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888亚洲城
ca888亚洲城 > 娇妻太磨人 > 第一百零八章 不为钱财遮望眼

第一百零八章 不为钱财遮望眼

进入新版阅读

“妈,我不想和你说话了。”再说下去,她的脸都热的要烧起来了。“不过老妈你今天真的是帅呆了。过去有不为五斗米折腰,现在有你不为钱财遮望眼,太霸气了。”

“你呀,以为豪门生活是那么好过的呀。”贺妈妈看着许安,温柔的说道:“许安啊,你要知道,现在又不是封建社会,不是离了家族就过不下去了。普普通通的生活也别有一番滋味。

就好比说,澳洲大龙虾吃不起,咱就去吃麻辣小龙虾;香榭丽舍玩不起,咱就去乡下农家乐溜一圈;那什么什么酒庄的酒喝不起,咱去山里喝自酿的果子酒。情调不是只有烛光晚餐,洋酒牛排,平平淡淡的就挺好。说不定豪门的生活还没有咱们这小老百姓过的逍遥自在呢!”

许安不住的点头,“我不知道别的人家是怎样,我只知道我过的不幸福。房子很大,但空气却非常的压抑;食物做的很精美,但吃起来却没有一丝的感情,味同嚼蜡;生活的很舒适,但却感觉不到一点点被关怀的温暖。”

真不知道他之前是怎么坚持下来的,现在想想,竟然是那么的不可思议!

看来豪门日子真不是普通人能过的。像她这种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小老百姓,还是不要妄图踏入云端,气场不合呀,很容易从天堂掉落地狱。

“许安啊,你真的不打算继承家业吗,那你的父母该怎么办呢?”看得出来许安和许氏夫妇的关系已经糟糕的进入了隆冬期,但他们毕竟是他的父母,生他养育了他。百善孝为先,凡事都不能做的太绝。

“只要他们不插手我的婚姻,我不会让他们太难过。”纵然不喜,他也不会做的太过。

“那么你想继承家业吗?”

许安想也不想,直接回答。 “不想!”虽然不想,但又没有别的路可走。

生养之恩无以为报,纵然亲情已然被撕裂,但是血脉亲情难以割舍。纵然不想,但是也不能自私的置几代人的心血而不顾。

“不过,只要他们愿意和平共处,我会承担我该承担的义务和责任!”这是他最大的让步,也是他最后的底线了。

“好好好,我没看错你这臭小子。”要是他真的冷血无情到了极点,他还担心呢。

“有一个词怎么说来着,苦尽甘来嘛。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空乏其身,行拂乱其所为嘛。”年代太久远了,她能记住的,也只有这么一句了。

文绉绉的句子,她还真的念不来。之所以还记得这句,还是因为当年老师要求背这篇课文,她在班上背的是最快的。她背的很快,只用了几十秒,老师压根都没听清她背的是什么。

之所以背的这么快,得益于她老爹小的时候就给她看一些传统文学之类的书。四书五经啊,增广贤文啊之类的。所以,基础打的好,碰到古文,绝对是分分钟就可以秒杀的事情了。

“哎哟老妈,利害了,这句子我都记不住,你还记得那么清楚啊。”

“你个学渣还好意思讲,人家大多数女孩子的语文都学得很棒,偏偏你语文学的是一踏糊涂。”真的是没遗传她半点好的基因。“害得我常常被你们语文老师叫过去,接受批评!”

天啊,老妈啊,能不能不要在许安面前说她的糗事啊,这让她情何以堪啊!

她偷偷的瞄了一眼许安,果然看见他的俊脸上荡漾着一抹坏坏的笑容。

哎哟我去,她老妈太不给力了,这下好了,又让他知道她过去的光辉历史了。

“语文很差,那什么比较好呢?”许安有些疑惑,不会是数学吧,不过看她糊涂的样子,理科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不是他瞧不起她,他有预感,且预感百分之九十会成真。

“你绝对想不到!几样功课中,她历史最好!不听课,每次都能拿满分,可是没有半点用!”

小的时候,贺茜最喜欢看的书是中华上下五千年,她当时以为她只是纯粹喜欢看历史故事,因此也就没有多想。后来,高中毕业的时候,贺茜想让报考考古专业,不过被她给拒绝了。

“历史好,那你是不是很喜欢古代?”

真不愧是她喜欢的人,还真是了解她呢。贺茜头点的如同小鸡啄米,“对对对,我对古代的东西超级感兴趣。”

贺妈妈没好气的加了一句,“尤其喜欢考古挖墓!”

“那不是挖墓,”贺茜对于自家老妈的说辞很不赞同,“那是在探索历史,然后保护传统,保护大家国家璀璨的历史,和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结晶!”

贺妈妈嘴角直抽抽,十分无语。“那还不是把人家的墓给挖开了吗?”

