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五章 相逢不晚相处很短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  这世间最沉痛的事情,莫过于心爱的人就在身边,然而她却已经属于别的男人!车彦翎不甘心,很不甘心!

  他对贺茜的感情并不比那个男人少,喜欢她的时间并不比那个男人短,他们旗鼓相当,然而还未开始决战追逐,他已经兵败如山倒!

  当然,判他死刑的人是女主角,她甚至没有详细的了解他,就取消了他的资格。

  放弃吗?绝不!知难而退并不是他的风格,越挫越勇才是他的性格!

  “贺茜。”车彦翎坐在办公桌上,弯着腰,乌黑的眸子和汪汪水眸摆在一个平行线上,他甚至看出了水眸深处的惊恐。她并没有表面看起来的那般无所谓!这重大的发现让车彦翎本已成为死灰的心瞬间复燃!

  他故意倾身向前,她忍不住的向后仰,他们之间不过一个拳头的距离。

  “你要做什么!”干啥靠她靠的这么近,还那么深情款款的看着她!天啊,他不是要将她拼命隐藏的话说出来吧。“我不要呼吸你的二氧化碳!”

  她的心砰砰砰的,过度的活跃,差点跳出胸腔了。还有她的脸好烫,当然,不是害羞的,而且对于他接下来的话的恐惧。

  车彦翎是个好男人好老板,但是她的心已经给了许安,那么就不会再和他有什么牵扯。她是个死心眼又小心眼的人,认定了一个人,那绝对是山无棱天地合,乃敢与君绝的性子。

  虽然现在是花花世界,但她绝对不是花花蝴蝶。所以,不要再捅破窗户纸了,否则她真的只能辞职了哇。

  看得出来她很紧张,车彦翎明白她在想些什么。贺茜的性格很简单,喜怒哀乐全部都表现在了脸上,是喜是悲一看便知。她不想听他接下来说的话,他清楚的接收到了她强烈的意念。

  车彦翎眉眼弯弯,薄唇弯起一抹弧度,他若有似无的叹了一口气,轻飘飘的说了一句,“几日不见,你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干豆芽,平坦的飞机场啊。”他坏坏的眨眨眼,“营养不够啊,需要我为你滋润一下吗?”

  回应他的是贺茜愤怒的一拳,俊脸上瞬间淤青一片!

  卧槽,这狠心的小女人,打人不打脸的喂,这一会儿让他怎么出去见人呐。

  “贺茜!”车彦翎愤怒的咆哮,“打人不打脸!”

  “谁让你不正经的,活该!”她也没使多大劲儿啊,只能怪他皮肤太嫩了。一个大男人家家的,皮肤比女人还好,真是让她羡慕嫉妒恨!

  她还有理了?车彦翎磨牙霍霍,他决定给她两爪来表示他的愤怒!

  他伸出邪恶的大手,准备给她致命的一击,然而早已识破他心机的贺茜,在大手还未到达俏脸时,便消失在距离他一米远的地方。

  “你干啥!”贺茜双手捂着胸口,“君子动口不动手!”

  车彦翎嘴角微抽的看着贺茜一副受到委屈的小媳妇模样,他只不过是想摸摸她的头发而已,干啥这么大的反应!虽然他承认他是故意做的一些让人误会的动作,想看看她有什么反应!

  “我没想干啥呀,你想到哪里去了!”

  贺茜一脸狐疑的看着他,摆明了不信。

  车彦翎长叹一口气,决定还是实话实说,他对她摆了摆手,“贺茜,你过来!”

  “干啥?”眼神那么严肃是要闹哪样。

  “过来!”

  过去就过去,干啥那么凶嘛。贺茜撇撇嘴,以龟速前进,缓慢的向大灰狼靠近。

  车彦翎看了贺茜好半晌,眸子里有贺茜看不懂的深沉。大手按住她的双肩,在贺茜微闪的目光中,薄唇轻启,虽然天不时地不利人不和,但他还是决定表白。

  “贺茜。”

  “干啥?”隐隐的颤音显示了她的紧张。天呐,千万不要说她不想听的话呀!

  她想逃避,然而按着双肩的大手如铁块般刚硬,让她动也不能动。贺茜暗道一声糟了,车彦翎这是铁了心了,不给她逃避的机会。

  “贺茜,我有些话想对你说,而且想说很久了!”

  “我可不可以选择不听?”

  车彦翎失笑,“当然不可以!”

  贺茜一脸吃了苦瓜的表情,那皱成一团的小脸让他忍不住笑了。

  “贺茜,你知道的,我喜欢你!”既然表白那就直奔主题吧,弯弯绕绕的也不符合他的风格。“而且我喜欢你很久了!”

  天啊噜,贺茜好想捂脸,他他他他还是说出来了。不过,与其在两人之间的关系里面埋一颗定时炸.弹,倒不如将问题都摆在桌面上,开诚布公的谈一谈。

  “boss,我已经订婚了。”

  “什么!”车彦翎大吃一惊,“你订婚了?”

