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888亚洲城
ca888亚洲城 > 娇妻太磨人 > 第一百章 暴风雨中的喜悦

第一百章 暴风雨中的喜悦

手机阅读

原来如此,事实往往比较伤人。车彦翎大概一辈子都没法想到,他的好心会被亲妹妹曲解成了这个模样。好心当成驴肝肺,不过也就是这样。

“玉晴,你有没有想过,如果你真的嫁给了陌北,才是不幸的开始。你只能守着空荡荡的房间,你只有一个虚无的苏太太的头衔。他不爱你,他会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卿卿我我,谈情说爱。他不会进你的房间,不会和你有任何的亲密。”

“那又怎样,陌北哥哥现在只是一时的被其他的女人所迷惑,等他清醒之后就会发现,最爱他的人是我!”

“玉晴,你怎么就不明白呢,你们认识多少年了,二十年绰绰有余了吧,可是他对你的态度如何?”差劲到令人发指!

他们不只认识了二十年,确切的说是二十三年六个月二十八天。

“陌北哥哥现在是被那狐狸精迷惑了心智,他现在的心智被丢在外太空里吃大便了。”就是这样,否则怎么会放着貌美如花又能给他带来巨大利益的她不要,反而和一个一无是处的贱人打的火热。

对,他一定是被下咒了,不然以陌北哥哥的聪明,是绝对不会做出这么愚蠢的选择的。

车彦翎头大如麻,他有一种秀才遇到兵,有理说不清的感觉。

“玉晴,”他能不能泼她一脸冰水,让她清醒点。“陌北是绝对不可能爱上你的,你还要他怎样说,才能够彻底的死心!他不爱你这并不是最痛苦的,最痛苦的是,你站在他面前而他却对你视若无睹。你明不明白离不理解!”

本来他不想把话说的这么绝这么狠,但是她现在已经完全的陷入自己的世界里面,陷入了自以为里面。并非每个男人都是把事业看的比婚姻重要,总会有例外。

很不巧,苏陌北就是不爱江山爱美人的代表。

车玉晴嚎啕大哭,“可是我就是爱他,我不想离开他,我就是要和他在一起!”

好吧,敢情他说了一大通话算是白说了,她还是死性不改。沉重的挫败感让他垂头丧气,不过,就算他一意孤行,他也得把她给拉回来。

他就这么一个妹妹,就算再头大无比,也不能任由她胡闹下去。

唉,他这小妹怎么就是一根筋呢,讲也讲不听。

“你自己好好想想吧,这么大的人了,要有自己的想法,”车彦翎刻意的加了一句,“正确的想法!”

回到房间,车彦翎无力的躺在床上,双眼无神的盯着天花板,回想着刚才车玉晴说的字字句句,无奈的苦笑。他怎么都没有想到,有一天他和他最爱的妹妹,会变得这么的剑拔弩张!

电话骤然响起,他不想接,但理智战胜了烦恼的心情,无力的按下了接听键。

“老板,”熟悉的女声让他猛然坐起身来,“我有没有打扰到你?”

是她!

车彦翎乌云密布的心情,总算透进来了一点点的阳光。

“没有,”他高兴还来不及,怎么能称得上打扰。“我今天休息。”

“铁人总算知道休息了,真的太不容易了。”贺茜夸张的大笑。

“就算是机器,工作的久了,部件也会磨损的。何况我是活生生的人呢。”

就是这么个道理,这拼命三郎总算明白了。

虽然好久没有联络,但是他们之间的交流方式并没有什么改变,还是那么的轻松自在。

“你最近过的好吗?”其实他更想问的是有没有想他。

贺茜哈哈大笑,“没有老板你的鞭笞,我的日子当然是自由自在的,惬意极了。真的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呀。”

听到那标志性的夸张笑声,车彦翎一头黑线,这女人还是那个调调,吊儿郎当,疯疯癫癫!

“说的我好像虐待了你似的,我好像记得某人说过,我可是天下最好的老板了,没有之一。”像他这么有良心的老板,真的是比稀有动物还稀缺。

贺茜尴尬的轻咳了两声,那么尴尬的事情,不提也罢。

“那个,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,路是要往前走的,绝对不能后退!”

不知道为什么,明明是正儿八经的大道理,但是从她的嘴中说出来,就是显得这么的搞笑。

“对呀,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嘛,你是准备怎么走啊?”最好走到他的心里,走到他的身旁,和他并肩而站。

说实话他真的很羡慕苏陌北,敢于追求自己的爱情。不像他,总是踌躇不前。

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表白了,结果对方竟然不告而别,差点没把他气死。

“我原地踏步走行不行?”贺茜弱弱的说道,显得有点心虚。

“当然不行,至少要正步走才可以!”

“Yes sir.”就差没敬礼了!

