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888亚洲城
ca888亚洲城 > 娇妻太磨人 > 第一百一十二章 一枝红杏出墙来

第一百一十二章 一枝红杏出墙来

手机阅读

天呐,她真的万劫不复了。那一天,她放荡不羁的顺从她的心,在攀上极致欢愉的巅峰之后,浑身颤抖的她睁开眼眸,映入眼帘的就是叶铭澜那双毫无波动的黑眸。

在那么强烈的感觉下,他依旧能够沉着的观察她的失控,那只能说明一件事,她对他已经失去了兴趣。

他对她毫无兴趣,这对她来说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打击。

尽管自己尚未尽兴,叶铭澜还是冷冷的将她推离了身体。两人分开的那一刹那,陈雅欣只觉得有什么从自己的身体里剥离出来,消失无踪。

距离包厢事件已经过去五天的时间了,一切好像都回归到了静寂,好像那天的放浪形骸只是一场幻觉。安卓生已经五天没有找她了,对于他突然的冷落,她并没有任何的感觉。

早在一开始她就明白,他们之间不过是一场交易,一个要财,一个要色,两人达到共识之后,就开始了愉快的合作关系。前事不忘后事之师,她知道他们之间不可能有未来,因此也就没有宵想具有玄幻色彩的爱情。

这次她聪明的没有投入任何的感情,故心情上也没有什么大喜大悲。

陈雅欣百无聊赖的躺在大床上,电铃骤然响起,她暗叹一声,真的是说曹操曹操就到,刚想到他,他就来了。她随意的裹着浴巾就去开了门,然而在开门的瞬间,她愣住了。

“怎么是你?”他怎么会来?

叶铭澜没有说话,目光肆无忌惮的在几近赤.裸的娇.躯上上下徘徊。隐藏在浴巾下的峰峦起伏,让他的身体蓦地升起一抹冲动。这女人,真的是越来越大胆了。

“还真是骚啊,随时随地都在勾.引男人!”嘴角荡漾的是他标配的嘲讽。

这莫名其妙的嘲讽让她的俏脸颜色尽失,即使对她没有感情了,但能不能不要这样的讽刺她。

叶铭澜推陈雅欣进屋,嘭的关上了大门,轻车熟路的来到卧室,长指轻台,衣服瞬间掉落在了地上。

“过来!”他低声命令,像是高高在上的将军,指挥低等卑微的小兵。

叶铭澜慵懒的躺在床上,陈雅欣踱步向前,跪在他的身边。她很难控制自己不去看那健壮的身材,大手忽然扯下包裹住美景的浴巾,吓的她尖叫出声。

“不要浪费时间,”他不耐烦的命令,“取悦我!”

这算什么,他们之间什么关系都没有,却偏偏要做情人之间才能做的事情。

陈雅欣心有不甘,但好不容易他主动过来了,她不想放弃这来之不易的机会。今天就让她再放纵一次吧,就当是给这段爱情画下一个完美的句号吧。

她闭上眼睛,使出浑身解数卖力的取悦着叶铭澜。激战正酣之时,安卓生来了电话。

陈雅欣本来不想接,然而叶铭澜却擅自主张的帮她按了接听键。将手机递到她的手里,继续他未完成的事情,不停的点火,企图让她烧的连灰都不剩。

“宝贝儿,我还有一个小时就到了。”几天不见,不知道他的小美人有没有想他。

“好。”为防止安卓生起疑,她只能言简意赅。

颤颤小手用力握住他的肩头,那强烈的欢愉快要把她淹没。

“好几天没有品尝你的美了,今天绝对不会轻易的放过你!”

呵呵,叶铭澜冷笑,低头细吻她丰软的耳垂,那密密麻麻的欢愉让她一时意乱情迷。

“好…嗯…”叶铭澜突然使坏,让毫无防备的陈雅欣差点尖叫出声。

“怎么了?”安卓生敏感的察觉到了不对劲。

“没事,”趁着叶铭澜没有使坏,她快速的说道:“我刚看到一只小强,吓了我一跳。我在家里等你。”

安卓生半信半疑,他明明听到她的呼吸十分的沉重啊。 他是花场老手,直觉上觉得事情并非是陈雅欣所说的那样。

“你在哪里?”

天啊,这男人真的好啰嗦,怎么还不挂电话呀,陈雅欣贝齿紧咬下唇,预防失控的尖叫泄露了她的秘密。

她很紧张,神经都在紧绷着。纵然她不爱安卓生,可她现在是他的人,对于她红杏出墙的行为,她有一点点的心虚。

“我在家里,在家里!”为加强可信度,她连着说了两遍。

她在帝都没有什么朋友,平时都是过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闺阁小姐的生活,这点安卓生是知道的。

“可你的呼吸为什么这么急促?”

天啦,这男人到底有完没完呀,一向各玩各的人是准备刨根究底了?

陈雅欣本来就很紧张,偏巧安卓生还问个没完,叶铭澜还不停的使坏,这让她一时间焦头烂额。

“我…刚不是说过么,我刚被小强吓了一跳!”

