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888亚洲城
ca888亚洲城 > 娇妻太磨人 > 第一百二十章 不浪漫的浪漫

第一百二十章 不浪漫的浪漫

手机阅读

今天绝对是他最幸福的一天了,吴忠禹幸福的快要落泪了。一直现在高山之巅的佳人,不仅让他牵了小手,还让他拥着她的*。天啊噜,这样的好事,再给他来一沓。

晚上,他要努力,争取一吻芳泽。天知道,他早就对那张烈火红唇充满了念想。

自那天之后,吴忠禹变得越发的殷勤起来,名贵的礼物流水式的往董亚蕾的手里送,博得美人欢心,露出一次又一次的笑颜,那来自内心的欢笑,美的不可方物,让他一时看迷了眼。

“今晚有时间么?”有时间让我吃了你吗?

似乎听懂了吴忠禹的暗示,董亚蕾的小脸红扑扑的,她害羞的低下了头,有些扭捏的说道:“有!”

“下班之后,等我!”被欲念氤氲的嗓音很是低沉,若不是顾及此刻还在企业,他早就化身为狼,扑向这只让他馋涎欲滴的小绵羊了。

董亚蕾没有说话,只是娇羞的点了点头。看她一副羞羞答答的小媳妇模样,吴忠禹的身体就感到一阵的紧绷,甚至都有一些疼痛了。

眼看时间一分分的流逝,董亚蕾的心有些小小的紧张。她就这样草率的决定了她的一生了么,可是除了吴忠禹,她没有其他合适的人选。

她也想多选择选择,可是合格的就这一个,还是勉强达标的。算了,不想了,就这样吧。

下班之后,吴忠禹先是带她去吃了烛光晚餐,吃饱喝足之后,又带她去了酒店,很随意的开了一间房,她还没有看清楚房内的摆设,早已经饥渴难耐的男人如狼似虎的开始品尝他的美食。

在这激情燃烧的岁月里面,在吴忠禹热情高涨的火焰下,董亚蕾溃不成军,只能无助的在欢愉的海洋里面浮浮沉沉,心甘情愿的成为欢乐的奴仆,俏脸上布满了薄汗,红唇不断吐露娇吟,星眸半眯半睁,沉迷的妩媚神情,激发了男人的热情,直到两人共赴欢愉的顶峰。

房间里面弥漫着热情的味道。被滋润过后的董亚蕾,光彩照人,还多了一丝丝慵懒妩媚的女人味。美丽的眼眸看着吴忠禹汗湿的脸上,妩媚的一笑。

“亲爱的,你太棒了,我很满意!”

吴忠禹执起柔荑,虔诚的印上一吻,“只要我的公主满意就是我最大的荣幸!”

被人宠爱的感觉真好!

皎洁的月光如一层薄纱,覆盖在董亚蕾凹凸有致的身材上。她率先下床,有别于往日的清纯,姿态放浪的朝他抛了两个媚眼。

“我要去洗澡,你要一起吗?”

定定的看着董亚蕾曲线玲珑的窈窕身段、清秀妍丽的俏脸,以及刚才那放荡不羁的模样,还有那如春风般轻柔的嗓音,真的让他特别的喜欢。

让他情不自禁的想要禁锢她一生,为她画地为牢。

他喜欢她很久了,虽然今日如愿以偿的将她吃到了嘴里,可是他还是有点食不知味。他像是一个贪得无厌的人,想要得到她更多更多…

这是怎么回事,一个简单的问题竟然让他发起呆来了。董亚蕾纳闷地坐在床沿,秀眉轻挑,疑惑的问道:“你在想什么呢?”

“公主,”吴忠禹揽住让他爱不释手的纤腰,大手在俏臀上摩挲,“我想了想,咱们结婚吧!”

“结婚!”董亚蕾的心砰砰砰的直跳,那过于欢脱的心跳,差一点跳出了胸腔。

“对,大家结婚吧!”这样他就可以尽情的享用她了,“我是认真的!”

董亚蕾虽然心里面欢呼雀跃,可是表面上她依旧装作冷冷淡淡的样子,她没有回答,只是起身朝浴室走去。

浴室里面想起了稀里哗啦的水声,吴忠禹的心一直无法平静。或许刚才的求婚确实有些冲动,可是董亚蕾的不答应犹如一个无声的拒绝,让他的心滴血!

他本来想冲进浴室让她给个答案,可是现在他好似被抽干了所有的生气,没有勇气去问个究竟。

终于那流水声终于停了,董亚蕾裹着浴巾就出来了,看着男人受伤的眼神,她微微一笑,“好,我答应你!”

什么?吴忠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怕是出现的幻听,他有些激动的握着白皙的双肩,“你刚才说什么,再说一遍!”

董亚蕾失笑,“我说,我答应你!”

吴忠禹笑了,董亚蕾也笑了,没有钻戒,没有单膝跪地,如此粗暴不浪漫的求婚,竟然成功了!

