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888亚洲城
ca888亚洲城 > 娇妻太磨人 > 第一百二十五章 原装货和二手货

第一百二十五章 原装货和二手货

手机阅读

贺影自从听到钟千祥的声音之后,就如同雷劈了一样,脸色苍白的定在原地。她的心里掀起了惊天骇浪,再也没有了之前的洋洋得意,突然变得惴惴不安起来。

虽然她很想装作若无其事,可是颤抖的小手还是出卖了她此时的心情。她直觉一会儿肯定会发生她不愿意看到的事情,别问为什么她会如此的笃定,女人的第六感一向很灵。

有些紧张,有些纠结,可是她又忍不住的期待,她爱的男人是否会为了她守贞到底!

此刻贺影的心情很矛盾,内心里面的剧烈挣扎,让她的脸色看起来有些狰狞。

接下来的剧情果然翻转了,既在意料之内也在情理之中,钟千祥就像是一个没有骨头的男人,更像是一只摇尾乞怜的狗,几乎在一开始就没有尊严的讨好着周婉君。

刚接通的时候,听到他不耐烦的语气她还在暗喜,结果还没等她出言讽刺那异想天开的女人,他瞬间的变化几乎让她目瞪口呆。这还是那个在她面前很man很酷的男人吗?

不,绝对不是!贺影有些无法接受,她目光灼灼的顶着周婉君手中的手机,灼热且狠毒,就像是啐了毒的蛇,阴狠又冰冷。

周婉君的鄙夷轻视太过明显,她想要忽视都不太容易。

“哦,你想我?有多想我啊?”周婉君故意看了一眼贺影,虽然只是一个很普通的眼神,还是气的她半死,忍不住的想要吐一口老血。

贱人,用不用当着她的面和那个贱男人调情,她都已经够伤心了,还要心狠手辣的在她的伤口上插刀子,简直就是个混蛋,臭不要脸的大混蛋!

“我天天晚上想你想得睡不着觉,都瘦了一圈了,要不你回来摸摸看,好不好?”请求女人回心转意的最佳方式,就是在床上整的她服服贴贴,让她醉生梦死,让她一分钟都不想离开他!

这个死不要脸的贱男人,她还没有原谅他嘞,就又开始骚浪贱了。这么油腔滑调的男人,真不知道她过去是怎么忍得下去的。没脸没皮,还没有一点点的能力,要是没有富有的家庭做他耀武扬威的依靠,他恐怕早就饿死了。

这种废柴,江山易改本性难移!

“可惜啊,家花不如野花香啊。你不是认识了一个小辣椒嘛,不仅长的漂亮,身材又棒,你不是被她迷的神魂颠倒,为了她乐不思蜀,宁愿让我在冷风中哭泣,也不愿人家在阳光下枯萎嘛。”

这暗示简直不要太明显,听到点名,贺影的小手紧握成拳,内心里在不断的祈祷,希翼刚才他对周婉君说的一切都是幻觉,他爱的还是自己,就像他刚才说的那样,他最爱的就是她!

不要伤害她,她那么爱他,虽然爱情不纯碎,但她最爱的就是他了!

“那个女人就是玩玩而已嘛,”主动送上门的美女,拒绝了才是傻子。“只有你,才有资格成为钟太太。”

贺影傻了,脑海里不断回放着,那个女人就是玩玩而已嘛。玩玩而已!他对她只是玩玩而已!

过去的海誓山盟犹言在耳,那么深情的告白,不过是他的口头禅。而她,竟然当真了。

泪水无声无息的落下,贺影心碎成渣。而周婉君也没有高兴到哪里去,俏脸上没有一点笑意,她面无表情的质问那花心大萝卜,“你玩弄爱情?”

爱情是神圣的,这个臭不要脸的混蛋,真应该把他侵猪笼了。

“拜托,现在是什么时代了,玩女人不是很正常的吗。不过我保证,只要结婚后,我只对你一心一意。”当然,暗度陈仓的事情,还是私下里进行比较好。

女人太麻烦了,明明是一件小事,却像是发生了什么天大的事情一样,搞得他要不停的说明,烦不胜烦!

“你是个混蛋!”周婉君火大的吼道,“这辈子我都不会嫁给你的,你趁早死了这心吧。”

不给钟千祥说话的机会,周婉君径直挂断了电话。那么自以为是的男人,多听他说一句话,都是对生命的严重浪费。

“这就是你爱的男人?”周婉君定定的看着贺影,“我明确的告诉你,这种永远改不了吃屎的男人,我不要。你想要,就尽管拿去。”

贺影动了动嘴,没有说话。

“只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,这种改不了吃屎的浪子,若你期待他有回头的那一天,那你就只管等着吧。只怕等到你人老珠黄,他的心也不可能在你的身上。”

她知道周婉君说的是事实,可是这话为什么听着那么刺耳。

被挂断了电话的钟千祥怒火中烧,一脚踹到了豪华的办公桌上,疼的他抱着脚哇哇直叫。

“shit!”真的是流年不利,就连破桌子也和他作对,简直太可恶了。“神经病啊,实话不听,假话又说太假,怎么这么难伺候啊!”

