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888亚洲城
ca888亚洲城 > 娇妻太磨人 > 第一百零五章 以我之姓冠你之名

第一百零五章 以我之姓冠你之名

手机阅读

显然,他的实话实说并不招人待见,不过,他一向诚实,没有撒谎的习惯。

“可是,这对我并不公平。”高奕岚抽噎的控诉,“你的真实情况我一无所知。我所知道的你所有的情况,都是听许夫人说的。我是抱着一颗真诚的心来相亲的,并且我对你很有好感。”

许安真的很想回一句,造成她所有的自以为都是道听途说所致,难道现在全都要怪罪在他的头上咯。他也是被逼着来相亲的好吧,要说委屈,谁能有他委屈!

不过男儿有泪不轻弹,掬一把辛酸泪,他还是斯文的绅士。这种无聊的吐槽在心里说一遍就好,不必要说出来渲染的人尽皆知。

“让你有这样的误会我很抱歉,今天之所以会来,也是为了告诉你,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。不管是对你,还是对未来的某某某,我的态度不变!”言外之意很明显,趁早死心,爱情的游戏,他不奉陪!

高奕岚真的不知该哭该笑了,说他无情,他真诚以待;说他有情,他字字诛心。

她打量着安静的坐在一旁,未曾多嘴插话的贺茜,似乎在评估着她有何资本能让许安为她放弃整座的花园。

这个女人很幸运,能完完整整的拥有一个男人的爱,在这快餐爱情的年代,显得格外的珍贵。不能否认,她很嫉妒她,但同时也羡慕。

只是,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强,她的骄傲也不允许她死皮赖脸,卑微的请求男人爱她。

“你真的那么爱她?”收起毫无用处的眼泪,那是懦弱者的表现。

许安毫不犹豫的点头,“我想,我这辈子做的最有意义的事,就是以我之姓,冠她之名!”

贺茜娇嗔的看了一眼不断示爱的许安,恰巧许安也回眸看她,两人相视一笑,情意绵绵。

有些事情不用多说,一个动作,一个眼神,一个笑容,就能看出这其中隐藏的缠绵悱恻和情深义重。

这爱情好炙热,这情意好温暖,这动作好缠绵,可是却与她的伤心难过格格不入。

“祝你们幸福。”高奕岚艰难的露出一个笑容,即使那笑容比哭都难看。“我先走了。”

心动的瞬间掉落悬崖,这样大起大落的心路历程让她的情绪几欲失控。眼不见为净,心中的皱褶只有靠时间慢慢的抚平了。

高奕岚抓起包包,略有些狼狈的走了。她的脚步凌乱,显示她此刻的心情并不平静。

“安,你伤了一个女孩的心。”

许安拉起贺茜的小手,虔诚的印上一吻,“对此我深表遗憾。”贺茜的脸色变了。“可若是时光倒流,我依旧会选择这样做!”

快刀斩乱麻,对于父母的乱点鸳鸯谱的行为,许安表示很愤怒。

他这样做也是为了让许夫人明白,他是不会屈服在他们的淫.威之下的。

“你呀,”贺茜捂嘴娇笑,“真是让我不得不爱。”

好不容易出来一趟,索性就好好约会一次。然而,未等他们起身,许家父母的到来,让刚才轻松愉悦的氛围彻底的被打碎了。

虽然贺茜没有见过许爸爸,但与许安有六七分神似的脸庞,几乎可以让她瞬间确定他的身份。更何况,许夫人还跟随左右,答案几乎昭然若揭。

纵然他们不接受他她,但基于礼貌,贺茜还是乖巧的站起来,亲切的打了招呼。

“伯父伯母好。”

许先生颔首回应,许夫人则冷哼一声,明显带着几分薄怒。

贺茜也不以为意,淡笑着坐了下来。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!

“你拒绝了高小姐。”许先生的声音有些低沉,听不出情绪。“她和你各方面都很合适!”

他没有特别的意思,只是陈述事实而已。

“我对她没感觉。”这是硬伤。

“你要是娶一个对你事业没有任何帮助的女人,那么你将失去继承权。”

许安有些不耐,这两天听继承权听的他耳朵都起茧子了。

“我想,堂兄弟们对此应该是喜闻乐见。”

许文博有些惊讶的看着许安,几年不见,他似乎有点不认识他了。

“我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旁系公然霸占许家!”许夫人恨的是咬牙切齿,“许家能有如今的成就,是你父亲辛苦了大半辈子的成果,你竟然心安理得的拱手让人,你这个不孝子!”

许安自嘲的笑了,那笑容里面有毫不掩饰的讥讽。“哈,我就是这么的胸无大志!”

许夫人气的火冒三丈,怒骂:“我当初怎么会生了你这个不孝子!”

“如果可以,”许安声音很冷淡,“我也不想成为你的儿子!”

