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888亚洲城
ca888亚洲城 > 娇妻太磨人 > 第一百二十七章 疯言疯语疯女人

第一百二十七章 疯言疯语疯女人

手机阅读

贺大伯气的不想说话,也无意和她说明过多,窝囊废就窝囊废啊,谁叫他就是没本事呢。有本事的话,他就不会生出这么一个没有人性的女儿!

贺影现在就是一个疯子,还是一个自以为是的疯子。她一厢情愿的活在自己臆想出来的象牙塔里面,认为所有的人都应该像众星拱月般将她围在中间。

听从她的命令,成为她衷心的奴仆。轻微的自恋可以有,这是自信的表现,可是极度的自恋,那就让人受不了了,更何况还一根筋的钻牛角尖,那就让人更加的忍无可忍。

有那公主病,也得看看自己有没有那公主命。

“贺影,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,讲话可是要讲良心的。”她的宝贝女儿算是伤透了她的心,听到贺影如此癫狂的指责,钟云香也不乐意了,她板着一张脸,严肃的指责,“虽然大家没有让你过上顶好的生活,可是该有你的吃穿用度,大家可是一点没少!”

一般的任性发脾气,她都可以忍,但是涉及到了原则问题,说什么也不能忍。

“是没少,但是和别的同学比,我就是个土包子。人家每天都穿着漂漂亮亮的衣服,都不带重样的,人家的爸爸都是老总级别的人物,而我的爸爸只是一个卑微的工人…”

贺影的话还没说完,钟云香已经忍无可忍的甩了她一巴掌,“这是你应该说的话吗,怎么了,大家是工人怎么了,大家从一无所有到现在的富裕生活,全是靠大家自己的双手挣的。你有什么资格看不起大家!”

这死丫头说的都是什么鬼话,简直太让人伤心了。钟云香气的直咳嗽,贺大伯急忙为她拍背顺气,可效果微乎其微。

“她说她的,大家就当没听见好了,你跟她争辩什么。她怎么想,我都不在乎。你也别生气了,身体刚好一点,别因为这不孝女,病情又加重了,那就不值得了。”

“你又打我!”贺影抓狂了,“你凭什么打我,我哪点说的不对了,怎么着,不愿意听实话是吗?可是现实就是这样。都怪你们没本事,否则我也不至于过这种烂日子,简直糟透了!”

没本事?烂日子?糟透了!钟云香只觉得心里被什么堵住了,呼吸不上来。他们为了她辛辛苦苦,兢兢业业,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工作,为她付出了一百二十分的努力,结果换来了什么!

糟透了!是啊,她的人生真的是糟透了,分不清什么才是她人生的重点。本末倒置的人生有什么幸福可言。

“不愿意过,就给我滚!我就当没有生过你,滚!”

当初有多爱,现在就有多失望。钟云香怒火攻心,上气不接下气,脸色憋的通红。贺大伯急忙安抚,没有多看一眼贺影。

早在几年前,他的心都已经死了。贺影的自私自利言语犀利他早已经见识过了,虽然是亲生女儿,可是他们之间的关系,一点都不亲厚。

说是陌生人,也一点都不为过。

“滚?我为什么要滚,这是我的家!”房产证上写的可是她的名,她才是正儿八经的主人。

“好好好!”钟云香气急反笑,只是那笑容苦涩极了。“我真的是养了一个好闺女啊。老公,收拾东西去,她不走,咱们走!”

以前种的恶因,如今结的毒果。真的是举头三尺有神明,人在做,天在看啊。

天道好轮回,苍天从来都没有饶过谁!

贺大伯长叹一口气,沉默的转过身,朝房间走去。不过中年的他,体态佝偻,鬓角的银发在太阳的照耀下,泛着银色的光芒。

“这下你满意了?大家不在你的面前晃悠,不碍你的眼。”钟云香受伤的看着一脸冷漠的贺影,“小影,在你的心中,我和你爸爸算什么。大家辛辛苦苦的把你养大…”

贺影不耐烦的打断了钟云香的哭诉,“别再说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了,你们含辛茹苦的把我养大,那是你们的责任和义务,是你们自愿的。又不是我逼你们的,干嘛要把你们的想法强加到我的头上。”

这都是什么混账话啊,钟云香真的是一分钟都待不下去了。再和这个不孝女说一句话,她铁定是第一个被气死的人了。

“从今天开始,”愤怒的声音带着一丝丝的颤抖,“你过你的桥,我走我的路,咱们桥归桥,路归路!”

呵,竟然威胁她?真能耐了!

贺影的俏脸荡漾着一抹讥讽的笑意,“吓我?我是被吓大的吗。妈,不是我瞧不起你,你就是个纸老虎,外强中干。威胁我?我无惧。你想怎样都行,我无所谓,也不在乎。”

哀莫大于心死,钟云香定定的看着那毫不在乎的俏脸,沉默的转身,然后离去。

贺影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收拾东西,钟云香看到她一副防狼的样子,心痛的滴血。她这是在担心他们多拿东西吗?

