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888亚洲城
ca888亚洲城 > 娇妻太磨人 > 第一百二十六章 爱情的名义

第一百二十六章 爱情的名义

手机阅读

“这下你满意了吧。”贺影恨恨地瞪着一脸歉意的周婉君,眼眸深处闪烁着仇恨的花火。“你的目的不就是想让我身败名裂吗,现在你的目的达到了,在这里装什么好人!”

道歉?道歉能挽回她变了质的爱情吗?钟千祥混蛋,她周婉君也好不到哪里去!这对贱男贱女,这辈子她都会记得他们,每天都会在心里默默的咒骂他们,祖宗十八代,一天都不落下!

她得不到幸福,他们也休想幸福!

“我并没有想要毁了你!”这绝对是真心话!

“可是,你已经毁了,”贺影斜眼冷瞥,“而且毁的很彻底!”她现在就像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,无地自容。

贺影的态度很恶劣,周婉君忍了。她双手环胸,淡淡的问了一句,“在今天之前,你后不悔恨和钟千祥在一起,后不悔恨插足别人的爱情?”

“你问这个还有什么意义,”贺影的脸色一白,有片刻的慌张,但她很快就镇定了下来,继续冷言冷语,“过程并不重要,我只看结果!我只知道现在最受伤的人是我,你们两个连起手来欺负我!”

她有什么哭诉的资格!天作孽犹可恕,自作孽不可活!

“你之所以会受伤,纯属你自找的,以爱情的名义去祸害别人的爱情,就是作!天道好轮回,活该!”对着贺影比了一个中指,周婉君施施然的离开。

没有了怒火冲冲,她优雅又高贵,气质如兰。真气质和装气质立见高下,根本就是云朵和烂泥之间的差别。

一个是真凤凰,一个是披着凤凰皮的野鸡!

“你…”还没有准备好措辞,窈窕倩影已经消失在了企业的门口。

三下五去二的收下了一下东西,贺影连道别的话都没有说,在同事鄙夷的目光下,灰溜溜的走了。气急败坏的回到家里,一室的清冷,冰凉的空气似乎也在无情的嘲笑她的狼狈。

“啊!”贺影愤怒的踹沙发,却疼的她抱着脚蹲在了地上。

她一定是这天底下最可怜的人了,爹不疼娘不爱,谈了个男朋友还是十足十的渣男。现在连一个破沙发也欺负她,真的是人倒霉的时候,连喝水都塞牙缝!

“啊啊啊!”贺影歇斯底里的尖叫,后又崩溃的大哭。眼泪鼻涕在俏脸上汇聚成江海,泪雨滂沱。

一瘸一拐的走回房间,越想越气的她愤怒的将房间里面能摔的东西摔了一地,无力的躺在床上,贺影捂着躲在被子里面痛哭。

豪门之梦的破碎,让她最难以接受。为了踏入豪门,她失去了太多。如今更是沦为笑柄,这让她如何不恨,如何不怨,如何不伤!

哭累了就睡,睡醒了继续哭,昏昏沉沉的过了一天,直到她脆弱的胃再也忍受不了过度的饥饿,大唱起了空城计,贺影这才无力的爬了起来。

才下床,就听到了大门开启的声音,贺大伯掺着钟云香走了进来。两人相视一笑,脸上都带着一抹温情。

这次来势汹汹的病情,和死神的擦肩而过,让钟云香幡然醒悟,对于生命的领悟又近了一步。人生苦短,前半辈子已经奉献给了贺影,下半辈子,她要为自己而活!

和贺大伯之间剑拔弩张的关系不复存在,这是她最开心的事情了。到了他们这个年纪说爱,有些不伦不类,但是她内心里最渴望的,就是他们能够回到最初。

相敬如宾,举案齐眉。

钟云香看到贺影的包在家,有些诧异,但是她没有像过去那样,急不可耐的冲到她的房间问东问西。既然决定彻底的放手不管,那她就眼不见为净吧。

她现在的身体欠佳,不适合再一次的吵闹,不想吵架的最佳方式就是避而不见。

然而山不去默罕默德,默罕默德就去山。夫妻两人才打开房门,贺影就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。

“你怎么这么一副鬼样子?”瞧着女儿俏脸上如死尸般的苍白,贺大伯有些瞠目。

听到丈夫这别扭的关心,钟云香忍不住笑了,唉,原来她不知道,现在才明白,她的丈夫就是一个别扭又可爱的男人呐。

“你会关心我?”贺影冷笑,“今天太阳真的是从西边升起来了!”

“真是不可理喻!”贺大伯率先进了屋。

钟云香嘴角微抽的看着这对一见面就整火的父女,无奈的抚额。什么时候,他们两个才能友好的相处,不要让她夹在中间左右为难。

“小影,你怎么能这样和你爸说话呢?”这孩子学习的礼貌都跑到哪里去了。

“不然你要我怎么和他说话,”贺影冷漠的笑了,清冷的笑容里面带着鄙夷,“像你这样没骨头,只要对你笑一下,你就屁颠屁颠的跑过去讨好他?呵,我可做不到这么卑躬屈膝的事情!”

