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888亚洲城
ca888亚洲城 > 娇妻太磨人 > 第九十四章 做我的女人吧

第九十四章 做我的女人吧

手机阅读

夜色微凉,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洒在静寂的房间,于安静中带着一丝的柔和,于情意里带着一丝的朦胧。

午夜时分,方雅恬醒了,苏陌北也醒了,两人相视一笑,相顾无言。

空空的胃在唱着欢乐的歌,此起彼伏相互交织。

“饿了?”异口同声,默契十足。

“好饿!”方雅恬率先回答,她真的是饿的前胸贴后背了。

苏陌北也真的饿了,一个电话,外卖准时送到。当然这做外卖的大厨,可不是一般饭店的厨师,而是他们苏家专用厨师。

当然这些事情就不必告诉方雅恬了,否则他可留不住已经到嘴的美食。

美美的享用完晚餐,方雅恬这才后知后觉的想到,刚才好像是他把她抱回房间的,一路畅通无阻平稳舒服,根本就看不出他是一个病号。

“你的脚不疼了?”秀眉紧蹙,“刚才你抱我回房间的。”

“当然疼,不过你轻如羽毛,抱你完全不费力气。”色字上面一把刀,就算疼他也受着。

谁让他在这美味的巧克力面前,总是没有抵抗力,总是恨不得随时随地就把她吃到嘴里。他虽然常在河边走但从来不湿鞋呀。

他想不明白,为什么他就栽在了这个既不温柔又不淑女的假小子身上。

苏陌北并不是被下半身控制的男人,要不然他也不会单身这么多年,和方雅恬的擦枪走火,完全是在他的意料之外,但这结果还不错,他挺喜欢的。

“哪有那么夸张!”她是很瘦,但绝对没有到达羽毛那个程度。“我可不是电线杆!”

瘦骨嶙峋的骷髅架子他也不喜欢,他喜欢有肉肉的美女,前凸后翘身材很棒!

“你当然不是啦,你是我心中最完美的女神。”

这男人的嘴像是抹了蜜一样的甜,说起情话来眼都不眨,看来也是个中高手啊,对于她这鲜少谈恋爱的菜鸟来说,绝对不是对手。

“说假话不是好孩子,是会被雷劈的。”再说点,她还想听更多。

苏陌北很想无奈的望天,他没好气的开了口,“第一我不是孩子,第二我没有说谎,第三我不会遭雷劈!”

看着男人一本正经的说明,方雅恬没好气的呶呶嘴,真没幽默感,她只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。

“知道了,老夫子!”

什么,这女人竟然说他是老头儿,苏陌北瞪眼,“我要是老夫子,你就是老太婆。”

“你猪头!”她才不是老太婆。

“你女猪头!”哇塞,竟然敢骂他!

“你欺负女孩子,你是不是绅士啊,你个大坏蛋臭流.氓!”

苏陌北瞪眼,“你先骂我的!”还不允许他反击么。

还有没有天理了!

“我只是开玩笑的,就算我真的骂你,你听着就好了!”干嘛要那么较真,太不可爱了。

苏陌北傻眼,这是什么操作,他又不是没脾气的泥娃娃,干什么要受这样的委屈,他觉得今天很有必要,给她上一堂生动的人生教育课!

“如果我无缘无故的骂你,你开不开心,高不高兴,爽不爽快?”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呢。

“这不是废话吗?”忽又想起了什么,急忙改口,“那也是要看对象的。”

苏陌北撇嘴,他觉得和女人讲道理,还不如自娱自乐的下两盘棋来的自由自在呢。

“怎么不说话了,是不是对我无话可说?”

苏陌北忍不住抚额,女人真的是一种很麻烦的生物,说也不对不说也不对,“并没有,你想多了。”

方雅恬冷哼一声,傲娇的将头转向一旁,拒绝交流。

长臂将娇美的女人搂入怀中,他低下头,看着女人如花儿般盛开的美丽容颜,黑眸熠熠生辉。

“好了,不逗你玩了,刚才我是开玩笑的。”

她这么在意他的看法,是否就代表了她对他有了不一样的情愫?

“哼。”回应他的是一句傲娇的冷哼。

虽然态度依旧恶劣,但是她的身体却已不再抗拒他的拥抱,甚至还有些贪婪的汲取他的温暖。

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会那么在意他说的话。她明知道他是开玩笑的,可是她就是忍不住的生气。平时他并不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人,她的性格大大咧咧的,有如男孩般的豪爽。

可是现在的她扭扭捏捏,动不动就生气,这样的改变让她瞠目结舌。

“宝贝,别气了。”再不原谅他,他就哭给她看。

“谁是你的宝贝。”天呀,他竟然叫她宝贝。鸡皮疙瘩掉了一地,好肉麻呀!