“老公,走吧。”生活了二十多年,第一次想要迫不及待的逃离。

贺影本来以为钟云香只是说说而已,就算真走,过两天也会自动回来。之所以这次会搞得这么声势浩大,目的在于吓她,或者是逼她就范。

钟云香想拉拢她和她老爸之间的关系,她一直都知道。可是没办法,有些思想已经根深蒂固,或者说他们父母二人天性凉薄,握手言欢的可能几乎微乎其微。

信心满满的贺影等呀等,半个月过去了,钟云香没有一点要回来的意思。电话没有打一个,短信没有发一条,就连微信也没有一点信息,哪怕是一个点赞都没有。

她好像彻底的消失了,无声无息,无影无踪。

翻开她的朋友圈,浏览她每天发的动态,发现她每天的日子轻松自在,那惬意的模样刺痛了贺影的眼睛。

她没有消失,甚至生活的更加有滋有味。只是,她彻底的从她的生活里面消失了。

贺影恨得咬牙切齿,她怎么能够这样对她!她们本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亲密的人,可是她却抛弃了她,和她讨厌的人双宿双飞。

她恨,史无前例的恨!

这半个月她过的醉生梦死昏天暗地,自诩最爱她的人却在风流,心里的不平衡让贺影的暴脾气又犯了。

她愤怒的按下早已烂记于心的号码,在接通的瞬间,噼里啪啦的就是一阵臭骂,怎么难听怎么说,力求在最小的范围内,最狠的刺伤她的心。

钟云香一直沉默,直到贺影骂累了,没有声音了,她这才挂断了电话。

空气弥漫着受伤的味道,贺大伯看着脸色苍白的日子,沉重的叹了一口气,“云香,是我的失职啊,才让她变成了现在这副不忠不孝的死样子。”

“不,这些与你无关,人性使然,怨不得任何人。我也曾教过她礼义廉耻,可是随着年龄的渐长,她全部都还给了我。”

现在说对与错没有任何意义,他们还尽的责任和义务履行完毕,至于剩下的路要怎么走,那是她的事情,和他们没有一点关系。

“子不教父之过,如果我能多花一点心思在她的身上,她也不至于变得这么混账。”

“你还不是为了让她过的好一点,才那么拼死拼活的。这丫头的心啊,比针眼都小。她心情不好,看谁都不顺眼,首当其冲的就是大家了。”

贺大伯叹了一口气,亡羊补牢,为时晚矣。现在检讨和悔恨都已经无济于事了。

时间不会倒流,这天底下也没有悔恨药可以卖。除了自怨自艾徒增伤感,没有任何意义。

“找机会还是和她谈谈吧。”贺大伯沉默了半晌,“毕竟是亲生女儿,不为别的,只为避免她因为想不开,而误入歧途了。”

钟云香无奈的点点头,同意了丈夫的意见。她有些感慨的说道:“同样都是贺家的女儿,为啥一个让人恨的咬牙切齿,一个却好的让人赞不绝口。”

果然,好孩子都是别人家的孩子。真的是人气人,气死个人啊。

“贺茜那丫头要是咱闺女就好咯,咱们现在早就颐养天年了。还是二弟就福啊,有这么一个暖心懂事的闺女。”

钟云香赞同的点点头,弟弟弟妹知道他们从家里搬出来之后,立马杀到了宿舍,非要他们搬到他家去住。

说什么房子空着也是空着,她身体不好,住在一起也好有个照应。他们四个无所事事的老头老太太,还能凑成一桌,打打牌什么的,消磨消磨时间。

他们自然不能去了,谢绝了弟妹的好意,他们安居于这狭小的房间内。弥补这些年不在一起的时间,重温一下当年的美好。

本以为事情也就这样了,没想到贺茜知道了之后,先是打电话劝慰,被他们拒绝了之后,还特地大老远的从帝都跑了回来,亲自上门来请人。

那熟稔的亲密,好似他们之间没有一点点的过节。想起过去自己办的挫事,钟云香老脸一红,难受极了。

这以德报怨让她惭愧不已。

最终他们还是没有搬过去,诚实的告知了理由,他们也就没有再勉强他了。但是温暖已经送到了心中,除了感激还有感动。

又想起疯言疯语的女儿,老两口的心中又是一阵的惆怅。

贺影昏昏沉沉的过了半个月,每天都是醉的一塌糊涂,喝的醉醺醺的,干净的地板上摆满了酒瓶子。

谁说一醉解千愁,分明是举杯消愁愁更愁啊。

踢开碍事的酒瓶子,贺影歪歪扭扭的走到厕所,吐的是惊天动地的,然后又像傻瓜一样,抱着马桶睡的是天昏暗地。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