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888亚洲城
ca888亚洲城 > 娇妻太磨人 > 第一百一十六章 我可以为你退出娱乐圈

第一百一十六章 我可以为你退出娱乐圈

手机阅读

她刚才说的都是一些很现实的问题,不管她怎样的否认,这些问题都是客观存在的。不以结婚为前提的恋爱都是耍流氓,她不谈恋爱就算了,一旦谈了就是以结婚为前提的。

所以,她考虑的事情都比较现实。王子和灰姑娘相亲相爱都是童话里的故事,她很喜欢也曾有过幻想,但她心里却很明白,这些事情顶多只出现在童话书里,看看就好,当真就傻了。

“没有相处,你怎么知道会有这样那样的不和。”车彦翎很不以为然,他认为两人只要相爱,就能够战胜一切的困难。

“我就是因为相处过,所以才有这样的觉悟。而且,爱情和婚姻是不一样的!”许夫人的毒言辣语依然还在耳边回荡,每每想起来,内心都是一阵的苦涩。

虽然知道她和准公公婆婆的关系好不到哪里去,但总要维持一个表面的和谐吧。但现在看来,就连表面的和谐都是一种奢望。

“怎么个不一样法。”婚姻不是爱情的最终归宿吗?

“爱情和婚姻的区别是什么?诚如一位睿智的农民伯伯所说,你今天和她睡了,明天还想和她睡,这就是爱情;你今天和她睡了,明天还得和她睡,这就是婚姻。你明白了吗?”

“不明白!”明白也是不明白,他真的是爱极了看她一本正经说教的模样。

贺茜一头黑线,她说的都这么浅显易懂了,他怎么还是不明白呢。不应该啊,他的理解能力还是很不错的啊,一个问题,他很快就能理解了,还能够举一反三。

这么惊人的理解能力,怎么连这么浅显易懂的问题都理解不了呢。

“如果说爱情是花,那么婚姻就是果,不是所有的花都会结果,但所有的果一定都曾经是花。”这是她在一本书上看到的话,但是就觉得很喜欢,没想到今天就派上用场了。

好文艺的句子,跟她大大咧咧的性格,真的好违和啊。

“爱情需要纯度,婚姻需要容度。爱情中如果只是一味地追求纯度,偏执的要求,也许也会让对的人阴差阳错的离开。婚姻亦然,如果过于宽容,就等同于纵容,爱情里两人的关系也会变得不平等。

圣贤曾提倡过中庸,讲求的就是一个适度,也能很恰当的运用到婚姻关系里面。我认为爱情和婚姻是相互的,就好比说爱情灼人,婚姻却很磨人;爱情可以给婚姻着色,婚姻却能让爱情褪色;爱情储存人的激情和幻想,婚姻则消耗爱的热情和能量。”

车彦翎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,“我明白了,你只想谈恋爱,不想结婚!”

我的老天,他从哪里得到这见鬼的理论的,贺茜无语仰天!

“你从哪里看出我只想谈恋爱,不想结婚的。”一字一句好似自牙缝中挤出,那毫不掩饰的怒火恨不得将他焚烧殆尽。

她才不要耍流.氓!

“你的意思就是说恋爱很好,婚姻却很麻烦吗。我也是这么想的,如果你不想结婚的话,我可以陪你谈一辈子的恋爱!”

去他见鬼的一辈子的恋爱吧,贺茜怒吼道:“谁说我不想结婚了!”

“想结也可以啊,只要你愿意,大家明天就可以结婚!”

结他个大头鬼了,这男人,怎么讲不听呢。

“我会结婚的,”贺茜觉得头好疼,“但对象不是你!”

“贺茜,你再说一遍!”他的忍耐快要到极限了。

威胁她?嘿嘿,她不惧!

“说一千遍一万遍,我还是那句话,我不会和你结婚的。”

先不论她喜不喜欢他,只那千万的女性情敌,都让她忍不住的打退堂鼓了。她胆子小,经不起吓,也经不起折腾,所以,还是饶了她吧!

“如果我退圈呢?”车彦翎沉默了良久,突然蹦出来这么一句惊天之语,吓的贺茜一趔趄。

“你说什么!”贺茜瞠目结舌,“退退退退圈?”

她的舌头为什么像打了绳结一样,说话都说不利索了。

OMG,她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魅力了,竟能让当今红得发紫的天王为她退出娱乐圈。贺茜的心里砰砰砰的直跳,那过于强烈的心跳让她有些懵。

不能否认,车彦翎这突如其来的决定让她受到了强烈无比的震撼,不过伴随而来的还有无止境的心塞。

当初许安说可以为了她放弃许家的继承权,她除了震撼之余还有满满的甜蜜。可现在听到车彦翎要为她退出娱乐圈,她只有沉重的感觉。

他的爱太过沉重,她负荷不起。

“对。我知道你在担心着什么,所以我退圈,这样的话,你就不会有那么大的压力了!”

