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888亚洲城
ca888亚洲城 > 娇妻太磨人 > 第九十一章 一山不容二虎

第九十一章 一山不容二虎

手机阅读

不要,她才不要和这个危险的男人单独相处。方雅恬的内心在不断的咆哮,希望她的亲亲表哥能够和她心有灵犀一点通,然而残酷的现实伤的她体无完肤。

她那不解风情的表哥压根没有接收到她的暗示,轻松愉悦的决定让她独自面对那一肚子坏水的男人。

“既然你们还有事情要谈,那么我就不打扰了。你们随意。”电灯泡什么的,他敬而远之。

许安脚步轻松的离去,在关门的瞬间,还给了方雅恬一个意味不明的眼神。

给你个机会好好谈恋爱,可别辜负了我的一番苦心。

方雅恬明确的接收到了许安的意思,她才不要和苏陌北谈恋爱。就算全世界的男人死光了,她宁愿孤苦终老,都不要再和那可恶的男人再有任何的亲密接触。

显然,许安对于方雅恬的挣扎直接选择了无视,挥手再见,未再停留!

许安,你这个过河拆桥的混蛋,她真的好想踹他一脚,告诉他什么叫做不要多管闲事!

“很生气?”遮挡红唇的大手终于舍得放下,苏陌北紧拥着她,严丝合缝,不留一丝的空隙。

“说话就说话,不要动手动脚的。”

方雅恬剧烈的挣扎,这臭男人,一言不合的就吃她豆腐!

“我情不自禁。”情感战胜理智,手跟着心走,不受大脑的控制,他也很无奈呀。

去他的见鬼的情不自禁,她还情不自禁的想要朝着他的俊脸挥上几爪子呢。

“松开!”

“不松!”

“我再说最后一遍!”她的忍耐可是很有限的。

“那我也再说最后一遍,不松!”

这可是他逼她的,她的小脚狠狠地踩上他的大脚,疼的他不得不放开了对她的禁锢。

方雅恬基本上是连滚带爬的跑出了苏陌北的可控范围,在到达安全的位置后,她看着疼的呲牙咧嘴的男人,嘴角忍不住的咧开一抹大大的笑容。

这就叫恶有恶报,活该!

“哎呀,苏先生,您这是怎么了,脚抽筋了,需不需要我给您拨个一二零啊!”

苏陌北一头黑线,这女人真是好样的,这烈马似的性子倒真的让他刮目相看了。

不过,他最大的爱好就是驯服烈马了,这个女人,他要定了!

“我受伤了,你很开心?”薄唇轻启,带着丝丝微凉。

“没有,”复又反问,“我表现的这么明显么?”

她这演员,有点不太合格啊!

“哼,”回应她的是一声冷哼,“你可以表现的再明显点!”

咦,他是不是被她给踩傻了,不然怎么会说出这样的傻话。不过,既然他有这样的要求,那么她就勉强的接受吧。

“是不是很疼?”

“我踩你一脚,看你疼不疼!”她穿的还是高跟鞋啊,真是要了命了!

方雅恬撇嘴,看他疼的冷汗直流,心里面竟然有一点点的愧疚。

“那个…要不要去医院看看。”

“不用,我有家庭医生,”被媒体发现,那还得了,他的形象还要不要了。“你要送我回家!”

“我不!”拒绝的话语未加思索,直接脱口而出,却惹来男人一记白眼。

他指着自己的脚,开口指责,“罪魁祸首没有拒绝的权利!”

方雅恬没好气的摸了摸鼻子,心里在不断的挣扎,她不想去,可是真的对他不管不顾,她的心里也过意不去。

“好嘛,我送你回家。不过,我只送你到家门口。”

苏陌北没有说话,瞥了她一眼,一瘸一拐的走了出去。

方雅恬呶呶嘴,紧随其后。

这傲娇的臭男人!

出了办公室的大门,苏陌北身体挺得笔直,走路依旧带风,秘书小姐亲切的给他打招呼,他也只是轻哼一声,头也不回的径直向电梯走去。

虽然秘书小姐没有发现他的异常,但是知道实情的她还是发现了他的不自然。方雅恬跟在他的身后,捂嘴偷笑。

这男人啊,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。他一定经常摆张冰瘫脸,否则对于他的冷漠,秘书小姐觉得是那样的理所当然。

进入他的专属电梯,方雅恬现在电梯口踌躇不前。苏陌北懒懒的扫了她一眼,她撇撇嘴,乖乖的上了电梯。

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刹那,苏陌北立即解除了高冷的伪装,疼的是呲牙咧嘴。

“装,怎么不继续装了?”

“你说让我装,我就继续装,那岂不是太没有面子了。”

切,多大的人了,还这么的幼稚,也真的是够了。

“哎呀,好疼!”苏陌北趁机靠在方雅恬的身上,一只胳膊还搂着她的纤腰,薄唇故意的在她的耳旁…吐气如兰。

“你离我远点!”她要不要给他没受伤的脚,也来一个冲动的惩罚!

