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888亚洲城
ca888亚洲城 > 娇妻太磨人 > 第九十三章 所谓衣冠禽兽

第九十三章 所谓衣冠禽兽

手机阅读

又拒绝!苏陌北气的半死,他现在真的不想再和这小女人说一句话,真的是快被呕死了。她干啥总是像防狼一样防着自己,他难道就长了一张色狼的脸么。

“你要不要再说一遍听听!”咬牙切齿,怒气冲天。

这男人是提前到了更年期吗?不然火气为什么这么旺盛,还是说他欲求不满了?

方雅恬反射性的紧拽着衣服,她是来这里照顾他的,管吃管喝,但是绝对不管睡觉。

她那是什么表情,苏陌北觉得他上辈子一定是做了对不起方雅恬的事情,否则这辈子对女人一向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他,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在她的身上吃瘪。

说还是不说,这是一个问题。她并不傻,知道如果再说一遍,那男人指不定又会做出什么意想不到的举动,又或者是借机大吃她的豆腐。

不管是哪种情况,都不是她喜闻乐见的。再说了,他说再讲一遍,她就要再讲一遍么,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乖巧听话懂事了。

想想都觉得是天方夜谭。

方雅恬不理他,然而苏陌北又岂是省油的灯,他一瘸一拐的慢慢向方雅恬靠近,俊脸铁青,煞气凛然。

他不会真的想揍她吧,方雅恬心中戚戚然。

苏陌北前进一步,她不自觉的就后退一步,嘴中还念念有词,“苏陌北,我给你讲哦,君子动口不动手,你要是敢碰我一个手指头,我可是会反击的喔。”

反击么?他倒是想要看看,她会怎么反击!

苏陌北一路前进,方雅恬一路后退,直到退无可退才赫然发现,她被困在墙壁和高大身躯的中间。

“你想干什么?”方雅恬柳眉紧皱,“我刚才的威胁可是有效的,你要是不信,大可一试!”

这是在*裸的威胁他咯,苏陌北做出一副我好怕哟的模样,看着方雅恬咬牙切齿。

“你…”强烈的谴责还未说出口,余下的话语就被男人吞在了口中。

这个臭流氓,竟然无视她的威胁,又又又又占她便宜,真是屡教不改,狗改不了吃屎!

当然他是狗,但是她可不是屎!

小巧的下巴被长指轻轻的抬起,薄唇轻车熟路的邀请红唇共舞。这不是蜻蜓点水般的一吻,红唇感受到了温软且富有弹性的碰撞,软舌在唇瓣辗转,火烫的舌尖描绘着红唇的轮廓。

那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让她的心也若有所失。

她想要抗拒,可更想要索取很多。

他的吻有毒!

她快要喘不上来气了,小嘴不由自主的开始哼唱低沉又委婉细腻的诗歌,男孩子气的她不知为何变得害羞扭捏起来,难为情的看着眼前俊美的男人。

苏陌北定定的看着一派娇羞的方雅恬,那专注的模样让她的俏脸通红,“你真的太美了!”他真心的赞叹,乌黑的眸子泛着幽深的光泽。

方雅恬的脸更红了,她有些扭捏的问道:“你真的觉得我美?”

“真的,你是我见过最独特的美人。”这话绝不含有一丁点的虚假成分。

一向大大咧咧的方雅恬很少被人如此的赞美,可疑的红晕爬上她的俏脸。他说她是最独特的美人呢,即使她一点都不矜持,还粗鲁暴力!

“你真的是这么认为的吗?”

“真的!”比真金还真。

方雅恬感动的稀里哗啦,觉得苏陌北也没有那么的讨厌。

“我可以吻你吗?”当然他只是礼貌性的问一句而已,根本不需要她的回答。

不管她答不答应愿不愿意,他都要吻这朵娇美的花。

薄唇再次说道,可这次方雅恬觉得自己鬼迷心窍了,竟然主动回应了这个吻。

激情在慢慢的燃烧,粉色的气息在两人之间不断的萦绕,眼看又要擦枪走火,仅剩最后一丝理智的方雅恬,推开了让她一次又一次沉沦在无底深渊里的男人。

“大家不能…”不想听了让他心伤的拒绝之语,他很霸道的再次封上了红唇,以他饱满的热情,邀请他再一次与他共赴愉悦之巅。

“宝贝,我忍不住了。”

