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888亚洲城
ca888亚洲城 > 娇妻太磨人 > 第九十六章 我凭什么要对你的人生负责

第九十六章 我凭什么要对你的人生负责

手机阅读

为了加强他话语的可信度,苏陌北刻意的加深了从小到大这四个字的语气。他就算是在大街上随便拉一个女人结婚,他都不会和车玉晴结婚。

他们是青梅竹马没错,但谁规定青梅竹马就一定要结婚了。正因为他们是青梅竹马,所以他才知道她的秉性如何。他允许女人有小脾气、小心机,但是要让他把她像公主一样供起来,那抱歉,他办不到!

“我喜欢了你这么多年,”车玉晴痛彻心扉,“难道你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吗?”

怎么可能会没有感觉呢,他又不是榆木疙瘩!“有感觉。”车玉晴的嘴角咧开一抹愉悦的弧度,“厌恶的感觉,恨不得你离我十万八千里远。”

尚未成型的微笑瞬间垮塌,她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美眸,小手颤颤悠悠的指着苏陌北,欲语泪先流。

“你…你怎么可以…这样对我!”不知道深呼吸了多少次,她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。“我…我做了什么…让你这么讨厌我!”

车玉晴心痛的无以复加,她觉得好像有人在用刀一刀一刀的剜着她的心,那种撕心裂肺的疼让她难以承受。

她一直都是被人捧在手里的宝贝,追她的男人多了去了,可是她就是喜欢苏陌北。从小她就喜欢跟在他的屁股后面,尽管他总是冷着一张脸,总是不耐烦听她讲话,可她还是喜欢他。

“喜欢一个人不需要理由,”苏陌北顿了顿,最终还是决定狠心一些,好让她彻底的死心。“厌恶一个人,更不需要理由!”

方雅恬拉了拉苏陌北的袖子,示意他适可而止,车玉晴已经很伤心了,不要再扎她的心了。

苏陌北摇了摇头,他很清楚车玉晴的性格,这次不说个明白,她一定还会对他纠缠不休,无休无止!

而他已经受够了这样的纠缠,否则也不会从帝都躲到了音城,没想到她还是阴魂不散,又追到音城来了。这场你追我躲的游戏,他早已经厌倦,厌倦到一看到车玉晴,他就觉得生无可恋。

车玉晴嚎啕大哭,哪里还顾得上形象,她的陌北哥哥怎么这么狠心!

“我不管你喜不喜欢我,我喜欢你,我就要嫁给你。伯伯和伯母已经同意了大家的婚事,你不娶也得娶!”

她今天算是破罐子破摔了,本来还想顺其自然来着,可是看眼下的情形,想要苏陌北娶她,那根本就是她的痴心妄想。

既然得不到他的心,那就先得到他的人。结婚之后,她有大把的时间来打碎包裹他心的冷硬外壳。

“你这是在威胁我?”

车玉晴擦干了眼泪,狠狠地瞪了一眼一直沉默不语,冷眼看戏的方雅恬,“不,我没有威胁你,我说的是事实。”

“我不爱你,这辈子都不可能!”要是能爱她,早就爱上了,又何必蹉跎这么长的时间。

车玉晴俏脸一白,输人不输阵,她恶狠狠的说道:“不爱那又怎样,苏太太的位置照样是我的。别的女人,想都不要想!”

方雅恬没有说话,只是握了握圈着她的大手,告诉了他,她的心意。

她会一直在,只要他不放弃她!

方雅恬的温柔懂事,让苏陌北糟糕的心情总算有了一点点的好转。

他面无表情的看了车玉晴一眼,生疏又冷漠的说了一句,“我不爱你自然也不会娶你,你趁早死了这份心!咱们两个这辈子、下辈子、下下辈子都不可能在一起。”

“你一定要这么狠心吗?陌北哥哥,”车玉晴哭诉,“我喜欢了你那么久,爱了你那么久,你要对我的人生负责!”

苏陌北真的想呵呵哒,他很好奇她的脑洞怎么这么清奇,脑袋瓜子里面装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理论。

“我凭什么要对你的人生负责?”苏陌北毫不掩饰的嗤笑,“都这么大的人了,能不能不要再说一些幼稚的话。反正我今天把话撂这儿,我是绝对不可能跟你结婚的!”

“你!”真是冥顽不灵。“你说了不算!”

他的婚姻他说了不算,那谁说的算。想拿老头子他们威胁他,也得看他受不受这个威胁!

“现在你立即从我家滚出去,别再让我看到你!”

“我不走,凭什么是我走。”车玉晴阴狠的看着方雅恬,“要滚也是她滚!”

这算不算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?她一直都没有说话,但是那神经病女人一直把战火往她身上引,还不断的挑衅咆哮,真当她是没有脾气的泥娃娃吗?

“这就是你的素质你的修养?原来千金大小姐也不过如此嘛!”方雅恬不屑的笑了,“今天我总算是开了眼界了!”