董亚蕾很开心,贺影的心情也不错,刚约会完的她心情大好。

“妈,我回来了!”贺影随意的踢掉鞋,光着脚在地板上走来走去。

“你这孩子怎么又不穿鞋!”钟云香有些无奈,她的宝贝女儿什么都好,就是行事风格太过豪放,一点都没有女孩子的样子,让她格外的头疼。

自从上次被自家老公强硬的带回家之后,钟云香就变得老实多了。贺大伯没有进屋,将母子俩丢在门口,径直开车走了,连个白眼都懒得奉送。

钟云香彻底的明白,原来她的老公真的对她厌弃了。看着歇斯底里愤怒不已的女儿钟云香沉默的开门,进了屋。将贺影愤怒的咆哮和恶毒的咒骂全部屏蔽在耳朵之外。

她需要时间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态,因为她不想失去她的老公,那个曾经说要和她相守一辈子的男人。

“哎哟,我又不冷你能不能不要管我这么多。”管东管西的,真的好讨厌!

“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,我还不是为了你好啊!”

贺影冷哼一声,继续我行我素,她老妈真的越来越啰嗦了,真的好烦人!

“洗手,吃饭!”女儿的不领情,让钟云香的心里很不好受,但毕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因此,也只能多忍耐了。

餐厅里,母女俩沉默的吃着饭。还是贺影先受不了这么沉闷的气氛,率先开了口。

“妈,我交了男朋友。”这下,老妈就不能逼着她去相亲了。

“多大,干什么的,家庭条件怎么样?”

“他啊,今年30了,家里是搞运输的,条件还不错!”贺影眯着眼睛,有些得意的笑了,“最重要的是,他的父母双亡!”

钟云香放下碗筷,语重心长的劝慰着自鸣得意的贺影,“小影,听妈的,这男人不行!”

“怎么不行了!”贺影愤怒的摔筷子,“你是不是嫌弃他比我大,我曾经说过,十岁之内我都能接受。何况,他也只比我大了五六岁而已!”

“他没有父母…”钟云香无奈的抚额。

然而,她还没有说完,贺影又火大的打断了她的话,“他怎么没有父母了,难不成他像那孙猴子一样,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!他有父母,只是他们死了而已!”

“小影你别激动,先听妈说。”

这孩子怎么就不给她把话说完的机会呢,而且,性子还是这么的暴躁!

“说什么,我看上的男人,你不是这儿不满意,就是那儿不满意,是你要嫁人,还是我要嫁人啊。你一点都不敬重我的想法!”

钟云香脸色煞白,眼眶微红,贺影怎么能够这样说她,她还不是为了她好!

天底下,有会坑自己女儿的母亲么?

“没有公公婆婆,你将来有了孩子,会很辛苦!”

她经历过,所以才懂,这其中的劳累,所以才不愿让她的女儿重蹈覆辙。

“不是还有你吗,难道你就不想哄外孙么?”这是什么蹩脚的理由,根本就上不得台面。

钟云香头大如斗,“小影你知道的,我这两年的身体不好。”带孩子真的是有心而无力!

“呵,我知道了,你就是想偷懒,不想帮我而已。我今天算是彻底的明白了,你就和我爸一样,见不得我好。”贺影愤怒的咆哮。

上次明明是贺茜欺负了她,结果她爸爸不但不帮她教训贺茜,反而把她训斥了一顿。现在她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喜欢的男人,一向对她宠爱有加的妈妈,居然也来和她唱反调!

钟云香终于忍无可忍的甩了贺影一巴掌。

“妈,你打我!”贺影捂着俏脸,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容憔悴的妈妈。

“对,我是打你了,打醒你没,没打醒,我继续!”

钟云香捂着胸口,呼吸急促,显然气的不轻!

“你为什么打我,我哪句话说错了。你也不爱我了,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们了。”

贺影捂着脸,跑回屋里,摔门的声音震天响,气的钟云香头昏脑胀。

这个不孝女,怎么越长越倒退了,颜值爆表,智商却永远都不在线。

这天底下最疼爱她的人,不是那个见鬼的男人,而是她;这天底下最不会害她的人,也是她!

“贺影,开门!”

“不开不开,你别理我,我现在不想搭理你!”浓重的鼻音显示她刚才哭了。

钟云香心软了,她的声音不复刚才那么强硬,柔软了下来。

“小影啊,妈妈是绝对不会害你的。妈妈不是不爱你,而是妈妈年纪大了,很多事情都已经力不从心了。妈妈希翼你以后能够有一个好一点的归宿,这样,就算妈妈有一天走了,也会安心的。”

说到心酸之处,钟云香忍不住的落泪,可是贺影却不吃这一套,认为她这样不过是在装可怜,博同情罢了。

“别来这一套,我不听不听!”贺影捂着耳朵歇斯底里的吼道:“说的比做的好听,你就是不爱我了,我讨厌你,讨厌你!”

“贺影,你给我开门!”这个不孝女,年纪大了,不但没有成熟稳重,反而越来越任性了,也越来越没有规矩了,说话的艺术一点没有,真的是气死人不偿命。

“不开,你走开!”她一点都不想见到她!

“我最后说一句,开门!”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