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888亚洲城
ca888亚洲城 > 娇妻太磨人 > 第九十五章 情敌相见分外眼红

第九十五章 情敌相见分外眼红

手机阅读

原来是她不在,现在她既然回来了,就决不允许任何女人从她的手上抢走苏陌北,谁都不可以!

“我…”方雅恬想要说明,然而那漂亮的女人却丝毫不给她机会。

“别以为我看不出来,你是想勾引苏陌北吧。”那冷眼看着那清纯的如同莲花的女人俏脸苍白,身体微不可闻的颤抖着。“我告诉你,尽早死了这份心,苏陌北是绝对不可能和你在一起的。”

她凭什么把控他的选择,方雅恬贝齿紧咬红唇,粉拳紧握,握了松,松了紧。

“为什么!”昨天的表白还环绕在耳边,他怎么可能和别的女人有任何暧昧的关系。

她不相信苏陌北是一个会脚踏两条船的渣男,以他的条件,根本无需如此。不过,相信归相信,她还是要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
苏陌北说她胆小如鼠,她并不否认。在爱情里面,她的确太懦弱,可是这并不代表了,她就会无缘无故的怀疑她爱的人。

既然爱了,那就深爱,如果不爱,那么她也不会勉强。

她虽然懦弱胆小,那也只针对苏陌北而已。苏陌北昨晚说了他喜欢她,恰好她也爱他,所以,她会努力的守卫她的爱情!

因为爱情,她可以从懦弱的逃兵变成勇敢的勇士,不管是谁,她都来者不惧!

“没有为什么,因为大家快结婚了,他马上变成我的老公了,你就趁早死了这份心,从哪来的就滚回哪去,别再让我看见你!”

结婚?方雅恬的俏脸煞的苍白,他快要结婚了么,可是他从来没有告诉过她呀!

不想让对面的女人看出她的狼狈和伤心,她佯装淡定,冷漠的说道:“是吗,可是我怎么从来没有听陌北提起过呢,不会是你的一厢情愿吧。”

这个贱女人,竟敢说她是一厢情愿,车玉晴快被气炸了,她走上前,狠狠地甩了方雅恬一巴掌,怒吼:“贱女人,再胡说八道,就休怪我不客气了。”

这一巴掌让方雅恬始料未及,她怎么都没想到,这么漂亮女人竟然一言不合就动起手来,她向来都不是被人欺负的主,想都不想,一个反手,就回了她一巴掌。

“说话就说话,不要满嘴喷粪!”真看不出来,打扮的光鲜亮丽的她,竟然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,毫无礼貌可言。

那一副下巴翘上天的高傲样子,以为自己是孔雀么,真是让人倒尽了胃口。

“贱女人,你竟然敢打我!”车玉晴捂着脸,不敢置信的尖叫。

卧槽,说话就说话,能不能不要动不动的就鬼哭狼嚎。捂着被强女干的耳朵,方雅恬一脸的不耐烦,“来而不往非礼也,你都打我了,我肯定要还回去!”

她孔武有力,岂是她一个娇滴滴的大小姐能比拟的。

“你有什么资格打我,你个贱女人!”车玉晴气红了眼,看着方雅恬的目光好似一头猛兽,恨不得将她撕的粉碎。“我要杀了你!”

这可是她二十多年来,第一次被打。

从她出生以后,父母和哥哥都对她十分的宠溺,别说是打她了,就连她的一根手指头都没有碰过,就差给她摘星星摘月亮了。

这个贱女人居然敢打她,车玉晴觉得她快要疯了。

“杀人犯法,你就等着把牢底坐穿吧。”

这贱女人竟然威胁她,车玉晴美眸冒着愤怒的火光,但方雅恬却丝毫不为所动。

唉,这些无聊的千金大小姐,常常自以为她们比其他人高人一等,也不知道那泛滥的优越感是从哪里来的。同样都是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,除了吃的比她好点,喝的比她好点,穿的比她好点,还有什么值得被羡慕的。

她不是没有和千金大小姐做过朋友,可是一听到她们满口的大牌,她就兴趣缺缺。

方家的家境虽然比不上顶级的豪门贵族,但那也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,打牌什么的,她也买的起。可是她不喜欢,穿的精致漂亮不如穿的舒服来的实在。

“贱女人,”车玉晴怪叫一声,对着方雅恬冲了过来,嘴巴还在不停的咆哮,“我要好好的教训教训你。”

呵,谁教训谁还不一定呢。

方雅恬冷笑,她很轻易的就躲过了车玉晴的横冲乱撞,百无聊赖的和她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。

车玉晴累的快吐血了,那贱女人就是属泥鳅的,狡猾的不得了,她怎么抓,都抓不住,简直太可恶了。

但是不狠狠地教训她一次,她不甘心!

