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888亚洲城
ca888亚洲城 > 娇妻太磨人 > 第八十八章 真是一个热情的小东西

第八十八章 真是一个热情的小东西

进入新版阅读

不就是吃个饭么,她来者不惧!

“没问题!”苏陌北浅酌手中的香槟,还不忘向她举了举手中的酒杯,“美酒配美人,这感觉真不赖。”

方雅恬却是动也没动,有些为难的看着手中的酒杯。

“怎么,这酒不合你的胃口么?”苏陌北看着她一脸为难的表情,淡笑。“还是说,你不敢?”

“怎么可能!”方雅恬立即炸毛,不是她不敢喝,而是因为她对酒精的免疫力实在太渣,即使是果啤,照样可以把她醉倒。“我只是想休息下再喝!”

“好吧,我知道了,你不敢喝!”苏陌北走过来,拿走了方雅恬手中的酒杯,很绅士的说道:“不想喝,就不要喝,我从不勉强女人。”

该死的,他还有脸说,他一直都在勉强她!

方雅恬最是受不得挑衅,明知道他这是在以退为进,还是勇猛的夺走了他手中的酒杯,豪迈的一饮而尽。

“给你!”这酒的味道不错,还挺好喝的呢。

“你拿错酒杯了,”苏陌北轻笑,“你喝光了我的酒!”

方雅恬瞠目,但仔细一瞧,发现她的确拿错了酒杯。

Oh,shit,她忍不住想要骂天!

苏陌北笑了笑,拿着空杯轻轻碰了一下方雅恬的杯子,意思不言而喻。

他是在邀酒,可是她不能再喝了,不过一杯酒都已经让她的头有些晕,身体也感到轻飘飘的,好像是躺在羽毛上一样。

可是看到男人挑衅的眼神,方雅恬羞赧的拿起酒杯,与刚才的豪迈不同,只是轻啄了一口。

苏陌北但笑不语,没有拆穿她的羞愧。

侍者端着精致的菜肴鱼贯而入,浓郁的香味让方雅恬不由自主的抿了抿嘴,垂涎三尺。

苏陌北一边用餐,一边看着方雅恬一口一口的抿着杯中的香槟,无声的笑了。

这酒的味道真不错,浓醇顺口,好喝极了。刚开始她还能浅尝辄止,后来实在经不住这美味的诱惑,竟然大口大口的品尝起来,直到,一杯见底。

“这酒味道如何?”苏陌北突然凑近方雅恬的耳边,被美酒渲染的低沉嗓音富有磁性,好听极了。“还要喝么?”

他干什么靠她这么近,方雅恬忍不住的向旁边躲闪,然她躲一步,他就进一步,对她穷追不舍。

白皙如玉的俏脸变得通红,不知是因为羞涩,还是因为酒精的原因。乌黑明亮的眼眸不复清明,红唇微启,欲语还休。

苏陌北一时间竟然看呆了,他情不自禁的想要再靠近她点。

“你不要靠我这么近!”气氛正好,正是培养感情的好时机,前提是那张可爱又可恶的小嘴不开口说些破坏气氛的话。

“我只是想要给你擦拭唇边的酒渍罢了。”脸不红心不喘,苏陌北说的十分坦然。

难道她误会了?方雅恬有些尴尬,天呐,她现在脑袋里面再想些什么奇怪的东西,竟然误以为他是想要亲她。

她端起手中的酒杯,再一次豪迈的饮了起来,慌乱之下,她没有发现苏陌北给她倒的酒,并非是之前喝的香槟,而是度数稍高的威士忌。

天呐,为什么她的头这么晕,更糟糕的是,她的胃里也有点波涛汹涌。

她好想吐!

不过三杯酒,她竟然醉了,这奇差的酒量让他瞠目结舌。然而,在他还没来得及去关心她的时候,只见刚才还视他如蛇蝎,避之不及的女人竟然猛地扑到了他的怀里。

然后吐的稀里哗啦。

苏陌北的脸黑了,他尚未来得及换下的高级定制西装被吐的是一片狼藉,和她身上的洋裙一样,散发着奇异的味道。

该死的,看着五颜六色的西装,苏陌北悔不当初,这算不算是搬着石头砸了自己的脚。

这女人,他连掐死她的冲动都有了,不能喝逞什么强,不过为啥他的嘴角总是情不自禁的想要咧起来。

OMG,他越来越像是一个神经病了。

苏陌北黑着一张脸脱了两人的衣服,打包在一起,叫了客房服务员拿去干洗。

呈原始形态的方雅恬不知自己的娇美已经被某只大灰狼看光光,兀自睡的香甜。

然而,有洁癖的苏陌北实在是受不了这冲鼻的异味,抱着睡的昏天暗地的她来到浴室,囫囵吞枣的为她洗了一个澡,天知道,这可是他大少爷将近三十年来第一次给人洗澡。

摸着方雅恬白皙细腻如丝绸般的美颜,苏陌北不禁又心猿意马起来,快速的为她洗完澡,将她扔到舒适的大床上之后,他以闪电般的速度冲了个澡,出来之后赫然发现,本该熟睡的小女人竟然主动喝起酒来。

