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888亚洲城
ca888亚洲城 > 娇妻太磨人 > 第八十六章 我也喜欢你

第八十六章 我也喜欢你

手机阅读

“哎呀,”沈馨蓉抓狂了,“你干啥咸吃萝卜淡操心,八卦女。”好奇心干啥那么重,说的她好害羞。

贺茜顿感头上有三十五只乌鸦飞过,她只不过是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,她为啥反应这么激烈,显然是内心有鬼。什么叫做不打自招,这就是咯。

看着贺茜一副我什么都明了的眼神,沈馨蓉恨不得给自己两个爆栗,她根本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嘛。

“有什么好害羞的,都是大人了,有就是有,没有就是没有,我又不会笑你。”贺茜捂嘴偷笑,“好啦,不逗你了,我都知道啦。”

沈馨蓉的俏脸像是煮熟的虾子,那滚烫的温度好像是快要煮沸的水,焚烧了她所有的矜持。

“那么你们有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了?”都已经亲密接触了,总不能还若无其事的以室友自居吧。

“没有。”声音闷闷的,低垂的头,看不清楚她的表情。

虽然有过亲密接触,但是他们之后的交流都刻意的避开了这敏感的话题,不管是宅在家里打电动,还是和朋友一起泡夜店,卢景阁好像都避免和她再有肢体上的接触。

好像她是病菌一样,那仓皇失措的模样让她的心里难过极了。

他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绅士,这明显的改变发生在他们上床之后,很难不让她想歪。

“没有?”贺茜傻眼,“他这是吃干抹净之后,然后打算不认账么!”

这个流氓,猪头,欠揍的家伙。如果他真的有只占便宜不负责的想法,他一定揍的他连亲妈都认不出来!

有了夫妻之名,还有了夫妻之实的婚姻算哪门子的假结婚,这根本就是在赤果果的耍流氓!

妈的嘞,这根本就是人渣所为!

贺茜恨屋及屋的狠狠地瞪了一眼许安,那意思很明显,瞅瞅你这老同学!

许安无语的撇撇嘴,城门失火,不要殃及池鱼啊喂。

“不是,”沈馨蓉本能的维护卢景阁,“是大家没有讨论过这个问题,而且,我觉得大家现在这样挺好的,自由又轻松。”

她不想让最好的闺蜜对自己喜欢的男人有偏见,那样,她夹在中间会很痛苦的。

夹心饼干的滋味,她目前不想体会。

“好屁啦,”贺茜怒其不争,直接爆了粗口,“沈馨蓉你脑子是被门挤了还是被驴踢了,这样混乱的关系好什么好,这根本就是挂着假夫妻名义的*关系。”

“茜茜。”许安急忙制止住了贺茜接下来的暴怒之语,他知道贺茜这次是真的生气了,但是现在事实还尚未清楚明了,不能这么随意的下结论。“等景阁回来了,再好好的说。”

是她考虑欠佳,“好,我等卢景阁回来,再好好的教训教训你们!”

贺茜火冒三丈,几乎理智全失,好在许安即使拉回了即将暴走的她。她很生气,气沈馨蓉太不把自己当回事了,别以为她没看出来沈馨蓉对这不清不楚关系的挣扎。

她会纠结,会郁闷,就代表在这段关系中,她不是幸福的。可是,她还是全力的维护卢景阁,那只能说明一点,她是真的喜欢卢景阁,或者,她已经爱上他了。

一厢情愿太痛苦了,这点她深有体会,所以她不愿让最好的朋友走上这条不归路。

僵持的气氛在卢景阁回来之后才被打破,看到一脸严肃的贺茜和一直低垂着头的沈馨蓉,卢景阁一头雾水。

他走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么,怎么就一会儿的功夫,就有了这么翻天覆地的变化了呢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来,卢先生,我想和你好好聊聊。”

卢景阁带着一百二十万分的疑惑,乖巧的坐在了沈馨蓉的旁边。他看着耳朵都泛着红晕的沈馨蓉,不明所以。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,发生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了。

求助的视线落在了许安的身上,只见他对他露出一个自求多福的笑容,让他更是满头的问号。

贺茜向来直来直往,索性也就不再含沙射影。她开门见山的问道:“我听馨蓉说,你们是假夫妻?”

刚开始的确是这样的。

“的确。”卢景阁实话实说。

沈馨蓉的身子微不可见的颤抖了一下,被卢景阁敏感的发现了。

“你们上.床了吧。”

许安嘴角微抽,要不要说的这么直白。

“对。”做了就是做了,没做就是没做,做了的事情他不会否认,没做的事情他也不会承认。

直接承认了,贺茜对他的印象好了一些。没有否定,也没有推脱,说明他的人品还不错。

“那么我想问问,你现在对你们的关,系是如何定位的?”

