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888亚洲城
ca888亚洲城 > 娇妻太磨人 > 第一百一十七章 男人的世界

第一百一十七章 男人的世界

手机阅读

时间在指缝中溜走,不知不觉,两个人已经沉默了半个小时。车彦翎后来一直没有动作,贺茜知道他心里不好受,但她害怕朋友间的安慰会让他产生误会,本来他们之间的关系都已经够糟够乱了,她不想再画蛇添足。

沉默在两个人中间蔓延,贺茜乐得自在。如果车彦翎再一次旧事重提,那么她真的不知道该拿什么态度去面对他了。在爱情的世界里面,她一向洁身自好,拒绝任何的暧昧。

突然出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贺茜霍的站了起来,她疾步向门口走去,办公室的门应声而开,高大的黑影将面色戚戚的她完全笼罩,急促的喘息在她的耳边环绕。

“乖,我来了。”他抬手,抹掉牢牢覆盖在额头上的薄汗。庆幸今天的帝都没有太堵,所以他才能够在半个小时内赶来!“别哭,眼睛会肿成核桃的。”

“亲爱的,你真的来了。”就因为她心里难过,所以他就过来找她了!“我控制不住嘛。不过,我这是喜极而泣,呜呜呜,我还以为你已经走了呢。”

贺茜紧紧的抱着许安精瘦的腰身,她真的一分钟都不想和他分开,说她狗皮膏药也好,说她黏人精也罢,反正不管他是上山下海,她都跟定他了。

“好了,乖,别哭了。”许安对于贺茜那头柔顺的秀发爱不释手。

车彦翎头疼的抚额,抬头四十五度仰望天空,贺茜那女人够狠,他本来都已经够伤心了,还要往他的破碎的心上再捅上两刀!再难忽视身后的动静,更确切的说是难以再忍!

“你就是他的未婚夫?”黑眸看着与他不分伯仲的男人,车彦翎的心里本能的涌起一股敌意。

“我是!”许安淡淡的应声,眼神并未从贺茜的身上挪走,好似他的眼里除了面前的小女人,其他的一切都是黑白,都是没有轮廓的存在。

呵,架子还真大,上来就给他一个冷板凳坐是吧。车彦翎冷哼一声,脸色臭的可以。

“我喜欢贺茜。”没结婚之前,他有争取的权利。

听到车彦翎爱的宣言,许安这才转移了视线,将目光定格在了他的身上。

看着许安平静无波的眼神,车彦翎的心隐隐的有些雀跃,愤怒吧,最好失去理智,这样他才好趁虚而入。别讲什么公平竞争那些都是屁话,他要已经输在起跑线上了。

“我知道。”低沉的声音很冷淡,带着一抹冷漠和疏离。

反应这么平静?车彦翎傻眼,他如此淡定是太有自信,还是瞧不起他!

“我要追求她。”车彦翎得寸进尺。

OMG,她家无良的老板在搞什么飞机,这种话怎么能够当着她家亲爱的面说呢。看着许安幽幽的眼神,贺茜心虚的往后退了一步,躲在他的身后,聪明的选择当个隐形人。

这两个人都好恐怖,她惹不起,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吧

“你请便。”这对战的邀请,他接了。

他曾经说过,如果车彦翎不放弃,那么他会给他公平竞争的机会。本来贺茜回来上班,他是不同意的,明知道他对贺茜心怀鬼胎,还要让她在大灰狼的身边上班,他又不傻,自然知道这等同于是给他们的感情生活埋了一颗隐形炸.弹。

可是他同样知道贺茜之所以会回去,是为了还人情。许安不是圣人,他不愿意让心爱的女人心里留有其他男人的位置,哪怕是一丁点,都不可以!

当然老丈人除外,他还没有小心眼到连老丈人的醋都吃。

之所以敢这么心宽体胖的参与这场豪赌,除了因为相信自己,更因为他相信贺茜。

车彦翎定定的看着许安,许安同样目不转睛的注视他,平静的眸子下,眼眸深处涌动的惊涛骇浪,只有他们能够心神领会。情敌相见,狭路相逢勇者胜。

“我对她的爱,并不比你少。”车彦翎抢先发言。

“谢谢你这么爱她!”他的未婚妻,被那么多优秀的男人喜欢,他应该是觉得高兴的,骄傲的。

可心中那点点的愤怒是怎么回事?

“我爱她不是三天两天了。”近水楼台不得月,他都快被悔恨的眼泪给淹死了。

“可是她现在是我的未婚妻。”许安说的轻飘飘,可听到车彦翎的耳朵里面,就感觉有千斤重。

说起这个,车彦翎就觉得呕得要死,别说别人,他自己都想给自己竖个中指。

还有,这男人看似温文尔雅,实则很难缠,简直是盐油不进,防守的是滴水不漏。在他的面前,他好似毛毛躁躁的小伙子。

不知道为什么,他有一种大人宽容小孩胡闹的感觉。

丫丫个呸的,这是什么见鬼的感觉!