还真的是为她退圈的,贺茜傻眼了。还说不给她压力, 他这样做,她更有压力了,好吧。要是让那些疯狂的老婆粉知道,她们亲爱的老公大人退圈,是和她有关,那还不得把她大卸八块啊。

“老板,我想你可能误会了,我是不会脚踩两条船的。”她对爱情可是很忠贞的。“我认定了一个人,就不会再想其他有的没的了。”

“我这样做,你还是不肯给我机会!”车彦翎薄唇紧抿,“或者说,我怎样做你才肯给我机会。”

贺茜快要哭了,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,她说什么也不会回来上班的。现在好了,所有的事情都是一团糟,她本意上不想伤害车彦翎,结果却一直的再伤害他。

“对不起老板。”

“不要叫我老板,”车彦翎火大的在办公室走来走去,“去他见鬼的老板!”

他所做的一切,难道都还不够打动她的心吗?

“老板,”贺茜固执的坚守己见,“你会遇到对的那个人的。”

感情里最惹人厌烦的大概就是,你我两人皆良人,我未曾做过伤天害理之事,你也未曾做对不起我的事,可是偏偏缘分就是成全不了你我。

“贺茜,你睁大眼睛看看我啊,”车彦翎定定的看着她,“你真的看不到我的心吗?”

他的爱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,第一次表白的时候,贺茜是半信半疑,就当作是玩笑嘻嘻哈哈的躲掉了。然而这次,她看他认真的眼神,这让她有些害怕。

她在爱情的事上,本来就是一个菜鸟,遇到这样一个世纪大难题,在车彦翎步步紧逼下,她有点手足无措。

呜呜,这一刻她好想让许安陪在她的身旁,给予她无尽的勇气!

有一句诗写的很唯美,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。这不,说曹操曹操就到了,欢快的音乐打断了诡异的沉默,贺茜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,在车彦翎灼灼目光下,溜去接电话了。

“乖,一切都好么?”在电话接通的瞬间,许安温柔的问候立马传了过来。

贺茜背对着车彦翎,强忍着眼泪,没有说话。

许安心下了然,看来这次的企业之行并不顺利。“乖,你等我,半个小时到!”

他知道车彦翎对贺茜的心意,却没想到他会这么快打破宁静。贺茜是个善良的姑娘,她知道拒绝一直对他关怀备至的男人,会让男人很受伤。但是她又想忠于爱情,所以她一定会被这样矛盾的心情给压崩溃的。

许安有些后怕,去机场的路上他的心一直不能平静,害怕贺茜出了什么事情这才拨了电话过去,目的是为了让自己安心。没想到,还真的出问题了。

他要过来?挂断了电话,贺茜的嘴角荡漾着一抹温柔的笑意。他来了,一切就都好了。

“他的电话?”富有磁性的低沉嗓音自身后传来,不难听说,其中酸味十足。

贺茜转过身,很老实的点点头,嘴角止不住的上扬。

“你很开心?”

“这是必须的。”接到爱人的电话,当然很开心啊。

车彦翎不说话了,沉默的站在落地窗前面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贺茜默默的回她的办公桌前坐下,百无聊赖的翻着文件。

房间又陷入诡异得安静之中,除了贺茜翻文件的声音,静的可怕。

贺茜非常不习惯这样的气氛,她更习惯和他吵吵闹闹,耍嘴皮子开开玩笑。这样深沉的车彦翎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,当然拍戏的时候除外。

虽然这个时候的他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但她这个时候实在欣赏不来。

看着楼下的车来车往,车彦翎的心一阵的烦乱。对于贺茜,他有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。

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他的底线,他应该是怒不可遏才对,然而除了无可奈何,他实在不知道该怎样做了。他本无意逼她,然而她的态度太坚定,防守的太过严密,让他无机可趁。

那个男人真的就有那么好吗,让她可以坚定到这个程度。

车彦翎很明白他的魅力所在,可就是因为明白,所以受到的打击才会如此的巨大!

该怎样才能让她给他一个机会,真正的了解他、认识他的机会!

到底该怎样做呢,车彦翎心乱如麻,一脑子的浆糊。深情款款的告白,她听不进去,强硬的手段,只会让她剧烈的反弹。

温柔的不行,粗暴的更是走不通。他上辈子一定是欠了她的,所以这辈子才要如此的折磨他!

与车彦翎的愁云惨淡不同,贺茜则心情愉悦的翻着堆积起来的文件,想起刚才许安说的话,她就是一阵的傻笑。

当然,她没有发出任何噪音。就算她再粗枝大叶,也明白现在不是秀恩爱的好时候。

刚才许安对她说,别怕,一切有我。明明是很平常的一句话,却能让她感觉暖暖的。

也许,这就是爱情的魅力所在,只是寻常的一个动作,一个眼神,一句问候,就能让她的心情好到爆表,所有的一切糟心事都烟消云散了。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