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888亚洲城
ca888亚洲城 > 娇妻太磨人 > 第一百零四章 出师未捷身先死

第一百零四章 出师未捷身先死

手机阅读

就没见过这么不知进退不要脸皮的女人,和那陈雅欣有何分别。许安这臭小子天生福浅,每次都遇人不淑,遇到的女人一个比一个奇葩,真的是让她瞠目结舌。

许夫人决定放弃和贺茜的交流,这女人只要不傻,仗着许安的宠爱,肯定不会放过这次机会,誓要嫁进许家,不达目的绝对不会罢休的。

解铃还须系铃人,解决问题还得找到问题的根源,掐断了根源,剩下的问题自然就迎刃而解。

“许安,你就跟着她胡闹?”许夫人色厉内荏,“你可要想清楚了,若你继承了许家,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。你要因为一个女人而放弃大好的前程么!”

早知道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,当初她就不该让步让他去学什么见鬼的设计。出去了几年,心就变野了,而且还越来越难以掌控了。事事都要和他们作对,大讲什么言论自由,婚姻自由,选择自由。

不管他们威逼还是利诱,他丝毫都不退让,才会让事情变得一发而不可收拾。

“她哪里胡闹了,我觉得她讲的很对,和我想的一模一样。不愧是我看中的女人,就是这么聪明!”

贺茜果然没让他失望,许安对着她宠溺的一笑,那璀璨的笑容让贺茜千疮百孔的心,有了一点点的复原。

还好,他是站在她这边的。哈,这感觉真好,有了他的支撑,好像就拥有了全世界。

只是,许夫人本来对她就有意见,他们还当着她的面撒狗粮秀恩爱,这样真的好么,不会让事情变得越来越糟么!

贺茜抬眸看了一眼许夫人,果然看她保养得宜的俏脸有一丝丝的狰狞。

“许安,你是不是故意要和我作对!”除了这点,她再也想不出来其它的理由了。

她是否太高看了自己,跟她作对,最好他有那个闲情逸致。

“你想多了,我只是顺从本心而已。”许安自嘲的笑了笑,凉凉的说道:“有的时候我就在想,我真的是你们的亲生儿子,看到你们虚伪的模样,我常常恶心的不能自已。是,你们是有很多的钱,可是我一点都不稀罕。我只不过想要多一点的温暖,可是你们吝啬的一点都不愿意给我!”

这是她第一次听到儿子的真心话,许夫人有一时间的呆愣。

“你们从不在乎我的感受,在我面前肆无忌惮的争持,长时间的冷言冷语让我对生活充满了绝望。我不止一次痛恨自己为什么是你们的孩子。我羡慕别人家的孩子有温暖的父爱母爱,而我,什么都没有!”

他看似什么都拥有了,实际上真的贫穷的一无所有。所以再看到贺妈妈和贺茜的相处之后,感受到贺妈妈温暖的母爱之后,他就彻彻底底的不愿再回到冷冰冰的家了。

有家人的陪伴真的好温暖,只有有爱人在的地方,哪里都可以是停止漂泊的港湾。

“可是,如果没有大家,你哪里有机会接受精英教育。如果,你没有许家的身份,你怎么可能会有如今的成就。你成就了许家,同样的,许家也成就了你!你要清楚,自你出生之后,你的名就和许家荣辱与共。”

这是老天既定的事实,他没有反抗的余地。

“所以呢?”

“我说的还不够清楚么,你是许家的子孙,那么凡事都得以许家为重!”

“需要赔上我一辈子的幸福?”许安冷笑,“这种傻事,我是绝对不会干的!”

许夫人再也保持不了优雅的气度,她霍的站起身来,指着许安就是一顿吼,“许安,你不要这么的冥顽不灵。明天,你去和高氏集团的大小姐见面,不去也得去,去也得去!”

说完,气冲冲的走了,高跟鞋踩的砰砰响,足见她现在糟糕的心情。

不愉快的见面正式结束,许安伸了一个懒腰,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手脚,拉着贺茜的小手,温柔的说道:“今天站在外面吃还是家里吃!”

贺茜调皮的眨了眨眼睛,“当然在家里吃,不过要你做哟。”

他做的饭菜,她想,她吃一辈子都不会腻的。

“谁洗碗?”

“当然是我了。男女搭配,干活不累!”

“那还等什么,回家,做饭!”

勾勾手,这辈子他都不会轻易的放开她的手了。

许夫人气冲冲的回到了家,正好碰见了正准备外出的丈夫。

“和许安谈的怎么样了?”其实不用问,看妻子的脸色,就知道事情很不顺利。

想到许安的桀骜不驯和油盐不进,许夫人肺都要气炸了。

“那小子是吃了磅砣铁了心了,非要娶一个毫无用处的女人!”

许先生沉默,过了小半晌才问:“他还说了些什么?”

