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888亚洲城
ca888亚洲城 > 娇妻太磨人 > 第一百零一章 一条爱上沙漠的鱼

第一百零一章 一条爱上沙漠的鱼

手机阅读

语气之娇柔,表情之造作,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!

“贺茜,我知道你和车彦翎之间没有第三感情的存在,但是,也要请你理解我的不安。”他曾说过,相爱的两人一定要给予对方百分之百的信任。

可信任归信任,但那不安的感觉如此的凶猛,已经严重影响到他的心情了。

第三感情?贺茜傻眼。她让他不安了,贺茜傻了。

“亲爱的,我之所以会回去,是因为他对我有知遇之恩。你知道的,我不喜欢欠人人情,但我欠的最多的人就是他。”车彦翎帮了她不少,所以在他要求她回去上班的时候,即使她心有不愿,但还是答应了。

许安沉默,良久的沉默。

贺茜也不催他,窝在他的怀里,听着他强劲有力的心跳,嗫嚅着小嘴,“安,我觉得我好像是条爱上沙漠的鱼,就算是死,都不愿意离开沙漠。”

这温暖的怀抱让她无比的眷恋,如沐春风的温柔让她留恋不已。她爱他,从第一次见到他就爱上了他,到现在他们能够厮守在一起,这其中的情意,她从未变过。

许安不由自主的拥紧了她,似乎想要将她镶嵌在自己的身体里面。

“贺茜,”低沉的声音极具磁性,在她的心海荡起层层的涟漪。“做你想做的事情,我不会阻拦。”

“你会不高兴么?”惴惴不安的眼神,显得太过小心翼翼。如果因为她回去上班,惹得他不高兴了,那么他会很伤心的。

“如果我不开心,你还会去吗?”

贺茜猛摇头,“如果你不开心,我不会去。在我的心里,你最重要!”

许安笑着摸摸她的头,“去吧,我没有不高兴,相反,我很开心。”

开心?刚才不还说不安吗,怎么三两句话的功夫,就变得开心了呢!不只女人的心如海底针,不好猜测,男人的亦是。

“你真的不生气?”贺茜不确定的追问,想要从那淡然的微笑中,看出一点点的不自然。

许安不由得轻笑出声,摇摇头,坚定的说道:“我真的不生气。”

贺茜这才放下心来,长舒了一口气。讲真的,她真的很害怕许安生气,她爱的太深,不能再承受一次失去他的痛苦。

许安对她很好,好到时常让她感动的泪眼汪汪。她不只一次的感恩老天善待她,给了她这场完美的爱情。

“爱我不必那么的小心翼翼。”大手牵起小手,“贺茜,我已认定你是我唯一的妻,愿意嫁给我么?”

嫁嫁嫁嫁嫁给他?贺茜惊喜的瞪大了眼睛,他这是再向她求婚么?

糟糕,为什么她又想哭了。

“你是认真的?”她是不是在做梦呀,贺茜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,顿时疼得她呲牙咧嘴!

好疼,刚才所有的一切都不是幻觉,竟然都是真的!

“我当然是认真的,”这傻女人,问出来的问题,总是让他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。“你干嘛要掐自己!”

贺茜傻笑,“我想测试一下这是不是我的幻觉。”

许安一头的黑线,这测试方法敢不敢再蠢一点。他将她放了下来,推坐在了床上,然后单膝跪地,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个小盒子。

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,然后徐徐的打开,一个漂亮又闪亮的戒指顿时映入她的眼帘。

“贺茜,我爱你,嫁给我,好么?”

哇,他是真的在向她求婚呐。贺茜突然嚎啕大哭起来,惊的许安一愣一愣的,不明所以。

这是什么反应,是喜极而泣还是痛苦的哀嚎。

浪漫的气氛被这鬼哭狼嚎式的哭泣破坏的一干二净,许安只觉得头上有一群乌鸦飞过。

“人家…我太高兴了嘛,”她颤颤悠悠的伸出小手,“你可不要笑话我啊。”

带好戒指,许安献上深情的一吻,缠绵悱恻。

绵绵细吻如隔靴搔痒,如何能够化解她心中的喜悦,于是她主动的加深了这个吻,和风微雨瞬间转变成了狂风暴雨。

她的头现在还是晕晕乎乎的,如云里雾里,不明所以。她急切的想要感受他,感受他的热情,感受他的爱。

看着心急火燎脱他衣服的小女人,许安抓住她调皮的小手,十指相扣,他温柔的询问,“怎么了,还没接受现实么?”

贺茜害羞的低下了头,“我只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”

“有什么不可思议的,大家都爱着彼此,这不是理所当然的结果么?”

“你会对我好吗?”虽然她知道这个问题很白痴,她也清楚他会对她很好,但她就是想听他的承诺。

许安知道她那点小小的心思,他的回答很坚定,没有一点的犹豫。“我会对你好,一千倍一万倍!”