这死女人真的太难缠了,去他女乃女乃的,他不伺候了。受了一肚子的鸟气,他要到小辣椒那里寻找安慰。

贺影神情复杂的看着手中响着的手机,有些犹豫不决。

“接,”周婉君神情淡漠,“看看他会对你说些什么!”绝对会让她彻底的死心。

贺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这才接了电话。

几乎在接通的瞬间,略带怨气的男声自话筒里传出。“小辣椒,我在老地方等你!”

“千祥,你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“你说我找你能有什么事!”一向干脆利落的女人,怎么今天也变得婆婆妈妈的了。“我心情不爽,过来陪我!”陪吃陪喝陪玩!

贺影心碎,回想起刚才他冷漠无情的话语,她就无法平静。

“千祥,我在你的心里是什么位置?”哪怕只是一个角落的位置,她也欣喜若狂,她就愿意如飞蛾扑火那般,轰轰烈烈的爱他,就算是金屋藏娇,也无所谓!

只要,他的心里有她一点点的位置,她就有战斗下去的勇气!

“你在罗里吧嗦的说些什么啊。你不是说过吗,只要我需要你,你就会第一时间陪着我吗?现在我需要你,赶紧过来!”

他的忍耐可是有限的,现在已经频临爆发的边缘了。

“你到底爱不爱我?”为什么感觉,她那么像是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女支女呢!

妈的,这女人有完没完,钟千祥火了,他都已经够烦了,这女人还磨磨唧唧的,简直烦死了!

“你今天怎么回事,同样的问题你要让我回答你几遍。成人间的游戏玩不起你就不要玩,大家之间只不过是各取所需而已,你要我的钱,我要你的身体,最后得了便宜你还要卖乖,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。”

“这就是你的真心话?”天呐,心痛的快要不能呼吸了,贺影哽咽,“你从来没有爱过我?”

女人真的是一种麻烦的物种,钟千祥懒的再虚以委蛇,索性说开了。

“我自然是爱你的,”贺影还没来得及高兴,钟千祥接下来的话,让她如坠冰窟。“我爱你的身体罢了,还有你热情似火的模样,伺候的我很爽。要不是你今天奇奇怪怪,我可能会一直和你保持火包友的关系,毕竟大家在床上还是很默契的。”

他要的是女人而已,当然,必须是漂亮的女人。

“那你之前说要和我结婚…”极度悲伤后的愤怒,“也是骗我的!”

“哈,”钟千祥好似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,笑的很夸张。“说说而已,相信你就傻了。哎哟现在还有你这样的傻姑娘,真的是稀有物种嘛。”

没听说过一句话吗,男人的话靠得住,母猪都能上树了喂!

竟然真的是骗她的!他伤了她的心,不仅没有一点点的歉意,反而还有一丝丝幸灾乐祸的样子,真的是太过分了。

“所以,从开始到现在,你一直都是和我玩玩而已?”

“终于聪明了一回。”自以为是的小幽默一点都不幽默。“玩玩而已嘛,只是解决生理需要罢了。你舒服了,我也舒服,这很完美,是谁我都不在乎。当然你想的很漂亮,这让我心花怒放。”

“玩玩而已!”

“对啊。娶老婆可不是小事,更何况我在这件事上相当有洁癖。你都不是原装的了,二手货自然不在我考虑的范围之内。”

天呐,这男人讲话好毒舌好没品好伤心啊,本来还置身事外的女同事们听到这见鬼的理论,忍不住的对着手机的方向,鄙夷的比了一根中指!

也不想想自己的那根被多少人用过了,居然还妄想找一个纯洁的女孩来糟蹋,还嘲笑别人不是处。

“钟千祥,你个王八蛋,滚蛋,我再也不要看到你了!”

原装货和二手货的理论彻底的伤了贺影,自她认识钟千祥以来,这是她第一次挂他电话。当然,也是最后一次,她以后绝对不要再和这个混蛋有任何的焦急。

贺影除了心伤,还有无地自容。刚才所发生的一切,都在众目睽睽之下,所有的话,全部都让人听见了。除非她脸皮极厚,或者是心理承受能力够强大,否则她实在受不了那各种鄙夷和轻视!

企业绝对不能呆了,除了辞职已经别无他法。

“我辞职!”

经理点了点头,就算她不说,他也不会让她继续呆在这里了。

在各种心塞的注视着,贺影麻木的收拾着东西。

“对不起。”她虽然生气,但是对于她的不理智行为,她还是很抱歉。

周婉君虽然出生于富贵之家,但是她身上并没有富家千金胡搅蛮缠嚣张跋扈的特点。刚开始,她是被气昏头了,才会有那么不理智的行为,要是因此毁了一个女人的一生,那么她良心难安。

她没想到事情会闹成这个样子,更没想到,那男人竟然如此的恶心!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