“贱女人,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?”她竟然敢看不起她!她有什么资格看不起她!她算是个什么东西!

“你耳朵聋了吗?”方雅恬虽然笑了,但眉眼却没有一点点的笑意,“我说,你这个千金大小姐跟一般的市井泼妇没什么两样,我真的看不起你!”

车玉晴气炸了,频临暴走的边缘。

“陌北哥哥,你就看着这个贱女人随意的侮辱我么!”

被点到名的苏陌北很无所谓的耸耸肩,“这是侮辱吗,这分明是现实好吗!”

车玉晴算是彻底的明白了,苏陌北是真的不喜欢她。

“我不会放弃的。”这个地方她真的待不下去了,苏陌北的冷漠让她痛彻心扉。“陌北哥哥,我是真的喜欢你,我一下飞机,家都没回就赶过来找你。可是你…为什么要这么狠心的对我!”

苏陌北没有说话,依旧冷着一张脸。该说的话他都已经说过了,多说无益,他不想再浪费口水!

车玉晴久久等不到他的回应,哭着拉着她的行礼,气急败坏的走了。

不速之客离开了,但是带给他们的坏心情还没有消散。

方雅恬双手摸着苏陌北俊帅的脸庞,皮笑肉不笑的说道:“这脸还真是俊呐,怪不得那么多蝴蝶苍蝇蚊子主动的扑上来。”

“你吃醋了?”他的小醋坛子啊,还真是可爱。

“对,我是吃醋了,还是陈年老醋!”喜欢他的人不只她一个,情敌那么多,她一定疲于应付!

方雅恬的毫不扭捏让苏陌北的坏心情彻底消散,大手扣着娟秀的下巴,深情的在红唇上印上一吻。

“能让你为我吃醋,这是我的荣幸!”

虽然她得到了苏陌北的心,但方雅恬的心思依旧沉重。她拉着他坐到沙发上,将头枕在他的大腿上,担忧不已。

“陌北,我是不是给你增加负担了?”

他的父母喜欢车玉晴,如果他拒绝跟车玉晴结婚,那么他们势必会吵架,这样的事情,显然是她不想看见的。

“别想太多,就算没有你,我也不会和那个疯女人结婚的!”

他宁愿单身一辈子,也不想每天都被气的半死。

“可是…”此时的方雅恬哪有刚才的云淡风轻,她满脑子都是包袱两个字,他知道现在她对于苏陌北来说,就是一个大大的包袱。

长指截住了她接下来想说的话,“你是我的宝贝,绝对不是包袱。不要想太多,一切有我!你要是再说些丧气的话,我会生气的。”

男人的肩膀是用来干什么的,当然是让心爱的女人来好好依靠的!

“大家认识不久…”万一时间长了他觉得他们不合适了,那么他会不会悔恨呢?

苏陌北气结,他真的想掰开她的小脑袋瓜子,看看里面装的是不是都是豆腐渣。

“感情的深度是用时间的长度来计算的吗,你是对我没有信心,还是对自己没有信心,亦或是对大家没有信心!”

这样的不确定根本就是对他的怀疑!

他生气了!自知理亏的方雅恬爬到他的身上,捧着俊脸,深情款款的看着他,“其实我什么都知道,可是我就是想再让你对我表白一次。”

这理由…苏陌北有一种想吐血的冲动!

“好你个小女人,竟然敢对着我玩心眼了,嗯?”不好好惩罚惩罚她,以后肯定要上天!

大手惩罚性的在纤细的腰身上面挠来挠去,惹的方雅恬大笑不已。

“痒,好痒,我错了,真的知道错了,饶了我吧!”

天啊,那种钻心的痒真的是要了命了,那绝对是天底下最残酷的酷刑!

“认不认错?”

方雅恬笑的眼泪都出来了,“我认错,认错!”

识时务者为俊杰,大女子能屈能伸,十年报仇都不晚。

苏陌北这才停止了挠痒痒攻击,他紧紧的抱着她,享受着这份难得的宁静。

“怎么了?”他突然的沉默,让她的心有些慌。

“没事,我只是想这样抱着你。”抱着她的感觉真好,好像拥有了全世界。

方雅恬笑了笑,静静的靠在他的怀里。

“脚还疼么?”

“有你在身边,它早就好了。”

“贫嘴,”方雅恬笑的很开心,“你当我是仙丹灵药啊!”

“对我来说,你就是我的仙丹灵药。”

方雅恬无声的笑了,虽然心中还有一点点的担忧,但是他说相信他,那么她便相信他一次吧。

“陌北,如果真的很为难,告诉我,千万不要自己扛。既然选择了在一起,那你就不再是孤单的,我会和你一起战斗的!”

夫妻同心,其利断金。

她并不是温室的花朵,也不是易碎的玻璃,除非他们之间的感情消散,否则她一定会寸步不让。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