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888亚洲城
ca888亚洲城 > 娇妻太磨人 > 第一百二十八章 陈太公钓鱼

第一百二十八章 陈太公钓鱼

手机阅读

贺影是个十分骄傲的人,就算她现在过的是一塌糊涂,那份盲目的骄傲依然根深蒂固的扎根在她的心里面。历经风吹雨打,依旧稳定如山。

浑浑噩噩的过了一个月,在干净的房间彻底变成猪圈之后,贺影终于走出了失恋的阴影。说到底,她最愤恨的不是父母的离去,而是钟千祥的抛弃。

她付出了那么多,他说扔就扔,把她当成什么了?垃圾嘛!被看轻的愤怒让骄傲的她如何能忍受!这一个月,是她对自己有眼无珠的鞭笞,对自己蹉跎岁月的祭奠。

不过,男人嘛,旧的不去新的不来,尽快平复失恋伤痛的方法就是开始下一段恋情。哭哭啼啼这么矫情的事情,做了就是做了,现在她的主要目标是寻找下一个金龟婿。

今生不嫁入豪门,她绝对誓不罢休。

这一个月,她苦思冥想,如何才能多认识一些散发着金色光芒的优秀男人,几乎杀死了她大半的脑细胞之后,她决定离开家乡,前往帝都,开始寻金龟婿之旅。

而且工作她都想好了,管他什么贵和贱,只要能帮她实现愿望,就是好工作!

说干就干,贺影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房间,其实也就是把瓶瓶罐罐和垃圾扔了,然后洗了一个澡,时间很长,好似要洗掉一切的尘埃;接着又带着一身的清爽,马不停蹄的奔到饭店美美的吃了一顿;最后,拿着行礼就坐上了前往帝都的飞机。

目的很明确,行动力很是爆表。在到达帝都的第二天,贺影已经找到了她理想中的工作。在一个格调优雅,装潢高大上,帅哥富豪云集的云华大酒店做‘公主’!

她的主要工作就是陪客人谈天谈地谈风月,陪吃陪喝陪玩,至于客人编外的要求,可自行决定,酒店无权干涉。这份工作贺影满意极了,她得意的想,这根本就是为她量身定做的好工作!

虽然她很清楚,到时候那些披着人皮的斯文禽.兽,少不了的对她动手动脚,吃吃豆腐揩揩油。但讲真,她并不在乎。为成就梦想,有所牺牲在所难免,更何况,她早已经不是什么青春的少女了,所以还拿什么乔,装什么清纯。

就在贺影再为新工作充满了幻想时,一位不速之客却找到了她。

疑惑的看着手机里的陌生短信,贺影几经犹豫,最终还是选择如约到达对方指定的地点。

来的路上心情还很忐忑,等坐到咖啡点之后,紧张竟然神奇的消散了。没让她等待太久,大概过了十分钟,一个打扮的十分靓丽的美女就走了过来,看那通身的名牌,就知道此女非富即贵。

“来了。”一个不算招呼的招呼。

这种不被重视的感觉让贺影有些不悦,她收起那过分灿烂的笑容,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陌生人,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。

“你是谁,找我来有什么事?”生人勿近,熟人勿扰,她现在时间可金贵的很。

陈雅欣十分不爽贺影的态度,但眼下她还有点用处,因此她强压着愤怒,努力做出最柔和的表情,淡淡的说道:“别紧张,我是来帮助你的人。”

“我想大家并不认识。”陌路人一枚,何来帮助一说,当她傻啊。

陈雅欣没理贺影,自顾自的说道:“你叫贺影,一个月前被钟千祥的女友当众甩了几巴掌,还被钟千祥当场羞辱,我猜想,你来帝都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寻找下一个目标吧。”

被人当众戳破这辈子她都不愿意再提及的事情,贺影的俏脸苍白一片,她怒火中烧,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所以,你今天叫我来就是专门来羞辱我的吗?”

这女人又不是有毛病啊!

“不不不,你误会我了。我真的是来帮助你的,我可以帮助你达成愿望。”

贺影狐疑的目光上下扫视着陈雅欣,她虽然有的时候脑袋会当机,不听使唤。但是基本的智商还是有的,天上掉馅饼这种事情,她是绝对不信的。

这女人会这么好心的帮助一个陌生人?瞧她那精明的样子,也不像圣母玛利亚。

“你有什么目的?”她想不通她身上有什么地方,值得她这么大费周章,还派人去调查她!

陈雅欣知道鱼儿已经成功的上钩,嘴角露出一丝得逞的笑容,若有似无。

“我只有一个要求,而且我认为你一定非常乐意帮助我。”

呦,天下竟然会有这等好事,陈雅欣的话成功的勾起了贺影的好奇心。

“行了,别卖关子了,直接说吧。”弯弯绕绕的,心累。

“很简单,我需要你帮我一起对付贺茜。”

“贺茜?”贺影有些惊讶,她万万没想到,这女人要对付的人竟然是贺茜那个贱女人。

这下倒是有趣了,竟然有人会讨厌贺茜那作的要死假的要死的女人,哈,对付贺茜,她当然很愿意了。

“成交!”贺影伸出手,“那就祝大家合作愉快吧。”

两手相握,代表着结盟成功,两人嘴角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。是敌非友,贺影心里的防备终于卸了下来,她变得不再拘束,自动开启了八卦模式。

“对了,你叫什么名字?”说了这么半天,她连对方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。

“陈雅欣。”

贺影百无聊赖的搅动着杯中的咖啡,状似随意的问道:“你很讨厌贺茜?”