“妈咪,这果汁好好喝耶,你要不要也来尝尝。”方雅恬半眯着眼,表情十分陶醉。

苏陌北噗嗤一笑,敢情这小女人将他当成她老母了。

事实上方雅恬是被渴醒的,摸到桌边有杯子,二话不说就一饮而尽,却意外发现这果汁真好喝,让她忍不住的一杯接一杯。

方雅恬不浪费一滴一毫的将嘴角的酒渍扫净,这妖娆的模样让苏陌北看迷了眼,真是个不可多得的宝贝啊,他今天算是捡到宝了。

他忍受不了心中那汹涌澎湃的渴望,亦或是,不愿意再忍受,他从来都不是会委屈自己的人。

薄唇再次吻上红唇,疯狂且激动,大手也不老实的四处点火,所到之处皆埋下了火焰的种子。

天啊,那种翻天覆地的愉悦的感觉又来了。方雅恬忍不住轻吟出声,她真的好热好热,热的她快要烧起来了。

“好热啊。”她急切的渴望一丝清凉。

娇柔入骨的低吟浅唱,如同一张邀请函,让男人越加的兴奋,也越加的卖力。

薄唇悉心的在冰肌玉体上种下一枚枚果实,神圣虔诚。

为了避免自己过早的缴械投降,苏陌北艰难的控制着自己不去看那迷人眼的美景,继续在让他爱恋不已的美景上为所欲为。

薄唇再一次吻上有些空虚寂寞的樱唇,激狂的吻了起来,犹如狂风暴雨瞬间让方雅恬沉沦在愉悦的海洋里面,浮浮沉沉。

不够,不够,还不够,她还想索求更多。于是她反被动为主动,双手紧紧的圈住男人的脖颈,加深了这个吻。

丝丝银线顺着两人的唇角留下,酒精在发烧,激情在燃烧。方雅恬感觉身体深处有一种陌生的渴望,想让她索取更多更多。

这种渴望太过强烈,荼靡的绯.色覆盖了她的全身,在酒精和渴望的双重刺激下,她已经忘了今夕是何年!

苏陌北本想让她呼吸一下,可奈何薄唇才刚离开,樱唇又追赶上来。这如狼似虎的模样,瞬间逗乐了他。

“真是个热情的小东西。”热情在疯狂的咆哮,他都已经感到紧绷的疼痛了。

他不打算在隐忍了,他相信小女人定也是如此。他们都已经等不及互相品尝美味了。

苏陌北不再隐忍,彻底的占有了她,很快他就定格在那里不动了,他惊诧,这么凶悍漂亮的女人竟然还如此的纯洁!

他想退却,他从来不和处.女有过密的接触,因为她们代表着无尽的麻烦。他还没有结婚的打算,自然也就不想尽那个义务。

察觉到男人想要逃离,方雅恬忍着不适,一把拉低了男人的头,接着一种犹如撕天裂地的痛楚,让她忍不住痛哭出声。

“shit,”这下好了,他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,并且勇敢的跳了下去。

剧烈的痛感让方雅恬忍不住的想要逃离,方才甜蜜愉悦的快感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,她激烈的扭动着身体,拒绝承受这噬心的疼痛!

“shit,”一向温文尔雅的他忍不住再次冒了脏话,她再动下去,他就真的要忍不住了!“别动,一会儿就好了,乖!”

方雅恬觉得身体像是被撕裂了两半,那锥心的痛让她忍不住抡起粉拳,朝着苏陌北健壮的身躯上袭去。

剧烈的疼痛让她的理智终于回笼,她她她…她怎么会和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男人上了床,还是一个她非常讨厌的臭男人!

方雅恬连想死的心都有了,她不住的推搡着他,剧烈的挣扎,却没想到,她越是挣扎,带给苏陌北的感觉就越是强烈。

“我忍不住了。”苏陌北突然发力,那难以自控的激狂,让本来的抗拒的呼喊转化成了沁人心田的低吟。

一曲高歌在豪华的套房里面不断的奏响,苏陌北像是初次开荤的小伙子,不断的汲取着方雅恬的甜美,直到她累的晕了过去,仍旧不肯放过她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苏陌北终于舍得放过她,长臂搂着纤腰,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方雅恬醒来的时候,天已大亮,她活动了一下胳膊腿,却疼的她呲牙咧嘴。

她一愣,昨晚那迷乱的记忆瞬间窜入脑海中,俏脸一会儿红一会儿白,五颜六色,绚烂极了。

该死的,她保存了二十多年的单纯,居然毁在了一个坏蛋的手里。这让她十分的火大。

旁边传来被子与肌肤摩 擦的声音,她猛地转头,就看见罪魁祸首兀自睡得香甜。她很想踹他一脚,但又不想面对他醒来之后的尴尬。

方雅恬慢慢的爬了起来,轻手轻脚的穿上了衣服。略微思考了一下,然后从皮包里面拿出十张百元大钞,轻轻的放在床头,并不忘在纸上上留言。

“这是你的服务费,再见,再也不见!”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