贺茜喜极而泣,“不用一千倍一万倍,一倍就好。”

藕臂圈着他精瘦的腰身,头靠着他宽厚的肩,她突然感觉到了厚实的幸福感。

“傻瓜。”许安细细的吻她,不放过任何一处,气氛瞬间变得火热起来,爱情的探讨正式开始。

贺茜醒来的时候,许安还没醒。她真的觉得自己越来越放荡了,总是动不动得就盯着许安的薄唇,还有那健硕的身躯。

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色了,脑袋里面装满了黄色的废料,总是想着和他巫山云雨。

天啊,她真的是越来越堕落了。

贺茜近乎痴呆的看着手中闪亮的戒指,笑的合不拢嘴,像是二百斤的傻子一样。

被诡异的笑声吵醒,许安一睁眼就看到他的未婚妻一副痴傻的模样。他无奈的摇了摇头,求婚之后她就变成了这个模样,过了一天了,依旧还是这个模样。

“嗨,”大手在俏脸面前挥了挥,“醒醒,醒醒!”

“呃,怎么了?”贺茜疑惑的看着一脸坏笑的许安,不明所以。

手机铃声突然响起,听音乐,是他的手机。

看了看手机上闪烁的名字,许安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“谁的电话?”

“我妈。”

准婆婆的电话?贺茜突然变得紧张起来,“你干啥要挂断电话呀?”

“我不想再听她唠叨。”他的耳朵都已经起了茧子了。

唠叨?唠叨什么呢,是不是不同意他们的婚事呢。

俏脸蓦地变得苍白,“伯母…伯母知道大家的事么?”

“知道。”但是态度并不明朗,但这儿没必要告诉贺茜,增加她的烦恼和不安。

贺茜虽然反应有些迟钝,很多事情都后知后觉,但她不傻。虽然许安装作若无其事,但她敏感的察觉到,他们之间的事情,并没有他说的那么顺遂。

“伯母是不是不同意大家在一起。”

“那是她的事情,和我无关。”他的婚姻他做主。

果然如她所料。伤心失落在所难免,但她绝不轻易的退缩。

电话再次响起,贺茜对着许安甜甜的一笑,小手拉着大手,娇柔的说道:“接吧,不要小瞧了我的信心,我不会轻易的放弃。”

许安淡笑着摸摸她的头,这才接了电话。

“为什么现在才接电话?”略显严厉的声音自话筒传出,贺茜的身体微不可见的抖了抖。

“因为不想接。”在她面前,虚伪的寒暄完全是在浪费时间。

“为什么不想接?”

“话不投机,我不想和你吵架。”

她的婆婆并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,鉴定完毕!

“明天回来,我给你安排了相亲。”许妈妈直接下了命令。

相亲?贺茜愣住了。

“我不会去的,我已经有了未婚妻。”现在婚姻自由,所以对于父母的包办婚姻,他一定抵抗到底。

“哪来的未婚妻,我并没有同意。”这小子,真的是越来越放肆了。

许安不屑的冷笑,“你同不同意是你的事,我要和谁结婚是我的事。”

“你要是和她结婚,就等于放弃了继承权。”这不听话的儿子,真的是让她操碎了心。

当他稀罕?“那正好,我求之不得!”

“如果你失去了继承权,那么你将一无所有。”

什么,和她在一起,他会失去很多么。贺茜的心乱了。

“呵,现在说这些有何意义,早在我学习设计之后,我不已经失去了继承权么。你们想交给谁就交给谁,反正我不稀罕。”

“许安!”许夫人怒了,“我这次并不是在威胁你,而是在通知你!”

这还不叫威胁,那什么才叫威胁呢?

“谢谢你的通知,我收到了,还有什么事吗,没事大家要去照婚纱照了。”

这个油盐不进的臭小子,许夫人彻底的怒了,“你那点破事我知道的清清楚楚,你知不知道你的所作所为让我颜面全失。你想结婚我并不反对,但至少要门当户对。但是你看看,你找的那个女人对你的事业一无用处,除了能上床生孩子之外,她还有什么功用!”

贺茜僵那里了,好像一座冰雕,失去了所有的生气,没有一点点的灵魂。

她的婆婆竟然如此的看轻她,她的心好痛,痛到快要无法呼吸了。

敏感的察觉到贺茜情绪上的变化,知道他母亲的冷言冷语伤了她的心。她从来没有见过贺茜,就自以为是的给贺茜打上了标签,这样的行为让许安十分的愤怒。

“许夫人,我早就和许家断了关系,所以我的所作所为和你没有任何关系。至于我想和结婚,那是我的事情,不需要你来操劳。还有,请你不要再打来电话了,大家之间没有什么好谈的。”

“许安,你个不孝子,”许夫人愤怒的咆哮,“你为了一个毫不用处的女人,要抛弃生你养你的母亲么?”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