她呀,还是一如既往的调皮。其实他真的很想问问,如果他追求她,她是否愿意。

但是他又害怕他问的太突兀,好不容易回来的小女人再被他吓跑,那就得不偿失了。

“我还要休息两天,大后天你要准时出现在企业,不能迟到,否则我就扣工资了!”

切,她才不怕,哪次不是雷声大雨点小。她这老板实在是太调皮了,总是拿工资来威胁她。

“收到!”

挂断了电话,贺茜急忙屁颠屁颠的跑到卧室,对着独自生闷气的许安撒娇耍赖。

“亲爱的,不要生气了嘛。”尾音一拖三长,缠缠绵绵,勾人心魂。

然而许安却不吃这套,双手环胸,拒绝拥抱那娇美的可人。

车彦翎喜欢贺茜,这件事他们心知肚明。他想不明白,她明明已经辞职了,为什么还要回去。

贺茜很自觉的坐在他的腿上,藕臂环着他的脖子,汪汪水眸直勾勾的看着他,柔柔的说道:“亲爱的,你不要生气,先听我说明好不好?如果我说明完之后,你还不理解,到时候再生我的气,好吗?”

许安顿下胳膊,改为圈着她的纤腰,淡淡的说道:“好,给你一个说明的机会。”

“谢谢亲爱的,你真的太好了。”贺茜很高兴,对着深爱的薄唇,就是一个热情的法式亲吻。

一吻结束,贺茜的小脸通红,像是煮熟的虾子,让人馋涎欲滴。沉重的呼吸在许安的耳旁旋绕,星眸因浓烈的渴望而变得蒙胧,迷了他的眼!

“你真是一个小妖精。”仅仅是一个吻,就差点让他把持不住自己。

这绝对是对她最高的赞美,贺茜痴痴的娇笑,慵懒的趴在他的身上,娇柔的回道:“是妖精,也是独属于你的小妖精。”

她爱死他了,这辈子除了他,她谁也不要。

“别以为说好话我就会轻饶了你,坦白从宽!”车彦翎不是寻常的男人,他们旗鼓相当,就算他深知贺茜爱的是他,他的内心深处还是有一丢丢的不安全感。

并不是只有女人才会有不安全感,男人亦有。只不过男人并不会像女人那样将它表现出来,更多的是将它埋藏于内心深处。

这种惴惴不安的感觉,更像是一个深埋心中的炸弓单,随时随地都可能会引燃。

他并不是怀疑贺茜对他的感情不再纯粹,他也丝毫不怀疑,贺茜会背着他做什么不该做的事情。他只是想不明白,为什么她要回到他的身边去,就算只是工作,也让他很不爽!

“好嘛,人家正准备说呢,别急嘛。”要是让沈馨蓉或是陆晴看到贺茜这娇柔的模样,定然会大吃一惊。

在她们的印象中,贺茜虽然性别是女,但她的性格根本就是个伪汉子。

女人味什么的,在她的身上根本就不存在,更别提撒娇什么的,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“别动。”再动,他可就真的控制不了自己了。

这小女人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,坐在他腿上极不老实,动来动去,害得他心绪不宁,总是想化身为大灰狼,吃了她这只小白兔。

理智在不断的提醒着他,他现在在生气,不能存在旖旎的心思。但是柳下惠真的很难做呀,他快坚持不住了呀。

“一动不动的话,人家的腰会僵啊。”贺茜得逞的笑了,不断的对着许安的耳边呼气,“你看,我现在都僵了呢。”

现在他确定了,这女人绝对是故意的。额头上覆上了一层薄汗,许安按住贺茜使坏的手,威胁到:“你再使坏,今天晚上就不要睡觉了。”

他保证说到做到!

贺茜讪讪的撇了撇嘴,这才老实了下来。上次她也是刻意的挑衅他,他也是像今天这般警告她,可当时的她不以为意,还是我行我素。

结果,他的话应验了。那天,她就没从床上下来过,任凭她苦苦的恳求,他都不肯放过她。不知道昏过去多少次,等她再醒来的时候,天都亮了。

那天,她一天都没出门,浑身酸疼,腿更像是废了一样,站都站不直了。

她狠狠地瞪了一眼罪魁祸首,没想到他老神在在的回了一句,“当初我提醒过你的,你不听,不能怪我。”

贺茜抹了根本就不存在的心酸泪,无语望天。反正,她绝对不会承认她这是自作孽不可活。

“我不闹了,”她规规矩矩的坐好,好像被训斥了的小学生一样,美眸里的委屈简直不要太明显。“我听话!”

偏偏这委屈的小眼神,许安无奈的笑了,认命的叹了一口气,温柔的将她拥入怀中。

“乖,你知道的,我对你没有抵抗力。”

窝在宽厚又温暖怀中的贺茜,调皮的眨了眨眼睛,她心里乐开了花,但嘴上还是可怜兮兮的说道:“人家最爱你了,可是你一冷着脸,人家就好伤心啊。”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