打落牙齿和血吞这种糟心的事情她是绝对不会接受的。

今天,她一定要给她一个狠狠地教训,让她明白,有些人不是她这种卑微的女人可以染指的。

苏陌北回来的时候,就看到这么一副搞笑的画面。

“你们在做什么?”冷冽的声音终于结束了这一场无聊的追逐游戏。

车玉晴看到救星的出现,犹如一只美丽的花蝴蝶,翩跹的飞到苏陌北的怀里,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,楚楚可怜的说道:“陌北哥哥你终于回来了,呜呜,”素手指着方雅恬,咬牙切齿的告状,“那贱女人打我!”

苏陌北低头一看,果然看到白皙的脸上有红色的指印。

“你打她了?”苏陌北推开了车玉晴,面无表情的向双手环胸,冷眼看着恶人先告状的方雅恬走去。“为什么打她?”

她不是一个冲动的人,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打人。

方雅恬没有说话,就连说明也没有一句。

苏陌北定定的看着俏脸上的红印,对于方雅恬的打人动力,已经了如指掌。

“还能因为什么,绝对是羡慕我成为哥哥的未婚妻,所以恼羞成怒了。”

回应她的是方雅恬的冷笑,“呵呵。”

“你什么时候成为我的未婚妻了,为什么我不知道!”不知道那个爱吃醋的小女人打翻了醋坛子没有,她一直摆着一张冰山脸,看不出来她的喜怒哀乐。

“伯父伯母不让我告诉你,但是我忍不住嘛。”想想都无比的开心,她可是从小都梦想着要成为陌北哥哥的新娘子呢,现下梦想成真了,她激动的几个晚上都睡不着觉。

方雅恬不发一语,迈开长腿向门口走去。

心里好像被硬生生的戳开一个大洞,她疼的快要无法呼吸,现在她只想快点离开这个快要让她窒息的地方。

苏陌北一下拽着方雅恬的小手,不让她离开。

“为什么要走?”

“不走干什么,站在这里当电线杆么!”

那女人要走,陌北哥哥干嘛不让她走!车玉晴气的七窍生烟,走到两人面前,想要打开相牵的手。

“陌北哥哥,这女人脸皮超级厚,我来的时候就告诉她了,我是你的未婚妻,结果她还死赖着不走。”脸皮厚到令人发指!

“为什么不走?”

方雅恬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这才低声回答,“不为什么,我只是想听你亲口告诉我!”

苏陌北紧绷的俊脸终于破碎,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。他蓦地将方雅恬拥入怀中,“这次终于聪明了一次!”

“如果你告诉我说,她是,那么我会走。”绝对不会死缠着他不放的。

真是一个聪明的小女人!

“那你刚才为何要走?”

“因为她说你爸妈同意了,我不想让你夹在中间为难!”

他的小女人真的是,既聪明又懂事还听话!怎么办呢,他越来越难放手了!

苏陌北没有说话,只是紧紧的抱着她,还动情的在让他馋涎欲滴的红唇上印上一吻。

他们在做什么,车玉晴傻眼了,这是在她的面前公然的调情么,还没结婚,他就想脚踏两条船么!

不,这种窝囊气,她绝对不接受!

看着忘情相拥的男女,车玉晴尖叫,她愤怒的指责,“你们在做什么,但我是死了么!”

“大家正相爱,和你有什么关系!”他从小到大都不喜欢这个黏人的女人,不,应该确切的称为厌恶!

从小到大她都喜欢追在他的屁股后面,像狗皮膏药似的甩都甩不掉。现在她还妄想成为他的老婆,除非他死,否则绝对不可能!

那大小姐刁蛮跋扈,活脱脱的当代小公主。愿意蹲下身来亲吻她小脚的男人,多的如过江之卿,但这其中,绝对不包括他。

车玉晴不敢置信的后退一步,她颤颤悠悠的问道:“你刚才说什么,你们正相爱?”

苏陌北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,同时霸道十足的将方雅恬往怀中搂了搂,十分肯定的说道:“对,我爱她,只爱他,这辈子只有她才有资格成为我的新娘。”

“那我呢!”车玉晴大吼,“我才是你的新娘,那个贱女人算什么东西!”

“我说不是,你就不是,我是绝对不会娶你的!”他还想过两年安稳的日子呢。

“伯父伯母已经同意了,他们已经认可我了,过两天就会通知你大家的婚期。”

苏陌北不耐的掏了掏耳朵,“他们喜欢你是他们的事情,我想和谁结婚是我自己的事情。你要是非想嫁到安家,就嫁给老头子去呗,只要安太太没意见,那我也没意见!”

什么?他竟然让她嫁给安伯伯,车玉晴的肺都快要气炸了。

她怒吼,“我想要嫁的人是你,我从小到大喜欢的人都是你!”

“可是我不喜欢你!”这女人好烦啊,他都已经强调过多少次了,可她总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。“我最后再强调一次,我不喜欢你,从小到大都不喜欢!”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