听出女人的声音带着一丝的不耐烦,显然是在不爽他的怀疑。安卓生讪讪的笑了笑,温言哄着:“宝贝儿别生气,等我到了随便你出气!”

陈雅欣故意轻哼一声,委婉的答应了安卓生的建议,这才让罗罗嗦嗦的男人挂断了电话。

“真不愧是花蝴蝶呀,很会操控男人嘛!”

“我…”她想要说明,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,事实就是这样!

如果她说他还爱着他,他一定会嗤之以鼻吧。

更何况他也不需要她的爱,她对他来说,只是召之即来挥之则去的女人而已,闲来无事的暖床工具。

发泄完身体的渴望,叶铭澜清理完身上的秽物,慢条斯理的穿好衣服,没看她一眼,也没说再见,径直离去。

陈雅欣抱着被子压抑的哭泣,她早就知道他不爱她了不是吗,为什么心里还是会这样的难受!看了看时间,安卓生还有半个小时就到了,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,也没有时间允许她悲伤,撑着疲软的身体,她快速的洗了一个澡。

裹着浴巾,她麻利的换了一床被单,安卓生并不是好糊弄的主,所以她不能放过一个可疑的地方!

将房间收拾干净,且没有一丝奇异的味道,一室清冷,仿佛刚才的欢爱只不过是她做的一场梦,梦醒了一切都成空。

大门处传来奇怪的响声,陈雅欣走出去赫然发现刚才离开的男人,再一次出现在她的面前。

“你怎么…”疑问尚未问完,男人突然递给了她一个纸盒。“这是什么?”

“吃掉!”丝毫没有说明的意思。

陈雅欣随意的扫了两眼,却让她的僵住了。“你特意出去买的这个?”

叶铭澜冷淡的点点头。“吃掉!”

“为什么?”为什么要这么残忍的对待她!

“我不想让你怀了我的孩子,你不配也没那个资格!”身心都不干净的女人,也只能玩玩而已!

陈雅欣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几步,“你怎么能够这样对我,我做错了什么,让你这样的绝情!”

“吃掉!”他没时间和她耗,为她出去买药,已经是他最大的仁慈!

即便是怀了孩子,他也不会和她在一起。他很明白陈雅欣这种女人,并不是循规蹈矩的人,即使现在她还爱着他,但这样的爱太薄弱,如果遇到一个比他更好的男人,她会毫不犹豫的甩掉他!

就好比说是许安,别以为他不知道,她曾回头找过许安。可是任凭她怎样的死皮赖脸,委曲求全,许安都无动于衷。女人多的是,他从来都不缺。

之所以会来找她,不过是因为她的热情,大胆和火辣!和她欢愉不过是因为身体上需要疏解,和爱情没有半毛钱的关系。

叶铭澜的面无表情,让陈雅欣最后的一丝希翼也碎成渣渣。她本以为他能够主动的来找她,是因为他的心里多少还有一点她的存在,现在看来,她错了。而且,大错特错!

接了一杯温开水,在他的面前,她把药吞了下去。

“这下你满意了吧!”陈雅欣心碎的闭眼,不想再看到,那让她又爱又恨的俊脸!

叶铭澜冷淡的看了她一眼,而后,转身离去。

他走了,也带走了她所有的生气。她浑身无力的瘫坐在地上,无神的盯着虚空,直到脸上传来一阵温热的触感,她才发现,她竟然又哭了。

“为什么要这样对我,我那么爱你,为什么要对我这样绝情!”陈雅欣喃喃细语,可是没有人给她答案。

手机铃声再度响起,打断了她的自怨自艾,她看也没看直接接了电话。

“宝贝儿,我快到啦,饿不饿,大家要不要先去吃饭呀?”

听到这略带关怀的话语,陈雅欣好不容易干涸的眼泪,瞬间又溃堤而出。她哭的泣不成声,让安卓生一头雾水。

“宝贝儿,你怎么了?”这是他的小美人第一次在她面前哭泣,他多想将她搂入怀中轻声安慰,奈何他现在并不在她的跟前。

好好的发泄了一场,似乎将委屈全部从身体里面排出。陈雅欣这才收起了眼泪,对安卓生撒娇,“没事,我只是饿了,记得来的时候给我带点吃的,我在家里等你。”末了又加了两句,“快点哟,我有点迫不及待咯。”

这女人在明目张胆的挑.逗他,安卓生知道,他今天会有一个激情四射的美妙之夜。算了,既然她不想说,那么他就不问了,反正也没有什么兴趣。

他不是八卦的男人,而且还最讨厌女人的眼泪。不过偶尔的眼泪倒是可以怡情,毕竟男人天生都喜欢保护弱小的女人。

整理好心情,换了一身美美的衣服,陈雅欣又化了一个精致的妆容,还特地掉了烛光,拿出一瓶红酒,就准备男人到了,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!

烛光晚餐真的很美,可是却不是跟最爱的人。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