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888亚洲城
ca888亚洲城 > 娇妻太磨人 > 第一百零二章 装糊涂是极难的艺术

第一百零二章 装糊涂是极难的艺术

手机阅读

贺茜闻言,心神都为之震动,如果许安和她在一起,他就会变成不忠不孝之人。不,他那般美好,不能因为她,光辉的人生从此染上一个不能抹除的污点。

“安,我觉得大家…”

“你先不要说话,这里一切有我,相信我,好么?”威胁他,也要看他接不接。

对于许夫人,许安是一个头两个大,他真是厌恶透了他许家儿郎的身份,要是能换一身血,他保证立马就躺在手术台上,一点都不犹豫。

“许夫人,早在前几年,大家不是已经说好了么。自从我踏出许家大门的那一刻,就和许家没有任何关系了。我在外面是生是死,都与你们毫不相干。你这会儿说这些,还有什么意义?”

的确,孝字大于天,但他不认为他要坚守着愚孝。他不是木偶娃娃,有自己的想法和主张。然而,他的父母是专制主义忠诚的践行者,似乎并不了解敬重二字是什么意思,一直在他的人生里面指手画脚。

事无巨细,凡事都要来掺和一脚,让他防不胜防。

改学设计就是他第一次反抗,几乎以龙卷风的速度打破了家里的平静。可是,就算是闹的鸡犬不宁,人仰马翻,他依旧是不撞南墙不回头。

“少给我来这一套,我就问你,回不回来?”与他啰嗦了半天,已经是她的极限了。

“不回!”打死都不回!

“那么你就失去了继承权。”这个不孝子,到底知不知道,失去继承权是多么恐怖的事情。

去他见鬼的继承权,他不稀罕。他有手有脚有脑子,可以自食其力,干啥非要眼盯着不是自己的东西,又不是他创造出来的财富,要不要都无所谓。

他也可以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豪门,不需要牺牲一辈子的时间,和一个不爱的女人凑凑合合的过一生。

那绝对是一种折磨,而且必将两个人折磨的体无完肤,伤痕累累。

他又不蠢,明知道那是一个错误,绝对不会凑上前的。

“这话你已经重复好多遍了,”许安有些不耐烦了,“我说过了,我无所谓!”

“怎么无所谓,”许夫人怒其不争,“你这个不孝子,我生下你,是让你来给我作对的么。许家家大业大,你说不要就不要,你是脑子进水了么!”

这种指责对他来说,已经是家常便饭,他听的多了,心海已经掀不起一点点的小浪花了。

“你和我爸在一起,”许安淡淡的问道,“幸福么?”

幸福是什么东西,那并不重要。他们本身就是利益的结合,利益为上,其他的可以忽略不计。

“说那么虚无缥缈的东西做什么。我和你爸在一起这么多年,照样好好的。”

许安冷笑,没离婚就算是好好的,他也真的是醉了。大吵三六九小吵天天有,他小的时候一直不明白,他们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架吵。

“好好的?各自玩各自的,这也是好好的?”家丑就是家丑,遮掩是遮掩不住的。

“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!”许夫人有一瞬间的怔愣,紧接着是滔天的怒火。

贺茜看着许安受伤的眼神,轻轻的抱着他,想让他感受到她的温柔。

“你们自以为隐藏的很好,但是我不傻。”许安疲惫的闭上了眼睛,“你们之间所有的事情,我全都知道。”

一个红杏出墙,一个金屋藏娇,哈哈,他的家庭,颜色还真是丰富多彩。

“那又如何,”许夫人破罐子破摔,“但在外面的面前,大家依旧是鹣鲽情深的模范夫妻。”

真的是够了,如此的放荡不羁,还有理了!

“妈,”不知道多久没有亲切的叫过这个字了,“你知道么,我特别痛恨我是你们的儿子。我知道我的出生只是你给许家的交代,我对你而言,只是继承许家财产的凭借而已。”

许夫人的心里一惊,这一刻,才真正的明白儿子心中的真实想法。她突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。

“我受够了家里的冷淡,也发誓绝对不会像你们那样,我会找一个心爱的女人,和她平平淡淡的过一生。”

她的儿子怎么会这么没有出息,她生他的时候,大概忘了遗传给他理智和冷淡。

“我可以退一步,”许夫人做了让步,“妻子绝对不可能,情妇可以!”

情妇?贺茜睁大了双眼,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做那让人痛恨不已的情妇的。

那是破坏别人家庭的可恶之人,是会被人戳脊梁骨的。不仅坏了自己的名声,还会让父母跟着受连累。

“不可能,只能是妻子,否则免谈。”这一点,他绝不妥协。

他怎么可能让心爱的女人受委屈,那他也太窝囊了。

“我给你一晚上的时间考虑,明天我去找你,到时候再给我答案。”

说完,也不等许安回话,许夫人径直挂断了电话。

她知道,她慢一秒,听到的绝对是许安的拒绝。

贺茜温柔的将手机拿到了一边,静静的抱着他健硕的身躯,温声询问:“难过了?”