“没结婚一切都还有变数。”

“大家会尽快结婚,到时候会给你发请帖,我和贺茜恭候你的到来!”

到来个屁啊,心爱的女人嫁给别的男人,他怎么可能会淡定,不搅了他们的婚宴,才怪!

“现在说这话未免太早,鹿死谁手,尚未可知。”

许安淡淡的笑了笑,“好,那就等待最终的宣判吧。”

他真的太淡定了,车彦翎反而来了兴趣,“你不担心?”

“担心什么?”许安挑眉。

这人是不是傻,还是理解能力有问题。“担心贺茜移情别恋,红杏出墙!”

话音方落,车彦翎就感觉脖颈处阴风阵阵,一定是那个小女人在碎碎念的指责他。他抬眸,视线准确的投放在贺茜的身上,果然看到她真杀气凛凛的望着他!

“我为什么要担心这些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呢。”这不是没事找事,自我添乱嘛。

这么有信心?车彦翎瞬间不爽了,在他面前装什么老神在在,明明和他差不多大的年纪,干啥要装成六七十岁的老头模样。

“话别说的太满,凡事都有可能!”他就不信,以他这花容月貌,加上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柔情攻势,他会拿不下她这朵清纯的小白花。

有可能你妹妹啊,受够了车彦翎的挑拨离间,贺茜忍无可忍的站了出来,双手掐腰,指着车彦翎的鼻子就开始了她的表演。

“老板,你觉得你很了解我么,还是说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,知道我的想法,嗯?我明明乖巧如白兔,你竟然把我看成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。今天我就把话说清楚了,我这辈子生是他的人,死也是他的鬼!”

哎哟我去,这都是什么年代了,还搞忠节烈女!车彦翎嘴角直抽抽,想起刚才她的信誓旦旦,乌黑的眸子盛满了哀伤。

“你真的不给我一点点机会吗?”

贺茜转过头,不去看那受伤的眸子,她咬咬牙,实事求是的回答,“很抱歉,我的心已经给了他,不可能再装其他的男人!如果现在你看到我,会让你不开心的话,那我可以离…”

“不,我是绝对不会同意你离职的。”他绝对不会重蹈覆辙,让她从他的身边再次溜走。

就算她现在不爱他,没关系,他还有时间,他会用他的真心真意来告诉她,他对她是认真的,并不是说说而已。他要让她知道,这个世界并非只有那一个男人值得她爱,他也有那个资格。

“老板,爱情不能勉强。”如果能爱,她早就爱上了,又何必等到今天。

贺茜也有些难过,她怎么都没有想到,车彦翎会爱上他,更没有想到,他会爱她爱的这么深。她不是冷血无情的人,自然感觉到了他对她的好。

那些关怀备至让她倍感温暖,让她记忆犹新,可是,爱情和感动不能划等号啊。

这些道理不用她说,他都懂。可是,爱情就是这样的折磨人,并非理智能够控制。自从上次被她拒绝之后,他也告诉自己,天涯何必无芳草,他不必为一个不爱他的女人,放弃了他整座后花园。

可是,不管他喝多少酒,醉生梦死之后,眼前总是浮现她的音容笑貌,害羞时的撒娇,生气时的怒骂,包括无聊时的聒噪,他都觉得很可爱。

他放不下,放不下啊。真的是抽刀断水水更流,举杯消愁愁更愁啊。

车彦翎并不喜欢委屈自己,既然放不下,那索性就不放了,勇敢的追,说不定还有一丝可能。

“我知道,可是也请你不要这么快就对我判了死刑,给我一次机会,好吗?”

贺茜从未见过如此哀伤的车彦翎,印象中的他总是光彩炫目,意气风发的。如今,他为了她竟然变得如此深沉沮丧,她的心里并不好受。

该怎么办,贺茜一时没了主意,本能的看向许安。

被情敌彻底的无视,当着他的面向自己的准未婚妻求爱,这种事情不论对哪个男人来说,都不是让人愉快的事情。

然而许安并没有任何的不愉,他温柔的对着贺茜笑了笑,安抚她有些不安躁动的灵魂。

贺茜是个好姑娘,她是个很简单的人,谁对她好,她对谁会更好。因此,她才不忍心彻底的拒绝车彦翎,她不想伤害真心对她好的人。

可是,她又不想背叛自己的心。于是,她只能逼迫自己陷入两难之地了。

“别逼她了,你知道的,她最不想伤害的人,就是你。”

许安说的风轻云淡,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,但听在车彦翎的耳朵里面,却觉得嘲讽至极。

“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没有特别的意思。我只是想告诉你,这本来就是大家两个的竞争,是属于男人之间的对决,所以,不要把无辜的她牵扯进来。爱她,是大家本身的意愿,不要把大家的想法强加到她的头上,以此逼迫她说些违心之论。”

那样不是绅士所为!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