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888亚洲城
ca888亚洲城 > 娇妻太磨人 >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万劫不复的深渊

第一百一十一章 万劫不复的深渊

手机阅读

直到现在,她才明白,原来觉得放下的,其实并没有放下!她心碎成渣,强忍着眼泪,踉踉跄跄的向门外走去。她不能再呆在这里了,她快要窒息了。

安卓生早已喝的醺醺然,已经醉的不知今夕是何年,找不着东南西北。他和身旁的两个美女嬉笑玩乐,早已经将陈雅欣抛到了脑后。可叶铭澜没有醉,他冷眼看着陈雅欣摇摇晃晃的走了出去,大步迈往她离去的方向。

冷水不停的泼向画着精致妆容的俏脸,她试图用冰冷的水来隐藏那懦弱的眼泪。抬眸,镜中的女人神情呆然,眸光闪闪,很是慌乱。

陈雅欣无奈的闭上眼,心碎的感觉还在胸口处围绕,贝齿紧咬着红唇,留下一排细细的牙印。

明明是他绝情的把她抛弃的,为什么她见到他之后,还会心跳加速呢,以至于看到他嘲讽的眼神和冷淡的笑容,她才会这样的落荒而逃。

因为,她真的爱过他,虽然感情不及对许安那般浓烈,但她真的爱过他!

因为爱过,所以才会这样心伤。

深深的呼了一口气,陈雅欣快速的补妆,不想让人看出她的狼狈。安卓生不行,叶铭澜更不行!

她想明白了,既然那个时候,他选择无情的分手,对她就是彻底的厌烦了。这会儿她还在期待着什么,期待他回心转意么。呵呵呵,真的是别傻别天真了。

分手就分手,她有自己的骄傲,陈雅欣,昂首抬头挺胸,你也有很多人喜欢!蓄满勇气以后,她这才拉开洗手间大门,早已经在门口等待良久的男人让她呼吸顿止。

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陈雅欣有些诧异。

叶铭澜没有理会她的问题,他不由分说,一把扯住细腕,将她往男厕所里带。

“我不去,你快放开我!”天啊,她性别女,怎么能往男厕所里去。好尴尬!

叶铭澜始终面无表情,将她推进男厕所之后,画上正在清洁的牌子,嘭的关上了大门。

“好久不见。”叶铭澜反手将陈雅欣困在高大的身躯和冷硬的墙中间。

“你干什么?” 陈雅欣话都说不利索了。

长指勾着小巧的下巴,叶铭澜似笑非笑的面露惊恐的玉颜,“你说我想干什么!”

她被困在方寸之间,烟酒混合的味道在她的鼻间萦绕,看着熟悉的俊颜,她的心不可自抑的狂跳。

“说话。”低沉的男声有些微微的不耐,“怎么,跟了别的男人之后,就对我无话可说了?”

不是无话可说,还是有很多话,却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“我…”

然而不等陈雅欣说完,已经失去了耐性的叶铭澜强硬的吻了她。

他还愿意吻她?

陈雅欣的心中窃喜,然而她还没来得及回味,薄唇已然离开。

“不错,经历过几个男人*的女人就是不一样,吻技娴熟,看来你的日子过的很精彩啊。”黑瞳里面的讥讽越加的明显,嘴角的蔑视刺痛了她的眼睛。

果然是她想太多,他根本就不爱她!

“是你先轻薄我的,”陈雅欣忍着心痛,故作高傲,“我男人就在外面,你们是合作伙伴,这样公然侵犯他的女人,恐怕不好吧。”

“呵,”叶铭澜嗤笑,“你只不过是他的情妇而已,就算我真的玩了你,他也不会有什么意见!”

别把自己看的太重要了,事实上并没有人真正在意她的去留。

长指再次用力的勾着她的下巴,在她愤然的眼神下,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更何况,你不是知道,有个词语叫潜规则么?现在在这里装什么纯真!”

她的骨子里刻满了贪婪和淫.荡。

“你,”陈雅欣双眼喷火,咬牙切齿的看着面无表情的男人,“怎么能这么说我,好歹大家也相爱过!”

就算不爱她,也别把她贬的一文不值,这才是一个绅士真正该有的作为!

“你配么?”叶铭澜似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,“相爱?哈,我从来都没有爱过你。真正爱你的人是许安那傻蛋!”

从来没有爱过她?陈雅欣的俏脸瞬间失去了血色,变得格外的苍白。

“你没爱过我?”不,她不信!

叶铭澜冷淡的瞥了她一眼,“你似乎感到很惊讶,哈,难不成你以为我爱你?”似是听到天大的笑话一样,叶铭澜笑的前俯后仰,“别傻了,全世界六十多亿人口,我最不可能爱的就是你!”

眼泪毫无预警的夺眶而出,顺颊而落,她的身体微微的颤抖,手好好的扬起,又颓废的落下。

“那你现在为什么来找我?”还摆出这么一副暧昧的姿态。

“当然是找你做你最擅长的事情。”

最擅长的事情?美目有着一丝的不解,那一脸无知的单纯让叶铭澜冷笑出声。

大手哗的一声扯开了她的衣服,毫不怜香惜玉,指尖所到之处,皆留下了道道红痕。

“痛!”陈雅欣剧烈的挣扎,对他略显粗鲁的抚触十分抗拒。“你放开我,放开我!”

