾花惹草,我可没本事让他收心,索性也就不浪费感情了。”

这话也算是实话,所以也不存在着欺骗。

算她有自知之明,贺影的一番吹捧让陈雅欣的心情不错。

“想喝什么随便点,今天我请客。”心情好了,看人也顺眼多了。

“那怎么能行,”贺影假意推诿,“你能带我来这里见世面,我已经很开心了,怎么还能让你破费呢。”

“让你点你就点,咱们是什么关系,用得着你这么客气么!”陈雅欣佯装不高兴,“还是你有了智峰之后,就看不上我这个朋友了?”

“雅欣你可千万别这么想,”贺影装作很慌张的样子,“我怎么可能会这么想呢。在我心里,早已经把你当成亲人了。”

“既然这样,你就别那么多废话了,赶紧点,今天大家两个一醉方休!”

两个人都不是省油的灯,且演技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,你来我往,是虚情还是假意,她们心里最清楚。

虽然陈雅欣那么说,但贺影并没有大喝特喝,深知了对方的本性,又怎会明知故犯的做傻事呢。

一杯伏特加下肚,陈雅欣的舌头已经开始打结了,她眼神迷离的看着贺影,难过的哭诉,“小影你知道么,我心里好难过。我不明白我哪里不如贺茜了,为什么他们都喜欢那贱人,而不喜欢我。”

“因为你太真性情了,而贺茜特别擅长伪装,你这么实诚,怎么可能斗的过那个绿茶婊。”

她不是也饱受荼毒很多年了吗,心里的怨气早已经冲天了。

“我不甘心,不甘心呐!”

“那就把他们抢回来啊,”不甘心有什么用,“从那贱人的手里抢回来!”

哪有她说的那么容易,要是能抢回来,她还用在这里买醉么?陈雅欣的心里涌起一阵阵的苦涩,对于那两个冥顽不灵的男人,除了束手无措,她真的别无他法。

他们两个一个比一个坚如磐石,许安彻底的忽视了她的存在,甚至将她拉了黑名单,她彻底的失去了他的踪迹。叶铭澜自从逼她吃了避孕药之后,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她的眼前。

好似之前的欢爱不过是南柯一梦,是她臆想出来的甜蜜。

为什么他们要这么残忍的对待她,为什么!

愤怒和委屈让陈雅欣的心彻底的扭曲了,“怎么抢,我一点办法都没有!”

“我帮你呗。”贺影眼睛一转,瞬间想起了一个好主意,一个可以光明正大的接近叶铭澜的好主意,“你说怎么做,我可以当你手里的一把枪。”

做她手里的枪?真当她喝醉了吗。陈雅欣冷笑,说的那么好听,不就是想接近叶铭澜吗,还打着为她好的旗号,我呸,真是虚伪。真不愧是姐妹,都半斤八两,一样的惹人讨厌!

“你真的这么想吗?”陈雅欣好似有了希翼一样,眼睛里冒着小星星,“可是这样麻烦你,我心里很不安。”

“有什么的,大家可是朋友啊,朋友是用来干什么的,就是用来互相帮助的啊。”

呵,朋友是用来出卖的,才对吧。

“那你有什么想法?”

陈雅欣以为贺影提出那样的要求,心里面已经有谱了,没想到,她却摇摇头,两手一摊,表示自己一点想法都没有。

“我以为你有办法了呢。”

“嗨,你太看的起我了。以我这脑袋瓜子,只能跑跑腿罢了。智慧担当可是你!”

这话说的真是让人如沐春风啊。

“这样吧,你去追叶铭澜,追到手后,将他甩掉,来帮我舒一口怨气怎么样。”

等的就是她这句话,虽然内心里面在狂喜,但贺影表面上表现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,“那我试试吧,不保证成功啊。就算我的眼神不太好,也看的出来,那个男人很难搞。”

陈雅欣点点头,说实话,她的内心现在很纠结。如果贺影成功了,就算最后真的把叶铭澜甩了,她的心情也不见得会好到哪里去;如果没成功,没整到叶铭澜,她的心里同样也会很不爽。

妈的,走一步看一步,她还是不要在这里纠纠结结了。

“祝你成功,干杯!”

陈雅欣喝的醉醺醺的,她谢绝了贺影想要送她回家的好意,轻飘飘的走着蛇形路线,好不容易走到家门口,踉踉跄跄的打开房门,甩掉鞋子之后,一路走一路脱,等走到卧室之后,身上只有一层薄薄的遮挡。

飞扑到床上,她敏感的察觉到床上有一个人,她慌忙的爬起来想要离开,却被不速之客抓住了胳膊,一个用力就将她拉倒在了床上。

随后,一具温热的身体将她禁锢在他和床的中间,熟悉的香味让她瞬间知道了来人的身份。

“放开我!”她死命的推他,却难以撼动他分毫。

男人没有说话,大手推开不断推搡的小手,并强硬的将他们禁锢在床头。然后移开一只手,在细致的肌肤上来回摩挲,那微妙的触感,让陈雅欣本能的掉落了一身的鸡皮疙瘩。

渴望在欢快的唱歌,她暗恼自己的不争气,不过只是抚摸,她就已经有了渴望。流淌的玉露琼浆是她动情的证据,她绝望的闭上眼睛,不想看到男人讥讽的眼神。

“你还是这么的骚啊。”

她就知道,陈雅欣气恼的回怼,“你还是一样的浪!”

“不过才几天没见,知道回嘴了。看来那个男人很宠你啊。”凉凉的声调,说不尽的讽刺。

“呵,离开你,我照样炙手可热,我照样过的很幸福!”

男人轻轻的一笑,房间里面没有开灯,陈雅欣只能看到他模糊的轮廓,看不清楚他的表情。

虽然他们现在的距离近在咫尺,可是他们的心却远隔天涯。

“那如果他知道,你和他在一起的时候,还在我的身.下徜徉,你说他愿不愿意戴这顶绿色的帽子呢?”

陈雅欣的心里一咯噔,随后涌起的是无尽的愤怒,她低吼,“你这是在威胁我?”

“威胁?”男人不屑的冷哼,“实话实说而已,何来的威胁!再说了,你有什么地方值得我威胁你。不过是个玩物而已,值得我如此的大费周章吗?”

“叶铭澜!”要不要这么恶毒!

“恼羞成怒了?”叶铭澜若有似无的叹了一口气,“真话总是让人这么难以接受!”

“你混蛋!”

陈雅欣剧烈的挣扎,他莫名其妙的出现在她的床上,她还没有指责他,他反而用恶毒的语言伤害她,混蛋混蛋混蛋!

叶铭澜暴力的撕开了蕾丝内裤,原本的和风微雨瞬间变成了狂风暴雨,陈雅欣忍不住痛呼出声,但身体深处却涌现出一抹异样的感觉。

疼痛中带着一点点的愉悦,这种疯狂的感觉让她忍不住的渴望他的占有。

占有她,占有她,渴望在不断的咆哮,而叶铭澜不负她的所望,直接占有了她亟待被拯救的空虚灵魂。

被充实的感觉如此的美妙,陈雅欣艰难的忍着急切的想要冲出口的尖叫,贝齿紧咬下唇,淡淡的血腥味在口腔里面萦绕。

还真是倔强,叶铭澜不知可否的笑了笑,花样百出的撩拨她的心弦。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