钟云香气的直发抖,这就是她二十多年捧在手里,极尽呵护的女儿?还不如她一直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的侄女关心她。

她本来以为,贺家弟妹看她一次就算是给够她面子了,没想到在她住院的这两天,他们两个天天都来看她。就连贺茜知道她生病之后,也主动的打来电话,关心的询问她的病情。

浓浓的关心让她如沐春风,通身暖洋洋的。没想到,回家之后,亲生女儿却给了她当头一棒,不但冷若冰霜,甚至还冷言冷语。

“你这个不孝女!”钟云香愤怒的摔门,将那张布满了厌恶的小脸,拒之门外!

贺影冷笑,怒哼一声,自己没骨气,还要怪她说话太直,虚伪!

自己动手丰衣足食。贺影虽然是女子,但一样遵守着君子远庖厨的信条,锅碗瓢盆她认得,如何做出一盘美味的菜来,她不会。

乱七八糟的做出一盘黑暗料理,贺影吃了一口就吐了出来,艾玛,这是什么鬼,甜死了!她明明没有放糖,怎么会这么甜!

拿起刚才装‘盐’的罐子仔细一瞧,她瞠目结舌的发现,那不是盐,而是糖!怪不得那么难吃,搞半天她放错调料了。

嫌弃的将几乎没有动过的菜倒进了垃圾桶,她撇撇嘴,摸了摸饿的瘪瘪的肚子,拿上钱包,穿着拖鞋就出去了。

民以食为天,她现在饿的快死了!人是铁饭是钢,一顿不吃饿得慌!

吃饱喝足,回到家里,刚打开房门,就闻到了熟悉的饭菜香味。

贺影的心瞬间不平衡了,他们分明是故意的,明知道她饿的要命,却躲在房间里面不出来,等她走之后,他们才出来做饭。

如此的居心叵测,费尽心机,就是为了不想搭理她。想要她自生自灭。

天底下有没有这么丧尽天良的父母,她的亲爸妈绝对是得天独厚的一对。

贺影怒火三丈的走向厨房,钟云香看到女儿回来,微笑着正准备打招呼,却见她脸色难看的走到她的面前,二话不说的就把她手中的盘子给挥到了地上。

刚出锅的菜滚烫无比,钟云香忍不住痛呼出声,贺大伯听到声音立马走出卧室,急忙拉着妻子的手放在水龙头下冲。

手上红了一片,贺大伯忍无可忍的怒斥,“贺影,你发什么疯!”

“我发什么疯?”贺影冷笑,“我就发这样的疯,怎样,你要拿我怎样!打我吗?”她指了指自己的俏脸,“来,往这里打,像上次那样,再给我一巴掌。”

贺大伯气的直抖,钟云香拍了拍他的胳膊,示意他不要放在心上。

“小影,你怎么能这么对你爸爸说话呢,快给你爸爸道歉。”

虽然心有不愉,但是她不想让女儿和丈夫之间的关系这么糟。都怪她过去对贺影太过宠爱,才让她的性格变得这么的娇纵,心胸这么的狭窄,只要有不如意的地方,就变得不可理喻。

“道歉?”想都别想!

钟云香点点头,“为你刚才的态度道歉。”

“态度?我态度怎么了,那就是我的态度。爱看就看,不爱看就滚,没人强迫你非要看!”妈的,谁不让她好过,谁都别想好好的过。

“小影!”钟云香忍无可忍,“你怎么说话的!”

她刚才竟然让他们滚!这孩子疯魔了吗,连最基本的礼仪道德都没有了。

“实话实说呗,”贺影愤怒的指着钟云香,“你现在完全不把我放在心里,明明知道我饿了,却藏在房间里面不出来。你分明就是故意的,故意的想要饿死我!”

这孩子怎么能把她想的这么恶毒,怎么能这样冤枉她呢,钟云香止不住的心寒。

“小影,你怎么能这样说妈妈呢?”她不可思议的看着贺影,眼睛因为过度的惊讶,有些怒目圆睁的感觉。“妈妈刚出院,身体还没恢复完全,刚回到家有些累,所以就回房间休息了。”

并不是她说的故意而为之啊。就算刚才生了她的气,但也从来没想过不管她的死活啊。

钟云香说的诚心诚意,然而贺影却并不领情,她讥讽的笑了,“呵,说的好听。反正事情你们做了,你们想怎么说都行,我又不是你们肚子里的蛔虫,辨别不了真伪!”

“小影你…”怎么这么不可理喻!

贺大伯实在听不下去了,瞧瞧瞧瞧,这是为人子女并且还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,应该面对父母的态度吗。

“你对她说那么多干什么,她听的进去吗?贺影,你现在翅膀长硬了,瞧不起你父母了,是吧?”

似乎被说中了心事,贺影的表情有些狰狞,“对!就是嫌弃你们没有半点本事,没有给我一个富裕的家境,让我处处低人一等!都是你们害得我,都是你们!”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