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888亚洲城
ca888亚洲城 > 娇妻太磨人 > 第八十五章 二姐一点都不二

第八十五章 二姐一点都不二

手机阅读

“妈,你不要离开我。”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是未到伤心处。“大家去大医院,医生肯定会有办法的。”

“安覃,妈妈好像从来没有教过你自欺欺人吧。”安妈妈苍白的脸上泛着一抹温婉的笑容,“孩子,妈妈就算去了另外一个世界,也会看着你的,所以,不要让妈妈失望哟。”

人生最难面对的就是生离死别,尤其是亲人间的告别。她们能够理解安覃的痛苦,相依为命的母亲,眼看着就要撒手人寰,不管是任何人,恐怕都难以承受。

“阿姨,大家还是去看看吧,就算有一丝希翼,也不能放弃,就算是为了安覃,好么?”现在不要求其他,只要能够活着就好。

安妈妈温柔的看着这几个可爱又善良的孩子,“你们的好意,阿姨心领了。只是,阿姨的身体已经经不起折腾了,而且阿姨是真的累了。虽然大家之前从未谋面,但阿姨相信你们都是好孩子。”

几个人沉默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在事实面前,任何劝慰都显得苍白。

“阿姨有一个请求,不知道当讲不当讲。”

“您尽管说。既然大家认了安覃这个弟弟,那么大家就是一家人了,一家人何须那么见外。”卢景阁自进屋之后,就变得十分的沉默。

他直到今天才明白,过去他有多么的不孝。他为了躲避父母的唠叨,如同避蛇蝎一般,逼的父母不得不以装病,骗他回家。百善孝为先,他这会儿才明白,过去的他有多么的混账。

之前他所做的一切,还不如未成年的安覃呢。

亡羊补牢,现在还不晚。他不想在失去之后,才追悔不已。那个时候,黄花菜都已经凉了。

生前不孝,死后胡闹的悲剧绝对不能发生!

“阿姨希翼在阿姨走后,你们能够帮阿姨看着安覃,不需要帮他,只是看着他,别让他走弯路就好。至于他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子,那都是他的人生。”混好混坏,那都是他的命。

世间万物,强求不得啊。

“阿姨,你放心吧,大家会的。”君子一诺,重如千斤。

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安妈妈笑的很开心,她温柔的抚摸这安覃的头,直到手无力的垂下。

“妈!”安覃大惊,他急忙抱着安妈妈,手指颤颤悠悠的伸到安妈妈的鼻子下面,愣住了。

许安将安覃拉在一旁,卢景阁急忙拨打一二零,贺茜和沈馨蓉则把安妈妈摆平。

一阵的手忙脚乱,安覃始终的痴痴傻傻,好似一个木头人,失去了所有的生气。

“安覃,”许安看着仿若丢了魂一样,甚至都忘记哭泣的安覃,冷淡的说道:“刚才阿姨说的话,你听到没有?”

提到妈妈,安覃总算有了一点点但反应,“什么话?”

“她希翼你能好好活着。”

“我活着,可是我好像已经死了。”安覃的眼神很空洞,灰暗一片。“妈妈也不要我了,她不要我了,她走了,走了!”

贺茜拉着安覃的手,将他拉到了床边。“弟弟,妈妈不是抛弃你了,她依旧很爱你。”否则也不会将他嘱托给他们了。

安阿姨肯定也想陪着安覃长大,无奈她的身体每况愈下,已经支撑不起来这简单的理想。

“可是她走了,她离开我了。”

“弟弟,妈妈的身体不好,每天都饱受折磨,这对妈妈来说是一种摆脱。你愿意看到妈妈每天都生活在病痛之中么?”

安覃闻言,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。

贺茜强忍着眼泪,淡淡的笑了,“所以,妈妈是去另外一个世界享福去了。弟弟啊,虽然妈妈走了,但你以后就多了两个妈妈了。”

“两个?”为什么他的眼睛好痒。

贺茜指了指自己,又指了指沈馨蓉,“姐姐的妈妈,也是你的妈妈呀。你可是大家的好弟弟!”

“对呀对呀,你贺茜姐姐说的没错,你还有大家的?所以,乖呀,不要怕。”

安覃再也忍不住,趴在床边哭的撕心裂肺。

救护车很快就到了,医生检查之后抱歉的摇了摇头。许安对医生表达了感谢,随后将他们送了出去。

这两天对安覃来说,绝对是大起大落的两天,也许这就是老天的安排,带走了他最亲爱的妈妈,却又给他送来了两个善良的姐姐和哥哥。

未来的日子,始终还要继续。安覃望着墓碑上那熟悉的容颜,在心中暗暗的发誓,“妈,我会活出自己的一片天,您安心的去吧,不用在担心我了。”