许安摇摇头,“不,我不难过!”

怎么可能会不难过呢,真是鸭子嘴,好硬!

“难过就哭一哭呗,哭过了就好了。”

许安笑着把贺茜拉坐在他腿上,嘴角咧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,“我真的不难过,我都已经习惯了,你知道的,习惯成自然。”

贺茜倾身,在薄唇上印上一吻。

“你还有我!” 她会一直站在他的身后,不离不弃。除非,他先不要她了。

“这辈子都不会放开你!”除了她,他谁也不要。

“就算你想放开,我也不会允许的。”她爱惨他了,绝对无法接受,别的女人在他的怀里徜徉。

“大家和他们绝对不一样。”两人异口同声,相视一笑。

相爱的感觉如此美妙,这一次,她要勇敢的捍卫自己的爱情。

许安看着那嘟起的小嘴,忍不住的调侃,“如果,我妈一直不同意大家,你要怎么办呢?”

红艳艳的小脸瞬间煞白,她咽了咽口水,坚定的说道:“我会誓死捍卫我的爱情。”

“勇敢的将军,你真棒!”

贺茜羞红了脸,低着头,嗫嚅着嘴,“反正,只要你爱我,我就不会放开你!”

他的宝贝真懂事,让他不得不爱。

“那就希翼,将军你能够一直勇敢下去。”

“我会!”这回答慷慨激昂,掷地有声。

秋冬时节,纵然室内的暖气再努力的散发着温暖,也比不过缠缠绵绵时激情的体温。

许安抚摸着贺茜娇嫩的粉颊,有些意犹未尽。“你刚才的模样好美好美,声音也悦耳动听,让我忍不住的想要给你很多。”

贺茜羞的低下了头,小手不依的在精瘦的腰身上印出点点红痕。

“哈哈,我家宝贝害羞了。”许安开怀的发现,方才许夫人制造的阴霾消失不见。

这人怎么越来越没个正型了。她发现,自从和他母亲说开了之后,他变得越来越随性洒脱了。

许安从未给她讲过他的家庭,可是听刚才电话里许夫人的口气,他家应该也属于豪门吧,肯定不属于他们这种工薪阶级。

而且许家应该算是一个大家族吧。等等,上次的音城碰到的那个美女,好像是他的表妹,但看穿着打扮定然不是普通人家的儿女。

还有,她的偶像,天才美女考古教授顾暖,是他的表姐。呃,这怎么看他的家庭环境都非同一般。

其实她很想问,但又怕惹得他不高兴,纵使心有疑惑,她也只是憋在了心里。

他说过爱他不必太小心翼翼,可是爱的深入骨髓,她总是会忍不住的小心翼翼。

“有什么疑惑吗,”她还是和原来一样,情绪都摆在脸上。“说出来,不要憋在心里。”

贺茜犹豫了半天,这才轻启朱唇,“你能给我讲讲你家的事情吗?”

原来是这事儿,他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。一直没告诉她是因为他觉得没有必要,不是刻意的隐瞒。

“我家呢就是卖食品的,不过就是店开的大了些,多了些,并没有什么好说的。”

“刚才许夫人说,如果你不同意相亲,她就要去向你的继承权了。”

“取消就取消呗。”许安说的很无所谓。

能够一步登天的机会,他竟然说放弃就放弃了。“你不在乎?”

“我干嘛要在乎。”这问题有些傻。“我可以自己挣钱呀,养活咱们应该是没有问题的。”

“可是伯父伯母会生气的。”贺茜有些惴惴不安。

许安回眸定定的看着眸光微闪的贺茜,严肃万分。“所以,你是想让我妥协?”

刚才说的捍卫爱情都是屁话?

听到他的声音微凉,贺茜就知道他误会了。她慌忙摇头,急声说明,“不,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。”

“那你到底是几个意思?”许安有些抓狂,“你想让我步入他们的后尘,因为利益,变得冷血无情。”

贺茜急得都快哭了,“不,我没有那个意思。我只是不想让你和伯父伯母的关系闹的那么僵。”

他们之间的关系早就冰冻了,没有任何回暖的痕迹。他的母亲千百年来主动打一次电话,既然是让他去相亲的,目的也是为了巩固许家的利益。

他不像是他们的儿子,更像是一个工具,唯一的目的就是巩固许家的地位,这样的认知让他伤透了心。

许安苦笑,他何尝不想让他们之间的冰冻关系有所解封,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,他还是死心吧。

泪晕湿了脸庞,许安温柔的为她拭去眼泪,轻叹了一声,无奈的说道:“虽然装糊涂是门极难的艺术,但你还是继续修炼吧。”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