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888亚洲城
ca888亚洲城 > 娇妻太磨人 > 第一百二十三章 再劈腿就劈了你的腿

第一百二十三章 再劈腿就劈了你的腿

手机阅读

啧啧啧,真的是天作孽犹可恕,自作孽不可活啊。世风日下,原来如雪莲般高雅圣洁的女人,实际上肮脏至极。被正牌女友找上门来,当着众人的面被暴打,也真够丢人的。

虽然很不耻贺影的为人,但现在是外敌入侵,他们需要同仇敌忾。安内必须攘外,所以该拉架的拉架,该安慰的安慰。本来分工明确的办公室此时乱做了一团,桌子上的东西乱七八糟,也散落一地。

“这位小姐,请你理智一些。这里是办公室,不是处理私事的场所。你要是有什么事情,请选择下班的时间。现在,请你离开!”经理火冒三丈,这都是什么破事啊,真闹心!!

周婉君可不是好打发的主,火大的她严词拒绝了经理的要求。“不行,,今天要不给我说个一二三出来,我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。你这么包庇她,看来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啊。”她眯着眼睛笑,“我只找你问问,你老婆知道么?”

她今天要是不把那贱人扭曲的世界观给掰正了,她周婉君三个字倒过来写。敢抢她的男人,也得看她愿不愿意。除非她不要了,扔掉,她才能去捡。

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,经理的头上三条黑线。苍天作证,他对老婆大人可是一心一意,坚贞不渝的喂。

贺影不说话,一直在哭哭啼啼。周婉君最讨厌这种没多大本事,一遇到事情就哭哭啼啼的女人。眼泪泛滥不要钱是吧,哭哭哭,除了哭她还会做什么。

“哭什么哭,你有我痛吗?你抢了我的男人,我还没哭,你哭什么。你也不想想,当你和他在啪啪啪时,有没有想过另外一个女人的悲愤心情!”越想越气,真尼玛的烦躁。

贺影不甘示弱,“大家是真心相爱的,他爱的人是我!”

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秀眉微挑,带着一丝丝的鄙夷。

“自然是他告诉我的。他不爱你,可是你死活都不愿分手,他很痛苦!”贺影委屈兮兮的看着周婉君,低声恳求,“他不爱你,你又何必非要霸占着一个不爱你的男人。”

“你口中不爱我的男人,昨天晚上还死乞白赖的要上我的床,只是我没同意罢了。”周婉君斜眼暼了一眼脸色苍白的贺影,“他嘴上说着爱你,却臭不要脸的指天发誓,说这一辈子只会娶我当老婆。”

周婉君对着身后孔武有力的男人吼道,“傻站着干啥,当木头桩子吗,放开我,你把我胳膊都弄疼了。”见男人一脸的迟疑,她剧烈的挣扎,“我不动手了,现在我要给她上上德育课!”

这女人真的是力大无穷啊,被两个人架着,还能恣意的跳舞,也真的是服了。

不想被殃及池鱼的他们果断的放开了她的手,还很有眼力劲的现在角落里面,就怕被误伤。

“你说谎,”贺影不敢置信的摇头,美眸含泪,“他明明说过,等他甩了你,就会和我结婚的。”

“男人的话听听就行了,当真你就傻了。他们的话靠得住,母猪都会上树了。”这女的心里年龄不会只有八岁吧,太好骗了,怪不得被那个贱男人骗的团团转。

“不可能,不可能,我不相信,我不相信!”受到剧烈打击的贺影,俏脸煞白,没有一丝的血色。“他不会骗我的,不会!”

“你妈妈小的时候难道没有教育过你吗,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要拿,否则会遭报应的。我就问你,他如果真的不爱我,干嘛还要厚脸皮的围着我转,还想上我的床,和我*。”

“爱情是爱情,他那样做只是想疏解生理需求而已。”对,绝对是这样的。

卧槽,这女人是不是智障啊。

“那要你有什么用?”周婉君冷笑,“他找你的时候大多在晚上吧。你们的约会地点大多都是在酒店吧,干完那事之后是不是就分道扬镳了?”

贺影紧抿着嘴,拒绝回答。

“你不用说我也知道,他那根东西不知道多少女人用过了,狗改不了吃屎,没想到和我在一起之后,还是那么的不老实。你和他一样贱,明知道他有女朋友,还不要脸的勾引他,打你都是轻的。”

“不,你一定是骗我的!”

周婉君同情的看了一眼哭的犹如泪人的贺影,“你一定要这么自欺欺人嘛,我骗你对我有什么好处。”

“你想让我离开他。”一定是这样。

周婉君简直要被贺影给蠢笑了,她双手环胸,看着一脸菜色的经理,痞痞的说道:“我说经理,你们选拔人员的方式,真的让我很难苟同,这么没脑子的人,你们是怎么录取的!”