“妈,你还是不明白,如果不将这些真贵的文物发觉出来,那才是真正的暴殄天物。他们会永久的埋在泥土之中,体现不了他们的价值。有了他们的出土,大家才可以更好的探索历史。”

说道自己感兴趣的话题,贺茜是越说越激动,刚才还蠢蠢欲动的瞌睡虫,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“妈,你不知道,最近有一个综艺节目超火,九大博物馆联席坐镇,显示了好多国宝级的文物啊,看的我心潮澎湃。”恨不得立马加入那考古队,开启新一轮的探寻。

看着手舞足蹈的贺茜,许安不由得轻笑出声,看她这么兴奋,看来真的是发自内心的喜欢啊。

“上次去九苍山,我看你神神叨叨的,不会是在…” 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,那也太惊恐了。

“就是你想的那样,我觉得九苍山一定有古墓,而且一定还是大墓。不说君王了,最低也应该是个王爷墓!”

唉,要是她能够加入考古队就好了,就能够第一时间,亲眼见证历史的奇迹啊。

许安失笑,“我现在终于知道,你为什么那么喜欢我那表姐了。”

“表姐?”这和他表姐有什么关系,随即反应过来,惊喜的说道:“对对对,我最喜欢最崇拜的偶像,就是你表姐!我记得很清楚,你可是答应过我的,要给我你表姐的签名哦。”

“到时候你自己去问她要吧!”

那不就代表着,她要和偶像见面了嘛,天啊,只是想一想,她都觉得无比的兴奋呐。

“我…我可以么?”

“为什么不可以,”许安不解的挑眉,“等大家结婚之后,我表姐不也是你表姐吗,咱们可是一家人了!”

对哟,“那…那我能请求她让我加入考古队吗?”

这小女人,顺着杆子往上爬,得寸进尺了哟。

“不行,”许安想也不想,直接拒绝。“我绝对不会同意的,你趁早死了这个心!”

考古队风餐露宿的,一旦发现个什么古墓的,要耗在那里好久好久,最少也得一两个月不见。天呀,那他不是得时常独守空房啊,那种孤独寂寞冷的滋味,他还是不要尝试了。

而且顾暖那女人疯疯癫癫的,近朱者赤近墨者黑,他可不想让他的宝贝被她同化咯。

“怎么这个样子!”贺茜傻眼了,刚才还和她说的热火朝天的,怎么突然间就换了个调调。“为什么不同意!”

真的快要被他气死了,她的宏伟愿望还没来得及实施,就胎死腹中了。

“等未来你就知道我是为你好了。”许安好言安慰,“乖别气了,生气多了容易长皱纹哟!”

我去,真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,她才不要变老,她要永远十八岁!

“打住打住,这话题怎么偏这么远了。你的愿望是注定不能实现了,我的愿望,你们一定要为我实现!”

女儿诚可贵,女婿价更高,若为孙子故,两者皆可抛的喂。

贺茜看了许安一眼,那隐藏眼神里的意思,许安清晰无误的接收到了。

老妈魔怔了,咱们速速远离战场!

许安点了点头,拉着贺茜站了起来,礼貌的说道:“爸妈,大家这就努力去,你们稍安勿躁,大家争取早日让你们的愿望成真。”

贺茜一趔趄,差点没摔倒在地,这人,她的嘴角一阵的抽搐,她一直逃避的,他竟然堂而皇之的说出来了。

“好好好,”贺妈妈高兴的就差泪眼汪汪了,她乐呵呵的赶人,“你们快去快去,大家不打扰你们。明天几点起床都没问题,我绝对不会催的。”

“那爸妈,大家回房了。”

“去吧去吧。”贺爸爸也加入了赶人的行列。“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啊,怎么滴这样做一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啊,比如说,造孩子!”

贺茜快要晕倒了,天啊,她爸妈已经成魔了,再说下去,她一点会吐血而亡啊。

雷,真的太雷人了。

“好,我会努力的。”

看到老丈人和丈母娘满意的点了点头,他这才淡定的拉着俏脸爆红的贺茜,施施然的离开。

进入房间,关上房门,贺茜猛地扑入柔软的大床,鸵鸟式的将头埋在被窝里面。

“你这姿态是…害羞了?”许安双手环胸,慵懒的靠在衣柜上,调侃的语调有说不尽的慵懒。

勾人心魂又沁人心脾。

“我的天呐,”离开父母的攻击范围,贺茜这才找回了自己的舌头,开始了吐槽模式。“我爸妈是不是疯了,原来催我找对象结婚,现在婚还没结呢,就开始催我生孩子了。”

“爸妈这样很可爱。”玩笑之余那浓浓的关怀,才是让他眷恋不已的存在。

“你还说呢,”贺茜娇嗔的瞥了他一眼,“你怎么和爸妈一起起哄!”

许安表示他很冤枉,这黑锅,他可不背。

“乖,你要是这么说,我可就比那能让六月下飞雪的窦娥还冤。你得给我说清楚,我哪里跟着起哄了?”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