如果单单就这件事情,他一向端庄优雅的妻子不会气到脸都变了型。如此不优雅的时候,他真的极少见到。

“那臭小子说,如果不是别无选择,他根本就不屑成为许家的子孙。他一点都不想当大家的儿子!”

就是这句话,气的她火冒三丈,她辛辛苦苦怀胎十月,经历九死一生生下的孩子,居然如此的厌恶她。这让她的心,透心凉!

“我知道了,改天我跟他谈!”他们父子已经很久没有交谈过了,上次交谈都是几年前的事了。

“谈也没用,”许夫人没好气的说道,“那小子就跟变了个人一样,不管我说什么,一点都听不进去。”

许先生点了点头,表示了解。长叹了一口气,这才幽幽的说道:“试试吧。大家的确亏欠了他太多。”

“你准备出门?”

“嗯,我去企业。”一问一答,从来没有多余的废话。

“明天我安排许安和高氏集团的女儿相亲,你要找他,就那个时候去吧。”

许先生点了点头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许夫人疲惫的坐在沙发上,看着空空荡荡清清冷冷的家,第一次感觉到了寂寞。

翌日,许安果然如许夫人所料,出现在了约好的酒店。

不过,许夫人没想到的是,他居然拉贺茜一起去相亲。

他们到的时候,就看到有一位肤白貌美还是大长腿的美女坐在座位上,优雅的喝着咖啡。

“高小姐?”

高奕岚闻声抬头,看到一个俊美的男子领着一个漂亮的女人坐在她的对面。

她的嘴角微抽,面带不解,“许先生?”

许安点了点头,“是我!”

这就是要和她相亲的对象?硬件条件很不错,又高又俊还有气质,身家背景也不错,的确和她是门当户对。

她对他的感觉还不错。

只不过…咦,她没有看花眼吧,她的相亲对象竟然和身旁的女人十指相扣。

高奕岚的脸色变了,她没有掩饰自己的不悦,语气不复之前的平和,有些微的走调。

“许先生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锐利的视线,直勾勾的盯着相互交握的手,恨不得将他们的手焚烧出一个洞来。

“抱歉,”许安优雅的道歉,“忘了先容了,这是我的未婚妻,贺茜!”

什么?未婚妻!

“许夫人这是什么意思,你有了未婚妻还安排我来相亲,是在耍我玩吗?”

高奕岚气的火冒三丈,她觉得她的骄傲被人扔在了地上狠狠地踩。

许安很无所谓的耸耸肩,“也许她认为利益相结合的婚姻才是我正确的选择,然而遗憾的是,我不想让我一辈子都活的暗无天日。”

所以,道不同不相为谋!

“你觉得和我结婚会让你过的很悲惨?”高奕岚双眼喷火,没有交往,他都已经否定了她的所有,这对她很不公平!

许安不置可否,对于她的误解,没有说明的意思。对于他来说,除了贺茜,其他的女人都和木头人没啥区别。

“大家还是打开天窗说亮话吧。高小姐,你的条件不错,追你的男人必定从帝都排到了魔都。”这绝对不是奉承,“但是呢,你瞧,我已经有了心爱的女人,就算大家结了婚,也幸福不到哪里去。”

高奕岚抿嘴,她对许安的印象不错,他是第一个让她脸红心跳的男人。

“我不介意。”有钱的男人哪个没有包养过情妇,不说别人,他父亲就她知道的,都有两三个,更别提那些隐藏的更深的了。

情妇好像已经成为了豪门另类的标配。

许安淡淡的笑了笑,“如果你不介意当后妈的话,我没什么意见!”

他两手一摊,老神在在。贺茜瞥了一眼淡定的男人,狠狠地掐了一下他的大手。

许安疼的倒吸一口气,但高奕岚正在气头上,没有发现他的异常。

高奕岚觉得这是她二十五年来最生气的一天,他有情妇,她都已经忍了。结果,他居然让情妇怀了孩子,还是许家的长孙,她说什么也接受不了。

“打掉,如果大家结婚,孩子必须打掉!”这是她的底线,绝对不能妥协。

许安很为难的说道:“抱歉高小姐,这是我的孩子,还是我和心爱的女人孕育的,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。更何况,高小姐,恕我直言,我认为你不必要这么委屈自己。”

高奕岚眼眶红红,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可以让她行动的男人,可是他却早已经是别的女人的了。

“许夫人之前并没有给我说这么多!”

“那是因为她对我的交流还停在几年前。高小姐,坦白的说,就算大家结了婚,你也不会幸福。我是一个死心眼的人,认定了一个人,就不会再对第二个人投放一点点的感情!”

高奕岚浑身颤抖,强忍的眼泪终于滚落,哭的是梨花带雨。

“抱歉,惹你哭并不是我本意,我只是想告诉你实情而已。”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