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888亚洲城
ca888亚洲城 > 娇妻太磨人 > 第一百零三章 恶婆婆小媳妇

第一百零三章 恶婆婆小媳妇

手机阅读

“装糊涂?”贺茜瞠目,这是什么操作。“就是让我装傻的意思么?”

呃,这要怎么说明,许安一时词穷。人生的糊涂有两种:一种是真糊涂。懵懂处世,似是与生俱来,装不来,求不到;一种是假糊涂,是非黑白明明了然于心,却故意装作良莠不分。

她本性纯良,似一块无暇的玉佩,他不想让尘世的烟火在那上面渲染上黑白的颜色。

“贺茜,有很多事情都并没有大家想象中的那么美好,也有很多事情都饱满着太多的无奈。就好比,最初我发现父母的丑事之时,我揣着糊涂装明白。后来,日渐长大的我又揣着明白装糊涂。并不是我愿意就这么活得不明不白。只是,很多时候,只要捅破了那层窗户纸,就连表面的平和都难以维持。”

成人的世界,纵然是最简单的游戏,都隐藏着沉重的黑暗。

“这么多年,你过得都这么辛苦么?”豪门贵族是什么样子,她并不想知晓这其中的错综复杂的关系。

她在乎的,是他,自始至终都是他!她不认识许家的贵公子,她只认识为了梦想在不断拼搏努力的许安。

“辛苦是在所难免的。不过,经历了这些磨难,我才能快速的成长,才能变得成熟稳重,才有资格许你一世安宁。”不经历风雨,如何见彩虹。

有舍才有得。没有离开如牢笼般禁锢他思想自由的许家,他怎么有机会认识可爱温柔善良的她呢。

“还好我没有错过你,否则现在我一定悔恨的肠子都青了。”

想起那么之前的那次错过,她都一阵的后怕,还好,冥冥注定的缘分让他回到了她的身边。万幸,他没有因为她的任性放弃她。

“嘿,你抢了我的台词。”他们之间如此的有默契,是天注定的缘分,谁都休想拆散。

两人相视一笑,尽是甜蜜。

许夫人的性格很强势,虽然她给了许安一个晚上的时间考虑,显然她等不了那么久,当天晚上就杀过来了。

看着现在自己面前的一对璧人,许夫人的嘴角直抽抽,她有些不悦,面上的表情真的是要多严肃就有多严肃。“我让你来,你把她带来干什么?”

许安不理她的指责,拉着贺茜径直坐了下来。贺茜立马站了起来,乖巧急忙的叫了一声伯母,这才落落大方的入座。

她和许安不一样,不能那么随便。即使许安认为对许夫人寒暄是一种浪费,但她也不能做那种不礼貌的事情。

许夫人冷冷的看着贺茜,锐利的目光肆无忌惮的打量着她,那过于严厉的目光让贺茜很紧张。

她的声音很轻柔,悦耳动听;举止大方,进退有度。是个有良好家教的女孩子,不过家庭背景太过薄弱,不适合成为妻子。

“我觉得你找我谈的事情,无非就是大家俩的事情。当事人都在场,才能谈的清楚。”

许夫人实在不想和这个不孝子说话,他能活生生的把她气死。真不知道那死倔死倔的性子是随了谁了。

“你很不错,但是对他的事业没有一点帮助。现在你只有两个选择,要么离开他,要么成为他的情妇。”

她还在妄想着操控他的婚姻,许安冷冷的瞥了一眼许夫人,坐起身来就想反驳,却被贺茜拦了下来。

“伯母,”贺茜正襟危坐,笑靥如花,“这两个选择,我一个都不选。”

“你…”许夫人的脸色黑了,“最好有自知之明,不要闹的太难看。”

这算是给她留了几分面子?贺茜苦笑。

“大道理您不需要多说,我也明白。我不想想那么多,我只知道,大家很相爱。”所以,她是不会轻易放弃的。

这算是彻底拒绝了她的提议?呵,很少有人敢违抗她的命令,许安是第一个,而贺茜是第二个。

“你死皮赖脸的缠着他,不就是为了钱么。说吧,你要多少钱,才肯离开他!”

贺茜的脸变得苍白,许夫人的话对她来说,绝对是赤.裸裸的侮辱。她贝齿紧咬着红唇,纵然气的发抖,但她依然落落大方的回道:“伯母,请不要侮辱我。”

侮辱?许夫人冷笑,这不知柴米油盐贵的小姑娘啊,应该还活在象牙塔里面呗。

“不存在侮不侮辱,现在的小姑娘心机很深。不说别的,单就指你的前女友,”许夫人瞥了一眼许安,“她的心机就很深,我提醒过你,可你依旧把她当成宝贝。那种烂货,也只有你稀罕。”

许安眉头紧皱,毕竟曾经在一起过,她的说辞让他不能苟同。

“已经分开了,就不要再提起。好聚好散,各不相欠。”