走出墓园,五人来到了沈馨蓉和卢景阁的爱巢,商量安覃接下来的路要怎么走。

“姐姐,哥哥,我准备回去就找安卓生,告诉他我要上学。”

“可以。”许安率先开口,“学习虽然不是唯一的出路,但却是最好的。”

安覃赞同的点点头,过去他浪费了太多的时间,现在他要为自己未来的人生而奋斗。

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,他不是一无是处的废物,他要用自己的双手,创造出他璀璨的明天。

“需要搬出来吗,”卢景阁想了想,“要是不想生活在安家,我可以给你找一个房子。”

“不需要找房子,直接住到这里就好了。”安妈妈刚走,她很担心安覃,“家里还有房间,你直接住在这里。”

人在她眼前,她才能比较放心。

卢景阁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沈馨蓉,正好被她给抓了个现行。娟巧的眉毛一皱,“你干啥用那种眼光看着我。”

她说错了什么么?

“没有啊,你看错了。”她可能忘了,家里只有两个卧室。

沈馨蓉一头雾水,忽然想起来家里只有两个卧室,顿时尴尬的低下了头,小脸爆红。

那丫的不会觉得她刚才是故意这样说的吧,不会觉得她对他有什么不良的企图吧。天啊撸,她可真是冤枉啊,真的只是一时口误而已。

“不用不用,我会让安卓生给我安排的。不用白不用,反正是免费的。”他才不要做一个超大瓦数的电灯泡呢。

安覃知道沈馨蓉这是在关心他,所以,他还是很感动的。

“我赞同安覃的意见。我认为,现在不适合暴露你和安覃的关系。毕竟你的职位在那里摆着,不能让有心之人误解。”许安很沉着的分析道:“现在安覃是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,不能让他们发现安覃和你有关系。”

沈馨蓉羞愧的低下了头,她刚才真的没考虑那么多,确实有些肤浅了。

的确,在没有雄厚的实力之前,还是低调些吧。

树大招风的道理自古有之,在变成凶狠的狼之前,还是先试着学会做一只温顺无害的羊吧。

“安覃,你确定要毁掉华澜集团吗?”

“馨蓉姐,我确定!”

“好,我支撑你。”沈馨蓉很无所谓的两手一摊,笑骂道:“你这臭小子以后可要对你老姐好点,老姐为了你可是把饭碗都给丢了。等你以后飞黄腾达了,可别装作不认识你姐姐。”

安覃又感动了,不住的点头,“我会的!”

“那好事情就这么定了,安覃现在回去去找安卓生,对了,安覃,你把大家的手机号码都记住,不管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,随时都可以给大家打电话。”许安再三交代。

“知道了,姐夫。”

“我和贺茜明日就要回帝都了,安覃就交给你们两个了。”

“放心吧,有我和馨蓉呢,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。”卢景阁拍了拍许安的肩膀,两人相视一笑。

这是男人间的承诺,只可意会不可言传。

“二姐、姐夫,你们明天就要走了吗?”他真的好舍不得啊。

沈馨蓉捂嘴偷笑,“二姐?哈哈,你二姐真的很二!”

贺茜忍不住的一阵呲牙咧嘴,“安覃,别听你馨蓉姐瞎说,你二姐一点都不二。”

“我知道!”二姐最温柔了。

贺茜挑衅的看了一眼无语望天的沈馨蓉,这才温柔的回道:“你姐夫回帝都之后还有事情,不过你要想去帝都玩了,给姐姐打一个电话,姐姐去接你。”

才认识了这么一个可爱的弟弟,她也不想这么早分开呀。

“好!”他会好好学习,然后趁着假期去帝都找姐姐玩。

五人之间互相留了彼此的联系方式,又闲聊了几句,卢景阁送安覃去了华澜集团找安卓生。

安覃和卢景阁一走,贺茜就开起来严刑逼供模式,“说,你和你那室友老公真的纯洁的跟白纸一样?”

切,打死她都不信。

沈馨蓉羞红了脸,这个问题,她可不可以拒绝回答!

“别想拒绝回答,赶紧给我老实坦白!”

沈馨蓉瞄了一眼许安,希翼他能帮忙。许安的确开口了,但说出来的话,差点没把她给气死。

“乖,你问得这么直白,馨蓉会不好意思的,你委婉点问嘛!”

这狼狈为奸的一对夫妻呀,她拒绝和他们说话!

“咳咳,是我的错。那啥,馨蓉啊,你和景阁之间有没有发生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呀?”

噗嗤,沈馨蓉差点吐出一口老血出来,这就是她所谓的委婉?

天呐,现在就来一道雷把她给劈晕吧!

“你猜呀?”

“这还用猜吗,绝对、肯定、一定、百分百有啦。”贺茜的俏脸上荡漾着一抹贱贱的笑容,“可是我就是想听你亲口说。”

这么大的八卦,她是绝对不会放过的。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