平和的气氛维持不到一分钟就变得剑拔弩张,贺茜无奈的看着母子俩的针锋相对,嘴角微抽。

“许安,”贺茜拉拉他的胳膊,“少说两句。”

她知道许安心里有事,可没想到他的怨气竟然如此之重。她很难想像,他当初是受了多重的伤,才会让温柔如斯的他,失控到这个地步。

许安冷漠的看了一眼许夫人,回握了握贺茜的手,不再说话。

长时间的沉默让人格外的压抑,空气好似都没有流动,时间好像并没有流逝,在此定格。

“你恨大家!”许文博叹了一口气,“连带着,你也讨厌了许家。”

恨屋及屋吧。

许安摇头,“不,我不恨!”

有爱才有恨,他没有爱,哪里来的恨!

许文博对于许安的说法不置可否,“为什么?”为什么恨!

“呵,”除了冷笑,似乎他没有了其他的表情。“不想说。”

“我不明白。”他和妻子的关系不和,但是儿子为何对他有这么大的敌意,他真的不知。

许安沉默,不看,不听,不回答。

“你这是什么态度!”许夫人气炸了,“每次见面,你都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,这就是你对待长辈的态度吗!”

简直气死人了。

“原来没有关心过我,现在就不要在我的生活里面指手画脚。”

“你…”许夫人走到许安面前,高扬着手,准备亲切的招呼他的俊脸。

许安毫不惧怕的与她瞪视,那倔强的模样,让许夫人更加的怒火中烧。

“夫人,”许文博拦下了即将落下的小手,“淡定!”

许夫人怒气冲冲的走回座位,显然怒气并未消散。

“许安,我希翼大家父子今日可以好好的谈谈心。”儿子的冷漠,多少让他有些伤心。

“我并不觉得大家之间有什么好谈的。还有,我再说一遍,我的婚姻必须由我自己做主。如果你们不同意,那么许家你们想交给谁就交给谁,我没有任何意见。”

这是在威胁他们了,而且还是如此的光明正大,理所当然。

“如果大家同意了呢?”

似乎没有想到他们会同意,许安有一瞬间的怔愣。

“你要的只是你的婚姻自由么?”

这要求看似简单实则也不简单,豪门贵族之间哪里有真正的婚姻自由,全都是为利益相互缠绕。

“嗯。”毕竟是他的亲生父母,狠绝的话他也说不出口。

他对他们并不恨,只是失望的多了,心凉了而已。

“你有这样的要求,是否跟我和你母亲有关?”十有八九。

许安不语。

“大家的婚姻影响到了你的择偶观吗?”

姜还是老的辣,许文博一语中的。

许安抿嘴沉默,但贺茜敏感的察觉到了,他的怒气在上扬。

“或者说你是因为看到了我和你母亲的日常相处,才有这样的叛逆心理?”

“不,不是叛逆,我从小都告诉自己,长大之后绝对不会步入你们的后尘。我绝对不要和一个不爱的女人,委委屈屈的过完我这一生。我也不要一个冰冷冷的家,没有一点点的温暖可言。我会找到我爱的女人,生一个可爱的孩子,贫穷或富贵都无所谓。”

许文博不说话了,他和妻子是因为利益才结合在一起的。婚后感情不好也不坏,但是漫漫岁月割舍开了本就薄弱的爱情。他承受不了她的任性,她也承受不了他的冷漠。

于是争持在所难免。偶尔的争持可以促进感情的发泄,但时常的争持却是爱情的破坏者,更何况她们的爱情本就薄弱。

在生下许安之后,他们就不在同房,私下里各自找了另外的伴侣,但为了许家的名声,在重要的场合他们依旧扮演着恩爱夫妻的角色。

对于许安,他没有刻意的关心,也没有给与他父爱的温暖。

一方面是认为男孩就该放养,不该像女人那样多愁善感;另外一方面则是因为他本性冷漠,加之与他母亲的关系并不和谐,因此也就忽略了他的成长。

即使他和夫人都另有伴侣,但他们还是默契的选择了不再生育。因此许安也就成为了他们唯一的孩子。只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,年轻时期的不羁放纵,许安知道的清清楚楚彻彻底底。

“爱情在利益面前显得微不足道,我曾说过我允许她成为你的情妇,但是妻子,绝对不行!”在这一点上,许夫人很坚持。

“你有你的坚持,我有我的坚持,既然话不投机,那就不要再多谈。”许安两手一摊表示很无所谓,现在是他们有求于他,而不是他在求他们。

他现在,比任何时候都理智,本末倒置这种事情,他是绝对不会做的。

“我都已经做了让步,你为何一步不让?”许夫人怒火攻心了。

让步?这是哪门子的让步,许安实在不能苟同。

“夫人,你知道什么是爱情吗?”

这是什么烂问题,她拒绝回答!

“爱情不是买卖,它是纯粹的感觉,就算你不曾拥有它,也请你不要侮辱它!”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