  速度怎么这么快啊!街上的压力豁然消失,贺茜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胳膊,看着车彦翎失魂落魄的样子,她有些心疼。

  但这种心疼只是纯粹的心疼,并不包括一些让人误会的情感在其中。

  “对,我订婚了。”贺茜伸出带着订婚戒指的小手,脸上露出甜蜜的笑容,“而且我父母已经同意了,大家应该很快就结婚了!”

  结婚?车彦翎的心瞬间沉入谷底,手上的戒指,明亮的光芒,差点闪瞎他的眼睛。

  真的就这样结束了吗?不,绝不!

  “只要你还没有结婚,那么我就还有机会,我不会轻易放弃的!”

  贺茜傻眼了,“boss,你的条件这么优秀,长的这么帅,喜欢你的女人,站在街上随便一抓都是一大把哟,你干啥非要把目光,落在我这棵狗尾巴草上呢!”

  上次他表白之后,她回去好好的反省了一下自己,发现她依旧是没脸蛋没屁股没存款的三无人员。她始终都不明白,车彦翎到底喜欢她什么。

  包括叶铭澜,她也不明白,他为啥非要紧追着她不放!

  她这颗桃花树是千年不开花,一开花就开满枝,枝繁叶茂的!

  “喜欢需要什么理由,”车彦翎挑眉,“如果真的要说一个理由的话,那就是我比较喜欢,看你被我气哭的模样!”

  我去,这是什么变态的癖好!贺茜气的呲牙咧嘴,恨不得在他的俊脸上挥上两爪子!

  “呵呵,你这理由真的是够奇葩了。不过,boss,我可不是被虐狂,您那,就另请高明吧,尽快移情别恋。我这颗狗尾巴草已经心有所属了。”

  这女人的一张利嘴啊,真是他不爱听什么,她就偏说什么,真的是聒噪极了!

  车彦翎单手勾着贺茜精致的下巴,不疾不徐的说道:“我知道你的心里在想着什么,我是绝对不会让你称心如意的。你的心早晚是我的!”

  我去嘞,他这是哪里来的自信,虽然他长的帅身价高,但她绝对不是花花蝴蝶。她家许安可是这天底下最完美的男人,她是绝对不会移情别恋的。

  深知暗恋有多苦,所以当梦想成真之后,对于好不容易到来的幸福,她会好好珍惜。

  “我不会,我爱他,一辈子只爱他!”虽然说一辈子太长,充满了太多的变数,但是她会管好自己的心,不受花花世界的诱惑!

  车彦翎气的七窍生烟,这女人真的是一分钟不气他,都觉得急!

  “你说这些没用,我决定的事情不会轻易的放弃。”车彦翎皱眉,“贺茜,大家相逢不晚,但是相处恨短。你应该试着了解我,多一个选择嘛!”

  什么呀,他这是故意撺掇她出轨吗?不,她情比金坚,绝对不会做一朵爬墙头的红杏。

  “我不会,”贺茜一脸严肃,“boss,我知道你很好,如果我没有遇到他,我可能会爱上你。但是这种假想的设定是不存在的。我喜欢他很久了,好不容易能够两情相悦,我会格外的珍惜这段缘分。”

  “你…”

  “boss,你了解我的。我一直都是一个死心眼的人,认定了一件事情,就会持之以恒的走下去。我很开心你能够喜欢我,可是缘分天注定的,只能说大家有缘无份吧!”

  车彦翎皱着眉头,眉眼间的不苟同太明显。他双手环胸,看着一脸真挚的贺茜,心里面百转千回。

  贺茜是一个好女孩,他一直都知道,在他的心里她就像是朵高雅圣洁的白莲,纯洁无瑕。

  她有些男孩子豪爽的性格,也有女孩子的温婉细腻,她时常睁着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,纯真却又非常性感。这样矛盾的组合在她的身上却能奇异的和谐共处。

  “不,我不这样认为!”车彦翎收起了吊儿郎当,他的表情很严肃,很认真的说道:“爱情没有先来后到,只要你还没有结婚,那么我就有追求你的权利,我喜欢你的资格你不能任意的剥夺!”

  天啦,能不能不要一直讲这么让人脸红心跳的话呀。贺茜苦哈哈的想着,她家老板的荷尔蒙很浓烈啊,不然一直对她放电,她都有点吃不消了。

  她又不是皮卡丘,天知道,她都快被电晕了。

  “boss,你不要这么任性了。实话说,我家的条件很一般,我知道你出生于豪门大户,所以说,大家两个是门不当户不对。而且,我无心豪门生活,只想和心爱的人简简单单的过一生。”

  “这些并不重要,我可以…”

  “不,这些很重要!”贺茜毫不客气的打断了他的辩解,“结婚不是过家家也不是谈恋爱,不是说只要两个人你情我愿就可以了。结婚是两个家庭之间的事情,地位上的不匹配会让婚姻的味道变了味。也许刚开始你没有这样的感觉,可是等到时间长了,你就会发现大家两个的不平等。

  这样的不平等日积月累,就会变成大家两个人不可调和的矛盾。生活习惯生活心态都不一样,这样的婚姻无法长久!”

娇妻太磨人 /html/book/48/48915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