经理顿觉有一群乌鸦自头顶飞过,这话题怎么又转移到他这里了。

他刚想回答,周婉君却抢先开了口,“你是不是傻,连一点智商都没有吗,我既然敢把事情闹的这么大,那就说明,那垃圾男人,老娘不要了。”

只不过咽不下这口恶气罢了,不发泄出来,她早晚有一天会被憋死的。

周婉君前面说的什么,她全部都没听清,贺影自动过滤了碎渣,只听到了一句最重要的话,她有些惊喜的问道:“你说你不要他了,是不是?”

“嗯。”那垃圾男人要他干甚,动不动就给她劈腿,她很怕哪一天,她忍无可忍了,一个冲动之下,就真的劈了他的腿。

再狠一点,就让他成为新世纪的第一个太监!

“那大家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。”贺影喜极而泣。“这下,大家之间就没有阻碍了。”

我的老天啊,周婉君恨不得劈开贺影的脑子,想看看这女人脑子里面到底装的什么,空气还是大便?

“你就不怕他和你在一起后,照样沾花惹草。”

“不会,他说过的,他最爱我了,等大家结婚之后,他会一心一意的守在我身边的。”浪子回头金不换。

看着笑得很痴呆的女人,周婉君真的是无语了,“他说什么你都信?”是不是傻啊。

办公室里的女同事们,都用一种看白痴一样的目光看着贺影,眼里的鄙夷简直不要太明显。支撑智障,无疑在赤?裸裸的表明她们的智商也有问题。

本还围在贺影身边的女人,一个个都离她一米远,生怕她把痴傻传染给她们。

“嗯。我爱他,只要他说的,我都信!”

如果这女人真的和他分开了,那他不就是铁板钉钉的少奶奶了吗?哈哈,本来还想着还要再等待一段时间,没想到这女人就自动把机会送上门了,简直是天助她也。

贺影心里很清楚,经过这么一闹,她想要在企业里面若无其事的待下去,是绝对不可能的。同事眼中嘲笑和鄙夷的眼神她没有错过。

除非是她死皮不要脸,已经做好了孤独作战的准备,否则她只有卷铺盖走人,这一条路了。

所以,就算冒着被大家嘲笑的风险,她也要把自己包装成为了爱情飞蛾扑火的模样。更何况,这并不完全是在做戏,她是真的很爱那个男人。

她别无选择,工作和爱情,她至少要保住一个吧。

周婉君无语了,虽然她对她不仁,可是她却不想对她不义。贺影心里打的什么小算盘,她不能说能全部猜中吧,但是也猜的八九不离十。

唉,谁让她心地善良呢,以德报怨这种事情,就上演一次现实版的吧。

“别怪我没提醒你,大白天的不要做美梦。就算我和他分手,他也不会和你在一起的,更别提结婚了。”

“你别想挑拨离间,破坏大家的关系,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。”

周婉君冷笑,“挑拨离间?这样做对我有什么好处?”

那种贱男人。也只有她才会把他当宝贝。

“你不想分手,你是因为嫉妒我,所以才来这里耍疯闹事的。”

周婉君一头黑线,这女人真的是不见棺材不落泪,不撞南墙不回头啊。

“那大家就现场验证一下,你给他打电话,还是我来。”

贺影挣扎了半天,就在周婉君还要失去耐性的时候,她这才勉强的开了口,“我来打吧。”

“免提!”

贺影无奈之下,很不情愿的按了免提。男人一直没有接电话,同事们都是一脸看好戏的表情,气的她红了脸。包括一直对她有好感的经理,现在也一脸冷漠的看着她。

电话一直没有人接,就在贺影快要崩溃的时候,电话中午接通了。

“喂亲爱的,你怎么才接电话啊。”

“嗯,我刚在忙,没有听见。”忙着被他爸妈训斥。“怎么了,有事吗?”

“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吗?”贺影嘟着小嘴,委屈的撒娇。

那矫揉造作的神情,那肉麻兮兮的撒娇,让她情不自禁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。

好恶心啊,她早上刚吃的饭都要吐出来了。

“我没有那个意思,只是我最近真的很忙,所以近期不会去找你了。”忙着把他真性情的女友给追回来。

“好吧,那我等你电话哟。”贺影有些依依不舍,扫了一眼周婉君,看到她嘴角毫不掩饰的嘲讽,她突然有了一个好主意。“亲爱的,你爱不爱我?”

“爱,我爱你,最爱你了。”男人很快就传来了回应。

贺影挑衅的看了一眼周婉君,却见她对这话根本就无关痛痒,丝毫不受影响,无语的撇撇嘴后,恋恋不舍的挂断了电话。

“怎么样,听到了没有,他刚才说了,他最爱我了。”甜言蜜语无疑是她的定心丸,贺影笑得很得意,简直是神采飞扬。

如果她能成功的嫁到豪门,这破工作,她绝对不做了。哼!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