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888亚洲城
ca888亚洲城 > 娇妻太磨人 > 第一百二十二章 正牌女友找上门

第一百二十二章 正牌女友找上门

手机阅读

“什么!”贺大伯傻眼,“咱家这条件算是不错了,他们竟然还嫌弃!”有没有搞错啊。“而且咱们家贺茜,那可是个实打实的好姑娘,他们还有什么嫌弃的!”

“那家想必是个顶有钱的家庭了,用现代流行的语言就是豪门了。要不是贺茜喜欢小许,说什么我也不会同意这婚事的。我问过贺茜,小许早就独立出来了,好像就是不想子承父业。不过他是家中独子,有些责任,想逃也逃不掉!”

的确门不当户不对的,那也得看人家姑娘愿不愿意嫁啊。他们家虽然钱没有很多,但是骨气却很充足!

“那后来怎么办呢?”想必其中的细节一定十分精彩。

“小许的妈给他安排了一门相亲,也是豪门大户的女儿,结果小许直接把贺茜带去了,直言贺茜是他的未婚妻,把那姑娘气的不轻。他爸妈见说不动他,就找大家,希翼大家能劝贺茜离开小许。”

真够不要脸的,搞不定自己的儿子,就去骚扰人家姑娘的父母,这脸皮哟…

“那你们劝了吗?”

贺妈妈果断的摇了摇头,义正言辞的说道:“我为啥要劝,他们让我劝,我就去劝,岂不是很没有面子。我干啥要那么听他们的话!”

钟云香点了点头,附和道:“对,就应该这样。”

“要不是小许在那儿,不想让他为难,否则我早就把他们轰出去了,在人家的家里还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,真的很欠揍。”贺妈妈笑了笑,“不过,最后那对极品的夫妻是被自己的儿子轰出去的,和大家没有半毛钱的关系。”

“唉,”钟云香反握了握贺妈妈的手,“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,要不是为了儿女好,谁愿意做那恶人。不过听你刚才这么说,连自己儿子都那么厌恶他们,可见那对夫妻也好不到哪里去。”

“他们的心是好的,只是用错了方式。”

“你们已经够开明的了,贺茜也很乖巧,至少会听你们的意见。贺影就不是了。”一提到贺影,钟云香就忍不住红了眼眶,“她今天回来说谈朋友了,比她大了五六岁,这些我可以不计较,可是父母双亡,我不是怕她以后劳累了,说她两句,她就变得歇斯底里的,没有理智了。”

“大嫂…”贺妈妈能想像当时的场景,毕竟她可是亲自见识过的。

钟云香似乎心里承受了太多的委屈,今日有机会倾诉了,想要一吐为快。

“她怎么都不想想,我含辛茹苦的把她养大,会让她受委屈么,会害她么?”

贺妈妈为钟云香擦掉心酸的眼泪,除了叹气,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么可怜的母亲。语言的安慰太过苍白,而且她绞尽脑汁,也没有想出来贺影的半点优点!

“大嫂,别难过了,贺影现在是钻进牛角尖里去了,等她清醒了就会发现,你是为了她好!”

“她要是那么懂事就好了。”贺大伯气的是吹胡子瞪眼,“这个不孝女,根本就指望不着,我就当她死了!”

要是平常,听到丈夫如此说她的宝贝闺女,她一定会反驳两句,可是现在,钟云香被伤透了心,除了暗自垂泪,没有其他的动作。

“都是我小时候太宠爱她了,才让她的性子变得如此的凉薄。”想想都觉得是透心凉,“我从剧烈的敲门,到最后的无声无息,她竟然都没有出来看一眼。要不是老贺回来拿东西,恐怕我死在屋里,都没人知道!”

唉,三人同时叹了一口气!

“大嫂,你也别想了,想的多只会徒增烦恼罢了。儿孙自有儿孙福,你现在最重要的事,应该是和大哥好好休养身体,和和美美的把后半生过好就行了。”

贺爸爸看的很开,儿女不会一辈子和他们生活在一起的,陪他走完这一生的是他的老伴。所以,对老伴好,才是真的好!

“知道了。”贺大伯和钟云香同时点了点头,两人若有所悟的看了对方一眼,淡淡的笑了。

贺妈妈见钟云香的脸色有些苍白,“大嫂啊,你就好好休息吧,别想那么多了,把身体养好了,这才是重中之重。那大家就不打扰你们了,先回去了,明天再来看你!”

走出医院,贺爸爸牵着贺妈妈的手,两人相视一笑,皆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幸福的自己。

父亲的无视和母亲的不理解让贺影哭了一整夜,第二天顶着一双核桃眼去上班。就算她化了厚厚的妆容,可还是看起来很憔悴。

“贺影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“没事。”谢绝了同事的关心,贺影一个人趴在桌子上自怨自艾。

突然,办公室门口传来一阵骚动,办公室大门被人一脚踹开,伴随而来的还有一声狮吼。

“谁是贺影,给我滚出来!”