“放开你?呵呵,陈雅欣,你真的是一个善变还喜欢撒谎的女人!”叶铭澜自始至终都冷眼相待,“你不是一直在偷偷的看我吗,你不是一直都渴望我碰你吗。现在我如你所愿,你又装什么纯!”

她有拿乔的资格么?

“你!”被说中心事的陈雅欣有些恼羞成怒,她似是想到了什么,突然露出一个妖媚的笑容。“哈,原来你一直在看我呀。”

小手在健硕的胸膛上调皮的弹钢琴,叶铭澜的眼神变得越加的幽深,乌黑的眼眸泛着深色的光芒,他用力的抬高她小巧的下巴,薄唇带着狂风暴雨而来,一瞬间就夺走了她的呼吸。

他并不温柔,动作更是粗鲁,没有一点点的柔情蜜意,好像他们是背负血海深仇的仇人。

没有一点前奏,他直接沉身而入,尚未被滋.润的身体有一点点的疼痛。

“痛,放开我!”小手不断的拍打着他的胸膛,不过那微薄的力度他直接无视。

不带一丝丝的情感,即使他们现在在做着最亲密的事情,他的唇依旧紧抿,眼神清冷,通身散发着陌生又疏离的气息。

就在热情即将喷发的那一刹那,叶铭澜推开了温香软玉,在陈雅欣诧异的注视下,施施然的整理着衣服。

“还发什么楞,一分钟的时间。”

什么,他这就完事了?瞬间从即将爆发璀璨光芒的云端跌落谷底,陈雅欣的眼眸深处闪烁着不可思议的光芒。

浓浓的空虚占据了她所有的理智,他不继续了吗,就这样草草的结束了吗?如果他不继续的话,那她怎麽办?

刚才明明就要步入极乐的天堂,他却突然收手,已经熟悉了他身体的她,直到他尚未散发出热情,可是他却真的就这样鸣金收兵了。

怎么会这样!他勾起了她的热情,却不满足她的需求。

他一定是故意的!

在叶铭澜清冷的注视着,陈雅欣沉默的穿着衣服,可是身体深处好似有小虫再咬一样,那尚未得到满足的空虚,让她很难不去注意蠢蠢欲动的需求。

穿好衣服,沉默的跟着叶铭澜回到了包厢。安卓生已经喝高了,抱着两个美女卿卿我我,大玩成人游戏。对于他们两个人的归来,压根没有注意。

陈雅欣有点尴尬,她暗恼安卓生的见色思迁,真的是见了女人就没有骨头了,什么乱七八糟的女人,他都能下的去手!

脏死了!

她不想再看到叶铭澜嘲讽的眼神,即使她现在已经心灰意冷,但是她很难忽视他的看法。

陈雅欣打算继续在角落里面呆着,直到这场别具一格的聚会结束。然而,刚迈开长腿,叶铭澜清冷的声音适时的响起。

“坐在这儿!”叶铭澜拍了拍身旁的位置,围在他身旁的美女很有眼色的退了出去。

陈雅欣有些犹豫,叶铭澜翘着二郎腿,慵懒的靠在沙发上,一手搭在椅背上,一手则舒适的放在腿上。

对于她的踟蹰不前,他并不催促,仿佛刚才的呼唤只是她的错觉。

理智告诉她,他们已经分手了,不要过去。可是,内心的渴望在蠢蠢欲动,在理智尚未清醒过来时,她人已经坐在了他的身旁。

“真乖。”

这是他今天第一次对她露出笑容,她的心因为这灿烂的笑容在微微的颤抖。

“看来你的男人并不爱你。”叶铭澜陈述着客观的事实。

陈雅欣不想被他看扁,她本能的反驳,“不,他爱我,他的身边只有我一个人!”

那些乱七八糟没有确定关系的女人除外!

叶铭澜无所谓的笑了笑,对于她的自欺欺人冷眼旁观。

低声浅吟不断的在耳边萦绕,陈雅欣有些坐立不安。她想离开这危险的男人,避免他看出她的失控。然而才刚起身,就被拉坐回了他的腿上。

陈雅欣倒吸了一口气,有些不解的看着叶铭澜。

大手肆无忌惮的在她的身上煽风点火,所到之处皆烫伤了她细致的娇肤。

“想要快乐,自己来。”俊脸荡漾着一抹邪恶的笑容,“我知道你没有满足!”

陈雅欣傻眼,原来他真的是故意的。

她清楚的明白,只要她往前一步,就是万劫不复的深渊。可是,她想拥有他的渴望在咆哮,然而,她的骄傲不允许她再这样的自甘下贱!

大手自温香软玉上撤回,他似乎很喜欢看她纠结挣扎的模样,咧开的嘴角显示了他此刻的心情很好。

这男人真的太恶劣了,可她偏偏爱不释手。

叶铭澜一动不动,好像一尊俊美的雕像。他没有主动的意思,就像是一个聪明的猎人,在等着猎物自动上门。

磅礴的渴望不停的撕扯着她的理智,最终理智被打败,颤抖的小手伸向健硕的胸膛。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