分手后,他不会和她做朋友,也不会成为敌人,陌生人就挺好。所有的好与坏,都已经随着感情的破碎而烟消云散。

不道人是非,这是基本的修养。

“那个女人,我一看就不是循规蹈矩的主,偏偏你把她当成了宝贝,予取予求。”

“已经过去了,不提也罢。”

许安知道,她是故意在贺茜面前提起他的过去,好让他们从此有了间隙。他不多做阻拦,就是想看看,贺茜对他和陈雅欣的过去,是否真的已经释怀。

“伯母,雅欣和许安毕竟真的相爱过,您这样说,不太好。”

许夫人懒懒的看了一眼贺茜,现在她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,还有心情保护别人。这女人是真的傻,还是缺心眼呐。

“哦?你不生气。”

贺茜知道许夫人是故意的。要说她心里一点波动都没有,那肯定是不可能的。但要说,生气,那倒还不至于。

她的心眼虽说不大,但也绝对没有针眼那么小。

“伯母,谁还没有个过去,如果紧抓着过去不放,未来的日子还要怎么过。”

“真心话?”

贺茜点点头。

许夫人嗤笑,“好听的话谁不会说,说说而已,不痛不痒。”

贺茜暗道,她这未来的婆婆还真是难缠。不过,她越是难缠,她越要迎难而上。

“许夫人,把自身没有经历过的事情,非要强加在别人的头上,这是一种勉强。你不是我,又怎会知道这不是我真实的想法?”

伶牙俐齿!

“好了,废话我不想多说。许家目前就许安这一个孩子,他的婚姻注定不会是自由的。虽然我对你的感觉还不错,但你要是想成为许太太,差距太大了。”

贺茜还没来得及高兴,后面的话直接把她刚强的心砸了一个大洞出来。

然后,凌迟还没结束,依旧在一鞭一鞭的鞭笞着她的心。

“我不是对你有意见。但就家境而言,你就不达标。许安要想顺利的继承许家,能够迅速地在许家站稳脚步,必须要娶一个能够带给他助力的女人。仅就这一点,你就无法达到。”

贺茜知道许夫人说的是事实,她的心冷的发颤。她猛的抬头看向许安,发现他目光灼灼的看着她。好似将选择的权利都交给了她!

拥有他,还是离开他,一切都看她的选择。

许安知道这样做很残忍,但是他需要锻炼她的意志。他的心很坚定,他也相信贺茜爱她,但他害怕她会因为所谓的对他好,就将他抛弃。

所以,他放任她单独和固执的母亲单独战斗,如果在母亲的咄咄逼人之下,她还能矢志不渝的要和他在一起,那么他心中最后的担忧才会消散。

这是一场酷刑许安很清楚,纵然很心疼,但是这场训练不可避免。

他们之间的爱情之路荆棘遍布,不可能一帆风顺,所以他希翼他的爱人,能有一颗强大的心。不畏艰难,不畏困阻,愿意和他一起,共同为他们的未来打拼。

“伯母,虽然我很不想承认您说的是对的,但现实确实如您所说的那样。我的家境条件确实帮不了许安任何。”

许夫人得意的笑了,许安则不解的皱眉。他没有看贺茜,因为还未到结尾。他猜她一定还有后话,而那些后话才是重点。

“但是伯母,”转折来了,许安不由自主的竖耳细听,“爱情是自私的,即使我知道您说的是实情,我也不想离开他!”

在一起,虽然困难重重,但只要能和他在一起,所有的艰难困阻,她都来者不惧。反之,如果离开了他,那么她的日子也好过不到哪里去。

一眼定情,到现在的相亲相爱,她的心里眼里满满的都是他。更何况,他是爱她的,那么她就没有理由,因为一点点的挫折,就放手好不容易得来的爱情。

许夫人的脸色变了,“这么说你是不愿意离开咯?”

贺茜拉着许安的手,坚定的说道:“不离开,不放手!”

敬酒不吃吃罚酒,许夫人的忍耐宣布消失殆尽。

“贺茜,我好言好语的跟你说,是希翼你能有自知之明自己离开,不想让你太难看。你的家庭条件我调查过了,不过属于中上阶层,你嫁给一般的富贵人家没有问题,但是嫁进许家,绝不可能!”

这是在给她下最后的通碟吗,她已经下定决心不会让他们成为当代的罗密欧与朱丽叶。

“嫁不嫁进许家我都不在乎,我要嫁的人是许安,不是许家。”

不是每个女孩都想嫁进豪门,她有几斤几两重,她心里明白。豪门生活不是她能够驾驭的,她没那个心也没那个胆。

她只想和许安过安安稳稳的日子,组成一个幸福的小家庭,生一个可爱的宝宝,这样就已足够。

至于其他的非重要的事情,她不想浪费她的脑细胞,因为没有任何的意义。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