办公室里的人不约而同的蹙着眉,忍住捂耳的冲动,怒火冲天的瞪向噪音的来源处。只见一个身材高挑,衣着华贵的气质型美女,两脚站的与双肩同宽,双手掐着纤细的腰身,汪汪水眸愤怒的在办公室环绕了一圈。

“你找谁?”离她最近的男同事疑惑的问道。

“我刚才的声音还不够响亮吗?”周婉君瞪他,“还是说你耳朵聋了。贺影在不在,叫她给我滚出来。”

男同事指了指贺影所在的位置,呶呶嘴,“她在那里!”

姑奶奶别吼了,他的耳朵都快被聋了,现在还有回响。他这是招谁惹谁了,为啥受伤的总是无辜的他呢。

“找我?”还沉浸在无尽委屈里的贺影没有注意到门口的骚动。“有什么事情吗?”她并不认识这个靓丽的女人。

“你就是贺影?”穿着细高跟鞋的周婉君踩着重重的脚步,每一步犹如有千斤重,恨不得将地板踩出几个窟窿出来。

“你要干嘛?”

贺影看着怒气冲天的陌生女人,直觉上对方来者不善。俗话说的好,来者不善,善者不来,她情不自禁的自动开启了防备系统。

“我问你,你认不认识钟千祥?”

贺影的心颤了一下,“你问这个干啥?”她和钟千祥什么关系?

“我就问你认不认识,别磨磨唧唧的。”周婉君很不耐烦,卧槽,钟千祥那混蛋怎么会看上这种货色,就是脚踩两条船,也要找一个像样的对手才行啊。

这女人真的一点竞争力都没有!

“认识啊。”她当然认识,钟千祥就是她新交的男朋友啊。

“那你知不知道他有女朋友。”

贺影的脸色一白,她已经知道这女人的身份了。

周婉君知道她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了,索性也就不藏着掖着了,“你明知道他有女朋友,还要和他鬼混,你他妈的是不是贱啊!”

她最讨厌小三了。同样都是女人,何苦为难女人,让男人暗爽!还有,让另一个无辜的女人夜夜哭泣,她们的心里面会比较爽吗?要不要这么的变态!

不要脸的贱小三跟偷腥的贱男人一样,人人得而诛之,外加被胖揍一顿!

“让你不要脸,臭小三。”周婉君被怒气支配的力大无穷,她使劲的拽贺影的头发,还将她的头往办公桌上撞。“他妈的,你有毛病么,现在男人供大于求,你他妈的还用去抢别人的吗?是你天生下贱还是你贱的没事干!”

没想到那么一个时尚靓丽的美女竟然如此的彪悍,办公室里的所有人全被她迅雷不及掩耳的暴力举动,吓得像木头一样呆愣在那里,忘了他们应该上前拉架。

好焊的女人呐,他们还真是第一次见识到女人暴怒的样子。啧啧啧,好恐怖啊!办公室里胆小的男人,已经吓的瑟瑟发抖了。

贺影毫无反击之力,只能无助的捂着脸,以防她的盛世美颜也被这暴力女给毁了。

“真是瞎了你这张脸,好好的人不做,非要做一个下贱的畜牲。今天我就替你爸妈,好好的教育教育你!”周婉君越骂越怒越怒越骂,“还是说别人的男朋友那根比较耐用,xxooxx的你欲生欲死了,让你他妈的一再犯贱。”

最终还是贺影的顶头上司看不下去了,主要是周婉君的用词太过黄暴,饶是他都听的面红耳赤。

“去把她们拉开,在办公室闹成这样,成何体统!”

被上司钦点的和事佬这才如梦初醒,急忙跑到两女中间,劝架去了。

“住手住手,别打了,别打了!”艾玛,这女人上辈子是不是属恐龙的,力大无穷啊。

周婉君反手就对着和事佬的鼻子就是一拳,疼的他捂着鼻子跑到了一边。

城门失火不要殃及池鱼了喂,他很无辜的路人甲,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啊!

“你们两个一起去。”

被点名的男同事欲哭无泪,前车之鉴就站在角落里面呢,“经理,大家能不能不去啊。”

女人之间的战争,他们干啥要参与其中啊。

“你们说呢。”经理眼神凉凉,语气更凉凉。

接收到信号的两人立马信誓旦旦的说道:“大家这就去!”

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终于将缠斗的两人分开,男同事们累的是气喘吁吁。

“贺影,你没事吧。”虽然有些鄙夷贺影的做法,但她们毕竟是一起共事的人,该有的关心还是要有的。

“呜呜。”贺影不说话,只是坐在椅子上嚎啕大哭。精致的妆容被眼泪冲刷的惨不忍睹,柔顺的长发也乱的跟鸡窝一样。

周婉君看贺影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,怒火冲天。“哭,你还有脸哭,你个我的男朋友上.床鬼混,我还没哭,你哭个屁啊!”

办公室里的人这才恍然大悟,这是人家正牌女友找上门算账来了。真没想到啊,平日里高傲的女人宁愿做豪门妾,也不愿意做寒门妻啊。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