她真的好美,就像是一朵刚刚盛开的花,那娇艳的妍色,让他忍不住的想要采撷。

战况越来越激烈,战场也在不断的转移,餐厅、客厅、卧室都有他们爱的痕迹。热情的火焰在两人的身上完全的燃烧,绽放出的璀璨的烟花格外的绚丽。

吴侬软语,低吟浅唱,夹杂着急促的粗喘,在安静的卧室里显得格外的响亮。

身上的男人体力旺盛,好像永远都不知道疲惫,被折腾的体力消耗殆尽的方雅恬,在剧烈的欢愉中昏了过去,然而男人还在纵情的驰骋,直到强烈又刺激的欢愉让他彻底的缴械投降。

心满意足的搂着怀中娇美的女人安然入睡,身心舒畅的他很快就进入了梦乡。

方雅恬是被自己的手机铃声吵醒的,看到屏幕上闪烁的名字,吓的一激灵,瞌睡虫瞬间跑的无影无踪。

看着丝毫没有被打扰到,依旧睡的天昏地暗的男人,方雅恬小心翼翼的将搭在腰间的胳膊拿开,轻手轻脚的走到卫生间,轻咳了两声,这才按下了通话键。

“妈。”声音微弱,有几分的心虚。

“你个死丫头,跑到哪里去了,大半夜的还不回家,提前也不报备一下,是不是皮痒了想挨揍?”方妈妈十分火大,所以也别指望她有多么温柔。

方雅恬撇撇嘴,跟她老妈相比,她显得淑女多了。

还有她那暴力的脾气,一定是遗传她老妈的。

真的是上梁不正下梁歪,不对不对,是有其母必有其女。

“妈,我这几天有些事情,暂时不回家了,等事情处理完,我就立马回家。”答应人的事情就要办到,她不喜欢失信于人。

“什么事情啊?”夜不归宿这种事情,二十多年都没有发生过。

“这个天机不可泄露,等时机成熟了,我自然会告诉母亲大人的,您老不必担心,我一切都好。”

如果让她老妈知道,她随随便便的跟一个男人上了床,还被人吃干抹净,那还不得打断她的胳膊或者腿啊。

虽然这件事情实属于阴差阳错,是缘分造的孽,但是她还是不敢坦白从宽的。

“不行,你不说清楚,我绝对不允许你在外面过夜。”这丫头到底在搞什么幺蛾子,神神秘秘的。

方雅恬顿时觉得一个头两个大,“妈,我不小心把一个人的腿撞骨折了,所以我必须要照顾他几天。”这话百分之八十是真话,因此也没觉得难为情。

“男的女的?”说不定还会造就一份绝佳的姻缘。

“男的。”问这干啥。

老天是不是听到她的祈祷了,所以才会让她心想事成。

“长的帅不帅?”只要不丑的人神共愤,她都可以接受。

方雅恬一头黑线,不明白她老妈问这些是几个意思。

“帅吧!”至少在别人的眼中,苏陌北是帅的冒泡的。

哇塞,太完美了。至于有钱没钱,那并不重要,她也不care.

“知道了,那你就好好照顾人家吧,直到他痊愈为止,明白了吗?”自己造的孽就自己承担吧。

方雅恬一脸茫然的看着被挂断的电话,嘴角微抽,她老妈是多想早点把她嫁出去啊,干啥一副迫不及待的模样。

腰间突然传来一抹温热,她惊讶地回头,看到一双惺忪的睡眼。

“我把你吵醒了?”嗯,他的手怎么又开始不老实了。

“嗯,”撒娇似的鼻音,“你刚在和谁打电话?”打了那么久,害得他不得不起床找人。

那种让她无法自拔的感觉又来了,他的手好似有一种神奇的魔力,只要一碰触,就让她溃不成军。所有的抵抗都碎成了泡沫,只能在他的疼爱下吟唱一首幸福的歌。

“我妈。”唔,她快受不了了。

苏陌北将头埋在她的颈项,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下,低沉的嗓音在欲.望的渲染下显得有些破碎,但却该死的迷人。

“伯母怎么说?”以她的性子,想必是实话实说了。

“我妈…我妈说,让我照顾你到痊愈为止。”

耶,伯母万岁,这样,他有的是时间品尝他美味的糕点了。

“伯母真的太可爱了!”简直就是神助攻。

方雅恬已经没有心情回答回答他的问题了,她在他的带领下,再一次攀上了欢愉的天堂。

“呼,”她的腿酸软无力,站都站不直了,“为什么你一副生龙活虎的模样,而我却累的恨不得昏死过去。”

老天爷是不是也太偏心了点。

苏陌北打横抱起她,轻柔的将她放在床上,随即附身上去,吓的方雅恬大喊,“我好累。”

再来一次,她真的要废了。

苏陌北轻笑,在她娟秀的额头上印上一吻,“睡吧。”虽然他还有些食不知味,但他也不愿让她太过劳累。

方雅恬这才舒了口气,天啊,真的是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啊。她怎么也没想到,看着斯斯文文一本正经的他,需求竟然是如此的惊人。

难道,这就是所谓的衣冠禽兽?

体力透支的她昏昏欲睡,但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,她好像将一些重要的情节遗忘了。

可是现下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,算了,不想了,浪费脑细胞,等睡醒了再想吧。

方雅恬窝在苏陌北温暖的怀抱里面,几乎在瞬间,就投入了周公的怀抱。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