这不是废话嘛,不讨厌用得着对付她吗,这女人脑子缺根筋嘛。“那你为什么讨厌她?”

贺影呶呶嘴,“这还用说嘛,那女人一看就好假,一副烂好人的模样,实际上她的心眼多了去了。偏偏那些人都被她骗的团团转,都以为她多好多善良多孝顺,我呸,一群傻子。”

陈雅欣深表赞同的点点头,“对,那女人假的很,动不动就装大度博同情,看着都让人恶心。”

“哈,总算找到一个明白人,我从小到大都特别讨厌她,她其实就是个绿茶婊,却偏偏喜欢装白莲花,真是恶心。”

贺茜骂她的这句话,她会记一辈子。要是真的是一个乖乖女,会说出这样低俗的话来吗。呵,真是信了她的邪了。

“你说的真的太对了,我的前男友们都是这样被她抢走的。”这是她一辈子的恨。

前男友们,贺影敏感的抓住了关键词,们?她瞠目结舌的看着陈雅欣,“她抢走了你几个男朋友?”

“两个。”陈雅欣淡定的俏脸终于有了一点点的走样,“几乎在同时,我当时刚分手的男朋友和现男友都喜欢上了她,因此要和我分手。”

天呐,真没看出来,贺茜不仅假,还这么的贱。抢人男朋友这种事情,她竟然也做的出来。

“那你有没有打她?”她可是真真切切的挨了一顿揍啊,脸肿了不说,就连头皮都是疼的。

陈雅欣摇摇头,“没有。我没机会,那两个男人都特别的护着她,根本都不让我靠近她。”

卧槽,凭什么都是插足别人的爱情,贺茜就那么好命,遇到的男人一个二个的争当她的骑士。而她的男人却把她看成了臭狗屎。

贺影的心瞬间又不平衡了,不过她装作很不可思议的模样,惊讶的说道:“呀,没想到贺茜竟然是这种女人。你好可怜啊,当时一定快气炸了吧。要是我,早就崩溃了。”

“气?何止是气,我恨不得她死!”此仇不报,誓不罢休。

敌人的意志越坚定,她就越高兴。火越烧越旺才好,她不介意再加几把柴,或者再加几壶油。

“正常,我要是你,肯定也恨不得她马上去死。不过,我听说她有男朋友了,还怀孕了不是?”

“怀孕?”陈雅欣冷哼,“那贱种有什么资格活着,他不配!”

贺影灵机一动,她睁大了眼睛,“你…”不是她想的那样吧。若是真的,那也太大快人心了。

陈雅欣没有说话,只是点点头。

贺影捂着嘴,来掩饰即将脱口而出的大笑,爽,真的是太爽了。这就叫做恶有恶报啊。

“干得漂亮!”对待真朋友,她大方的给予赞美。“那是她和谁的孩子?”

“我前男友的。他和我分手之后,就和那贱人在一起了,任凭我怎么劝,他都不回头,还对我冷言冷语,真不知道那贱人给他灌了什么迷魂汤了。让他这么死心塌地的爱着那贱人。”

同样都是女人,同样都是贺家的女儿,这待遇真的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。贺影的心已经严重的失衡,已经扭曲到一种难以叙述的地步了。

“你做的很对,就该给她一个教训。后来呢,他们分手没?”

陈雅欣摇摇头,这也是让她无奈的地方,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,许安还是态度坚定。本来她还有些惴惴不安,那贱人一定会趁此机会向许安告状,因此,她一直等着他来兴师问罪。

然后,她再趁机反诬贺茜,就算他们没有分开,那许安的心里也不会太舒服。只要他的心里有了疙瘩,那么她就不愁他们不分手。

可是许安一直没有,她以为他们已经分开了,可是她鼓起勇气给许安发短信,他只回了一个字,滚!

陈雅欣恨的咬紧了后槽牙。

“那男人是不是傻?”天下竟然还会有这么好的男人?她怎么就没有遇到!

“谁说不是呢。”何止是傻,简直是傻到家了!

贺影有些不确定的问道:“你这么恨贺茜,是因为你还爱着前男友吗?”

陈雅欣毫不犹豫的点点头,“爱,我这辈子最爱的人就是他了。就算大家没有在一起的可能了,我也不想让他和贺茜那贱人在一起。”

“没事,以后有我帮你,我最大的乐趣就是看到贺茜出丑,更何况她还做了这份人神共愤的事情。大家要让所有的人都看清她丑陋的真面目。”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