假夫妻?骗鬼吧。

卢景阁沉默了,世界上他现在也没想好,他们之间该以什么样的关系相处。但有一点他很明确,再向原来那样以纯朋友的关系相处,好像不太现实。

为什么他不说话,难道他们之间的关系让他很为难吗?

不,他不能做他的累赘,也不想成为他的包袱,如果他想要轻松又自由的关系,那就这样吧。

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强,她也无意勉强,那件事就随风飘散吧,她已经忘记了。

“贺茜,你别问了,大家之间还是原来的关系,原来如此,未来亦然。

天啊,馨蓉这是这么回事,脑袋里面装了大便么,真的是要气死她了。

贺茜还没发脾气,卢景阁首先不愿意了,他定定的看着沈馨蓉,质问道:“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?”

沈馨蓉傻眼,她在帮他解围呀,他怎么反而还质问起她来了。她忍着心痛为他开脱,他反而不领情!这叫什么好心当成驴肝肺了吗?

“什么什么意思?”她刚才说的话有病句吗?

“你对我没有一点点其他的感觉吗,或者说,你到现在还只是觉得我是你单纯的的好哥们好室友吗?”

这话听得怎么那么奇怪,他到底是几个意思,为毛她一点都听不懂。

沈馨蓉一脸的疑惑,她不想自作多情,她也不想去猜,他不想再抱有极大的希望之后又变得失望。那犹如过山车般的刺激的感觉,她并不想体会。

你可以说她是胆小鬼,她并不否认,她只是不希翼一切都变成了空。

如果他对她并没有其他的感觉,而她又捅破了这层窗户纸,那么他们真的连朋友都没得做了!

就算不能相爱,只是简简单单的看着他,她也甘之若殆。

“馨蓉,你是不是傻了,”看着沈馨蓉一副云里雾里的样子,贺茜急了,“他的意思是你喜不喜欢他?”

“我…”这让她怎么说的出口。

贺茜自然知道沈馨蓉忸怩的毛病又犯了,她暗叹一声,真是皇帝不急急死了太监,这俩人怎么都这么扭扭捏捏的,一点都不干脆。

喜欢就是喜欢,不喜欢就是不喜欢,还非要争个你前我后,真的是太幼稚了。

“那我先问你,你喜不喜欢她?”

“喜欢!”卢景阁回答的一点都不拖泥带水。

“好了他回答了他喜欢你,那你喜不喜欢他?”

沈馨蓉沉默了,许久都没有回答问题。

“馨蓉,你现在是在跟我玩沉默是金吗?”喜欢还是不喜欢,能不能简单干脆点!

哎哟,这两个小朋友,真是让她操碎了心了。

“你是真的喜欢我吗,还是说迫于朋友在这里,你为了不让我掉面子,不得不说一些违心的话。”

他怎么会有这种想法,卢景阁瞠目结舌,他做了什么举动,会让她有这样的误会。

如果他不喜欢她,没有人能逼他说出违心之语。

“没关系,你不必为难。”沈馨蓉看他一脸的懊悔,心不住的往下沉。

“我做了什么事情让你有这样的误会?”

“不是误会,而是我真的这么以为。自从…”沈馨蓉有些羞赧,“自从那天以后,你避我如蛇蝎,从来不拿正眼看我,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,才会让你变得这样,如果你真的觉得,大家现在的关系对你来说是一种负担的话,那大家真的可以随时解除关系,我真的没有任何关系!”

哪里来的狗屁的负担,他什么时候不拿正眼看她了,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呀!

“我没有,我真的没有。我不敢看你,是因为怕泄露了我自己的心情,我发现我再也无法像从前那样,目光清澈地注视你,我对你有了不一样的心思。然而我又不了解你的想法,所以我不知道该怎么办!”

“你喜欢我?”为何她的心里有隐隐的暗喜。

“对,我知道这样说可能有点变态,但是从那一夜之后,我不由自主的想要多了解你。”

但是又害怕她拒绝,他一直在思索,如何向她表达他的心情,没想到却产生了这样的误会。

“那你喜欢我什么呢?”她坚信,这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,也没有无缘无故的喜欢,凡事总是有一个理由。

“我喜欢大家的合拍,喜欢大家在一起的轻松自在,喜欢你的温柔善良可爱,喜欢你的所有!”喜欢就是喜欢了,哪里有那样多的理由!

沈馨蓉幸福的笑了,知道此刻她才有了一种被爱的感觉。

“我也喜欢你!”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