“你是我的宝贝,是我最爱的宝贝,也是我唯一的宝贝。”

方雅恬的心中荡起一股暗喜,但她还佯装淡定的未有任何表示。

对于她的故作矜持,苏陌北不以为意,她的心思太好猜,那灵动的眼眸早已经出卖了她的心。

“做我的女人吧。”

他们之间格外的契合,不管是床笫之事,还是平时的相处,都十分的舒适。

方雅恬闻言不喜反怒,只见她柳眉倒竖,怒气冲冲,“你是让我当你的情妇么?绝不可能!”

这男人也太不敬重她了,就算她再怎么喜欢他,也不允许自己自甘堕落,伏低做小。

苏陌北笑了,这女人到底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啊,他们之间不过相差了七八岁,为什么觉得中间有几条深不见底的代沟。

若是想要她当情妇,他用得着表白么。他第一次表白就被人曲解成这样,苏陌北的嘴角直抽抽。

“你对你的定位就是如此?”

“什么?”

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,为什么她听不懂。

“我从未说过,要你当我的情妇,这是你的自以为,是你自己把你定为成了情妇。”苏陌北放开了方雅恬。

突然离开温热的怀抱,方雅恬突然打了一个寒颤,身边响起悉悉索索的声音,惊的她立马坐起了身。

他要走?

苏陌北现在窗前,点燃了一根香烟,静静的吐着烟圈。卧室并没有开灯,方雅恬只能凑着微弱的月光,如雾里看花一般看着窗边朦胧的高大身影。

不知道为什么,她的心突然变得惴惴不安,有一种快要失去他的危机感。

“你生气了吗?”

苏陌北没有回话,只是安静的站着。

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到他的回答,即使房间开着暖气,她依然觉得遍体生寒。

她是喜欢他的,即使她口中百般的嫌弃,千般的拒绝,可是他已经成功的抢走了她的心。

在听到他的表白的那一刹那,她欢欣雀跃,可是一想到他那般的优秀,就好比是那现在云端的谪仙,他们之间相差悬殊,她不信她能有幸拥有他的爱。

方雅恬顾不上羞涩,裸着身子下了床,慢慢的靠近那高大的身影,紧紧的抱住了他精瘦的腰身。

两人就这样静静的抱着,谁也没有说话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只听见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最终还是转过身,狠狠地吻上了让他又爱又无奈的小女人。

这女人生来就是折磨他的。

他并不是靠下半身思考的男人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碰到她之后,他就变成了脑袋瓜子里面装满了黄色垃圾的人。

只要看到她,他总是忍不住的想要占有她,把她困在他的怀抱里面,拒绝给其他的男人欣赏。

他并不缺女人,情况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,这让他十分的困惑。

苏陌北觉得他的心里有一股气,他急切的主要一个发泄口,来彻底的发泄一场。

一吻结束,方雅恬气喘吁吁,要是没有苏陌北的搀扶,早已经瘫倒在地上了。他真的好勇猛,那火热的激情差点抽空了她所有的空气。

她差点窒息在他的疯狂里面,彻底的成为他忠实的奴隶。

方雅恬半眯着双眸,妖媚的看着俊美无铸的高大男人,她不想放开他的手,她想彻彻底底的拥有他。

就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。

别样的风景让苏陌北不由自主的咽了几口口水,他迫不及待的抱起甜美可人的小妖精,粗略的将她扔到床上,猴急的扑了上去。

满室清辉,一室旖旎,热情在膨胀,而夜,才刚刚开始…

翌日,方雅恬醒来时,苏陌北已经不见了踪影,身旁那冰凉的温度显示他早已经离去,这次换他先离开了呢。

方雅恬抱着被子,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闹的乌龙,她就忍不住想笑。

她把他当成特殊行业的服务人员,他一定气的不轻,想到那张青白交加的俊脸,她就一阵的得意。

在床上傻笑了一个小时,方雅恬起床,洗漱完毕,准备收拾一下房间。

奈何,英雄无用武之地。她看了一圈,发现苏陌北的家比她的脸都要干净。

正无所事事打算出门转一转的方雅恬,刚换完衣服,就听见电铃疯狂的想了起来。

由于苏陌北不在家,所以她很纠结要不要开门,挣扎了半天,她还是决定开门迎客。

打开门,发现一个漂亮的女孩真一脸怒容的瞪视着她,口气十分的冲,“你是谁,为什么在我家!”

“你家?”苏陌北不是说,他自己独居于此么?

“不是我家难道是你家不成,”女孩很火大,“你到底是谁?”

“我…”

然而她的说明再一次被无礼的打断,“哦,我知道了,你是新来的保洁吧。保洁就该有一个保洁的样子,上班的时候难道不用穿工作制服么,穿成这个样子,能工作么。”

绝对又是一个借保洁的名义来勾引苏陌北的狐狸精。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