苏陌北闻言不但不放开手,反而靠她越来越近,“如果我这只脚也受伤了,那你就得照顾我,直到我痊愈了为止!”

至于什么时候能够痊愈,哼,他说了算!

苏陌北的话如一盆凉水,将她蠢蠢欲动的心浇的是透心凉。

算他狠,她是淑女,不和坏蛋一般计较!

“你在威胁我?”这男人真的太可恶了,无所不用其极!

“没错,”苏陌北答应的干脆,“我就是在威胁你。”

“你卑鄙!”简直太恶劣了。“欺负一个小女人,算什么男人。”

他这是光明正大的威胁,和那些宵小之人怎会一样!

“你可不是小女人,”他的目光落在那凹凸有致的美景上,“前凸后翘,棒极了!”

方雅恬的俏脸爆红,那滚烫的温度如同即将煮沸的水。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不正经的男人。当然,之前对她动手动脚的男人都被她完美的KO了,但是这个男人,她真的是无可奈何啊!

这就叫一山更比一山高么。

还是叫一山不容二虎,除非一公一母。呸呸呸,什么公,什么母,跟她可没有半毛钱的关系。

“你要再这么不正经,我可就对你不客气了。”方雅恬贝齿紧咬,佯装淡定。

这是她最后的包容了。

苏陌北自然知道她已经频临爆发的边缘,可是他就是忍不住的逗她,他的气息扑面而来,在她的耳边萦绕,带了一丝别样的感觉。

像一只小猫在不断的挠着她的心,好痒!

“你想要对我怎样的不客气?”

方雅恬刚抬起小脚,红唇就被不明物体袭击,那炙热的呼吸瞬间夺走了她的理智,以绝对饱满的热情让她忘乎所以。

忘记了他们的对立,忘记了她对他的惩罚。

夺人心魂的吻让狭小的空间瞬间升温,那被勾起的热情让方雅恬无法自拔。胸腔内的空气骤然减少,那快要窒息的恐惧感让她忍不住的挥舞着小手。

苏陌北意犹未尽的放开了方雅恬,这小女人有毒,吻上就再也放不开了。

方雅恬气喘吁吁,这个登徒子,又占她便宜,她狠狠的瞪他一眼,不料刚被滋润过的她媚眼如丝,看的本就心海起了涟漪的苏陌北更是清波荡漾。

走出电梯,坐上房车,方雅恬质问坐在一旁悠闲自得的男人,“你有车,干啥还要我送你回去。”

浪费时间等于谋财害命。

“我想。”

方雅恬冷哼一声,将头扭向一边,不再去看那张得意的俊脸。

这就是她的偶像啊,和她心目中幻想的样子,错了十万八千里远啊。

她心目中的偶像应该是西装革履,当然这点他做到了;不苟言笑,呃,这点他也做到了;严谨认真,她没和他工作过,所以这点直接pass;正气凛然,这个气质他绝对是八竿子都打不着。

这个男人应该是邪气凛然,还是一个脑袋里面装满了黄色垃圾的臭男人!

呜呜,她好可怜,她的偶像变成了她要呕吐的对象了。

现实和幻想的严重落差,让她的心情十分的沮丧,俏脸垮塌,愁眉苦脸。

“你这是在演戏么,”一会儿笑的像个傻子,一会儿委屈的像个孩子,“在臆想什么呢!”

放大的俊脸突然凑到她的眼前,吓了她一条,“你干啥靠我这么近,离远一点!”

他一靠近,准没好事。

方雅恬防狼一样的防着苏陌北,她发誓,若是他再敢轻薄她,她一定打爆他的头!

“你那是什么表情,”看的他超级不爽,“我对你没兴趣!”

没兴趣还动不动就抱她吻她,方雅婷气的咬牙切齿。

“没让你对我有兴趣。停车,我要下车!”

她真的一分钟都不想再看到他!

在和他多相处一秒,她一定会英年早逝!

没有听到老板发话,司机对于方雅恬的要求充耳不闻,丝毫没有半点要停车的意思。

“停车,听到没有,不然我就报警,告你绑架!”

“那我要不要在你报警之前,先吃点甜点呢。”

甜点,什么甜点,这跟她说的话有半毛钱的关系么。

“少转移话题,我才不管你吃什么甜点呢。我现在就让你停车,停车!”

他们的思维不在一个平行线上,实在无法沟通,话不投机半句多,再说下去,她一定会变成暴怒的狮子!

“你真的不管?”

为啥他的笑容阴恻恻的,让她毛骨悚然的。

“管什么管,我现在要下车,下车!”一直都是驴头不对马嘴,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。

“这可是你说的!”

“就是我说的,怎样!”

要打架么,她撸起袖子,她奉陪到底。

“一会儿你可别忘了!”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